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六百零三章 打残

    第六百零三章 打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菜鸟,杀过人没有???”

        洪承泰摆好拳架子后,一脸奚落的看向了刘子墨,开口说道:“记得几年之前的时候,你被我给打的跪地求饶,现在竟然还有胆子来挑战我?”

        洪承泰虽然自信满满,但他比斗的经验十分丰富,不断用垃圾话在刺激着刘子墨。

        在洪承泰想来,像刘子墨这样的年轻人,肯定是年轻气盛,只要他一激动,拳法肯定会露出破绽,而螳螂拳是最善于抓这种战机的,到时候当可一击而溃。

        “跪地求饶?就凭你也配?”

        刘子墨脸上露出一丝狞笑,以他的脾性,就是被打死,也干不出求饶的事情来,他知道洪承泰是想激得自己心浮气躁。

        不过洪承泰的话倒是提醒了刘子墨,如果能把对方打的跪地求饶的话,那么鲁阳京一脉的人,在洪门再无地位可言了。

        “小子,上啊,是不是吓傻了呀?”

        见到刘子墨松松垮垮的站在自己面前,洪承泰有些莫名其妙,这小子连拳架子都不摆,到底是托大还是害怕呢?

        “别练嘴皮子了?!?br />
        刘子墨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俗话说拳怕少壮,棍怕老郎,我比你小了二十岁,就让你三招,省得别人说我不懂敬老,你先出招吧……”

        进入到暗劲修为之后,提升的不仅仅是修为,眼界和心胸,也都会随之增长,此时的刘子墨年龄虽轻,但境界已经远非洪承泰可比了。

        “狂妄……”听到刘子墨的话后,洪承泰脸色一变,低声说道:“小子,既然你想找死,就别怪我了!”

        身随话动,洪承泰张口说话的同时,双脚忽然一错,身体就像只大螳螂般往下一伏,紧接着向前窜了出去,双拳成钩,如同螳螂的两臂一般,对着刘子墨的双肩就勾了下去。

        螳螂拳的十二字诀为“勾、楼、采、挂、黏、沾、贴、靠、刁、进、崩、打”,拳法中应用的最多的就是一个勾字,洪承泰这一出手迅疾如风,深得螳螂拳打法三味。

        不过境界上的差距,不是拳法可以弥补的,进入到另外一个层次之后,刘子墨再看过洪承泰的动作,却显得缓慢无比。

        “不过如此嘛……”

        刘子墨上身纹丝不动,脚下却是忽然往后退了一小步,摇头说道:“我说了让你三招,这是第一招,你还有两招的机会……”

        刘子墨话声未落,洪承泰那凶猛的一击,就擦着他的双肩处划了下去,指尖几乎都划到了刘子墨的衣服。

        只是洪承泰没想到刘子墨居然会如此躲避,往后一退就将他这招给卸掉了,这一下子力道使过了,身体不禁向前冲了过去。

        “小心,别摔倒了!”

        刘子墨“好心”的在洪承泰肋下扶了一下,止住了洪承泰前冲的身体,摇头说道:“这要是放在外面与人争斗,岂不是一招就会被人打趴下了?”

        刘子墨说的没错,刚才洪承泰全身几乎都是空门大开,刘子墨要是出手的话,的确一拳就能让洪承泰失去战斗力。

        “小子,你……你侥幸而已……”

        洪承泰稳住了身体后,脸色不由变得阴晴不定起来,他不知道刘子墨后退的那一步,究竟是无意识的偶然还是有准备的必然?

        念及此处,洪承泰心中隐隐生出一丝惧意,当然,洪承泰此时感受最深的,还是难堪。

        比斗之前他话说的太满,现在居然被秦风像教导弟子一般教训,洪承泰脸上火辣辣的像是被人打了一巴掌。

        “老洪不行???昨儿在女人肚皮上把力气都给用光了吧?”

