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六百三十二章 白手起家

    第六百三十二章 白手起家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你是说秦风?”

        听到申军的话,李然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神色,想了一下之后,说道:“军子,我要是告诉你,秦风根本就没有什么家世,你信不信?”

        李然算是认识秦风比较早的人,从秦风入学到开店,都是他亲眼看到的,知道秦风在创业的初期,并没有依仗过什么人。

        “没有?那……那绝对不可能……”

        申军闻言一愣,连连摇头道:“然哥,您就是不想告诉我,也别拿这话糊弄我吧?就秦总那做派,绝对是那个大家族里出来的····…”

        能在娱乐圈里混的风生水起,申军也不是全无根底的人,他的父辈曾经在宣传部门任过职,有一定的人脉和关系。

        而且从小在京城长大,申军也接触过不少世家的圈子。

        申军知道,这些世家子弟们的身上都有股子傲气,平日一般不太会和圈子之外的人深交,如果秦风真没有什么背景的话,李然绝对不会和他称兄道弟的。

        “军子,你这回还真是看走了眼……”李然笑了起来,摇了摇头说道:“你听说过《真玉坊》没有?”

        “潘家园的那个?”

        申军点了点头,说道:“我去过那家店,里面卖的玉石都挺高档的,怎么了?然哥,这和秦风有关系?”

        最近几年流行佩戴玉石首饰,申军前不久才去《真玉坊》买了两个挂件,总共花了十多万·是以对《真玉坊》的印象挺深刻的。

        “那就是秦风的产业……”

        李然很认真的说道:“秦风还真是白手起家干出来的,我可以负责任的说,他做到这一步,没有依仗任何人的势力,你信不信???”

        想想这几年秦风的发展,就是李然自己也有些不可置信。

        没有什么关系背景·能在京城这地界站住脚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可是秦风不但站稳了脚跟·而且还将《真玉坊》发展成了国内最知名的高端玉石品牌。

        从一无所有的穷小子·到家财亿万的富豪,普通人或许一辈子都达不到的高度,秦风仅仅只用了一两年的时间,速度之快让人简直就不敢相信。

        “然哥,您说的是真的?他……他这多大年龄,就能把事业做这么大?”申军看出来了,李然并不是在开自己的玩笑。

        秦风的年轻·是所有人都能看出来的·如果说他依靠家世赚取这么多钱,申军还能接受,但如果秦风真是白手起家,那就令人震撼了。

        “当然是真的,连我都看不透那小子······”

        李然似笑非笑的看向了申军,说道:“怎么?军子,听到秦风没什么背景·是不是有点看不起他了?”

        李然很了解京城人的秉性,在很多人心里,其实是有阶级之分的,在申军这些人眼里,像自己这样有身家背景的人,就属于那一类特殊的人群。

        这类人群指的是“势”,而非是钱,用钱办不到的事情·在他们那里却是轻而易举就能解决。

        而很多早已功成名就的大商人,勉强也能进入到这个人群里·值得申军这样的人去崇拜和敬仰,算是上流社会中人。

        所以申军虽然也是个商人,但他们从骨子里就有点瞧不起做生意的人,他现在所追求的是通过经商扩大自己的影响力,最终的目标,也是要成为像李然这样的人。

        “然哥,您这说的是哪里话?”

        申军自然不肯承认了,摇头说道:“秦总是然哥您的朋友,那就是值得我尊重的,军子我哪里敢看不起秦总呢?”

        申军嘴上不承认,但话里已经把秦风划归到李然朋友的行列中去了,秦风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已然是一落千丈。

        “军子,秦风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你这样会吃亏的?!?br />
        李然看出了申军的想法,当下开口说道:“话我也不和你多说,不过周逸宸那小子你应该知道吧?他和秦风对上,硬是给逼到国外去了,最近才刚刚回来……”

        “周少是被他逼到国外去的?”冷不防的听到李然这话,申军吓得差点没跳起来,因为他认识周逸宸,与其接触的还不少。

        周逸宸那小子,整个就是一纨绔子弟,十七八岁的时候就知道玩明星了,曾经有一段时间,他整日里都呆在申军公司的片场里,就是为了追一个小明星。

        申军知道周逸宸的背景,对其也是不敢得罪,甚至有时候还要介绍一些女明星给他认识。

        最让人生气的是,周逸宸是吃干抹净不办事,有几次惹出了麻烦,还都是申军出面解决的,搞得申军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当周逸宸出国的消息传出后,申军暗地里是拍手称快,只不过他的层次还有点低,并不知道周逸宸是为什么出国的。

        所以当李然爆这个新闻之后,着实把申军给吓了一大跳,秦风在他心◆中的地位顿时犹如坐过山车一般,瞬间又拔高了起来。

        “秦风他们过来了,军子,你忙你的,我过去说说话?!?br />
        看到秦风等人走进了大厅,李然拍了拍申军的肩膀,开口说道:“和秦风搞好关系,对你绝对有好处,可别怪然哥没提醒你啊···…”

        “好处?”

