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六百一十五章 收养

    第六百一十五章 收养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你······你是怎么知道我叫齐保玉的?”

        齐老大的脸上现出一丝恐惧的神色,早在七八年前他就不用这个名字了,没想到居然被面前的这个年轻人一口给叫了出来。

        “咱们算是冤家路窄啊……”

        秦风咬牙切齿的说道:“齐老大,我给你个机会,如果你能说出当年在仓州准备拐骗的那个小女孩的下落,我放你一条生路······”

        当年办案民警找不到秦葭的下落,也曾经怀疑是被郝老大团伙中的人给带走的,不过这只是猜测,因为在事发之后,齐保玉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仓州,小女孩?”

        听到秦风的话后,齐保玉愣了一下,事情过去了那么多年,对于当年的往事他的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了。

        “给你提个醒,还记得郝老大吧?”秦风冷冷的说道。

        “郝老大?!”齐保玉猛地抬起头来,指着秦风说道:“你·····.你和当年那对兄妹是什么关系?”

        齐保玉怎么可能忘得了郝老大?那可是他生命中的一盏明灯,齐保玉之所以走上这条道路,几乎都是因为郝老大的缘故。

        秦风的话也让他想起了那桩旧案,郝老大以及孙家兄弟等人,不正是因为想诱拐一对兄妹回粤省,而栽在仓州的吗?

        “关系,当然有关系了?!?br />
        秦风强忍住心中的杀机,开口说道:“我就是那对兄妹中的哥哥·当年的那个小女孩,是不是被你给带走了?”

        “没有,真的没有??!”

        看着秦风眼中的杀机,齐保玉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连忙举起了血肉模糊的右手,说道:“冤枉·我冤枉啊,当年知道郝老大出了事情之后·我……我就离开仓州了·真的没有见过什么小女孩······”

        说实话,混江湖的人,其实并不是很怕警察的,但是非常害怕江湖上的仇家。

        因为警察还要和你讲法律讲证据,而江湖中人却是没有那么多的规矩,讲的就是一个快意恩仇,落在江湖仇家的手上·怕是比死还要难受。

        “这位爷·那件事可都是郝老大的主意啊,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您一定要相信我呀!”

        事关小命,齐保玉再也顾不得什么面子了,双膝跪在了秦风面前,额头在那土疙瘩地上磕的“砰砰”作响。

        “和你没关系,不见得吧?!鼻胤缧闹杏行┦に淙幻槐笾竿?,但妹妹的消息再一次断绝,总是会有些失落的。

        “真的不关我的事,都是孙家兄弟和郝老大决定的,我不过是个小喽而已?!逼氡S裰烂媲罢飧瞿昵崛诵暮菔掷?,一个应付不对,怕就是命丧当场的结果。

        “是与不是,不是你说了算?!?br />
        秦风摇了摇头·一掌切在了齐保玉的脖颈处,将他打晕了过去·现在的秦风,还没想到怎么处置他。

        “秦爷,就这么放了他?”

        窦健军走了过来,没好气的在齐保玉身上踢了一脚,他虽然也是捞偏门的,但对于这种贩卖强迫孩子乞讨的人,也是没有什么好感。

        “没那么容易!”

        想到当年的往事,秦风冷笑了一声,齐保玉虽然没有直接参与到那件事情里,但也不能说明他和此事就没有关系。

        “大毛,你说说这人都做过什么事?”秦风对着大毛招了招手,说道:“不要怕,他昏过去了,不会听到你说什么的?!?br />
        秦风能看得出来,大毛对齐老大有种天生的畏惧,想必那些年吃过齐老大不少的苦头。

        “他……他不是人!”

        大毛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齐老大,恨恨的说道:“那会他手下好好几十个小孩子帮他要钱,只要一天交的钱不够,就没有饭吃,还要挨打······

        有个四岁的小孩,话说不利索,他就让人喂了那小孩哑药,把两条腿都给打断掉,每天躺在拱北天桥下面要钱······”

        听着大毛的讲诉,秦风的脸色变得愈发难看了起来,他能想象得到,如果当年自己和妹妹要是落在了齐老大他们这些人的手上,将会是怎么样的一种下场。

        “妈的,人渣!”窦健军忍不住又在齐保玉身上踢了一脚,开口说道:“秦爷,把他扔到河里喂王八吧?”

        “这事儿不急?!鼻胤缫×艘⊥?,看向小男孩,说道:“大毛,你以后有什么打算?还想带着妹妹流浪吗?”

        “我不知道……”

        大毛的眼神里满是迷惘,摇头说道:“我······我想上学,可是我和妹妹没有钱,也没有户口,学校不要我们······”

        “大毛,要不······你和妹妹跟我走吧!”看到大毛那无助的眼神,秦风心里一疼,他仿佛又看到了当年的自己。

        “跟你走?”大毛有些犹豫的看着秦风,他年龄虽然不大,但在社会上被拐卖了好几次,对任何人都有种天生的不信任。子,我们可不是坏人······”见到小男孩还在犹豫,窦健搴忍不住说道:“秦爷愿意收留你,你算是走大运了,以后就等着过好日子吧!”