        “就是啊,打人没打到,还差点儿摔倒,真是丢人啊?!?br />
        场边上的几句风凉话传到了洪承泰的耳朵里,顿时让他的脸色变得铁青了起来。

        其实后面那哥们说的没错,昨儿洪承泰是在小老婆家过的夜,那骚娘们足足纠缠了他三个多小时,早上起来的时候洪承泰的双腿还有点发软呢。

        “小子,再接我一招……”洪承泰此刻也顾不上秦风让他三招的事情了,揉身又是扑了上去,他只想着尽快将秦风打到,才能找回脸面。

        螳螂拳有“不刁不打,一刁就打,一打几下”的说法,拳法施展出来之后连贯性很强,洪承泰这一下出手,却是双手犹如鸟啄一般,左右击向了刘子墨的太阳穴处。

        洪承泰的这番出手,也显示了他在螳螂拳法上的深刻造诣,动作轻灵而不失力道,眼看着就要碰到刘子墨的脑袋。

        但突然之间,洪承泰发现面前的刘子墨不见了,他那击出去的双拳又是打了个空,好在这次洪承泰留了点力道,一招击空后马上稳住了身形。

        “我说老洪,你就不能再快一点吗?”正当洪承泰准备转身的时候,他的后肩忽然被人拍了一下,吓得他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炸了起来。

        要知道,这可是在比斗当中,把整个后背都留给别人,那和自杀也差不了多少了,洪承泰连忙转过身去,双拳护在了胸前。

        “你……你怎么躲过去的?”此时的洪承泰说话时,底气已然没那么足了,他是真的没看清刘子墨如何在自个儿面前消失的。

        “我会变魔术??!”刘子墨笑嘻嘻的说道,听得围观的众人一阵轰然大笑。

        其实刘子墨只是动作快到了极点,在洪承泰的拳头堪堪要击中他的时候,他的双膝忽然一软,整个身体往地面缩了下去。

        这一缩,刘子墨不但躲过了洪承泰的杀招,而且在电光火石之间,从洪承泰的肋下,钻到了他的身后,动作快如鬼魅一般,就是旁边围观的也没几个人能看得清楚。

        “这小子,再过几年恐怕我都要制不住他了?!?br />
        看到刘子墨的动作后,白振天微微点了点头,刘子墨的这一招用的是八极拳中“行步如趟泥”的步法,如果刚才他不躲闪而是配合搓踢的话,一脚就能要了洪承泰的老命。

        见到刘子墨进步如此之快,就是白振天也发觉自己有些老了,想到这里,白振天不由看了一眼坐在自己下手处的秦风,那小子可是比刘子墨还要妖孽的家伙。

        “你只有最后一次机会了?!绷踝幽牧撕槌刑┑募绨蛑?,身形就快速往后退去,和对方保持了大概有三米的距离。

        “你……你欺人太甚!”

        洪承泰此时已经被怒火烧红了眼睛,接连两记杀招都被对方轻描淡写的躲了过去,失了面子的同时,洪承泰还感觉到了深深的恐惧。

        虽然洪承泰颇有练武的天赋,但暗劲境界这个门槛,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去的,加上他最近这几年早已被酒色淘空了身体,就更加不是刘子墨的对手了。

        “小子,我……我和你拼了!”

        洪承泰此刻心中已经萌生退意,但是他知道,自己今儿如果这么一退,那日后在洪门之中,他将再无威信可言了。

        一咬牙关,洪承泰又向刘子墨扑了上去,整个上半身往前探出,右手如同鸟喙一般,点向了刘子墨的眼睛,同时左脚撩起,踢向了刘子墨的下档处。

        这一招手脚并用,是八步螳螂拳中的必杀之招,往日里洪承泰闯下双花红棍的名头,靠的正是这一手绝活。

        “好阴毒的招数!”

        看到洪承泰用出了这一招,场内几个眼光高明的人,都不禁沉下了脸色,因为这一招如果被他打实了,一只眼睛保不住不说,恐怕日后连男人都做不成了。

        在以前的江湖上,撩阴腿是属于下三流的招数。

        除了生死大敌,即使是上门踢馆讨教功夫,都不会使出这样的招呼,更不用说是同门较技了,洪承泰的举动,已然是犯了江湖大忌。

        “想让我断子绝孙不成?”身在场内的刘子墨更是身同体会,感觉到下身传来的风声之后,他的眼中不由露出了一丝杀机。

        “嗬!”这一次刘子墨并没有躲闪,而是口中发出了一声断喝。

        随着喝声,刘子墨的身体不退反进,脑袋微微一侧,避过洪承泰的右拳后,右脚一顿,腰垮猛地用力。

        没等洪承泰的那记撩阴腿踢到他的身上,刘子墨的右肩,就重重的靠在了洪承泰的胸前,只听“咔嚓”一声,洪承泰的身体就应声飞了起来。

        武林中向来就有“文有太极安天下,武有八极定乾坤”的说法,八极拳之刚猛,在各路拳法中都是首屈一指的。

        刘子墨这一记贴山靠,尽得八极拳精髓,洪承泰身体飞起的时候,旁边的人甚至能听到他骨骼断裂的声音,身在半空鲜血就已经从口中狂喷而出。

        “砰”的一声,洪承泰的身体重重的摔倒了地上,身体瘫软的如同一团烂泥,却是已然失去了知觉,陷入到了昏迷之中。

        会场内有刑堂的人在负责秩序,眼看洪承泰摔倒在地,连忙抢了上去,用手在他鼻端一探,脸色不由轻松了许多,总算是没伤了人命。

        “去看看……”