        李然的话让申军愣在了那里,一时间连李然离开都没什么反应,脑子里在思考着李然最后所说的那句话。

        申军现在所需要的好处,是在政策上的。

        因为申军每拍出一部电影,都要到相关部门送审,如果有人歪了嘴,那么几百上千万的投资就可能打了水漂,所以他才会如此上心的巴结李然这类人群。

        而秦风即使再有钱,先天上还是要比李然他们差很多,所以申军有些搞不明白李然那句话的意思。

        “管他呢,反正知道自己得罪不起就行了?!?br />
        申军也是个聪明人,想了一会想不通也就作罢了,毕竟连李然对秦风的态度似乎都陪着点小心,他像刚才那样继续把秦风当爷供着也就对了。

        “秦总,然哥,我先主持一下,您二位一定要吃好玩好??!”

        想到这里,申军冲着秦风等人迎了上去,态度却是比之前要更加热情了,寒暄了几句之后,对萱萱说道:“萱萱,帮我招待好秦总和然哥啊……”

        “申总放心吧!”

        萱萱点头答应了下来,开始见到秦风的时候她还有点紧张,不过说了这一会话,萱萱感觉秦风是个很好相处的人,而且身上也没有那些公子大少的架子。

        “咳咳……”

        给秦风等人告了声罪,申军走到了大厅的中间,接过手下递来的麦克风咳嗽了两声之后,开口说道:“各位朋友,首先非常感谢大家在百忙之中,能抽出时间来参加我们这部电影的首映······”

        申军所说的无非都是些感谢的话,在一番过场式的开场白过后,这个patw也算是正式开始了,各色名流们端着红酒杯,开始扎堆聊起天来。

        “远子,是不是感觉挺别扭的?”

        秦风看向了身边的李天远,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己这兄弟穿西装呢,那领带打的歪歪扭扭的,整个就一穿上龙袍不像太子的家伙。

        “是挺别扭的,一个个人模狗样的,还不就是想把那些女人泡到床上去???”

        李天远撇了撇嘴,用手拉了下有些勒脖子的领带,没好气的说道:“这酒还是红酒,喝得一点劲儿都没有,早知道这样,我还不如在家里和龙哥他们喝酒呢……”

        “远子哥,你要是觉得没意思,以后就不用来的?!?br />
        萱萱走到李天远的身边,帮他整理了下领带,说道:“我也不喜欢这种地方,那些人没几个好东西,来这里的目地还不是想找明星……”

        “远子,这就是社会,看不惯不要紧,但是要接受?!?br />
        看着面前走过的一个个帅哥美女,秦风笑道:“萱萱不错,你小子以后在这圈里时间长了,可不要干出什么对不起萱萱的事情啊?!?br />
        “哪儿能啊,风哥,我现在连小姐都不找······”

        李天远话刚出口,突然意识到了不对,连忙紧紧的闭上了嘴巴,可怜兮兮的看向了萱萱,说道:“萱萱,我……我可是都向你交代过的啊……”

        “瞧你那德行……”

        萱萱嗔怒的瞪了李天远一眼,她知道自己选的这个男朋友,以前的底细不太干净,不过也正是李天远那不做作的性子,让萱萱看上的他。

        “我算是服了你了?!?br />
        听到李天远的那句话,秦风含在嘴里的一口酒差点没喷出来,他不知道自己这哥们是脑袋瓜迟钝还是犯傻,居然连这种事情都和自己的女人讲。

        “远子,你小子真是太逗了……”李然也是笑得肚子疼,用手直拍着身下的沙发,他们坐的地方比较偏一点,并没多少人注意到这里。

        “哎呦,这不是李然吗?”正当秦风和李然笑的合不拢嘴的时候,一个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庄鹏飞?”

        李然抬起头,看向了那个由申军陪同着走过来的年轻人,不由皱起了眉头,说道:“怎么哪次在这种地方都能见到你?我说你小子除了玩明星,就不能干点别的事情了?”

        “你能来,我就不能来了?”说话的年轻人二十七八岁的样子,长得倒是不错,只是眼角有点上挑,显得整个人有点刻薄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