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六百六十一章 处男

    第六百六十一章 处男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嗯?放他们走?”听到秦风的话后,项华祥不由愣了一下,因为他也想到了,这几个日本人,或许正是秦风一直寻找的人。

        所以在见到桥本放下枪之后,项华祥心里就生出了个主意,他想将这几个日本人拿下交给秦风处理,也算是卖给了秦风一个人情。

        至于山口组,项华祥并不怕对方,毕竟港岛是自己的地盘,加上又是这几人惹事在先,即使山口组追问起来,他也能给顶回去。

        “项大哥,开门做生意,和气生财嘛?!?br />
        秦风笑了笑,走到了桥本身边,帮他整理了下因为打斗皱褶了的西装,说道:“那位漂亮的小姐虽然不该拿酒瓶砸你,可是你也不应该对女孩子动手,我看这件事就算了吧……”

        “你的,是什么人?”秦风的举动,不但让项华祥有些意外,就是桥本也感觉很是莫名其妙,他不知道这个年轻人,为何要帮自己说话。

        “项先生,不知道这位先生的话是您的意思吗?”一旁的中岛正愁没台阶下,听到秦风的话后顿时大喜。

        “他的话就是我的话,中岛先生,我希望你能管束好自己手下的人?!?br />
        既然秦风开了口,项华祥自然也不想与山口组交恶,当下说道:“我和你们组织的山本之健社长也是朋友,这次就算了,你们走吧……”

        “哈伊,多谢项先生的宽宏大量。我会好好教训手下的!”

        中岛重重的点了点头,对着项华祥和秦风分别来了一个九十度的鞠躬。起身后狠狠的瞪了一眼桥本,开口骂道:“八嘎,还不走?还想丢人现眼吗?”

        对于中岛而言,他此次来港,是肩负着一件重要使命的,而这个使命,则是山口组精神领袖菊次郎亲自下达的。

        只是这件事完成的并不顺利,在干掉了那个叫做吴哲的人之后。中岛发现他们的线索居然断掉了,这让中岛苦闷之极。

        如果不是桥本几个人的鼓动,中岛也不会来到酒吧这种地方来寻找线索,不过突发的这次冲突,却是他始料未及的。

        “中岛大人,为什么要向那个支那人道歉?”在离开二楼之后,桥本一脸不忿的看向了中岛。眼中透露出不服气的神色。

        桥本是一个坚定的军国主义者,向来都认为大日本才是最尊贵的民族,当年的那场战争,更是一场为了帮助周边国家的圣战。

        “八嘎……”听到桥本的话后,中岛的脚步不由顿了一下,费了好大的劲。他才强自压制住了想扇桥本耳光的冲动。

        “项华祥是港岛道上的大佬,和山本之健会长,都是平起平坐的!”

        中岛恶狠狠的看向了桥本,压低了声音说道:“在港岛得罪了这个人,会对我们的行动造成极大的困扰。难道你想让菊次郎大人失望吗?”

        “中岛大人,是我不对?!?br />
        听到中岛提起了菊次郎。桥本脸上的桀骜之色顿时退了下去,低下头说道:“中岛大人,希望您不会把这件事写进报告里面……”

        山口组中的人,尤其是经过特殊训练的忍者,都是将菊次郎当成了精神领袖,一想到因为自己的冲动或许会坏了菊次郎大人的行动,桥本就感觉羞愧不已。

        “好了,离开这个地方,一定要把那个姓窦的人给找出来!”中岛摆了摆手,和酒吧里另外三个人会合之后,再也没敢多呆,结过账直接就离开了。

        “项大哥,你安抚下她们吧,我先过去了?!?br />
        解决了这件事之后,秦风看到那几个女明星脸上都有些惧意,当下笑着和项华祥说了一句,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包间。

        “秦老弟,就这么让他们走了?”

        见到秦风回来,白振天有些不解的看向了他,要知道,白振天此次从美国旧金山赶过来,就是为了要对付这些日本人,把这件事揽到自己身上。

        可是眼下明明将这几个日本人找出来了,秦风却是把他们给放走了,他真的搞不清秦风到底是在打什么主意。

        “白大哥,我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啊?!?br />
        秦风苦笑着冲着一楼一张吧台努了努嘴吧,说道:“在这种地方要是发生了什么事,咱们一定会被他们带回去问话的,我可不想留下什么不良记录……”

