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六百一十九章 主心骨

    第六百一十九章 主心骨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不就是喝酒吗?多大点事??!”

        李然的眼睛在桌上的酒瓶处瞄了一眼,抬手拿过个一辆的杯子,接连干了三杯,抹了抹嘴,笑道:“你拿五十年代的三大革命酒,再多罚几杯我也愿意啊……”

        前文曾经说过这种酒的珍贵,目前存世已经非常少了,就像是李然这样的世家子弟,往往也只能去到家中老爷子那里才能喝上几杯。

        “成,这酒我拿了一箱呢,然哥你有本事全给喝了······”

        秦风闻言笑了起来,他对酒的兴趣并不是很大,加上从胡保国那里拉回去不少好酒,今儿随便带了两箱,居然带的是最贵的那种。

        “少来,换酒,剩下的我都带走……”李然摆了摆手,说道:“咱们继续喝茅台,今儿这酒我请了,不过箱子里的就别动了,我回头带走……”

        即使是在李然那个圈子,能拿出这酒的人也不是很多,要是聚会的时候带上几瓶,那绝对是倍有面子的事情。

        “李然,我说你小子不厚道啊,这桌饭才几千块钱,这就可都要过十万了??!”

        出于身份的使然,别人不敢和李然开玩笑,不过莘南可顾不了那么多,他和李然同宿舍住了好几年,两人那是真正的死党。

        “得······”李然哈哈一笑,说道:“南子既然说了,那明儿我请客,咱们去吃海鲜,有本事你们一顿吃掉我十万······”

        听到秦风的话后,桌上的气氛愈发热烈了起来·秦风是一边接受着敬酒,一边给秦小虎和秦小佳夹着菜,也让众人看到了秦风对两个弟弟妹妹的重视。

        “各位,谈点正事吧……”

        酒过三巡之后,秦风站起身,端起一杯酒·说道:“实在是太忙,让各位劳心劳力了·所有的感激·咱们就都在这杯酒中了······”

        虽然现在只有《真玉坊》一家是秦风的产业,不过何金龙的拆迁公司,于鸿鹄的开锁公司,都和他有着脱不开的关系,秦风这甩手掌柜当得也有点儿不好意思了。

        “都是自家兄弟,讲那么多客套干嘛?”

        众人纷纷举起酒杯,和秦风共饮了一杯·他们心里都明白·秦风虽然不管事,但如果没有他,众人也不可能聚在一起的,在他们这个利益团体中,秦风就是主心骨。

        “老黎,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加工厂应该已经盘活了吧?”

        坐下之后,秦风看向了黎永乾·现在《真玉坊》的货源有百分之七十都来自阳美,黎永乾在里面起到的作用很大。

        “老板,早就盘活了?!?br />
        听到秦风的话后,黎永乾连忙站起身,说道:“我现在带着十多个学徒做出来的东西,都不够供货的,回头我把账本那给您看看···…”

        从一个即将要破产的手工艺人,到现在的加工厂老板·黎永乾这一年来感触极深,现在他的加工厂·只做高端翡翠玉器饰品,在阳美也能排的上名号了。

        “账目不用给我看,你给轩子就行了?!?br />
        秦风摆了摆手,看向了于鸿鹄,说道:“老于,你的手没事了吧?不行就在家里陪你师父多呆呆,那店交给下面人做就行了······”

        在秦风去美国之前,于鸿鹄被人割掉了耳朵和手指,虽然现在都已经接上了,但灵活度却是大大不如以前,原本秦风是想让他留在家里的,没成想这好了没几天,他又跑回到开锁店去了。

        “秦爷,咱这手虽然不能干活了,但经验还在的?!?br />
        于鸿鹄恭恭敬敬的站起身,说道:“秦爷赏了这口饭吃,鸿鹄一定会干出点名堂来的,这才不枉秦爷的栽培······”

        在遇到秦风之前,因为何金龙等人的缘故,于鸿鹄腰上缠了几块金条正准备跑路呢。

        可是遇到秦风之后,他从见不得光的小偷,转变成了开锁店的老板,这种事情是于鸿鹄之前做梦都没曾想到过的。

        “别说这样的话,都是江湖同道,说这些就见外了?!?br />
        秦风笑着转过头,对着何金龙说道:“老何,你和老于这是不打不相识啊,怎么样,最近拆迁那边的事情还顺利吗?”

        和秦风有关联的几个产业,要说最有涉黑可能性的,就要数拆迁公司了,因为在拆迁巨大利益的背后,往往都有见不得光的事情存在。

        “秦爷,顺利,李总又带我认识了几个圈里人,下一步公司还要扩大规?!?br />
        何金龙大致的给秦风汇报了一下拆迁公司的事情之后,迟疑着说道:“秦爷,我家那小子说什么都不愿意干了,想要去搞房地产,您看这事儿……靠谱吗?”

