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六百五十一章 尸体

    第六百五十一章 尸体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老窦,你要做的,就是帮我把那几个日本人给找出来?!?br />
        秦风知道,自己虽然精通三教九流的门道,但想要在这个一千多万人口的国际大都市中,将那几个日本人给找出来,却无异于是天方夜谭,在这一方面,窦建军无疑要强出自己许多。

        “秦爷,就是您不说,我也要把这几个人给找出来的!”

        窦建军闻言点了点头,恶狠狠的说道:“老窦我在江湖上混了那么多年,还从来没吃过这样的亏,秦爷,我已经让家里来人了,到时候也能帮上您一些……”

        窦建军能把持粤闽二省的文物走私生意,手下还是养着一帮子精兵强将的,不过那些人平时都在内地,出了这件事之后,窦建军除了通知秦风之外,也将那些人给召集了过来。

        “老窦,不要让他们过来?!?br />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你以前的底子很容易洗干净,不要再沾染江湖上的事情了,要不然我在澳岛的生意,你很难接手……”

        秦风做事,向来都是独来独往,多一个人参与到这件事情里,也就多一分风险,更何况对付几个日本人,秦风哪里需要窦建军的手下帮忙?

        “那好吧,秦爷,我让人给您定个酒店,等找到那几个人,我再通知您……”窦建军知晓秦风的手段,所以见到秦风如此坚持,也就没再说下去。

        “不用那么麻烦,老窦,我在这里陪你就好!”

        秦风摆了摆手,指着门外说道:“我修习的是内家功夫,坐在外面打坐下就可以了,这几天你抓紧时间,尽量把那几个日本人给找到,哼,来了咱们的地盘撒野,还要想着全身而退吗?”

        “行,秦爷,我现在就打电话!”窦建军伸手拿过了手机,接连拨出了几个号码,用粤语在电话中和人交涉了起来。

        窦建军原本就是做走私生意的,他控制着港岛到内地的好几个秘密码头,不但接文物走私的生意做,还做些蛇头偷渡的事情,只要那几个日本人不是通过正常渠道进入的港岛,窦建军一定能查出来的。

        窦建军之所以之前没有去调查那几个人,却是感觉到自己的力量过于薄弱了,现在秦风赶到,他自然不会放过这几个打了他一枪的罪魁祸首。

        “嗯?龙哥,我知道了,多谢您了,改天我请您喝茶……”

        过了十多分钟后,窦建军接到了个电话,脸上顿时露出了喜色,对着盘膝坐在屋子门口的秦风说道:“秦爷,这几个人的确是从日本偷渡过来的,一共四个人,只不过具体身份还没查出来,不知道是不是山口组的人……”

        说实话,对于山口组,窦建军还是很畏惧的,他虽然很想报仇,但又不想因为这件事情,导致山口组的疯狂报复,所以这会窦建军的心情也是比较矛盾的。

        “不管他们是不是山口组的人,都要为自己的所为付出代价的?!鼻胤缍⒆啪布诺暮C?,头也没回的说道:“老窦,你把那几个人的具体地址给查清楚,剩下的事情就不要多管了……”

        “我听您的!”窦建军点了点头,眼睛顺着秦风的目光看向了海面,叹了口气说道:“要起风了,秦爷您多加小心……”

        似乎海龙王是在证实窦建军的话,不多时海面上漫天的星光,突然间就消失不见了,一股带着咸腥味的海风吹来,那一排水屋顿时摇晃了起来。

        不过任凭海浪肆虐,秦风一口真气在全身游走了起来,屁股却是像沾在了身下的木板上,神态从容之极,看得躺在床上的窦建军咋舌不已,且不说秦风身上的功夫,单是这定力,就远非窦建军能与之相比的。

        想从一个上千万人口的大都市中找出几个人来,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即使窦建军在秦风的属意下,加了五十万花红的悬赏,一直到早上,都没有任消息传出来。

        “老窦,海上湿气大,不适合养枪伤,你今天跟我一起回去吧?!庇旁绯康谝宦贫醋掀鐾甑兰彝履晒Ψ蚝?,秦风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好!”窦建军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一丝狠色,说道:“如果再找不到那几个人,我就放出风去,让那几个人自己上门?!?br />
        昨儿一夜窦建军也想清楚了,山口组既然找到了吴哲,想必能查出吴哲是跟着自己干的,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与其躲躲藏藏,倒是不如以身做饵,将他们给诱出来干掉了。

        窦建军当时是从海里游过来的,并没有带什么东西,换上了件秦风带的衣服,两人坐船回到了岸上,也没惊动村子里的人,直接做中巴车来到了市区窦建军一处房子里。

        “老窦,你这在港岛算是豪宅了吧?”