        白振天冲着人群里的一个白人男子说道,那人秦风倒是也认识,前不久他还在拉斯维加斯给秦风检查过耳朵的伤势。

        “是,会长!”戴维冲着白振天抱了下拳,起身站了起来。

        虽然长着一副白人面孔,但戴维从小在华人家庭长大,举止行为不折不扣的就是中国人的样子。

        作为一个医生,戴维随时都带着他那个精致的医疗箱,走到洪承泰身前蹲下来后,戴维开始了诊断。

        大概五六分钟过后,戴维抬起了头,开口说道:“会长,老洪虽然不会死,但这身子肯定是残掉了……”

        在检查了洪承泰的伤势后,戴维也不由得暗自吃惊,他对白振天所说的话里面,其实还保留了许多。

        因为戴维发现,洪承泰胸前的肋骨几乎全都断掉了,有一根甚至差点就插入到了他的心脏里,如果是那样的话,神仙来了怕是也救不了他了。

        这样的伤势,肯定伤到了洪承泰的脊椎,戴维虽然能保住洪承泰这条性命,但是他下半辈子估计都要坐在轮椅上去生活了。

        “刘子墨,你怎么出此重手?!”

        听到戴维的话后,白振天一脸暴怒的神色,重重的在椅子上一拍,呵斥道:“都是洪门兄弟,你下这么重的手,置帮规何在?”

        洪门第一条门规,就是不准兄弟相残,白振天这话说出来后,原本隶属于鲁阳京那一系的一些人,均是点了点头,恨不得给刘子墨来个三刀六洞。

        “会长,我……我不是故意的??!”

        刘子墨一脸委屈的说道:“大家都看到了,我让了洪老大三招,原本已经是点到为止了,可……可是洪老大他想要我断子绝孙,我……我也是自卫啊……”

        这会刘子墨其实也在后悔,他原本想把洪承泰打的跪地求饶的,可是刚才实在是没忍住,出手重了一些。

        “放屁,你还敢争执?”白振天重重的在椅子把手上一拍,怒火愈发旺盛了,看那架势,恨不得亲自上前去教训刘子墨一般。

        “咳咳……会长,我说句公道话吧!”

        就在此时,坐在左侧的曹国良忽然咳嗽了一声,站起身说道:“这事儿其实也怪不得子墨,大家都看到了,是洪承泰先出的死手,子墨确实是迫不得已才出手的……”

        曹国良和白振天是师兄弟,两人相交数十年,他哪里不明白白振天的意思?

        白振天之所以训斥刘子墨,只不过是想堵一些人的嘴罢了,一个白振天唱的是红脸,自然要由他来唱白脸了。

        而曹国良身为刑堂堂主,一向都是赏罚分明,他所说出来的话,也能让人信服,至少这番话说出来后,有几人脸上虽然不服,但并没有出言驳斥。

        “曹堂主说的是,洪承泰是自作主张!”

        彭山辰冷冷的说了一句,他性子耿直,刚才早就看不过眼了,要是刘子墨再不出手的话,他都要出言呵斥洪承泰了。

        “嗯,比武较技,伤亡是在所难免的?!?br />
        和彭山辰一样保留了堂主位子的沈俊豪,也开口说道:“先把承泰抬下去救治吧,这小子的脾气真不大好,子墨都让了他三招了,还不依不饶……”

        沈俊豪这一开口说话,原本跟随鲁阳京那一系的人,顿时面如死色,洪门仅剩的这几个大佬都像着刘子墨,洪承泰就算是死,那也是白死了。

        想到这里,那些人心中不由有种大势已去的感觉,在他们跟随的大佬退下去之后,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与白振天相抗衡的实力。

        “彭大哥和沈大哥说的也是,子墨倒不真是有意的?!?br />
        在彭沈二人开口之后,白振天的脸色缓和了下来,看向刘子墨,说道:“这次就不和你计较了,不过洪承泰的医药费,都要由你来出……”

