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六百四十四章 红墙大院

    第六百四十四章 红墙大院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刘子墨,你敢打我哥哥?”

        正当刘子墨摆出一副酷酷的表情时,冷不防一个身影扑到了他的身上,一双小拳头不依不饶劈头盖脸的打了下去。

        “哎,我……我们是比武较技好不好???”

        听到华晓彤的声音,刘子墨简直就委屈的像个小媳妇一样,难不成他就活该站在那里被华宁浩打吗?

        “我不管,谁让你打我小哥的?”

        华晓彤虽然从小最怕这个哥哥,但感情却是极好的,因为从小到大,华宁浩也不知道因为她和别人打过多少架了。

        “你哥哥没事,我又没下狠手……”

        刘子墨反手抱住了华晓彤,这丫头不光是用拳头,还练了九阴白骨爪,刘子墨脸上已经多了好几道血痕子。

        “咳……咳咳……”像是应了刘子墨的话,华宁浩咳嗽了几声之后,开口说道:“彤彤,住手,是我技不如人!”

        华宁浩出身军旅,虽然身上也有些世家子弟的毛病,但为人却很是光明磊落,今儿的这场比试,也让他知道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

        “华哥,能接我这一招三分力的人,也是不多的?!碧交频幕?,刘子墨感觉自己似乎要谦虚几句,不过说出来的话,却是让人感觉那么刺耳。

        “你小子不会说话就少说几句?!?br />
        秦风瞪了刘子墨一眼,上前一步扶住了华宁浩,说道:“这也算不打不相识,华先生,有什么话咱们坐下说……”

        扶住华宁浩的同时,秦风顺手给他把了下脉,同时将一股真气注入了过去,华宁浩只感觉一股热气传至胸腹,胸腹间的郁闷顿时消除了不少。

        “没想到你也是个高手??!”

        华宁浩惊奇的看向了秦风,他练的是外家功夫,知道有些内家拳高手是能修炼出真气来的,不过这样的人,在部队里却是极为少见。

        这是因为在解放后,国家对待武林人士的政策有些不太好,导致那些真正有功夫的高人,不是退隐山林就是隐姓埋名。

        所以现在军队中的擒敌拳虽然经过很多次改良,但也都是从战场厮杀中演化出来的,和真正的杀人国术相比,还是有很大的差距。

        “强身健体而已?!?br />
        秦风笑着将华宁浩扶到了椅子上,说道:“你练的是外家拳,对身体负荷比较大,改天要是有兴趣的话,咱们可以交流下,有些呼吸吐纳的法子,是可以消除一些体内顽疾的?!?br />
        俗话说外练筋骨皮、内练一口气,虽然练到极致殊途同归,但练外功的人往往都是杀敌一千自伤八百,活的都不是很大。

        秦风是看华宁浩算是个光明磊落的汉子,这才会有指点他的想法,当然,就算秦风不教,恐怕刘子墨日后也会传他一些八极拳的内家功法的。

        “多谢!”

        听到秦风的话,华宁浩点了点头,不过眼中却是闪过一丝失落,他在军队里也算是一等一的好手,没成想居然在刘子墨面前连一招都接不住。

        “都是自家人,华哥,不用客气的!”刘子墨大咧咧的走了过来,呲牙咧嘴的说道:“晓彤,我都说你哥哥没事了,你看把我给抓的!”

        刘子墨虽然是个操蛋脾气,但对华晓彤是真的好,刚才就站在那里任凭华晓彤抓挠,脸颊上被抓出了好几道血痕。

        “我……我不是着急吗?”

        看到刘子墨脸上的伤痕,华晓彤也着急了,拿出手绢仔细的给刘子墨擦了一下,轻声问道:“还疼吗?是我不对……”

        难得见到华晓彤露出如此女儿状,刘子墨哪里还顾得上疼,连忙挺了挺胸脯,说道:“不疼,我还怕这点疼吗?”

        “瞧你那点儿出息?!鼻胤缙擦似沧?,他从小怎么就没看出来自己这哥们还是个花痴???

        不过坐在椅子上的华宁浩,脸上倒是露出了笑容,他是过来人,能看得出来,自己妹妹把刘子墨吃的死死的,想必日后也不会吃什么亏的。

        “刘子墨,我这次来,是爷爷吩咐的!”

        深深的吸了口气,等到胸腹间的翻涌完全平息下去之后,华宁浩开口说道:“爷爷想见你,你要是没什么事,就跟我走一趟吧……”

        说实话,今儿华宁浩来找刘子墨,一半是自愿的,而另一半,却是出自华家老爷子的授意,按照老爷子的话说,如果刘子墨是个软蛋,那就不用带他去家里了。

        不过刚才的考察,让华宁浩还是比较满意的,不管是用枪还是拳脚,刘子墨的胆略与功夫都无可挑剔,虽然受了点伤,华宁浩心里还是认可了这个妹夫。

        “爷爷要见子墨?”

