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六百三十七章 关系

    第六百三十七章 关系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京城华艺大厦,位于京城二环边上,距离老火车站只有几百米远,和外事区也非常近,可谓是寸土寸金的黄金地段。

        在华艺大厦里,进驻了许多著名的公司,往来进出大厦的人,一个个都是西装革履,尽显都是白领的风采。

        在这一天的早上,华艺大厦的一楼大厅拉了一个红色的条幅。

        很多路过的人只是随便看了一眼,却是不知道,今天在这里,会进行一场政府土地的拍卖,涉及金额将会高达数十亿。

        “秦董,刘总,这边请……”一个身材不高的中年人,走在前面推开了大厦的玻璃门,将身后几人引进了大楼里。

        这人叫魏国光,是洪门在京城这家房地产公司的副总,他是港岛人,原本也是要调回去的,只是秦风和刘子墨新接手公司,还需要他在这里帮忙扶持一下。

        “魏总,今儿可是您唱主角啊,别那么客气……”看到魏国光拉开了门,秦风连忙紧走了两步,扶住门让后面的人跟了进来。

        俗话说术业有专攻,秦风虽然聪颖,但这个世上他所不懂的行业多了去了,所以从进入到公司之后,秦风对魏国光一直都表现的非常尊重。

        “秦董客气了,等公司上了轨道,我就要回去了,这段时间里,我尽量把京城的人脉关系介绍给你们……”

        说实话,虽然总公司对魏国光未来的安置很不错,但魏国光对秦风等人的到来和公司的易手,心里还是不怎么能接受。

        因为这家公司完全是魏国光和几个同事建立起来,眼下公司的情况刚刚好转,就变成了别人的,换谁心里都会不舒服的。

        不过作为一个职业经理人,魏国光并没有把这种不满表现出来,在工作的交接上还算配合,原因就在于秦风的态度很谦卑,让魏国光稍感欣慰。

        “秦董,您里面请……”就在秦风挡住玻璃门的时候,从后面过来一个年轻人,用身体靠住了门,接替了秦风的工作。

        秦风看了一眼那个年轻人,满意的点了点头,对后面的两个人招了招手,说道:“潘律师,子墨,咱们进去吧?!?br />
        此次京城的这场土地拍卖会,是自从国内房产改革之后比较重要的一场土地拍卖,所拍的无一不是地段极佳的土地,其中还涉及到王府井改造。

        因此除了国内的一些地产商之外,连港岛的一些著名商人都被惊动了,有传闻说就连李超人都会亲自赶来,参加这场拍卖盛宴。

        所以秦风对这次拍卖也很重视,提前就做好了准备工作,而且还邀请了潘晓阳律师,以备在现场解答一些政策上的法律法规。

        除了刘子墨还有魏国光之外,秦风还特意把何金龙的儿子何博辉给带了过来,刚才抢着开门的那个年轻人就是何博辉。

        对于这个年轻人,秦风还是很满意的。

        何博辉不但对国内外的房地产市场十分了解,最重要的是,他没有当代年轻人的浮躁,进入公司之后,即使只是从最底层营销专员做起,秦风也没听到过他发什么牢骚。

        拍卖会是在大厦六楼的会议室进行的,此次参加拍卖的公司,都要预先交付500万的保证质押金,才能获取拍卖号牌。

        在会议室的门口,已经站满了人,都是在核对身份信息领取号牌的,秦风等人只能在后面排起队来。

        “没想到国内的房地产市场这么火爆???”见到前面的几波人,刘子墨有些咋舌。

        “这几年国家政策变了,房地产市场发展很快……”

        魏国光出言给刘子墨解释了一句,抬头刚好看到前面的几人,低声对秦风说道:“秦董,前面那几个人是长江实业的,为首的那个人,就是李超人的儿子……”

        “哦?他们也开始向内地投资了?”

        秦风闻言看向了前面的那人,为首的是个年轻人,看上去应该不超过三十岁,身材也不是很高,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显得十分的儒雅。

        “长江实业资本浑厚,他们这次估计盯上王府井那块地了?!?br />
        魏国光的言语里有些羡慕,作为港岛人,他自然知道李超人的实力,这位华人首富参与进来,将会使此次整体的标底价格,都会上浮很多的。

        “不用管他们,按照咱们之前的计划去做!”

