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六百二十一章 闹剧

    第六百二十一章 闹剧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畜生,真是畜生??!”

        看到周逸宸歇斯底里的样子,周老爷子举起拐杖就砸了下去,只是拐杖还没落到孙子身上,就被一个人横着给挡住了。

        “爸,逸宸还小,他···…他不懂事……”

        周母一脸哀求的看着老爷子,开口说道:“爸,您就饶了他这一回吧,逸宸可是咱们周家唯一的男丁,您难道要看着周家绝后吗?”

        虽然周母知道儿子的隐疾,但这事儿可不能对老爷子说,否则老爷子肯定会将儿子给交出去的,到时候儿子的生死可就由不得他们周家了。

        “还???”

        见到儿媳妇挡住了拐杖,老爷子气顿时不打一处来,“老子当年二十多岁的时候,跟着老首长不知道打过多少次仗了,这个混蛋小子都干了些什么???”

        “爸,您老消消气,事情既然已经出了,咱们还是想办法解决吧……”

        周逸宸的父亲周军在一个部委工作,他可是明白孟家在政坛的势力的,如果这件事解决不好的话,他们周家将会遭受全方位的打击。

        “解决个屁!”

        周老爷子重重的在地上顿了一下拐杖,开口骂道:“要我说把这小子给绑上,我亲自带给老首长去处置,是死是活,就看他的造化了……”

        “爸,那······那可不行啊,咱……咱们逸宸可没吃过苦的···…”

        听到老爷子的话后,周母不答应了·她的儿子细皮嫩肉的,要是去到孟家被打一顿,自己还不要心疼死?

        “你懂什么?爸这是在救逸宸……”

        周军闻言瞪了妻子一眼,如果这件事不说清楚的话,恐怕周孟两家的交情就到此为止了。

        当然,发生了这种事·孟周两家的交情,也算是走到了尽头。

        不过老父亲带着周逸宸上门赔罪·最起码能保证孟家不来对付周家·这样等到老爷子百年之后,周家也不至于被人排挤出京城。

        “咱们不承认不就行了?”

        看着一脸憔悴的儿子,周母小声说道:“反正这事情没凭没据的,谁敢说就一定是咱们逸宸干的?”

        “去给孟家赔罪?”周逸宸等着血红的双眼,叫道:“我不去,打死我都不去!”

        似乎被老爷子的这句话刺激到了,周逸宸忽然一把抢过老爷子手中的拐杖·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说道:“你这老不死的想去求情,你自己去好了……”

        “逸宸,你干什么?”

        周逸宸突如其来的举动,将周家老少都给吓住了,周军正要上前的时候,却看见儿子一把推在了他爷爷的身上。

        周老爷子也是快九十高龄的人了,哪里禁得住周逸宸这一推?当下打了个踉跄·一下子仰面摔倒在地,顿时就闭过气去。

        “快,快点叫医生进来……”

        周老爷子离休的时候,享受的是大军区首长的待遇,所以家中是有医生在的,只不过今儿这个家族会议的内容不能外传,是以才将医生给支到了前院。

        眼见老爷子晕倒,周家顿时一片慌乱·有人叫着医生,有人却是在瞪着周逸宸·而周家的几个女人,更是出言指责起了周军。

        “逆子,逆子??!”

        周军再疼儿子,此时也忍不住动手了,不过还没等他将儿子拿下,周逸宸忽然滚到在了地上,用手撕扯着自己的衣服。

        周逸宸的动作十分大,在撕扯衣服的时候,手指的指甲将身上划出了一道道血痕。

        不过此时的周逸宸,像是没有了疼感一般,拼命在身上抓着,口中还发出了“嗬嗬”犹如野兽一般的声音。

        “这······这是怎么回事?”周军站住了脚步,他知道儿子好像没有得过羊癫疯的,但此刻的状态,和羊癫疯患者几乎一模一样。

        “儿子,你……你这是怎么了?”

        看着周逸宸一把一把的在身上抓着,周母忍不住扑了上去,只是还没等他抓住儿子的手,脸上就被周逸宸抓出了一道血印。

        周母口中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声,她一向极其注重保养,对那张脸更是精心滋护,一想到破相的可能性,顿时也顾不得扶儿子了,连忙往后退了几步。

        老爷子晕倒,医生在抢救,而周逸宸却是满地打滚胡言乱语,整个周家是乱成了一团,所有人都有些不知所措了。

        “周司长,首长要马上送医院抢救…···”

        再简单的检查了一下之后,医护组为首的医生向周军说道:“首长年龄大了,心脏原本就不太好,这一摔很有可能导致心脏衰竭,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什么?”

