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六百二十八章 经纪人

    第六百二十八章 经纪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军子,你去忙别的好了,我和秦风在这里等会远子…

        今儿这场合来的,基本上都是娱乐圈里的人,不是记者就是明星,而他们和申军打招呼的时候,几乎都要盯着李然和秦风看上几眼,这让李然颇为不习惯。

        “好,然哥,我让人给您二位倒杯咖啡来,回头我带再带您进场……”

        作为影片的投资公司,申军今儿的确很忙,方方面面的事情都要照顾到,甚至连给记者塞红包让他们在报纸上美言几句的事情,都要申军做主。

        所以和李然道了声歉之后,申军又回到剧院门口和众人寒暄了起来,不过这眼神还是会时不时的瞄向李然这边,生怕手下人照顾不周。

        “嗯?那个不是这几天主演贺岁片的优子吗?”秦风闲极无聊,坐在靠窗的沙发上观察起了进场的人,倒还真被他看到一个熟面孔。

        “是他,这人还不错,挺厚道的?!?br />
        李然点了点头,说道:“怎么样?叫他过来聊几句?他也是属于军子公司的,这几年帮军子赚了不少钱……”

        “算了吧,我和他说什么???”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他们展现给观众的是表演,本人还不是和咱们一样?难道吃了鸡蛋觉得味道不错,还非要去认识下老母鸡吗?”

        “嘿,我说秦风,你这张嘴可真损???”李然被秦风的话给逗乐了,指着他是一脸的哭笑不得敢情这些电影明星在他眼里都成了老母鸡了。

        “这话可不是我说的,是钱钟书他老人家讲的,不过我很认可……”

        秦风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盒雪茄,抽出一支点燃了起来,这是白振天给他打包一起送回到国内的,秦风没什么烟瘾但很喜欢雪茄的香味。

        “你小子不厚道啊,这种好东西也不说和哥哥分享一下。

        李然是识货的人一看到那雪茄的外包装就知道是产自古巴的顶级手工雪茄,当下从秦风手里将剩下的几支抢了过去。

        “你不是不抽烟吗?”秦风倒是无所谓,他家里还有不少呢。

        “你懂什么,抽雪茄那是品味,和抽烟没关系?!崩钊荒霉胤缡种械难┣亚?,也点上了一根,有模有样的抽了起来。

        看到秦风和李然的这做派旁边原本也有些想在沙发区休息的人却是不敢贸然过来了,这个呈拱形的沙发上,就坐了秦风和李然两个

        “风哥,这边,到这边来……”正当秦风和李然闲聊着的时候,李天远在十多米外一个工作人员的休息室冲秦风招起了手。

        秦风还没说什么,李然倒是有些不高兴了开口说道:“怎么回事?这还没成明星呢,架子就那么大???”

        像李然这种出身的人,不管在哪里都讲究个面子,李然来这儿就算是给申军面子了,没成想叫个人过来,对方还扭扭捏捏的。

        “走吧,看看是怎么回事?”秦风站起身拉了一把李然,不管怎么说李天远都是他兄弟这个面子必须要给的。

        “风哥,那边记者太多了实在是不方便?!?br />
        等到秦风走近,李天远将秦风和李然让了进来,指着身后的一个女孩,说道:“风哥,这是萱萱,也是我女朋友,萱萱,赶紧叫风哥,这是我老大……”

        这应该是个用会议室改成的休息室,面积很大,里面一共有十多个人,听到李天远对秦风的介绍后,那些人的目光都很好奇的聚集到了秦风的身上。

        这些娱乐圈大小明星平时接触的人,一般都以做生意的为多,称呼也多是老板或者老总,这张嘴就叫老大的人,他们还真是没见过。

        “风哥,您好,我是萱萱……”那女孩倒是挺大方,叫了声风哥之后,冲着秦风仲出了手。

        “嗯,抽烟呢,这手就不握了……”

        秦风扬了扬拿着雪茄的手,说道:“萱萱,这不是你本来的名字吧7百家姓里没有这个萱字……”

        面前的这个女孩身材很高挑,足有一米七左右,再加上穿着高跟鞋,即使站在秦风和李天远的面前,也不显得矮。

        而且女孩的五官很端正,秦风搭眼看了一下,女孩的眉毛平齐,倒不是水性杨花的性子,这心里稍微落实了一点儿。

        “土包子,连艺名都不知道?”

