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五百九十章 算无遗策

    第五百九十章 算无遗策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白振天也不是孤身一人进来的,在齐老五的手下掏出枪之后,白振天带进来的那五六个人,也均是从怀里拨出了枪来。

        黑洞洞的枪口互指着对方,场地内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紧张了起来,谁都没想到,这次的逼宫居然搞成了兵戎相见。

        “哎,我说你小子凑什么热闹?”

        秦风看到刘子墨也拔出了那把小炮筒一般的沙漠之鹰,不由拉了他一把,只是他这一拉,吓得对面的枪手差点没开枪走火。

        “振天,那小伙子挺有意思的,是你手下吗?”

        秦风的举动在此刻显得有些突兀,坐在右侧首位的唐天佑不由多看了他几眼,至于面前的对峙,他则是视而不见一般。

        “会长,回头向您解释……”

        白振天微微摇了摇头,他能看得出来,现在的局势是一触即发,谁的枪要是走了火,那就将是一场混战,肯定会有伤亡的。

        “老五,放肆!”

        看到两边的人愈发紧张,曹国良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等着齐老五的那些手下,喝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要造反吗?都把枪给我放下!”

        曹国良负责的是刑堂,虽然有几年没有开刑堂处置人了,但只要是门内弟子,见他无不畏惧三分,所以曹国良开口之后,那些人脸上都露出了犹豫的神色。

        “曹操,少给我来那一套,你没听到吗?唐天佑要给我来三刀六洞了!”

        齐老五脸上露出一股子狠劲·看着曹国良和唐天佑等人,说道:“放一条路让我出去,我念在咱们兄弟一场的份上,不会伤害你们

        在得知自己的生意被美国警方盯上的消息,齐老五哪里还顾得谁去当门主?他现在只想尽快离开,赶在警察的前面处理了那批货。

        “老五·有你这句话,也不枉兄弟一场······”

        听到齐老五的话后·唐天佑叹了口气·说道:“让你的人把枪放下,我送你去南美养老吧,那里也有咱们的产业······”

        齐老五也是解放前从内地过美国的,他出身于螳螂拳世家,当时在洪门内除了白老爷子少数几个人,几乎是未逢敌手。

        齐老五年轻时跟着一帮兄弟南征北战,也为洪门的崛起立下了汗马功劳·完全是凭着自己的能力·走到了现在这一步。

        回想几十年来的风风雨雨,齐老五的心一软,差点就让手下将枪扔掉了,不过像他这种杀伐果断的人,很快就将心情调整过来了。

        “养老?唐天佑,我这些年的身家都在那些货上,我拿什么去养老?”

        齐老五摇了摇头·惨然道:“混了一辈子的江湖,都到这年岁了,还要打打杀杀,唐大哥,放兄弟一条生路吧······”

        “把枪放下,什么都好说……”唐天佑看着齐老五,说道:“我不希望看到兄弟阋墙的事情发生在洪门?!?br />
        “唐老大,没有回头路了·处理完这些事,我会离开美国·咱们兄弟后会无期······”齐老五当下再不犹豫,抬脚就要往外走,只是还没走出两步,曹国良却是挡在了身前。

        “老五,你走了,贩毒这罪名就栽实到洪门头上了?!?br />
        曹国良伸手拦住了齐老五的路,说道:“我不怕告诉你,你现在出了这个大门,也找不到那批毒品的,我已经让人处理掉了?!?br />
        “什么?曹操,你敢?”

        听到曹国良的话后,齐老五的眼睛顿时瞪大了,伸手从旁边夺下一把钱,直接指在了曹国良的脑袋上。

        “老五,你要开枪吗?”曹国良眼皮都没眨一下,只是这么看着齐老五。

        “别······别逼我!”齐老五持枪的手在颤抖着,眼中露出了挣扎的神色。

        “老五,你真以为,有这几个人,就能在这里为所欲为了?”曹国良叹了口气,说道:“你回头看看,还有几个人跟着你的?”

        “你什么意思?”齐老五闻言一愣,回过头看去,身体不由僵直在了当场。

        跟着齐老五进到场地内的一共有八个人,此时这八个人里面,有四个将枪口指向了齐老五,还有三个人则是把另外一个忠于齐老五那人的枪支给夺了去。

        “老五,我掌管刑堂,岂能被你们所要挟?”

        曹国良的目光从齐老五身上扫过,看向了另外几个坐立不安的大佬,说道:“我和会长如果不想来的话,你们以为动用这么点人,就能把我们请来?”

