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六百一十一章 大毛

    第六百一十一章 大毛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告诉你们老大,江湖有道义,有些事情,是绝对不能碰!”

        秦风低下头看着虎哥,说道:“凡事有因必有果,如果你们老大执迷不悔,我日后必定会上门去拜访的…···”

        虽然少年时有过那段经历,但秦风并不仇恨江湖上的三教九流,只是今儿的事情让他想起了往事,这才出手惩戒了几人。

        当然,秦风也没真认为自个儿是救世主,像这种强迫流浪儿乞讨盗窃的事情,几乎在全国各个城市里都很常见,他也没打算追究到底。

        “大……大爷,我……我再也不敢了?!?br />
        手脚筋被断,虎哥这会疼的是满面冷汗,挣扎着说道:“大……大爷,我…···我记住了,一···…一定把话转到······”

        “那还不滚?”秦风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要不要我将你们的右脚也给打断?”

        “是······是,我们这就滚……”虎哥扶着身边的墙壁,咬牙站起身来,一张脸疼得几乎都要变形了。

        不过这几个人知道,面前的年轻人不是个善茬,现在如果不走的话,等秦风改了主意,他们未必就还能走得了了。

        刚才秦风脑子里满是愤怒,是以出手也比较狠。

        这几人的脚筋和手筋均是被他挑断并且截去了一段,即使到了医院都无法接上,他们下半辈子只能做个瘸子,而且双手也都干不了重活了。

        挪着脚步,几人搀扶着离开了小巷·只有地上的血迹,证明着刚才发生的事情。

        那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早就被这一幕给吓傻掉了,呆呆的看着秦风,既不敢离开,也不敢开口说话。

        “秦爷·先离开这儿吧?”窦健军从拐角处走了过来,他也没想到秦风下手居然这么狠·将三人全都废掉了。

        这些组织少年乞讨盗窃的人·背后基本上都是有着团伙的,羊城可不是窦健军的地盘,他也不愿意在这里和当地帮派硬碰硬的。

        秦风点了点头,对小男孩说道:“走吧,你跟我来?!?br />
        废了对方四个人,这件事也算是可以了解了,秦风没有赶尽杀绝的想法。

        “你……你要带我去哪?”

        小男孩的脸上还有血污·嘴巴肿的老高·眼睛也被打得眯成了一条缝,但语气里却是透露着一股子倔强。

        “带你去洗洗脸吃点东西……”

        秦风此时已经全然不见了刚才的霸道威风,用手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说道:“你留在这里的话,等他们回来会打死你的······”

        “我不怕他们!”

        小男孩用力的攥紧了拳头,从背后掏出了一把水果刀,说道:“他们要是再敢打我·我……我就和他们拼了!”

        “跟哥哥走,他们就不敢惹你了!”

        看着面前的小男孩,秦风仿佛看到了十多年前的自己,心里忍不住一阵发酸,当年的他一如这个男孩,不管面对什么人,总是不肯低头。

        “我······我还有个妹妹·……”小男孩低下头去,说道:“妹妹一天没吃东西了·我……我要给她去送吃的?!?br />
        说着话,小男孩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印有肯德基字样的纸袋子·可是当看到那个纸袋子后,小男孩却是突然愣住了。

        原本应该是放着半个汉堡的纸袋子,此时已经被挤扁掉了,汉堡的面包渣都散落在了他的口袋里,那一片培根也都碎掉了。

        “怎……怎么这样?妹妹还怎么吃呢?”

        刚才被打的满地翻滚都没哭出一声的小男孩,此刻说话的时候已经是带着哭腔了,那双眼睛里噙满了泪水,眼看着就要哭出来了。

        “先跟我去找个地方洗洗脸,回头我们一起去看你妹妹?!?br />
        秦风拉着小男孩,说道:“你看这幅样子,你妹妹见了一定会很伤心的,先把脸上的血迹洗掉再去好不好?”

        当年秦风在外面乞讨的时候,经?;崾艿奖鹑说钠鄹?,他那时终究是个孩子,被人打的鼻青脸肿都是常事。

        但是秦风为了怕妹妹伤心,每次挨打回家之前,总是会将脸上的鲜血擦去,而当他看着妹妹大口大口吃着自己带回去的东西时,那些苦难在秦风心里就都不算什么了。

        所以秦风知道如何才能说动这个小男孩,果然,当他这番话说出口后,小男孩的面色顿时变了,眼中闪过一丝犹豫。

        “好,我······我跟你回去,不……不过不能太远了?!辈恢牢裁?,面对着这个刚才打跑了那几个坏人的大哥哥,小男孩心中有种莫名的亲切,

        “秦爷,快点走吧,外面有警车过来了?!?br />
        窦健军忽然面色一变,跑到巷子口看了一眼,连忙又跑了回来,说道:“妈的,不知道谁报警了,秦爷,咱们快点闪吧······”

