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六百四十八章 中秋

    第六百四十八章 中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一个多小时后,秦风和刘子墨离开了华老的住所,同行的还有华晓彤,按照老爷子的话说,那就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自然是要跟着自己男人的。

        华老爷子在家里一向是一言九鼎,他的话没人敢不听,所以今年的这个中秋节,华晓彤就要在秦风的四合院里过了。

        “秦风,我爷爷真的没事了?”

        坐在回四合院的车上,华晓彤一脸担忧的问道,毕竟老爷子腰伤发作那会的样子,实在是让人担心。

        “只要别再举石锁了,问题就不大?!?br />
        秦风笑着说道:“别说老爷子都八十多岁了,就是二十多的小伙子举那玩意也容易伤到腰,以后还是让老人家注意点儿……”

        秦风刚才给华老爷子扎了几针,已经将他的伤势完全控制住了,只要再经过一段时间的物理治疗,想必就能恢复如常了。

        “对了,让老爷子少喝点酒,酒虽然能活血化瘀,但坏处也不少……”

        秦风侧过头看了一眼刘子墨,他刚才进屋之后,发现华老酒柜里摆了不少茅台,看年份都不比刘子墨从自己那里抱去的差。

        “哦,我这就给小哥打电话?!被驳闪艘谎哿踝幽?,说道:“我爷爷不能喝酒,你还给他老人家送酒,是不是想我爷爷出事???”

        “哎,我说……还讲不讲理了?”刘子墨自然是大呼冤枉,“之前是你说老爷子就喜欢喝两口的,要不然我能送酒吗?”

        “我说爷爷喜欢喝,也没让你送呀!”

        对上刘子墨,华晓彤那是习惯性的不讲道理??吹阶诤笈诺呐笥芽煊斜┳叩那阆蚝?,刘子墨只能乖乖住嘴了。

        对于华晓彤,经常去秦风宅院的那些人也都很熟悉了,不过中秋在一起过,意义却是有点不寻常。当刘子墨和华晓彤回到四合院之后,众人免不得又是一阵调笑。

        到了下午的时候,《真玉坊》中的谢轩、冷雄飞,京大的冯永康朱凯和莘南,还有李天远何金龙父子以及于鸿鹄的几个弟子,都聚到了四合院里。

        就连已经在京城安家的黄炳余也带着孩子过来了。原本清净的院子顿时热闹了起来,晚上五点多钟的时候,胡保国也和沈昊赶了过来,秦风在京城里关系亲近的人基本上到齐了。

        不过李然在开饭之前还是告辞离开了,中秋对他们这样的家庭来说是很重要的,必须回家去吃饭。

        来了这么多人。小虎和小佳尤其高兴,带着黄炳余的儿子满院飞奔,倒是给四合院平添了一分节日的喜庆。

        晚饭是于鸿鹄带着几个弟子下的厨,另外还从全聚德叫了几只鸭子和一些菜肴。

        由于人多,干脆就在院子里拼了两张桌子吃喝了起来,今儿刚好是个晴天,当七八点钟的时候。一轮圆月出现在了夜空之中。

        “妹妹,你究竟在哪里???”

        看着天上的明月,秦风心中有些惆怅,虽然现在生活好了,满桌都是酒肉,但秦风更怀念当年和妹妹坐在破屋中赏月的情景。

        “怎么?想妹妹了?”胡保国没和那帮小子胡闹喝酒,而是来到了秦风的身边。

        “是想妹妹了,一天找不到葭葭,我这心一天都不会安宁下来?!鼻胤绲懔说阃?,开口说道:“胡大哥。今儿陪我多喝点,咱们不醉不归……”

        “得了吧,你就是个酒桶,喝多少也没见你醉过?!焙9×艘⊥?,说道:“夜里我要值班。你和他们去喝吧,我找苗老下棋去……”

        正如胡保国说的那样,秦风就是喝再多的酒,真气在体内游走一圈,顿时就将体内的酒精给化解掉了,借酒消愁这句话并不适用在他身上。

        “都别回去了,今儿全都住下吧!”

        当酒席结束的时候,酒量不怎么样的冯永康和朱凯已经趴在桌子上睡了起来,而得到了华家认可的刘子墨,更是喝的满口胡言。

        将喝醉的几人安排进了房间,秦风回到了院子里,胡保国和苗六指下起着象棋,不过胡保国的水平一向很臭,没走几手棋就被苗六指给将死了。

        “不下了,和苗老您下棋,简直就是找虐啊……”看到秦风过来,胡保国站起身来,说道:“今儿我还要去值班,秦风,你和苗老接着下吧!”