        秦风这话刚一问出口,站在女孩身后的一个三十出头,剪着短发一脸精明的中年女人,满脸不屑的就回了一句。

        “嗯?你是在说我?”秦风转脸看向了那个女人,说道:“你是什么人?”

        秦风何尝不知道明星用艺名的事情,他刚才问那女孩,只是想看看女孩的秉性和脾气,如果对方是个傲气的人,一定会在脸上显露出来的。

        不过这萱萱还没开口,半路倒是杀出了个程咬金,让秦风有些哭笑不得。

        “我是萱萱的经纪人,我的女孩可不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人?!?br />
        中年女人一脸不善的看着秦风,刚才李天远进来要拉着萱萱出去,就已经让他非常不高兴了,眼下秦风托大的样子,更是让中年女人气愤不已。

        “姓李的,怎么和我风哥说话呢?”

        秦风尚未答话,李天远先是怒了起来,上前一步说道:“你个老女人少在这里和我唧唧歪歪的,再敢和风哥这么说话,老子找十个八个人先把你给轮了……”

        “远子,素质,注意素质……”

        李天远这番话一说出口,就连秦风都差点捂住了脸,哥们好歹也是京大的高材生,还兼着故宫博物院的修复专家怎么在李天远嘴里,就变成了黑社会了呢?

        “流氓,你……你……这个流氓……”

        中年女人叫谢琴,在圈里算是比较知名的经纪人,平时接触的都是些文质彬彬的文化人,哪里见过李天远这一套?当下被吓得后退了好几步。

        “萱萱你……你看看,这……这就是个流氓啊?!?br />
        谢琴后退了几步感觉有些失了面子连忙拉住了女孩,说道:“琴姐就和你说了,这样的人不能交往,你…···你说你怎么就是不听啊,现在看清楚他的真面目了吧?”

        对于萱萱和李天远的交往,谢琴一开始就不同,因为萱萱是个好苗子谢琴打算把他塑造成一个没绯!闻的玉女明星还等着从萱萱身上赚大钱呢。

        “琴姐,远子就是个粗人,您别见怪,他心里善着呢?!?br />
        萱萱安慰了一句谢琴,嗔怒的看了一眼李天远,说道:“远子,怎么和琴姐说话呢还不给琴姐道个歉?”

        “道歉?老子没揍她就不错了!”

        李天远是喜欢萱萱,不过有人侮辱了秦风,他可不会让步的,当下说道:“老子就是个流氓,你这老女人再敢唧唧歪歪的,我现在就流氓一下给你看看……”

        “行了,远子,靠边站着去……”秦风知道李天远的混账脾气他要是发起狠来,也就自个儿能拉住他。

        “风哥这······这老娘们在说你啊?!崩钐煸恫灰啦蝗牡乃档?。

        “我说行了?!鼻胤缌骋槐?,李天远到嘴边的话立马就咽了下去,老老实实的站在了一边。

        看到这一幕,萱萱不由愣了一下,她和李天远交往也有个把月的时间了,知道他的脾气挺大,没成想这个年轻人一句话,李天远居然乖乖的就听话了。

        “你是她的经纪人,是吧?”秦风走到谢琴的面前,淡淡的说道。

        “是啊,怎么了?我和萱萱签了十年的经纪约······”看到秦风那旁若无人的气势,谢琴忽然感到一阵心虚,同时也有些后悔,刚才不该说出那番话的。

        “哦,十年???”