        秦风看了那个年轻人一眼,眼神里全是淡然,别人有个好爹,那是投胎技术高明,但是他秦风赤手空拳打下这么大的家业,也不见得就比当年的李超人差多少。

        “魏总,您也来了?”

        正当魏国光和秦风低语的时候,一个中年人从后面走了过来,笑道:“魏总,这次拍卖,怕都是你们港岛人在唱独角戏了,你们吃肉,可要给我们点汤喝啊……”

        “汪总,哪儿话啊,您那公司的实力,可是有目共睹的……”

        魏国光看到来人后,侧了下身体,向秦风介绍道:“秦董,这位是宏盛地产的汪大军总,在京城地产业也是大名鼎鼎的,你们认识一下……”

        汪总四十出头的年龄,身高在一米八左右,但体重估计也在一百八十斤以上,看上去十分的富态,此时正笑眯眯的打量着秦风等人。

        “秦董?魏总,前几天就听说你们华扬地产会有些变动,难道……”汪总一脸惊愕的看着秦风,显然被秦风的年轻给吓着了。

        因为港岛公司的背景,华扬地产在京城也是能排的上好的一家地产公司,华扬地产出现高层变动的事情,很多圈内人都是知道的。

        但是汪总怎么都没想到,新任的董事长居然会如此年轻,即使穿着一身西装,也遮掩不住脸上的那丝青嫩。

        “没错,汪总,这就是我们秦董,以后还请多多关照……”魏国光把秦风给对方引见了一下。

        “哈哈,应该是秦董多多关照汪某才是啊?!蓖糇芄笮α似鹄?,很亲热的和秦风握了下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鎏金的名片,双手递给了秦风。

        “汪总客气了,秦某在这行当里,可是个地道的新人啊……”

        秦风和汪总客套了几句,做生意讲的就是个人脉,尤其是在国内的环境,首先要先交朋友,其后才是谈生意。

        这一点曾经让魏国光等人很不适应,因为在港岛,生意是生意,绝对和人情扯不上关系的,当时他们在这上面吃过不少的亏。

        “秦董以前在哪发财???”

        看到前面还有不少人在排队领号牌,汪胖子不动声色的套起秦风的话来,在他看来,年纪轻轻的秦风,肯定有着不凡的家世。

        “开了玉石店,赚点小钱……”

        秦风也没隐瞒,他知道既然被人留心上了,恐怕出不了几个小时,他那点底细都会被人打听清楚的。

        “秦董太谦虚了,以后咱们多来往……”听到秦风的话后,汪总打了个哈哈,见到秦风这做派,却是愈发相信秦风出身不凡了。

        “哎,怎么还有插队的???”

        就在秦风和汪总寒暄着的时候,刘子墨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这就是买菜也讲个先来后到,他们怎么直接去申领号牌了呀?”

        “怎么回事?”被刘子墨打断了话的秦风,闻言看了过去。

        “喏,就那几个人,来到之后也没排队,直接拿了号牌就进去了……”刘子墨指着前面的几个身影,神情很是不满。

        “嗯?这人有点眼熟???”看着其中一个人的背影,秦风不由愣了一下。

        “哎,刘总,小声一点,那人可是咱们得罪不起的?!?br />
        听到刘子墨的话,魏国光被吓了一跳,连忙拉了刘子墨一把,低声说道:“刘总,在国内做生意,讲的是关系,那几个人背景很深,咱们可招惹不起……”

        魏国光在京城呆了差不多五年,这五年时间里所发生的事情,几乎完全颠覆了他对生意的认知,而关系,就是在生意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

        在国内做生意,没钱不要紧,只要有关系,照样可以做着几百上千万的生意,刚才进去的那个人,就是一个凭着关系白手起家,在京城做到了数一数二的大房地产商。

        “妈的,领个号牌都那么多事,这拍卖能公平的了吗?”听到魏国光的解释,刘子墨不由骂了起来。

        “行了,这世上哪有绝对的公平?”