        曹国良和唐天佑两人,是被这几个堂口大佬排除在小圈子之外的,今儿众人联袂去到他们的居所和医院,大有不一起来就要绑来的架势。

        不过眼下看起来,这一切似乎都是个笑话些大佬们所带来的弟子,都是曹国良的人,各个堂口的!大佬,顿时知道自己等人大势已去。

        “高,真是高??!”

        看到这一幕,齐老五哪里还有不明白的道理,当下将枪一扔,说道:“唐大哥,没想到这么多年了,你还是如此算无遗策,老五服了,给我一个痛快吧……”

        齐老五虽然触犯门规,而且率先拨了枪,但还不失是条江湖汉子,两鬓发白的他在场地中间将腰板挺得笔直,脸上没有丝毫的惧色。

        “唐大哥,兄弟一时被猪油蒙了心,我…···我对不起大家??!”就在此时,一声哭喊从左侧的椅子处响了起来,众人循声望去,脸上不由露出了厌恶的神色。

        这人却是开始时最为活跃的鲁阳京,眼看形势急转而下,他却是第一个忏悔了起来,一脸追悔莫及的表情。

        “老鲁,你罪不至死,不用摆出这个样子来······”

        唐天佑有些疲惫的摇了摇头,说道:“不过你家老二在上次召开洪门大会的时候,从公中贪墨了一千两百万美金,这事儿不假吧?”

        “这······这,我······我不太清楚……”鲁阳京的眼珠滴溜溜的转了一圈,干脆来了个矢口否认。

        “老鲁,行了吧,你在摩洛哥输了一亿两千万美金,那钱是从哪里来的?”

        听到鲁阳京的话后,曹国良眼中露出了鄙夷的神色,却是转头看向了另外一个人,说道:“老范,去年欧洲部亏损了四亿美金,那些优质产业,都是被你家公子买了去吧?”

        “这个,那混账小子,回去我好好收拾他!”

        范堂主虽然也是避重就轻,但是脸上已经露出了绝望的神色,他们原本想逼得唐天佑将位置传给别人,没成想这一闹腾,却是将他们自个儿全都栽进去了。

        “洪门的摊子越做越大,而你们呢?”

        唐天佑重重的在轮椅上拍了一记,呵斥道:“一个个都利欲熏心,只想着自己的小家,这些年你们贪墨了多少钱,你们自己说说?”

        “会长,您别生那么大的气,保重身体??!”看到唐天佑又剧烈的咳嗽了起来,站在他身后的白振天连忙轻拍起了他的背部。

        “我没事,一时半会还死不了?!?br />
        唐天佑摆了摆手,指着鲁阳京等人说道:“你们以为自己干的那些事,我都不知道吗?我只是觉得你们为洪门做了一辈子的贡献,不想临到老坏了兄弟感情而已……”

        唐天佑是真正有雄才大略的人,只是这些年来疾病缠身,将他的雄心壮志尽数都给消磨掉了,再加上已经是风浊残年的年龄,不愿意再去对付这些老兄弟。

        在知道这些老兄弟串联在一起,想要逼自己另立门主人选的时候,唐天佑原本是想凭借着自己的威望,让这些老兄弟知难而退回家养老,算是得个善始善终。

        但是让唐天佑没想到的是,最后终究还是走到了刀兵相见的这一步,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唐天佑不由老泪纵横,

        “会长,我……我错了?!?br />
        鲁阳京的一条腿被白斌废掉了,他也难再去争门主之位,加上平日里干的那些龌龊事都被唐天佑知道的一清二楚,当下只能开口服起软来。

        “唐大哥,洪门是咱们兄弟一手打下来的,我······我们也应该拿点东西吧?”范堂主有些愤愤不平的说道。

        “这话你不要跟我说,你去跟洪门百万兄弟去说?!?br />
        唐天佑眼中露出一丝狠色,说道:“路…···我已经给你们选了,你们非要选死路,就不要怪我唐某人心狠手辣,我不能交给振天一个烂摊子……”

        唐天佑知道,眼下的洪门在外人看起来无比光鲜,其实底子也烂得差不多了,这些占据了洪门重要地位的几个大佬,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唐大哥,我认了,给我个痛快吧!”

        这几人当中,反倒是齐老五最光棍,他知道自己犯的事情太多,跑不掉三刀六洞的门规处罚。

        “唐大哥,你……你真要对我们下手?”

        鲁阳京吓的脸都白了,要说这几个人里面,就数他不是靠着自己拼杀上来的,因为鲁阳京的父亲是前任门主,得到父亲的萌佑,他才得以坐上礼堂大佬这个位置的。

        虽然养尊处优了一辈子,但鲁阳京也见识过大开刑堂时的情景,只不过在别人身上用刑和在自己身上用刑,那绝对是两种不同的体验和心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