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六百一十二章 艾炙

    第六百一十二章 艾炙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妈的,全都该死!”

        虽然小男孩的讲诉和秦风猜想的差不多,但秦风还是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现在的江湖道,已经只剩下江湖而没有道义了。

        “大毛,还能想起你家住在哪里吗?”

        秦风用手正了一下大毛的腿骨,然后拿两块木板夹住了他的小腿,撕下一块床单做了一个简易的夹板。

        “记不得了……”

        大毛摇了摇头,虽然疼的额头满是冷汗,却是咬紧了嘴唇,没有喊出一声疼来。

        “我就记得第二次的家是在南边,但是哪个城市,就不知道了?!?br />
        大毛补充了一句,这些年在外面受了那么多的苦,他也很渴望见到自己的父母,自己的家人。

        只是大毛第一次被拐卖的时候才四岁,第二次也不过是五岁,都是不记事的年龄。

        按照科学家对儿童记忆的分析研究,少儿在七岁的时候,会产生一次记忆的衰退,将七岁之前的很多事情都给忘掉。

        “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秦风给小男孩倒了杯水,说道:“你妹妹现在在哪里?你一个人出来,能放心吗?”

        “妹妹生病了?!贝竺那樾饕幌伦颖涞糜行┑吐?,挣扎着坐起身来,说道:“我……我要去找妹妹…···”

        虽然不是自己的亲妹妹,但是这么多年下来,大毛一直都在尽着做哥哥的责任,个中酸楚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你先别急,吃点东西我带你去?!鼻胤缃丛诹舜采?,耳朵一动,却是听到了走道上窦健军的脚步声。

        “秦爷,买了两只烧鸡和稀粥,还买了瓶酒您对付着也吃点吧?!?br />
        窦健军敲门进来后,将袋子放在了桌子上顿时一股烧鸡的香味充斥在了整个房间里躺在床上的大毛咽喉处忍不住耸动了一下。

        “他的营养不怎么好,不能吃太油腻的东西?!?br />
        秦风看了一眼大毛,拿出了用塑料盒装着的白粥,说道:“大毛,给你撕点肉丝,你先把这碗白粥喝掉吧?!?br />
        秦风流浪的时间比大毛还要长,他知道像这些流浪儿都是长期营养不良的如果乍然吃下过于油腻的东西,肠胃一定会出毛病的。

        在秦风十一岁的时候,有一次过年刘子墨偷偷给他拿了一只烧鹅,秦风和妹妹一顿就给吃光掉了。

        但是第二天秦风兄妹就拉起了肚子,两人又没钱看病,足足难受了一个多星期,最后还是刘子墨从家里拿了药才算是把病治好了。

        “嗯!”

        大毛答应了一声,端过秦风递来的白粥就吃了起来,不过眼睛却是时不时的瞄向桌子上的那两只烧鸡。

        “大毛,慢慢吃,烧鸡这东西,以后有得你吃的?!笨吹酱竺难?,秦风不由想起了当年的自己,他很能理解大毛此时心中的想法。

        “怎么不吃了?”秦风看到大毛忽然放下了塑料盒不由奇怪的问道。

        “我要吃完了,妹妹就没有吃的了我给她留一点?!贝竺檬只ぷ×撕凶永锏南》?。

        “还多得是呢,你只管吃就好了?!碧叫∧泻⒌幕?,窦健军也有些动容,连忙将袋子歪了一下给大毛看了一眼。

        “谢谢叔叔?!笨吹嚼锩婊褂屑父鏊芰虾凶白诺南》?,大毛重重的点了点头,这才狼吞虎咽的迟了起来。

        “秦爷,咱们似乎招惹上地头蛇了。

        窦健军拿出一只烧鸡递给了秦风,开口说道:“我刚才出去买东西的时候,看到有不少小混混样子的人,在到处乱转,像是在找咱们?!?br />
        “嗯?还想找死?”

        秦风闻言皱起了眉头,他今儿下手已经是很重了,而且分寸感非常强,如果对方老大是个老江湖的话,应该只会咽下这口气的。

        “秦爷,我怕对方找那小孩的妹妹……”窦健军想了一下,冲着小男孩努了努嘴。

        “对,我把这茬给忘了?!?br />
        秦风一拍额头,连忙站起身来,他刚才听着大毛的讲诉,不由自主的沉浸到了自己当年的回忆里,倒是没想到这件事。

        秦风开口问道:“大毛,你和妹妹住的远不远?虎哥那些人知不知道?”

        “他们应该不知道吧?”大毛的回答有些迟疑,不过听到秦风和窦健军的对话,他也着急了起来。

        “走,带我们过去······”秦风一把抱起了大毛,抬脚就往门外走去

        “就在那里,怎……怎么还有别人?”

