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六百一十三章 过江龙

    第六百一十三章 过江龙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没事了,睡上一觉发发汗就好了?!?br />
        秦风将窦健军背的背包拿了下来,从里面找出了一件外套,把小女孩又包裹了一层,发热的时候是不能吹冷风的。

        “我······我妹妹没事了?”在秦风治疗小女孩的时候,大毛一直紧咬着嘴唇,当秦风开口说话之后,他才放松了下来。

        “你妹妹是没事了,不过咱们好像遇到事情了?!鼻胤缧ψ琶嗣竺哪源?,说道:“你坐在这里看着妹妹,我先把麻烦给解决了……”

        在远处原本只有两个人监视着秦风等人,但是此刻,却是聚集了十多人,手上都拿着棍棒等武器,有两人甚至还拿着砍刀。

        这些人应该是刚刚赶过来,其中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正在听着那两个人的汇报,眼神时不时的瞄向秦风。

        “秦爷,他们人太多,要不……报上我的名号吧?”

        窦健军拦住了要走过去的秦风,开口说道:“我在粤省也混了二十多年了,想必这些人也会给几分面子我……”

        窦健军干的是走私,和粤省的三教九流都有些联系,羊城这边最大的帮派老大他也认识,只不过交情不深罢了。

        “不用,我这次的行踪,一定不能泄露出去?!?br />
        秦风摇了摇头,指了指那群人,说道:“一群土鸡瓦狗罢了,老窦,你看好这俩孩子,我去去就过来……”

        在江湖上·有两种人的地位是最低的,一种是骗色的人,也包括强行和女人发生关系的,这种人进到看守所里,往往都会被打的半死。

        而另一种就是小偷,“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这句话·就是对小偷的真实写照,在八十年代那会·小偷被群众打死的事情时有发生。

        所以小偷的手上功夫虽然不错·但他们那是技术活,拿镊子的手改拿砍刀,在秦风看上去总是感觉有些不伦不类。

        看见秦风过来,为首的那个中年人也上前走了几步,一拱手,说道:“车过压路,马过踩草·这位朋友一来就废了我四位兄弟·未免有些太不给面子了吧?”

        秦风闻言冷哼了一声,说道:“大路不平有人踩,路边不平要拔刀,留了他们一条命,我已经很给你们面子了?!?br />
        “嗯?这位兄弟,混的是哪条道上的?”听到秦风这话,中年人倒吸了一口凉气·就凭对方这满不在乎的样子,他知道自个儿算是碰上过江龙了。

        虽然有句话叫做强龙不压地头蛇,但看对方这做派和出手的狠辣,想必是见过血的亡命徒,远非常人可比。

        “问那么多废话干吗?来这么多人,不就是想动手吗?”秦风摇了摇头,看着面前的十多人,说道:“想动手就上·不敢就给我滚蛋……”

        今儿秦风的情绪很不好,大毛和小女孩的遭遇·让他想到了十多年前发生在自己和妹妹身上的事情,现在的秦风,心里一直憋着一股子邪火。

        “齐爷,这小子太嚣张了,兄弟们一起上,砍死他!”

        “砍死他,想到羊城地界嚣张,让他知道一下咱们的厉害!”

        秦风的话让中年人身后的那些人鼓噪了起来,这人都有个从众心理,见到自己一方人多,最起码胆气还是十足的。

        “等等!”

        齐爷摆了摆手,制止了身后的那些人,看向秦风,说道:“交出那两个孩子,这件事咱们就算是揭过去了,这位小兄弟,你看如何?”

        齐爷虽然已经五十开外了,但长得一副好皮囊,如果不是身后跟着这么一群汉子而是在公园里遇到,恐怕很多人都会认为他是个有公职的干部。

        “江湖人有江湖人的道义,你们现在离开,我权当没发生过这件事?!鼻胤缫×艘⊥?,这件事他既然插手了,就不会半途而废。

        “这两个小崽子,以前是我的人,小兄弟你管的未免太宽了吧?”

        齐爷脸上露出了不虞的神色,冲着秦风身后的大毛喊道:“大毛,见到我为什么不说话?你小子翅膀长硬了是吧?”

        “真认识?”秦风闻言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大毛和对方竟然还是旧识,不由回头看去。

        “你······你是齐爷?”大毛的声音从秦风身后传了出来,“你……你不是被抓进去了吗?怎……怎么还在这里?”

        所有人都能听得出来,大毛的声音里充满了恐惧,秦风回头时刚好看到大毛的身体都在瑟瑟发抖,显然对这个齐爷畏惧之极。

        “臭小子,还不带着你妹妹滚过来?”

        齐爷对着秦风拱了拱手,说道:“咱们这也是不打不相识,还请小兄弟抬抬手,把我的人给还过来吧!”

