•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六百六十二章 跟丢了

    第六百六十二章 跟丢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好了,别开玩笑了?!?br />
        和秦风等人开了几句玩笑之后,项华祥脸色一正,压低了声音,说道:“秦兄弟,如果我没看走眼的话,那几个人应该就是你要找的,为何要放他们离开呢?”

        为了保证白振天的安全,项华祥几乎将帮会里所有能打的双花红棍都调了过来,而且人人都带着武器,就算那几个日本人是忍者出身,项华祥也有把握将他们拿下的。

        “项大哥,好意心领了?!?br />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这几个人都带有武器,如果来硬的话,恐怕您这酒吧会有伤亡,那小弟怎么能过意的去呢?”

        “什么?他们身上都带枪了?”

        项华祥闻言愣了一下,他和山口组算是比较熟悉的,知道这个组织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动用枪支的,所以刚才才会表现的那样强硬。

        可是听秦风这么一说,项华祥后背顿时生出一层细密的汗珠,他真的无法想象,如果在这酒吧里进行一场枪战,将会引发出什么样的后果来?

        “应该没错?!鼻胤绲懔说阃?,说道:“我那朋友是被枪杀的,另外被追杀的人也是中的枪伤,他们身上一定藏有武器的?!?br />
        “妈的,山口组的人越来越阴险了……”听到秦风的话后,项华祥忍不住恨恨的骂了一句。

        由于山口组是当年出身黑龙会的菊次郎等人所创,所以至今还保留着一些日本的武道精神。除了进行一些大宗的跨国交易,是极少会动用枪支等武器的。

        “秦兄弟。你放心,等找到这些人的落脚地后,我们再想办法!”

        知道山口组的人有枪,项华祥也不敢再打包票了,毕竟涉枪的案件在港岛也属于大案,一个处置不当,或许就会重蹈当年父亲的覆辙。

        “我也是这个意思?!?br />
        秦风笑了笑,说道:“这些人应该经过忍者训练。对隐匿跟踪还是有一手的,项大哥派的人还是小心一点为是……”

        “放心吧,秦兄弟,我的人也不是吃素的,这点小事应该办好!”

        项华祥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说道:“秦兄弟不用把这事儿放在心上,今天是给白会长接风的。小弟来敬白会长一杯……”

        项华祥虽然知道秦风不简单,但和白振天相比,秦风的分量还是轻了一些,今儿他的任务除了是查出那些日本人的下落之外,最重要的就是要招待好白振天了。

        “好,项老弟。我兄弟的事情就拜托你了?!?br />
        白振天很给面子的举起了酒杯,开口笑道:“这也算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吧?真没想到这些日本人还有心情来酒吧里厮混?”

        白振天是从港岛大圈出道的,成名则是在欧美加拿大等地,和日本人的接触并不多。他实在是有些想不通,山口组的这些杀手在工作之余。居然还有闲心逛酒吧。

        “呵呵,白大哥,这您就不知道了?!?br />
        听到白振天的话,项华祥不由笑了起来,说道:“酒色二字,在日本绝对算得上是主流文化,每年日本消耗的酒,恐怕并不比咱们国家少……”

        项华祥对日本人颇为了解,按照他的说法,日本人虽然酒量不怎么样,清酒的度数也不怎么高,但是日本人极为喜欢酒,甚至能称得上是酗酒。

        几乎每个日本男人在下了班之后,都不会直接回家,而是会和同事或者是朋友们去酒馆和酒吧,回到家的时候,往往都是醉醺醺的。

        而日本女人,则是对这种情况习以为常,在她们的思维里,丈夫如果下班后早早回家,说明没有应酬,因而就会遭到邻居的议论,妻子儿女也会觉得脸上无光。

        在日本遍布大街小巷的居酒屋和酒吧外面,常常能见到醉醺醺的男人,有的甚至醉卧街头。

        像是中岛和桥本这些帮派成员,更是十分好酒,他们平时在日本组织里或许还会收敛几分,但现在是在港岛,他们自然受不了肚子里酒虫的勾引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该着他们栽在这里?!?br />
        听到项华祥的解释后,白振天脸上露出了冷笑,他也是好酒之人,不过在出任务的时候还敢出去喝酒,那简直就是找死了。

        白振天深知秦风的为人和手段,甭管这些日本人是什么来头,恐怕此次都别想囫囵回去了,等落得个尸首完整就不错了。

        “还是要想个完全的法子才好,动静闹大了不好收拾……”

        项华祥却是没有白振天对秦风的那种信心,在听秦风说到他们有武器之后,项华祥就一直有些忧心忡忡。

        “先找到人再说吧!”秦风不以为意的摇了摇头,说道:“我去上个洗手间……”