        “你······你不会把我和妹妹再卖掉吧?”大毛看着秦风,其实他问出这句话,只是想要说服自己。

        “不会的?!?br />
        秦风摸了摸大毛的脑袋,说道:“你们两个跟着我回京城,以后就是我的弟弟妹妹,在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任何人再敢欺负你们的

        “你……你愿意做我们的哥哥?”

        听到秦风的话,小男孩诧异的睁大了眼睛,在他很短暂但却波折的生命中,几乎遭遇的全都是白眼·从来没有人像秦风这般说过话。

        “我以前还不如你们呢?!?br />
        秦风叹了口气,看着熟悉的铁轨,说道:“当年我也带着妹妹生活在这种地方,可······可是最后却和妹妹失散了······”

        “那你找到妹妹了吗?”小男孩紧紧抓住自己妹妹的手,好像下一刻也要失去妹妹一般。

        “没有,不过我总有一天会找到的?!鼻胤绯の艘豢谄そ馗辜浞龅那樾餮沽讼氯?,说道:“怎么样?大毛·愿不愿意跟我走?”

        秦风不是慈善家·他知道在这个社会上有千千万万的流浪儿,仅凭他自己,根本就帮不到多少人,是以这些年秦风从来都没产生过这样的想法。

        但面前的这对男孩女孩,实在是和秦风当年的境遇太过相像了。

        看着这倔强的男孩,秦风彷佛就看到了当年的自己,而那个蜷成一团的小女孩·就如同妹妹一般·让秦风心疼不已。

        再加上大毛心性不坏,人又很机灵,所以秦风这才动了收养两人的想法。

        “我······我愿意!”看着秦风真挚的眼神,大毛重重的点了点头,他能感觉得到秦风的善意绝对不是装出来的。

        “好,好??!”

        看到小男孩同意了,秦风心中一阵畅快·大声笑道:“以后你就是我的弟弟,她就是我的妹妹了,等我回头想想,给你两个起个名字!”

        从妹妹失散之后,秦风一直都是孤身一人,此刻认下了大毛兄妹,一种亲情的感觉却是充斥在了秦风心里。

        “秦爷,恭喜??!”

        见到秦风认了对兄妹·窦健军笑道:“这小子人挺机灵的,好好培养一下·以后肯定能帮上秦爷的忙……”

        “嗯,我会做很多事的?!?br />
        听到窦健军的话,大毛连忙说道:“我会做饭洗衣服,还会打扫卫生,秦爷,我肯定不会白跟着你的……”

        虽然不过十岁的年龄,但大毛早就认识到,想要生存,就必须要付出,他生怕秦风因为自己没用,而不再让他们跟着了。

        “你不要喊我秦爷!”

        秦风蹲下身体,看着大毛的眼睛,很认真的说道:“我是你的哥哥,你的亲哥哥,以后你就叫我大哥就行了,记住了吗?”

        “嗯,我……我记住了?!?br />
        听到秦风这番话,大毛不知道为何,眼睛瞬间湿润了,说话的声音也呜咽了起来,这种被人关怀的感觉,是他从来都没能体会到的。

        “老窦,我带着他们回招待所……”秦风看向窦健军,说道:“你去买几件衣服,另外给他们两个补张票,回头跟我一起回京······”

        “好,秦爷,放心吧,我把您的卧铺票也给换掉,改成一个软卧包厢吧……”

        窦健军虽然也是混江湖的,但是他的层次要比齐保玉等人高多了,在铁路部门也有一定的人脉,要个包厢还是不成问题的。

        “对了,秦爷,这人怎么办?”

        刚走了两步的窦健军回过头来,看着昏迷不醒的齐保玉,说道:“这人留着是个祸患,秦爷,要不您先走,我送他一程······”

        能把持着粤省最大的文物走私渠道,窦健军的为人,绝不是在大毛面前表现出的那种和颜悦色,他也能算得上是杀伐果断的人物。

        “不用,你先去吧!”

        秦风抱着仍然在昏睡中的小女孩站起身来,耳朵耸动了几下,笑道:“还是给铁路部门增加点负担吧!”

        口中说着话,秦风的右脚伸到了齐保玉的身体下面,用力一挑,齐保玉的身体顿时飞了起来,不偏不倚的趴在了一道铁轨上。

        而就在此时,一声火车的汽鸣声响了起来,一辆火车轰隆隆的从远处驶了过来。

        “我······我这是在哪?啊,不……不?。?!”

        铁轨的震动,让齐保玉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只是当他刚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庞然大物驶到了身前,意识瞬间又陷入到了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