        将人打成残废,仅仅就是出个医药费而已,刘子墨哪里还不知道白振天是给自己找台阶下,连忙点头道:“我听会长的,唉,都怪我没收住手,对不起洪大哥了……”

        说起来刘子墨的演技真不怎么样,口中说着对不起洪承泰的话,脸上却是神采飞扬,恐怕刚才的事情要是重新来一遍,刘子墨下手怕是要更狠。

        “各位前辈长辈,不知道还有哪位不服我刘子墨就任忠义堂副堂主的?尽可以提出来,咱们今儿就以武论英雄……”

        等到白振天坐回到位子上后,刘子墨向着四周团团抱了个拳,开口说道:“刚才那个真是失误,小子一定注意,不知道那位前辈上来指教?”

        刚才那一记贴山靠,刘子墨使得是淋漓尽致,这引发了兴致之后,他还真想有人再上来打一场,八极拳中的杀招可不止贴山靠一招的。

        “妈的,和这小子打,有病吧?”

        “奶奶的,洪承泰都打不过你,我们能行吗?”

        那些眼红刘子墨的人,此时都把嘴巴紧紧的闭上了,不过心里却是在大骂着刘子墨,显露出这么一身功夫他们要是还去挑战的话,那真是脑子有病了。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唐天佑,微微点了点头,说道:“子墨能打敢拼,坐这忠义堂副堂主的位子倒是也合适?!?br />
        “哎呦,还是老会长了解我?!?br />
        刘子墨白了白振天一眼,喜笑颜开的说道:“诸位,要是没人有意见,刘某可就当仁不让了啊……”

        说着话,刘子墨径直走到了陈俊华的下首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之前陈俊华已经接任白振天当上了忠义堂的堂主。

        “这臭小子,脸皮比城墙都要厚……”

        看到刘子墨的举动,白振天也不禁是哑然失笑,他实在搞不明白,以刘子墨那略显轻佻的性子,是如何能将功夫给练到暗劲的?

        不过白振天不知道,刘子墨那是被秦风给刺激的,或者说是体内雄性荷尔蒙给顶的,戴了二十多年处男的帽子,他早就想摘下来了。

        “好了,既然大家没有意见,就这么办吧?!?br />
        白振天看了一眼鲁阳京的那些手下,失去了洪承泰这个有点战斗力的刺头,剩下的那些人根本就不足为虑了,等日后有机会,再一一将他们换掉就行了。

        看到诸事都办得差不多了,白振天站起身来,说道:“赵堂主,开香堂吧,咱们欢迎吴兄弟成为洪门客卿!”

        客卿对于洪门而言,是很重要的人物,这个仪式自然不能敷衍了事,而且今日还有几人就任洪门堂主,同样要开香堂给关二爷上香的。

        白振天喊的那位赵堂主,就是接任鲁阳京的新任堂主,这主持香堂的工作自然要由他来做了。

        “是,会长!”赵堂主答应了一声,他本就是白系一脉的人,否则也坐不上这个位子。

        “慢着,会长,我有个不情之请……”正当赵堂主招呼人准备开香堂的时候,之前的马海又站了出来。

        “哦?马副堂主,有什么事吗?”白振天不解的看向了马海,他知道马海是彭山辰的得力手下,不过以前他与其并没有太多来往。

        “会长,吴兄弟为洪门所做的事,是当得起客卿这个位子……”

        马海冲着秦风拱了拱手,忽然话题一转,说道:“不过洪门百多年来的客卿,无一不是身手高明的江湖大豪,我想知道,吴兄弟的功夫,能不能配得上这个位子?”

        “海子,你干什么?”

        彭山辰没想到自己的手下居然会向秦风挑衅,连忙呵斥道:“阿利桑德罗都是栽在吴兄弟手上的,你还有什么好怀疑的?”

        “堂主,眼见为实,耳听为虚!”

        俗话说什么样的将军带什么样的兵,马海和彭山辰的脾气差不多,都是很耿直的性情中人,长着一副直肠子。

        早在白振天宣布阿利桑德罗是死在秦风手上的时候,马海就不相信,心里一直都憋着股子劲,想要揭穿秦风。

        “恩?马海,你这是不相信我说的话了?”

        听到马海的话后,白振天的脸色不由冷了下来,他没想到解决了鲁阳京那一系的人之后,马海这个“自己人”反倒是跳了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