        随着地位的变化,胡保国是越来越忙了,越是过节,他们越是要小心一些突发案件。

        “还是要注意身体啊?!彼妥吆9蜕蜿恢?,秦风回到了中院,笑道:“老苗,也不知道给领导留点面子?”

        “他的棋下的太臭,我想让都没法让……”苗六指闻言苦笑道:“看来他的那些手下让棋让惯了,咱们的胡领导还以为自己水平有多高呢……”

        “那倒是,和他下棋,那简直就是种折磨……”

        秦风也笑了起来,以前在监狱的时候,就没人愿意和胡保国下棋,因为他不但水平臭,棋品也不好,经?;谄?,秦风让他个车马炮都能杀得他丢盔弃甲。

        “现在怕是有人抢着想和他下棋呢,地位不一样了嘛……”

        取笑了几句胡保国之后,苗六指忽然面色一正,开口说道:“秦风,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br />
        “嗯?老苗,什么事?想找老伴了?”秦风笑嘻嘻的问道。

        “一边去,我都八十多岁的人了,还找什么老伴?”

        苗六指没好气的瞪了一眼秦风,回头往几个厢房里看了一眼,压低了声音,说道:“我最近一直在查这两百年间的近代史,还真被我发现了点东西……”

        “你在查近代史?不会还惦记着太平天国的藏宝吧?”秦风哂笑了一声,说道:“老苗,咱们现在又不缺钱,何必去冒那风险?”

        有句老话叫做好奇害死人,虽然将那沙盘上的地图早已记在了脑海里,但秦风还真没有去探宝的意思。

        因为现在的秦风并不缺钱,他没必要去冒着盗墓的风险,去寻找传说中太平天国的宝藏,毕竟金陵是华南重地,稍有差池就会被人发现的。

        “秦风,我大半截身体都已经入土了,难道你真以为我想的是那些金银珠宝?”

        听到秦风的话后,苗六指叹了口气,说道:“你也知道,我出身盗门,而师父生前最遗憾的就是未能寻得太平天国宝藏的下落,我……我想完成师父的遗愿……”

        苗六指的师父江一手,算的是这百多年来盗门所出的一个奇才,要不是被弟子李圣武暗算,他真的有可能一统盗门。

        但江一手临终之际,除了未能统一南北盗门之外,还有一件事,就是没能寻得太平天国的宝藏,这两件事都让他引以为憾。

        如果一直没有宝藏的下落,苗六指也不会去想帮师父完全愿望,但是自从发现了那个密室中的沙盘之后,寻找宝藏的心思也就萌发了出来。

        “老苗,如果真找到了,你打算怎么用那些宝藏?”秦风想了一下,开口问道,对苗六指的师父江一手,秦风还是很钦佩的。

        “只要我能见到宝藏问世,可以分文不取……”

        苗六指笑道:“我只是想知道,当年太平天国横扫江南等地,他们搜刮的那些财富,究竟被藏在了什么地方?!?br />
        秦风晒道:“有这心思,你还不如去考古呢?!?br />
        “考古和盗墓,说法虽然不同,但实质上是一样的?!?br />
        苗六指忽然眼睛一亮,说道:“秦风,要不然这样,你我去寻宝藏,等找到之后,咱们捐献给国家,你看行不行?”

        得知了一个巨大的宝藏消息而不能去盗取,对苗六指而言绝对是种煎熬,他并不在乎那些宝藏本身的价值,而是在乎这中间的过程。

        “嗯?这倒是个办法……”

        听到苗六指这话,秦风想了好一会,说道:“老苗,你要是真想找那宝藏,就把李然和莘南拉进来,以考古队的名义去找,但咱们个人不会落得任何的好处……”

        秦风现在的产业都已经上了轨道,他真的没必要因为那虚无缥缈的宝藏,再去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情。

        而拉上李然和莘南就不一样了,那两个本来就是国家考古队的,如果真能找到太平天国的藏宝,对二人来说,绝对是可以奠定他们在考古界地位的一件大事。

        “好主意??!”苗六指一拍大腿,说道:“我本来就没想着将那宝藏据为己有的,做了一辈子的贼,咱也能光明正大的去盗次墓了……”

        “是考古,不是盗墓?!鼻胤绾苋险娴木勒艘幌旅缌傅乃捣?,“而且那是藏宝的地点,又不是墓葬,你激动个什么劲???”

        “都一样,反正都是埋在地底下的?!泵缌噶芽煨α似鹄?,开口说道:“秦风,是你告诉他们,还是我来说?”

        “我来说吧,回头我做旧一张地图,要不然没法解释消息来源的?!?br />
        太平天国藏宝的消失,在最近几百年,绝对算得上是一个不解之谜,很多考古学家研究了一辈子也没能找到,这件事需要从长计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