        大毛和妹妹住的地方是不远,沿着铁路走大约一公里的距离,他们兄妹两个就住在铁路边的一个桥洞里,环境可是没当年秦风兄妹好。

        而且此时在桥洞的周围,还站着两个年轻人,正冲里面喊着什么,看到这一幕,大毛顿时在秦风怀里挣扎了起来。

        “嘿,找到这小子!!”桥洞四周很开阔,当秦风和窦健军来到这里的时候,那两个人也看到了他们。

        “兄弟,混那条道上的?出手未免太狠了点吧?”

        两人从桥洞下面绕了上来,其中一人往前走了一步,开口说道:“为了这个小屁孩,挑断我们四个兄弟的手筋脚筋,你不觉得有些过分吗?”

        另外一人从桥边拾了根木棍,拿在手里掂了掂,不过想到虎哥那几个人凄惨的样子,那人倒是往后又退了两步,伸手从腰间摸出了一步手机拨打了起来。

        “过分?”秦风将大毛交给了窦健军,冷笑道:“四个大人打一个孩子,这就不过分了?”

        “我们吃的就是这行饭,是你捞过界了吧?”听到秦风的话后那人不忿的说道:“看你也像是在江湖上混的,你们那边没有这种事?”

        “混也也是要讲道义的?!?br />
        秦风懒得和这种人废话,摆了摆手说道:“我心情不太好,你们两个要不赶紧滚蛋,要不也把手脚都留在这里吧!”

        来到熟悉的铁道边,秦风这会脑子里满是关于他和妹妹的回忆的确不想和这些小混混们废话,而且他也怕自己压制不住心中的火气直接出手将两人给干掉。

        “有……有种你别跑!”

        秦风此话一出那两个年轻人顿时吓了一大跳,连忙往后跑出去了十多米,但也没有离去,因为其中一个人已经打电话通知了他们老大。

        “老窦,你在上面,我下去看看……”

        秦风压根就没将那两人放在眼里,而且他也知道就凭窦健军的身手也是能轻而易举的干掉这两个小混混的。

        这是一个水泥桥,桥头下有个圆洞,发大水时可以泄洪,可以减轻对桥的压力,平时就是一个空洞,秦风走到桥洞边的时候,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由于河边有杂草加上羊城又是南方城市,刚走到桥洞边上,就惊起一阵蚊虫,秦风实在无法想象,大毛兄妹两个是如何在这里生活下去的。

        “这孩子倒是有心······”凑近了桥洞一看,秦风点了点头,在桥洞边上有烧艾草的痕迹,想必是大毛用来驱除蚊虫的。

        虽然桥洞里充满了一股子潮湿的异味边上还堆着很多矿泉水瓶和垃圾。

        但秦风还是一矮身子就钻了进去,当年他在捡破烂的时候比这环境更差的垃圾场他也是经常要进出的。

        南方的天气比较温暖,在桥洞里面只铺着一张凉席,凉席上面躺着一个小小的身影。

        看到这个身影,秦风的心一下子揪紧了,当年他从外面回家的时候,妹妹只要是躺在床上没有迎接他,那一定就是生病了。

        “发烧了……”

        秦风蹲下身体一摸小女孩的额头,果然女孩的额头很烫,烧的恐怕还不轻,秦风动静这么大都没把小女孩惊醒过来。

        秦风顾不得多想,脱下自己的外套将女孩包了起来,抱在怀里走出了桥洞。

        “爷,没事吧?”见到秦风出来,窦健军喊了一句,为了不让那两个小混子听到秦风的姓,他连那个秦字也省去了。

        “发烧了,有点麻烦?!鼻胤绫ё判∨⒆吡松先?,他不想泄露自己的行踪,所以这医院能不去尽量还是不去的好。

        “我妹妹没事吧?”大毛在窦健军怀中挣扎着想要下来。

        “你别动,老窦,你看好他们两个?!鼻胤绾鋈幌氲皆谇哦蠢锟吹降哪且话寻?,连忙将小女孩放在了地上,返身又回到了桥洞里。

        “大······大爷,你······你这是要干什么?”

        看到秦风抓着一把干艾草回来之后,将小女孩上身的那件旧衣服给脱了下来,大毛顿时急了,有心想制止秦风,却是又感觉对方不会伤害自己的妹妹。

        “先刮痧,然后艾炙……”

        秦风也没多解释,伸手在自己身上摸了一遍之后,找到了一面小镜子,这却是他在出国期间为了随时补妆用的。

        把小女孩翻了个身背部朝上趴在地上,秦风用镜子的边缘在女孩背上轻轻的刮了起来,随着秦风的动作,女孩的背部顿时布满了暗红色的出血点。

        “先把毒拍出来,再用艾草炙一下,你妹妹的烧就能退下去了?!?br />
        秦风给小男孩解释了一句,点燃了手中艾草,等到艾草烧成了灰烬之后,秦风用手抓起一把还有温度的草灰,敷在了女孩背部的几处穴道上,用手轻轻按摩了起来。

        这一通忙活下来,就是秦风额头也见汗了,不过小女孩的呼吸却是逐渐变得平稳了,脸上也恢复了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