        医生的话让乱糟糟的院子瞬间变得安静了起来,除了周!“嗬嗬”乱叫之外,再也没有人发出一丁点儿的声音。

        要知道,周家男丁不旺,而且周军的能力也不怎么样,现在周家能在京城算得上是个中等家族,全凭了老爷子的那张老脸。

        如果周老爷子这一去不醒,再加上周逸宸雇佣杀手刺杀孟瑶的事情,恐怕周家再也无法在京城立足了,所有和周家有关系的人,都会受到牵连。

        “快……快点把老爷子送去医院……”

        听到医生的话,周家众人再也顾不上周逸宸了,七手八脚的把老爷子抬出了院子,又有人去发动了汽车,片刻之后,院子里只剩下了周母和她的几个女婿。

        “王医生,求求你,留下来救救我儿子吧?!钡搅苏庵质焙?,周母也是没忘记自己的儿子,硬是留下了一位医护组的医生。

        “什么玩意儿啊,还不如死了算了……”作为周家的女婿,曾经和秦风有过交集的韩铭,忍不住开口骂了一句。

        “韩铭,你说什么?我弟弟都病成这样了,你还说这种话,你还是不是人???”韩铭的姐姐听到丈夫的话,顿时不依不饶的上去就要和韩铭厮打。

        “够了,我早受够了,你去跟你的娘家过去吧!”

        韩铭右手一甩,将妻子推到了一边,开口说道:“离婚,明天就离婚,我丢不起这人,媳妇的弟弟吸毒,传出去我这脸也没有了·……”

        说实话,韩铭心里的积怨也很深,前两年他帮助周逸宸的事情,不知道被谁给捅了上去。

        虽然组织上没有处理他,但是几次提拨的机会也都和他无缘了,这让韩铭甚至都起了转眼的心思,自然也把周逸宸给记恨上了。

        “吸毒?”

        韩铭的话又如同一个炸弹,将院子里剩下的人炸的是外焦里嫩,就连韩铭的媳妇也是愣住了,老老实实的站在了一边。

        “王医生在这里,你们问问他吧······”

        韩铭不屑的看了一眼地上的周逸宸,转脸往外走去,口中还说道:“明天去办离婚手续,我现在就去部队开证明······”

        现役军人离婚,可不像老百姓那么方便,要先打报告给上级领导批,不过韩家在部队里也有些根基,办这点小事还是不成问题的。

        “老公,不要啊,老公,我……我以后再也不敢凶你了······”

        韩铭的姐姐此时已经完全傻眼了,她平时虽然凶悍,但和丈夫的感情还是很不错的,以前都是她嚷嚷着离婚,但这次的情况却是有些不一样,看来韩铭是玩真的了。

        见到韩铭走出院子,周逸宸的姐姐哪里还顾得上自己的弟弟,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就追了出去。

        “王医生,逸宸,逸宸他真的是毒瘾犯了?”

        周母被韩铭的话给吓住了,吸毒对于他们这种家庭而言,只存在于电视或者报纸报道中,谁也没有真正接触过。

        “是真的,而且毒瘾已经很大了······”

        王医生看着周逸宸眼泪鼻涕齐往下流的样子,叹了口气,说道:“他吸食的毒品应该纯度非常高,在毒瘾发作的时候,才没有任何缓冲期,我建议马上送他去戒毒所强制戒毒…···”

        这会周逸宸的嘶吼声已经渐渐弱了下去,他的力气也被自己折腾的差不多了,不过神智倒是恢复了几分,口中喃喃道:“海洛因,给我点海洛因……”

        “真……真的是在吸毒?”

        听到儿子的话,周母已经是无话可说了,她从来都没有反思过,正是在自己的宠溺之下,周逸宸才会变成这幅模样的。

        “好了,我先把他的毒瘾控制住了,是否送他去戒毒所,你们决定吧!”

        王医生给周逸宸打了一针,出于急救的缘故,他随身的药箱里倒是带有一些含有兴奋剂成分的药品,虽然不怎么对路,但还是可以短时间内压制住毒瘾的。

        “我……我这该怎么办???”

        在王医生离开之后,周母看着昏昏睡去的儿子,再也无复往日的那种中年女性的雍容华贵,一屁股跌坐在了椅子上。

        “戒毒所,对,先送去戒毒所。

        过了好半晌,周母才想起了王医生的叮嘱,连忙摸出电话拨打了起来,如果儿子再上演这么一出,她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

        周家的闹剧,在周逸宸被戒毒所的车辆拉走之后,才慢慢平息了下来。

        不过这个夜晚所发生的事情,却是像蜘蛛网一样,通过各种方式,传遍了京城大大小小的各个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