        何金龙的儿子是国外名校毕业的,在他看来,父亲管妁一摊子事,只要有点头脑都能管得好,体现不出他个人妁价值,所以在上次见到秦风的时候,就有意离开。

        “想做房地产是好事?!?br />
        秦风想了一下,说道:“我最近要接手一家公司,到时候让他来我这吧,不过起步不高,要从工程师做起…···”

        白振天给了秦风一张名片,只要他通知到律师,那家资产规模在亿元以上的房地产公司,很快就能挂到秦风的名下去。

        “秦风,这房地产市场可不是那么好做的?!?br />
        听到秦风的话后,李然插口道:“早些年去南边投资地产倒是可以赚钱,不过在京城大家都是单位分的房子,谁愿意花钱去买房???”

        李然圈子里有不少人早年在南方投资房地产,都赚了大钱,不过内地的房地产市场一向不怎么景气,他们这行当里的人,没有几个愿意去做。

        “然哥,愿意花钱买房的人多了?!?br />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现在单位已经不分房了,而中国人结婚必须要有房子,所以在未来的几年里,刚需用房的数量将大增,未来带动经济增长的支柱产业,必定是房地产…···”

        秦风在美国和白振天聊过内地的房地产市场,从白振天的话中得到了很多启发,他说的这些观点,其实都是白振天的原话。

        “哦?这行当有得做?”李然闻言眼睛一亮,他虽然对做生意不怎么感兴趣,但和钞票却是没仇没怨。

        这一年多以来,李然从真玉坊拿到的分红差不多也有数百万了,比之他之前每年从家里拿个二三十万的零花钱,李然无疑手头阔绰了许多,连带着在家族中的地位也提升了不少。

        “有得做,不过拿地是个问题,然哥,到时候还是要麻烦你的?!?br />
        秦风知道,想要做房地产,肯定绕不过国土资源局等单位的,而李家的传统势力就是在城建国土资源这一块,正好李然能帮上忙。

        “没问题,到时候你说话,然哥一定帮你办的妥妥当当!”

        李然当着众人的面前就拍起了胸脯,他知道秦风不是吃独食的人,如果真能赚到好处,他那一份是绝对少不了的。

        “这事儿咱们以后再谈,来,喝酒!”

        问完了几个公司的相关情况,秦风又举起了酒杯,虽然在美国也是整日里大餐吃着,但总是没和兄弟们聚在一起舒畅。

        这顿酒整整喝了三四个小时,看到小虎和小佳露出倦意之后,秦风让谢轩开车将两个孩子带了回去,于鸿鹄和黎永乾等人也出言告辞了。

        “然哥,别急着走啊,咱们哥儿俩再唠几句呀?!奔嚼钊灰?,秦风一把拉住了他,他今儿最想问的事情还没问出来呢。

        “房地产的事儿?我对那玩意不懂,你要说是建阴宅我倒是知道点儿?!?br />
        李然这会有些喝大发了,满嘴跑着火车,不过他在考古系的专业倒真的是古代墓葬的考古与发掘,整日里就是阴宅棺材打交道。

        “没问你这事儿,来,先喝口茶解解酒······”

        秦风给李然倒了杯茶,看着他喝下去之后,才开口问道:“然哥,我走的这段时间,京城里发生什么事情没有???”

        在京城这地界上,李然那个圈子绝对是消息最灵通的,上至时政下至娱乐新闻,都能成为他们圈中聚会的聊天资本。

        “没发生什么事啊……”

        李然有些茫然的看着秦风,忽然一拍脑门,说道:“哎呦,我想起来了,还真发生了件大事,听说孟家老爷子都拍桌子了······”

        “哪个孟家?”秦风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就是京城的孟家啊?!?br />
        李然不满的白了秦风一眼,说道:“孟林那小子你认识吧?上次真玉坊开业,他还带着妹妹一起过的,告诉你,就是孟瑶出事了·……”

        说到这里,李然四下里看了一下,压低了声音,说道:“孟瑶不是出国去留学了吗?在国外被人打了一枪,差点儿死掉······

        孟老爷子那是大发脾气,把孟家上上下下骂了个狗血喷头,听说派了一辆专机到美国把孟瑶给接回来的,就是前几天的事情,哥们我还说要去看看呢……”

        “咦?对了,孟瑶那丫头不是对你挺有好感的吗?”

        李然忽然想起秦风也认识孟瑶,当下斜着眼睛说道:“怎么样?要不我带你一起过去,301医院的特护病房,一般人是进不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