        秦风是坐过监狱的,四年的牢狱之灾,也让他学到了不少法律知识。

        就像他现在和白振天等人在一起,有关部门就算调查他,也查不出个所以然来,也没有任何的理由和借口对付他。

        但只要秦风一旦做出了任何一点有违法律法规的事情,那些部门就不会再对他客气了,芝麻粒大小的事情他们都可以无限放大的。

        所以秦风现在虽然不再避讳和白振天等人在一起,但还是尽量避免被那些部门抓住什么把柄。

        更何况秦风现在的容貌,和他的真容还是有些不同的,只要自己矢口否认,相关部门就是想摸清他的底细,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那你想怎么办?”白振天知道秦风是个极有主意的人,当下开口问道。

        “我听说公海不属于任何国家的管辖范围?”秦风端起手中的酒杯,轻轻在嘴边啜了一口,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就在那个日本人出现的时候,秦风就通过气味,锁定了他的身份,以秦风的性子,自然不可能轻易放过这几个人,而且他还会让窦健军亲手解决掉他们。

        在港岛动手,不管如何毁尸灭迹,总归是会留下痕迹,所以秦风就想到了公海,窦健军干了那么多年的文物走私,搞条船出海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的。

        “嗯?在公海上倒是个好主意……”

        听到秦风的话后,白振天眼睛一亮,开口说道:“我和巴拿马总督的关系不错,到时候找条他们的船,你就是在上面光明正大的杀人都没事……”

        白振天对国际法的了解,比秦风又要更深一些。

        其实在公海上犯法,也是会受到惩罚的,这要看当事人乘坐的船只是在哪个国家注册的,出了事之后,就需要依照那个国家的法律进行审判。

        “白大哥,这事儿就不用您操心了?!鼻胤缥叛云擦似沧?,他能找条没国际的黑船办这件事,何必再往自己脖子上套根绳索呢?

        “我说两位,你们主意是不错,可是那些日本人已经全走了呀!”

        秦风和白振天讨论的是热火朝天,坐在一旁的陈世豪却是着急了起来,因为他看到中岛和桥本等人,已经离开了酒吧。

        “跑不掉的?!鼻胤缧α诵?,说道:“要是能被他们跑掉,项老大在港岛就不用混了……”

        早在中岛下楼的时候,秦风就看到项华祥在一人耳边私语了几句,秦风相信他已经做了细致的安排。

        更何况秦风在帮桥本整理衣服的时候,将一种常人无法分辨出气味的粉末,分别撒在了他和中岛的身上。

        和单纯的分辨桥本身上的气味不同,有了这种粉末,只要桥本不是乘坐飞机离开,秦风都有办法找到他的。

        “说什么呢?”

        就在秦风几人说着话的时候,项华祥带着几个女明星走了过来,说道:“白会长,豪哥,秦兄弟,汪菲小姐和琪琪过来敬大家一杯酒……”

        汪菲是港岛乃至东南亚地区的歌坛天后,地位非常的高,加上她又很少拍电影,所以项华祥对她也是另眼相看,对其的态度和旗下的艺人有明显的区别。

        “多谢项生和几位先生的帮助,菲菲敬几位一杯……”汪菲身上很有股子英气,端起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汪小姐的歌声,只要是有华人的地方都能听到啊?!卑渍裉炀倨鹁票?,对着汪菲示意了一下,秦风和陈世豪也是举起酒杯,在嘴边轻啜了一小口。

        “秦生,你们男人果然都不是好人啊,中午喝完酒,晚上又跑到这里来喝酒了?!辩麋髟谌镆幌蚨际强煅钥煊镏?,加上秦风人又很温和,当下和秦风开起了玩笑。

        “琪琪小姐,你也不是中午喝完晚上接着喝嘛?”秦风闻言不由笑了起来,说道:“按照你的说法,那你自己岂不是也不是好人了?”

        “好了,琪琪,汪小姐,我们还有事情要谈,你们玩开心点?!笨吹界麋骰瓜氩徘胤?,项华祥出言打断了她的话。

        项华祥开了口,琪琪自然不敢再多说什么了,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拉着汪菲回到了自己的包间,让她恨的牙痒痒的是,秦风一直都没出言挽留。

        等琪琪和汪菲离开后,秦风忍不住笑道:“项大哥,你可真不懂怜香惜玉???”

        “扯淡,我看是你不懂怜香惜玉才对吧?”

        项华祥没好气的看了秦风一眼,说道:“秦兄弟,只要你点头,晚上我让她洗干净了在床上等你,怎么样?”

        “别介,兄弟我还是处男呢,可不能就这么破了身……”秦风装出一副惶恐的模样,两手抱在胸前。

        “你小子是处男?那琪琪岂不是要给你包个红包???”看到秦风的搞怪样子,陈世豪等人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PS:PS:好像高考要结束了,打眼的读者里面有考生吗?祝大家都成高考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