        离开包间后,秦风来到了酒吧的洗手间,刚要推门进去,冷不防背后被人推了一下,紧接着一个软软的身体靠在了他的背上。

        “嗯?琪琪小姐?”秦风下意识的刚想来一个背摔的时候,鼻端忽然问道一股香水的问道,连忙收住了手。

        “秦生,这……这么巧,你也来上洗手间???”原本琪琪中午喝的就不少,晚上更是又喝了不少红酒,说话都已经有些打结了。

        “琪琪,你喝多了?!?br />
        秦风转过身来,苦笑着扶住了她,满脸红晕的琪琪,此时散发出一种异样的诱惑,在洗手间外那略显暧昧的灯光下,显得愈发动人。

        “我……我没喝多……”

        琪琪将双手搭在了秦风的肩膀上,嘴巴贴在秦风耳边,说道:“秦生,你有没有试过在洗手间里面?我的功夫很好的……”

        琪琪本就是小太妹出身,虽然成了明星,那也是三级片明星,平时对男女关系是很放得开的,中午在被秦风拒绝之后,心里就有些不忿,眼下却是借着酒意找上了秦风。

        “咳咳,琪琪,你真的喝多了?!比氖乔胤缍?,也被琪琪撩拨的心头火热,咬了一下舌尖之后,这才清醒了过来。

        “哎,汪小姐,你朋友喝多了,麻烦你扶她出去吧?!?br />
        正当秦风不知道拿琪琪怎么办的时候,忽然看到汪菲从对门的女洗手间走了出来,连忙喊住了她。

        “真是个疯妮子!”

        看到琪琪已经进到了男洗手间里面,旁边还有进进出出的人,汪菲忍不住脸上一红,今儿这场面要是被狗仔们拍下来,明天一定能上娱乐版头条的。

        “多谢秦先生了?!痹谇胤缃麋鞣龀鱿词旨渫庵?,汪菲低声谢了秦风一句,拉着不依不饶的琪琪回到了自己的包间。

        “娱乐圈还真是乱啊……”闻着身上残余的香水味,秦风忍不住摇了摇头,转身进了洗手间,找了一个蹲厕关上了门。

        “一个小时后,准备一条能进公海的船,你在船上等我,把上船的地点发给我……”坐在马桶上,秦风点燃了一根香烟,拿出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给窦健军发了出去。

        “收到,马上准备……”窦健军的回复非???,一分钟还没过就回过来。

        “一个多小时,应该差不多了……”

        秦风收起手机,把烟头扔到马桶里冲了下去,他为人十分谨慎,就算是自己用过的杯子,秦风在离开后往往都会擦拭一下,用来消除指纹和别人提取他DNA的机会。

        “嗯?项大哥,发生了什么事吗?”等秦风回到包间后,却是发现包间里的气氛有些凝重,在项华祥面前站着一个垂着头的中年男人。

        “你先出去吧,没用的东西!”

        见到秦风回来,项华祥呵斥了那个男人一句,回头看向秦风苦笑道:“秦老弟,被你说准了,我的人还真是跟丢了……”

        说起来项华祥对这件事还是很上心的,他安排了四辆车三组人跟踪那几个日本人。

        可是没成想这几个日本人非常的狡诈,他们打车左转右绕的兜了很大的一个圈,来到了位于中环的一家酒店,进去之后就再没出来。

        而项华祥负责跟踪的几个手下在三分钟之后进去后才发现,那几个日本人根本就不是住在这家酒店的,而是直接从酒店后面的员工通道离开了。

        “秦兄弟,你放心,今儿我就是把所有的兄弟都发动起来,也要将这几个日本人给找出来……”

        今儿在场的有白振天和陈世豪,还有内地的秦风,白振天可是国际同行,项华祥算是把人丢出国外去了,他也是发了狠。

        “项大哥,不用了,我的人在跟着他们?!?br />
        看到项华祥气愤不已的样子,秦风摆了摆手,说道:“现在应该已经找到他们落脚的地方了,咱们再喝会酒,我一会把这件事给解决掉就好了?!?br />
        秦风懒得解释他在桥本身上下了药的事情,于是编造出一个莫须有的人来。

        “你的人在跟着他们?”项华祥闻言瞪大了眼睛,他之前曾经调查过秦风的入境记录,知道他是一个人来的港岛。

        “秦老弟,那几个人身上可是有枪的,你的人能对付得了他们?”项华祥迟疑了一下,说道:“要不我派些人跟着你吧,我手下十虎都是见过血的人?!?br />
        “项大哥,不用了,我只是找他们说说道理,未必就会打打杀杀的?!?br />
        秦风闻言笑了起来,以他的身手对付几个初级忍者如果还拿不下来的话,那真是无颜去见地下的师父了。

        PS:PS:求几张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