        秦风虽然是第一次来港岛,但是对其并不陌生,窦建军的这套房子位处中环,足足有两百多平方,在寸土寸进的港岛,这样的房子价值最少在千万以上。

        “这房子是九七之前买的,只花了五百多万,现在能价值两千万!”

        听到秦风的话,窦建军脸上不由露出一丝得意的神色,他之所以干了那么多年,手上都没有多少现钱,却是都将钱投资到了房产上,如果将这些房产出手的话,窦建军也差不多有亿万的身家了。

        “你倒是有眼光……”秦风笑了笑,从包里拿出一份港岛的地图,在窦建军面前摊开后,说道:“老窦,你把当时出事的那个码头给我标出来,我过去看一看……”

        “秦爷,看不看的关系都不大?!瘪冀ň×艘⊥?,说道:“事情都发生两三天了,那些人估计早就将痕迹给清理干净了?!?br />
        “还是去看看吧?!鼻胤缧ψ潘档溃骸八挡欢ň湍芸闯鍪裁炊四吣??”

        “好吧,秦爷,您小心点,那些人的枪法很准,您要是碰上了,一定不要给他们开枪的机会?!瘪冀ň帽试诘赝忌匣隽四歉龇掀胪返奈恢?,却是距离他所藏身的渔村并不是很远。

        “我知道了,你好好养伤,有什么事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对于秦风而言,他还真没怎么将这几个人日本人放在心上,因为日本是一个极其崇尚冷兵器的民族,即使现在火器发达,日本的帮派依然喜欢用刀剑解决问题,直到今天,刀道和剑道都在日本历久不衰。

        所以玩刀剑等冷兵器的日本人,才是真正的高手,玩枪的日本人,充其量不过是最初级的忍者罢了,甚至有可能连忍者都不是,只是山口组派出来的杀手而已。

        当然,狮子搏兔尚需全力,秦风也不会掉以轻心,在离开的时候,还是简单的对面部做了一些装扮,整个人看上去要比之前成熟了七八岁的样子,而且皮肤黝黑了许多,完全像是个在南方土生土长的人了。

        “这地方倒是个杀人放火的好地方……”

        四十多分钟之后,秦风来到了那个偏僻渔村附近的码头,这是一个浅水港,由于不适应现在的轮运要求,早在几年前就被废弃掉了,除了一些早已锈蚀成铁皮的货柜箱之外,在靠近大海的地方,还有一座引导轮船进港的灯塔孤零零的矗立在那个地方。

        “怪不得被那些人给发现了?”

        看着码头的地形,秦风摇了摇头,码头的中心位置一马平川,他跑到地形最高的灯塔上面,就如同那废弃之前的灯泡一般,别人看不到倒是件怪事了。

        背着自己那个简单的背包,秦风像是个游客一般,缓步走进了码头,在窦建军所指的位置处的地面上,找到了一滩早已枯涸变了颜色的血迹。

        伸手抓起带着带着血迹的泥土,秦风将其放在鼻子下面深深的嗅了一下,然后闭上眼睛仔细感应了起来,过了四五分钟的样子,秦风猛地睁开了眼睛,望向了码头之外的一个方向。

        “应该是在这里,没错了……”

        几分钟之后,秦风来到一个小树林处,他脚下的泥土有翻新的痕迹,如果秦风没有猜错的话,吴哲的尸体或许就是被埋藏在了这里。

        很多人都会认为,在海边杀了人,往海里一扔多方便?

        但是对于秦风这样的江湖人而言,把尸体埋在地下,才是减少其暴露的最好办法,因为大海潮汐会将尸体冲回到岸上,但埋在地下的尸体,却极少会被人给发掘出来的。

        从一个废弃集装箱上撕下了一块铁皮,秦风在那处残留有吴哲气味的小树林处挖了起来,果然,在挖到三米多深的时候,吴哲的尸体显露了出来。

        港岛天气炎热,虽然只是埋下去了几天的时间,但尸体已经明显的开始腐烂了,几条蛆虫在尸体上蠕动着,一股恶臭充斥在秦风的鼻端,令人闻之欲呕。

        不过秦风对这些视而不见,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只见他脱下了自己衣服的外套,蹲下身体仔细的在吴哲的尸身上摸索了起来,过了十多分钟才站起身来。

        “下手还真是狠,四肢关节都被打断了,致命的伤口却是额头的枪伤……”

        看着吴哲因为浮肿而变得有些狰狞的面庞,秦风叹了口气,如果这小子能听从自己的话,找个地方躲藏个一年半载,也不会招惹来现如今的杀身之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