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六百四十六章 华家(下)

    第六百四十六章 华家(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你们俩,谁是刘子墨?”

        见到孙女儿进屋之后,华老爷子抬起头来,不过脸上的笑容却是收了起来,代之的是一副严肃的面孔。

        “我是刘子墨,华爷爷好!”刘子墨往前站了一步,昂首挺胸就像是只求偶的大公鸡一般。

        “好?好个屁!”

        华老爷子忽然往前走了几步,脸上露出了暴怒的神色,大声骂道:“拐骗了老子的孙女,你小子还他娘的敢上我的门?以为老头子不敢杀人是吧?”

        华老爷子的身材并不是很高大,再加上年岁已高,身体有些佝偻,但是这一步迈出,腰板却是挺的笔直,一股杀伐之气迎面扑向了刘子墨。

        从一个纵横黑山白水的土匪,再到手握重兵的将军,华老爷子是真正从尸山血海中走过来的人物。

        他这一发怒,整个院子里的空间温度似乎都骤然下降了不少,那股杀气逼得刘子墨遍体生寒,面前的老人突然间好像变成了一座难以撼动的大山一般。

        刘子墨虽然也算是见过世面,但是在华老爷子面前,仍然被那股杀气逼得愣在了当场,满腹的话却是不知道该如何表达了。

        “怎么?不会说话了?”华老爷子眼中露出一丝失望的神色,他原本以为孙女找了个硬骨头,没成想也是个软蛋。

        正如前面华宁浩所说的那样,华老爷子和常人很是不同,他不在乎出身门第,但华家的女婿,一定得是个硬的起腰板的男人!

        “子墨!”

        站在刘子墨身后一步的秦风,忽然一掌拍在了刘子墨的肩头,他这一张蕴含了一丝真气,直接将刘子墨就给震醒了。

        “老爷子,您纵横沙场一辈子,小子我这不是害怕吗?”

        感受到秦风那股真气的冲击,刘子墨忽然嘿嘿一笑,说道:“我和晓彤是真心相爱的,这第一次见面,打打杀杀的不大吉利吧?”

        刘家虽然是书香门第,但从刘子墨爷爷开始,就和江湖结下不解之缘,在仓州地区也是数得上的一方大豪,家中时有江湖人物往来。

        而刘子墨去到旧金山加入洪门之后,更是接触到不少老辈人物,这其中也有不少参加过战争的老人,对于华老爷子身上的那种杀气,刘子墨并不是第一次遇到。

        所以在秦风稍微提醒了他一下之后,刘子墨马上就清醒了过来,深深吸了口气,华老爷子的那股气势顿时无法再对他产生任何影响。

        “油嘴滑舌,老子我毙了你!”

        听到刘子墨的话后,华老爷子面色一冷,整个人的气势又高涨了不少,此时他已经来到了刘子墨身前两三步的地方,高高举起手中的拐杖,对着刘子墨的脑袋就砸了下去。

        看着照着头顶砸下的拐杖,刘子墨这次眼皮都没眨一下,以他现在的功夫,只要将真气运行到了脑门处,这一拐杖砸下来,说不定就会甭了华老爷子的手。

        眼看着拐杖就在打到刘子墨的脑门时,华老爷子的手腕忽然一歪,那带着风声的拐杖,擦着刘子墨的耳朵从他肩膀处砸了下去,却是没有伤到刘子墨分毫。

        “华爷爷,好功夫!”刘子墨笑嘻嘻的说道:“我就知道老爷子疼我,舍不得打下来的……”

        “哈哈哈,臭小子,不错,有胆气!”

        看到刘子墨脸上那轻松的表情不像是装出来的,华老爷子不怒反喜,大声笑道:“还是彤彤有眼光,不错,是条汉子!”

        当年华老爷子因为不想被日本人奴役,一怒之下就投奔了他们那个地方占山为王的土匪,上山的时候,就曾经被人拿着指着脑袋刁难过。

        当时老爷子的表现就是临危不乱,赢得了那个土匪头子的赏识,再加上他身上有些功夫,于是上山之后就坐上了山寨的第三把交椅。

        所以能被华老爷子赏识的人,排在第一位的要求就是胆子要大,如果刚才刘子墨有躲闪或者招架的动作,恐怕老爷子这会就要往外赶人了。

        走到刘子墨身前,华老爷子重重的在他肩头拍了几下,开口说道:“我就说嘛,我们家彤彤怎么可能找个软蛋?小伙子不错,真的不错的!”

        “那是,能当老爷子您的孙女婿,差得了吗?”刘子墨一向不知道什么叫谦虚,被老爷子夸了一句之后,不禁有些飘飘然起来。

        “嗯,这脸皮和胆子差不多,也是够厚的!”听到刘子墨的话后,华老爷子不由愣了一下。

        要知道,华老爷子一生杀伐,身上有种不怒而威的气势,最近这一二十年来,他还真的没见过能在自己面前侃侃而谈的年轻人。

        “嘿嘿,老爷子,我这叫有底气!”

        刘子墨这会是把准了老爷子的脉,他似乎不太喜欢别人在他面前唯唯诺诺,倒是不如放开一些,反而能让老爷子高兴。

        “底气?”华老爷子闻言看向了自己的孙子,开口说道:“宁浩,这小子在你手下过了几招?”

        老爷子知道,自己这个最小的孙子,从小就拜在京城铁砂掌名家门下习武,到了部队磨砺一番之后,功夫是愈发精纯,同龄人中鲜有人是他的对手。

        “爷爷,我……我给您丢人了?!碧揭奈驶?,华宁浩不由低下了脑袋。

        “嗯?怎么回事?你输给这小子了?”华老爷子脸上露出一丝意外的神色,追问道:“你们两个过了几招?怎么输的?”