        还没等刘子墨回话,华晓彤就叫了起来,嚷嚷道:“不行,华老同志的脾气太暴躁了,怎么能让他见子墨???”

        华晓彤可是知道自家老爷子的秉性,虽然参加**队伍几十年,但根子上还是个土匪,一言不合就会拔枪相向。

        华晓彤知道爷爷的脾气,和华宁浩刚才所作出的试探不同不同,那老头如果看刘子墨不顺眼的话,那是真的敢开枪。

        在早些年的时候,华晓彤的小叔犯了一些错传到了老爷子耳朵里,老爷子拿出枪对着腿就扣动了扳机,要不是别人拉了一把,华晓彤的小叔现在估计还在坐轮椅呢。

        “彤彤,有这么说长辈的吗?”

        华宁浩闻言沉下了脸,说道:“爷爷最疼的就是你,你找对象要是不带给爷爷看看,那不是伤老爷子的心吗?”

        “晓彤,没事的,老爷子肯定喜欢我!”

        刘子墨此刻是信心满满,如果用拳脚能解决问题的话,他除了害怕秦风那么三两人之外,还真不怕任何人。

        “你懂什么??!”

        华晓彤狠狠的在刘子墨腰间拧了一记,在他耳边小声嘀咕了起来,华大胡子的外号可不是说华老爷子长着一把大胡子,而是在说他的蛮横和不讲道理。

        “靠,老头这么狠??!”

        听到华晓彤说老爷子用枪打自己儿子的事情,刘子墨下意识的缩了缩脑袋,刚才的底气顿时不翼而飞了。

        “小哥,今儿就算了吧,要不……我看看哪天爷爷心情好,我再带他上门吧?!被酪淙惶圩约?,但保不齐一生气,还是会掏出枪把刘子墨当靶子打的。

        “不行,就是今儿!”

        华宁浩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看着刘子墨,说道:“老爷子今年都快九十了,又不是吃人的老虎,难道你还害怕?”

        “谁说我害怕了?”虽然明知道对方是在激自己,但刘子墨还是受不了,开口说道:“去就去,老……老人家也是要讲道理的嘛……”

        口中嚷嚷着要去,但刘子墨明显底气不是那么足了,听得一旁的秦风直想发笑,他不知道这活宝兄弟去到华家还会闹出什么笑话来。

        要去面对一个尸山血海中拼杀过来的老将军,刘子墨心里还是有些发憷,看到一旁偷笑的秦风,连忙说道:“哎,秦风,你左右没事,跟我一起去吧!”

        “你去见老丈人,我去干什么?”秦风摇了摇头,说道:“老爷子最多到时候就吓唬你一下,只要顶住了就行,我就不去了!”

        秦风和孟瑶的关系还处在地下状态,他哪儿有心情去管刘子墨的这些事情,话再说回来了,华晓彤找的是他,自己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的。

        “嘿,秦风,关键时候你不能掉链子??!”

        一听秦风的话,刘子墨顿时急了,开口说道:“大不了下次你去见……见那谁的父母,哥们我也陪着你去好了?!?br />
        “靠,老子怎么交了你这个朋友?”

        听着刘子墨语带威胁的话,秦风恨不得一脚踹在他的脸上,这大嘴巴要真是出去乱嚷嚷,恐怕到不了明天孟林就会像华宁浩这般杀到门上来。

        “得,我给你当司机,送你去还不成吗?”秦风无语的摇了摇头,转身往中院走去,说道:“晚上胡部长要来,送到地方我可就要回来的?!?br />
        交友不慎的结果就是秦风不但要跟着刘子墨去华家,而且还被那小子从屋子里搬走了两箱特供茅台,用刘子墨的话说,第一次上门总归是要带些礼物的。

        毗邻着那神秘的红墙大院之外,有十多栋看上去很普通的三层小楼,外面刷着白灰墙,足有五六十年的历史了。

        但是和普通住家院不同的是,在进入这个小区的大门处,有实枪荷弹的武警在站岗,每一辆进出的车辆和人,都会受到严格的排查。

        来到这个地理位置比自己四合院更佳的小区外面,秦风开口说道:“京城里还有这样的地方???以前还真不知道?!?br />
        其实这个地方距离秦风的四合院并不是很远,只有七八分钟的车程,但是位处红墙大院的后面,慑于那国家中枢的威严,一般人是不会走到这处地方来的。

        华宁浩是开车到秦风那里去的,来到小区门口后,他将车停到路边,摇下玻璃对秦风说道:“把你那车停在外面,坐我的车进去……”

        “规矩还不少啊?!?br />
        秦风下了车,他终究也是个年轻人,来到这里之后也起了好奇心,想见识下这些特殊群体们,究竟过着是什么样的生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