        秦风看了刘子墨一眼,打断了他的话,从小在那种苦难环境下长大的秦风,很早就明白,有些事情是没有公平可言的。

        “说的也是,走吧,该咱们进去了……”想到自家洪门的行事,刘子墨不由笑了起来,他们这些帮派中人行事,什么时候又和人讲过公平了?

        在秦风等人前面,原本就只有三五个申领号牌的人,很快就轮到了他们,魏国光核对了信息后,也拿到了一个拍卖的号码牌和一本拍卖说明书。

        “这会场可不小啊?!?br />
        进入到会场之后,秦风发现刚才虽然进去了不少人,但整个会场仍然很稀疏,前排落座的那些人之间都孔隔了一些座位。

        “人还没全到齐呢,估计今儿这里都会坐满?!?br />
        汪总是紧随着秦风等人身后进来的,进入会场后就凑到秦风身边,说道:“秦董,要不咱们坐在一起得了,回头要是有你们看中的土地,汪某也好退避三舍啊……”

        对于华扬地产,汪胖子并不是非??粗?,但是对于秦风,他却是有几分忌惮,说出这话明显有交好秦风的意思在里面。

        “汪总太客气了,您是前辈,我要多学习才对?!鼻胤缍哉馀肿拥故怯行┖酶?,连忙将汪总让到了自己旁边的椅子上。

        在秦风看来,能拉的下脸来的人,才是真正的生意人。

        像是李然那些世家子弟们,整日拽的二五八万似地,却是不知道没有他们的家世,到生意场上连内裤都能被人给骗光掉。

        “秦董,坐在第一排的那个人,姓庄,您别看那人年龄不大,在咱们京城地产业里,可是数这个的……”

        汪总也是自来熟的性子,坐下之后就给秦风介绍起了会场里的人,而他所说的那人,此时正在和李家的那位大公子交谈着。

        “庄鹏飞?”让汪总没想到的是,秦风一口就叫出了那人的名字。

        “怎么?秦董认识庄总?”

        汪胖子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他虽然认识庄鹏飞,但庄鹏飞却是不认识自个儿,而且在京城地产业这圈子里,能和庄鹏飞搭上话的也没有几个人。

        “有过一面之缘罢了?!鼻胤绮欢乃档?,他此刻想到了,敢情刚才看着有些眼熟的背影,就是庄鹏飞。

        只是秦风也没有要去和庄鹏飞套话的意思,说起来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他和庄鹏飞之间还有那么一点不快。

        “原来秦董真认识庄总???”

        汪胖子愈发肯定了自己的想法,这京城的世家子弟有张扬的,同样也有低调的,眼前的秦风就被他列入到了低调的人里面了。

        “和他不熟?!鼻胤绮幌胩嘎圩舴?,岔开话题道:“汪总,今儿京城地产业的同行都到了吧,您给我介绍下吧?!?br />
        “好嘞!”见到秦风愿意和自己搭话,汪胖子马上来了精神。

        王大军从事房地产业已经有七八年的时间了,是从包工头干起来的,对于京城的各路人马的确都很熟悉,当下给秦风一一介绍了起来。

        随着拍卖时间的临近,会场里的人也越来越多了起来。

        秦风发现,几乎每个自认为有几分实力和脸面的人,都会走到前排和庄鹏飞还有那位李公子寒暄几句,可见这两人在行内的确很有地位。

        “还不是靠了祖辈的萌佑?”

        坐在秦风右手边的刘子墨撇了撇嘴,说道:“秦风,他和你比起来,那差得远了,信不信咱们这公司用不了三年就干挺他?”

        “子墨,做生意不能置气,这话以后就别说了?!?br />
        秦风看了刘子墨一眼,压低了声音说道:“这家房地产公司对你对我来说都不算什么,以后你的精力主要还是放在澳岛……”

        秦风不太喜欢和政府部门打交道,而房地产公司又无法规避这一点,所以他想等公司业务理顺之后,就交给职业经理人去打理。

        而刘子墨性子比较急躁,同样也不适合做生意,他那总经理的位置,秦风是打算留给何博辉的,此次带他前来,也有栽培他的意思。

        “真的?澳岛我喜欢啊?!?br />
        听到秦风的话,刘子墨眼睛一亮,他原本就不太适应国内这种处处讲关系的环境,反倒是像赌场那些捞偏门的地方,更合他的脾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