        “一……一招!”

        华宁浩脸上露出了羞愧了神色,其实以他的功夫,要是认真起来和刘子墨缠斗,还是能接个三五招的,可是他上来就有些轻敌,才被刘子墨一招“贴山靠”给击败的。

        “什么?一招!”华老爷子闻言失声喊道,华宁浩的脑袋却是垂的愈发低了,他也感觉今儿自己挺丢人的。

        看到华宁浩难堪的样子,刘子墨连忙咳嗽了一声,说道:“咳咳,老爷子,是华哥让我的……”

        “放屁,生死相搏,岂能想让?”

        华老爷子开口打断了刘子墨的话,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说道:“来,咱们也搭个手,让我看看你的功夫是否真的那么厉害?”

        虽然**了一辈子,但华老爷子还是旧习难改,行事很有江湖人的风格,往后撤了一步之后,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这……这个?”看着面前这个风烛残年的老头,刘子墨不由苦笑了起来,连连摇头道:“老爷子,您杀伐一生,我哪儿是您的对手啊……”

        “哎,老华同志,您要干嘛呀?”

        正当刘子墨推脱的时候,华晓彤拿着套茶具从屋里走了出来,看到爷爷那样子,连忙把茶具放到桌子上,伸手挽住了华老爷子的胳膊。

        “我伸量伸量这小子?!崩弦右话阉怂锱?,气呼呼的说道:“怎么着,觉得老头子年龄大了,不想和我过招是不是?”

        “老爷子,我……我不是这意思?!?br />
        刘子墨挠了挠头,他能看得出来,华老爷子练的同样是外家功夫,身上隐疾不少,之所以还能活这么大岁数,完全是这一二十年来保养的好。

        “哼,老子我一顿饭还能吃三个馒头,每天还能举十次石锁呢?!?br />
        看到刘子墨只是推脱,华老爷子气的是吹胡子瞪眼,走到身边的石锁处弯下腰去,一把将那个重约二十多斤的石锁提了起来。

        “给老子起……”口中发了一声喝,华老爷子果然将那石锁高举过了头顶,只是那张脸也被憋的通红。

        “爷爷,知道您厉害,赶紧放下吧!”

        华晓彤有些担心的走到老爷子身边,嗔怒的看向刘子墨,说道:“爷爷要和你比试,就比试下好了……”

        “看我去举那个五十斤的!”

        一把举起了二十斤的石锁,让华老爷子感觉不错,当下手腕一翻,就准备卸下头顶的石锁,再换一个更重一些的。

        只是老爷子卸下石锁的力道有些过猛,当石锁下坠的时候,他松手又晚了点,只听“咔嚓”一声,华老爷子顿时站在那里动弹不得了。

        “哎呦!”

        饶是老爷子一生不知道受过多少次伤,还是忍不住发出一声痛呼,因为那腰间突然传来的剧痛,让他半边身子都失去了知觉。

        “爷爷,您怎么了?”看到老爷子似乎有些不对,华晓彤和站在一边的华宁浩连忙抢到了老爷子的身边。

        “腰……腰动不了了……”一滴滴豆粒大的汗珠出现在了老爷子的额头上,他只感觉腰部像是要断了一般,连脚步都无法挪动了。

        “医生,快点叫医生来!”华宁浩扶住了爷爷,回头向华晓彤喊了一句。

        在这个小区里,有一支专门为这些老人们服务的医疗专家组,只要按动屋里的传呼按钮,用不了一分钟,就会有医生上门的。

        “首长,发生了什么事?”

        果然,在华晓彤进屋按下传呼器之后,院子外面就传来了纷杂的脚步声,四五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出现在了几人面前。

        “没事,举了下石锁,伤到腰了?!?br />
        虽然疼得满头大汗,但华老爷子的嘴巴还是挺硬的,“扶我到屋里躺一下就没事了,妈了个巴子的,要是放老子当年,能把这破玩意扔上个十米再接住……”

        “首长,早就让您不要再举石锁了,您怎么就是不听???”

        为首的一个大约五十多岁的医生,有些生气的看向了华宁浩兄妹,开口说道:“你们两个也是的,首长那么大年龄了,骨骼已经非常疏松,怎么还能举石锁呀?”

        “吴叔叔,爷爷那脾气,能听我们的话吗?”

        华宁浩闻言苦笑了起来,老爷子活了一辈子,除了对少数几个人服气之外,极少会去听从别人的意见,更不要说他们这样的小辈了。

        “好了,小李,你回去拿担架……”

        吴医生此刻也没心情责怪华宁浩兄妹,转身对自己的助手说道:“首长怕是伤到腰了,咱们要去医院先拍个片子?!?br />
        说着话,吴医生就想先扶老爷子坐到板凳上,他看得出来,老爷子这会是强撑着站在这里的。

        “慢着,别动他!”正当吴医生扶住华老爷子的时候,一个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嗯?小伙子,怎么了?”吴医生转脸看去,说话的正是秦风。

        秦风刚才就站在旁边,对华老爷子的一举一动看得清清楚楚,当下开口说道:“老爷子这是急性脊椎错位,现在不能乱动他,一动就会对神经系统造成损害的?!?br />
        “小伙子,首长应该是伤到腰肌了吧?”

        吴医生半信半疑的看着秦风,在询问了老爷子刚才的行为之后,按照他的分析,华老爷子这是用力过猛,导致的突发性腰肌受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