        秦风仲手拿出了电话,拨通了潘晓阳的号码,“潘律师,帮我个忙,有个娱乐圈的朋友签了十年的经纪合约,我觉得不太合适,你明儿帮我把这合约给解了吧……”

        “十年?这经纪人有些黑心啊?!?br />
        潘晓阳闻言笑了起来,说道:“成,这事儿好办,你那朋友一定是和新人,不太懂规矩,这样的官司一打准赢······”

        “你······你不能这么做,我……我和萱萱是有合同的?!?br />
        听到秦风和律师的话,谢琴有些傻眼,因为正如那个律师所说的,她是钻了萱萱是新人的空子,才签下了十年长约,只要对方上诉,这合同一定是能解除的。

        “你和她的合同明儿就没有了?!?br />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你不过就是个混娱乐圈的老鸹,还真以为自个儿是个人物了?指手画脚也是要看人的·`····”

        秦风对娱乐圈也不完全是一无所知,他知道有很多经纪人为了赚钱,会给手下的女明星安排各种酒场宴会,所干的那些事儿,和拉皮条的老鸹还真没什么区别。

        “我……我培训萱萱是花了很多钱的,你······你不能就这样解除合同……”

        谢琴知道自己是踢在铁板上了,她已经没工夫去计较秦风话语的刻薄,因为她很可能就会失去萱萱这棵摇钱树的。

        “给你二十万补偿,这事儿就这么定了?!?br />
        秦风懒得和这老女人废话,转脸看向萱萱,说道:“我这兄弟是个直脾气,但对人很好,你在娱乐圈里混,我怕他早晚会干傻事的……”

        “风哥,您······您这话是什么意思?”萱萱闻言一愣,她听出来了,秦风的意思似乎是想让自己退出娱乐圈。

        可是萱萱是电影学院毕业的,大荧幕是她的爱好和追求,在此之前,她从来都没想过要放弃这一行的。

        “远子,你说萱萱要是拍个什么吻戏之类的,你能接受吗?”秦风没有回答萱萱的话,而是看向了李天远。

        “我······我能!”李天远看看秦风,又看了看面色煞白的萱萱,咬牙说道。

        “你能个屁,我看你是到时候能拿着刀去砍人!”秦风没好气的骂了一句,对李天远的秉性,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人比他要更加了解的了。

        “风哥,萱萱喜欢做演员,您……您不能勉强她啊?!笨蠢蠢钐煸妒钦娴暮芟不墩飧雠?,居然开口向秦风求起情来。

        “秦风,当演员都是逢场作戏,到时候不让她接拍吻戏不就行了?”

        李然也开口说道:“这事儿我回头给军子说一声,凡事有萱萱上的戏,都把她的吻戏给剪掉……”

        李然对萱萱这个女孩也是很有好感,知道她挺自爱的,这才开口帮她说了句话,而且李然也自信能做到自己所说的事情。

        娱乐圈就像是一个大染缸,里面有各种各样的潜规则,不过只要你背景足够深的话,那也是百邪不侵的,没人敢强迫你去做什么。

        听到李然这话,谢琴的脸上,突然也变得惨白起来,她刚才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秦风身上,并没有认出李然来。

        直到此时谢琴才发现,敢情陪着秦风进来的,居然是连申军都要巴结的李公子,要知道,今儿上映的这场电影,萱萱的戏份就是李公子给要来的。

        谢琴也正是看在这一点上,才同意了萱萱暗中和李天远交往,否则她早就会想方设法去搞破坏了。

        想到这里,谢琴简直就是欲哭无泪的,她是知道一点李然背景的,正如秦风所说的那样,在这些人面前,她的工作还真是和老鸹差不多。

        “李总,对不起,我····…我刚才没认出您来?!?br />
        谢琴的声音里已经带着哭腔了,“李总,您和您这位朋友大人有大量,就别和我一个女人见识了,我……我不管萱萱谈恋爱的事情还不行了?”

        “你本来也管不着……”

        秦风看了谢琴一眼,愈发厌恶这娱乐圈的氛围了,当下看向萱萱,说道:“你在电影学院里都学的是什么专业,只有表演吗?”

        “不是,我考的是导演专业,不过……不过别人都说我适合做演员……”

        萱萱此时已经被秦风的气场给震住了,低声说道:“没有人会让一个没有经验的女孩子去做导演的,我……我的经验也不足······”

        相比表演,萱萱更加喜欢做导演,只是考入到电影学院之后,别人都在评论说她的外形适合表演,而她高分考入的导演专业却变成了辅修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