        “嗯,从那边出去?!鼻胤缋税研∧泻?,忽然眉头一皱,因为他发现,小男孩的右腿骨折了,只是小家伙十分倔强,一直在硬撑着而已。

        “来,到我背上来!”秦风蹲下身体将男孩背了起来,跟在窦健军身后匆匆出了巷子,走了大约五分钟后,来到一个小招待所的门口。

        “老板,要间房,半天妁!”窦健军熟门熟路的走到柜台前,说道。

        “一间房五十,二楼第一个房间……”坐在柜台里的一个老女人头都没抬,更没提什么身份证的事情。

        窦健军给了五十块钱,拿到了房间的钥匙,在上楼的时候,秦风顺手将放在楼梯口的一个木板拿在了手里。

        小招待所的环境自然是不怎么样,没有窗户不说就连暖壶里的水都是凉的,也不知道放置了多少天,屋里并排放着两张床,那上面床单的颜色都有些发黄了。

        “小子,还能忍住吗?”秦风将小男孩放在了床上,有意无意的用手在他骨折的地方碰了一下。

        “咝······”小男孩倒吸了一口凉气不过还是忍住没发出声音。

        “嗯,是个小男子汉?!鼻胤缧α诵Χ哉饽泻⒂⒙饬丝谒档溃骸白约喊芽阕油蚜?,我给你治下伤······”

        “为什么要脱裤子?”小男孩双手提住了裤腰,不满的看向秦风。

        “废话,不过裤子你那腿怎么接上?”

        秦风仲出手指在男孩的额头弹了一下,转脸看向了窦健军,说道:“老窦,出去买点吃的多买点有营养的东西你看这孩子瘦的……”

        刚才一直背着小男孩,秦风能感觉得到,这男孩应该也不到五十斤,身上瘦骨嶙嶙,显然平时也是饱一顿饥一顿的。

        “好,秦爷,我马上就回来!”窦健军点了点头起身出了房间。

        “这帮子人下手还真狠??!”看到小男孩的小腿,秦风眉头不由皱了起来,男孩的小腿应该是硬被踹断的,骨骼都有些变形了。

        “我不怕!”虽然疼得满头大汗,小男孩的嘴巴还是很硬。

        “你叫什么名字?怎么跑到这里来的?”秦风随口问道,一丝真气注入到男孩的小腿上,顿时让他的疼痛缓解了不少。

        “我也不知道叫什么?”

        听到秦风问自己的名字,小男孩的脸上露出一丝迷惘的神色垂下头说道:“他们以前都叫我大毛,叫妹妹小毛我······我们没有姓……”

        似乎说到了心底的痛处,小男孩的情绪非常低落,低着脑袋再也不说话了。

        “小毛是你亲妹妹?他们是谁?”秦风继续追问道。

        “他们是坏人!”

        小男孩猛地抬起头来,眼中射出了刻骨铭心的仇恨,咬牙切齿的说道:“他们把我们从家里骗出来,让我们到街上去要饭,如果要不到钱,就不给我们饭吃,还打我们……”

        听着小男孩的讲诉,秦风的手掌在不自觉中攥成拳头,指甲都陷入到了肉中,因为如果当年他和妹妹被带走的话,恐怕遭遇和这小男孩也是差不多了。

        原来,小男孩在四岁的时候,被人贩子拐到了潮汕了一个小城市,卖到一个需要男孩的家里。

        潮汕人极其重男轻女,如果男孩能在这里生长下去,倒也不算很凄惨,或许可以健康的长大。

        但是悲催的是,在小男孩五岁的时候,他连同着在那个家庭里三岁的妹妹,又被人给骗走了,这一次小男孩却是落入到了狼潭虎穴。

        那是一个专门拐卖小孩乞讨的犯罪集团,每天控制着小孩上街要钱,如果能要到块钱,当天就会有饭吃,要不到的话,不仅挨饿还要挨打。

        挨饿挨打都算是小事,小男孩发现,在他们的周围,还有不少残疾小孩,那些大人根本就不把残疾小孩当人看,在哪里生活了一年多,就有好几个残疾小孩死去。

        小男孩虽然只有五岁,但人还算机灵,每天都能讨要到不少钱,他和妹妹倒是没有受过太多的罪,在此后的三年里,小男孩就是和妹妹每日上街要钱。

        在两年前的一天,这个犯罪集团被警方给打掉了,当时小男孩正带着妹妹在街上乞讨,当他回到住所的时候,那里的外面早已站满了警察。

        三年多的耳濡目染,小男孩的内心被灌输了一种警察很可怕的心里,于是他带着妹妹就逃离了珠江,沿途一路走着来到羊城。

        这几年的乞讨经历,让小男孩的心智远比同龄的小孩成熟,带着妹妹住在桥洞和废弃的工地里,他们在这个国际化的大都市里居然生存了下来。

        但就在一个月之前的时候,整个羊城开始治理整顿流浪者。

        不愿意被警察带走的小男孩,就带着妹妹来到了火车站附近的一个货场里住了下来。

        但是让小男孩没想到的是,他们刚来到这里没多久,就被控制火车站的小偷们给盯上了,想发展他入伙。

        在乞讨集团过了好几年的小男孩,知道要是被这些人控制住,他和妹妹就算是完了,所以一直在躲避这些人,直到今天又被堵在了这个小巷子里。

        小男孩心里清楚,如果不是碰到秦风的话,他今儿不是被打死,怕是真的也会被打残了扔到街上去乞讨,如同他当年看到的残疾小孩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