        “去,把大毛他们两个人带过来”齐爷回头吩咐了一句身后的人,在他看来,话说到这种份上,对方一定不会再阻拦自个儿了。

        混了几十年的江湖,齐爷深知江湖水深,所以每次遇到过江龙或者狠茬子,他总是会将姿态放得很低,由此也躲过不少次劫难。

        当然,如果对方欺人太甚,齐爷也不是好惹的,他以前在珠江混的时候,每年都要往珠江里沉几条麻袋的,这里面有不听管教的自己人,也有越界捞钱的外地人。

        “不要……不要??!”

        在见到那两人向自己走来,大毛失声尖叫了起来,“他······他们都是坏人,以前会把小孩的给毒成哑巴或者打断腿去乞讨,我······我不要跟他们走……”

        大毛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居然会遇到了齐老大。

        当年在那个乞讨团伙里,他可是深知齐老大的狠毒,有许多原本健康的小孩子,都是被齐老大硬生生的弄成了残疾人,就是为了骗取别人的同情心。

        其实别说大毛不知道,就是齐老大在来这里之前,同样不知道那两个不好收服的小崽子,是自己以前乞讨团伙里的人。

        因为在前几年的那次清理行动中,只有狡诈如狐的齐老大自个儿逃了出来,其余手下的骨干和流浪儿,尽皆都被警察抓了进去。

        这也有几年的功夫了,齐老大一直都没敢再回近在咫尺的珠江市,而是在羊城又组建了一个盗窃团伙,凭借着江湖上的名声和心狠手辣的手段,倒是也混得风生水起。

        “慢着!”眼看齐老大的两个手下就要走过秦风身边,秦风伸出手挡住了两人。

        “怎么?兄弟,真不给我齐某人面子?”齐爷面色一绷,说道:“为了两个小崽子,想和我齐某人火拼?”

        齐爷此刻也是动了真怒,在见到秦风对手下出手的狠辣之后,齐爷原本不打算招惹秦风的,但是秦风一而再再而三的行为,却是让齐爷感觉颜面大失。

        “火拼?”秦风哑然失笑,摇了摇头,说道:“就凭你们也配?”

        在外人眼里,这一群拿着棍棒刀剑的人像是凶神恶煞一般,但是在秦风眼中,他们只不过是一群吃草的绵羊,那牙口根本就咬不死人的。

        “小子,江湖水深,不要太猖狂了?!?br />
        齐爷的面色彻底黑了下来,回头喝道:“把这人的手脚给我打断了,让他知道知道咱们羊城的厉害!”

        “是,齐爷!”

        后面人整齐的答应了一声,纷纷往前冲了过去,在秦风身边的两人,更是冷不防的拎起棍子扫向了秦风的头部。

        “找死!”

        秦风眼中露出不屑的神色,身体不退反进,一个箭步冲到了两人身边,左右肩膀一耸,已然是重重的撞在了两人的胸口处。

        只听“咔嚓”一声,两人像是被一列火车撞上一般,身体凌空飞了起来,刚好撞到了后面冲上来的人群。

        秦风这蕴含了真气的一撞是何等气力,两人在空中时口鼻就已经往外喷血了,一撞之下,那冲在最前面的几个人顿时变成了滚地葫芦。

        不过也亏得如此,否则这股劲道不泄去,那两人怕是会命丧当场。

        既然出了手,秦风再不犹豫,几乎就在那两人被撞出去的同时,秦风已经闪电般的窜入到了人群里,一时间哀嚎惨叫声不绝于耳。

        刚才那一记贴山靠,让秦风宣泄出去不少怒火,此时出手就变得有分寸多了,只是卸下了那些拿着武器之人的手臂关节,却是没有再下杀手。

        短短的一分多钟,在秦风的周围,已经了躺倒了一圈人,他所用的分筋错骨手会让人的筋脉纠缠在一起,那种痛楚远非普通人可以忍受的。

        “你……你不要过来?!?br />
        看到面前发生的这一幕,齐爷已经是傻了眼,他原本已经很高估秦风了,但是怎么都想不到,秦风的武力值比他想象的要更加高。

        心下一急,齐爷将手摸向了腰后,只是那把手枪还没瞄向对方的时候,他就感觉眼睛一花,右手的四根手指已然齐掌而断。

        “手……我……我的手!”

        俗话说十指连心,在感觉手上一麻之后,一股钻心的疼痛传入到了齐爷的中枢神经,疼得他的嗓音都变了腔调。

        “江湖人玩枪,怕自己死的慢吗?”

        看着掉落在地上的那把手枪,秦风脚尖一挑,将手枪远远的挑落在了前面的河中,飞溅起一片水花之后,那把手枪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