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五百八十七章 内讧(中)

    第五百八十七章 内讧(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我嚣张跋扈?”

        白振天脸上露出冷笑,说道:“老鲁,你是礼堂的堂主,按照洪门的规矩,以下犯上要怎么惩处?我只断了他们一只手,算是轻了的吧?”

        “以下犯上?”

        那人面色一滞,开口说道:“白振天,你有什么证据说他们以下犯上?谁不知道你是忠义堂的堂主,他们敢如此做吗?”

        “他们并不是对我以下犯上的?!?br />
        白振天摇了摇头,说道:“他们说斌叔是老不死的,鲁堂主,我想问一句,这就是你们礼堂教出来的人吗?我看是你这年龄是越活越回去了!”

        “白振天,你放肆!”鲁堂主被白振天说得气急,指着白振天说道:“你这小辈,对我这样说话,是不是以下犯上?”

        “鲁阳京,我看你是老糊涂了吧?”

        白振天闻言不由笑了起来,说道:“我主持忠义堂,门主之下就数我位置最尊,你排名尚且在我下面,竟然敢对我说以下犯上的话?”

        “你……你,强词夺理……”

        洪门之中等级森严,忠义堂直归门主管辖,在洪门中地位超然,堂主更是名列各堂首位,这位鲁堂主气急之下的确说错了话。

        “我看你才是强词夺理呢?!?br />
        进门之后一直没说话的斌叔,忽然眼皮子一翻,右手手腕一震,一枚铁胆“嗖”的一声飞了出去,直接砸在了鲁阳京的膝盖上。

        “哎呦!”白斌是何等修为·这一枚铁球飞出去,其威力怕是比子弹还要大上三分。

        只听“咔嚓”一声,那位鲁堂主口中立时发出一声惨呼,翻身滚到在了地上,双手抱着自己的右膝。

        “鲁阳京对白振天以下犯上,按照门规·废一腿······”鲁堂主的惨叫声,并不能掩盖住斌叔口中发出的声音。

        白振天还会和鲁阳京分辨几句·但斌叔却是直接出手伤人·众人看着这个干瘦老头,忍不住心底发寒,有几个跟随堂口大佬来的年轻人,顿时将手放在了怀里。

        “你,白斌,你太过分了!”

        坐在左侧第三把椅子上的那人“呼”的一声站了起来,面色不虞的说道:“老鲁虽然莽撞了点·但想要处置他·也不是你白斌自己就能决定的……”

        其实斌叔的出手,实在是有些勉强,因为做到了堂主的级别,身份地位都是相差无几的,以下犯上这规矩并不适用在他们的身上。

        “怎么?沈俊豪,你想给他出头?”

        白斌冷眼看向那人,说道:“你们真是好大的威风·七八辆车几十个人,我们老爷退隐已久,原本不想和你们计较的,还真当我老白是死人?”

        白斌这番话越说越快,越说声音越大,最后一声更是震耳欲聋,听得那个叫沈俊豪的老人双腿一软,忍不住坐回到了椅子上。

        此时众人才想起·当年的白斌主管刑堂的时候,死在他手上的堂口大佬就有四人之多·眼下说话的沈俊豪,也正是前任被惩处之后才得以上位的。

        想到白斌的手段,这些人顿时心底一阵发寒,有些人更是在心中苦笑了起来,他们算着白振天没在,却是忘了白家还有这么个杀神存在的。

        “好了,你们几个,去把鲁堂主扶到位子上去?!?br />
        坐在左侧第一个位置上的老人开口说道:“你们几个把门主请来,把我也给叫来,现在能说说了吧?我姓曹的帮理不帮亲,谁说的对,我就支持谁……”

        说话的这个老人面色白皙,颌下留着一撮长须,说话的时候以手捋着胡子,神态很是从容。

        “曹叔,有什么好说的,这些人,还不是被钱蒙住了眼睛?”

        白振天的目光从那几个人脸上一一扫过,冷笑道:“你们真是行啊,为了那些利益,居然将门主都给绑架来了,我看你们一个个都活得不耐烦了……”

        对于这些人的目地,白振天是心知肚明,无非就是想将自己从代理门主的位置上拉下去而已。

        要知道,洪门在海外成立百年,掌管着数以千亿计的庞大财富,谁能坐上洪门之主的位置,从名义上而言,也就对这些财富有着支配权。

        可别小看了这个支配权,如此庞大的财富,只要有心稍微歪下屁股,就足以让一个家族开枝散叶兴旺发达了。

        老门主病重,除了极少数人之外,几乎各个堂口的大佬,都盯上了新任门主的位置。

        其实自从老门主生病,这几年中,洪门内部的争斗一直都没断过,只是当时情况不明,这些人倒是没撕破脸过,都是在暗中动些小手脚。

        但是白振的异军突起,却是让混乱的局势逐渐变得明朗了起来。

        尤其是老门主委任白振天为代理门主,行使门主的一些权责之后,更是让许多人坐立不安,原本一些敌对的势力也开始了合作,由此形成了今儿的上门逼宫。

        现在洪门一半的地盘,几乎都是白振天打下来的,这些在洪门中都掌握着实权的各堂堂主,对白振天也是异常的忌惮,

        他们原本是想逼白老爷子表态,让白振天退出门主之争的,但是没成想屁股还没坐热,白振天居然就回来了。

        “原来是夺权之争???”听到这些人之间的对话,旁边的秦风也顿时明白过来了,心下颇是有些不以为然。

        “子墨,这些老家伙看着年龄也不小了,怎么还没退下来???”

        秦风拉着刘子墨往后稍微退了几步,此时场内众人的关注都集中在了白振天的身上,是以也没人去注意到他们两个。

        “他们在位置上,一年能有几千万美元的分红拿,当然没人愿意退了?!?br />
        刘子墨闻言翻了个白眼,牵扯着那么大的利益,这些老家伙们怕是只有在要断气的时候,才会将手中的权利交出去的吧?

        “奶奶的,洪门就是这些货色们掌管的?”

        对于洪门的财力,秦风是清楚的,但掌握如此庞大财富的主体,居然会松散成这个样子,也是秦风没有想到的,这果然还是江湖上的老派作风。

        “秦风,那个白面长须的,叫曹国良,外号曹操,是洪门里的谋

        那个叫沈俊豪的是外联堂的堂主,专门负责洪门对外公关的一些事物,也算是实权派吧。

        另外那个长着一张马脸的,叫彭山辰,是执堂的大佬,负责洪门内部人员的培训,地位仅次于白叔和操场……”

        刘子墨加入洪门的时间虽然不长,但他的起步高,也参加过几次洪门内部的高层会议,是以对这些人都认识,当下在秦风耳边解说了起来。

        其实眼前坐着的这几个老人,也不是像秦风想得那么不堪,就像是沈俊豪,洪门这些年来没有受到大的政府打击,沈俊豪就功不可没。

        而彭山辰作为洪门内部人员管理培训的大佬,能力也是非常强的

        彭山辰在十多年前的时候就力排众议,将洪门中一些学习好的后生晚辈送入到了世界的各个名校去学习,现在这些人都已经成为了洪门里的基干柱石。

        另外那个曹国良,商业头脑在洪门中绝对是首屈一指的,当时唐门主上任之后,只是给出了大致的改革方向。

        曹国良靠着自己出色的执行能力,将洪门的各个产业组合兼并,形成了好几个跨国集团,才有了现在洪门兴旺发达的局面。

        只是洪门这八位堂主的关系,也是错综复杂,曹国良当年事白老爷子提携起来的,所以他算是白家这一脉,从刚才的话中就能听出。

        而彭山辰是现任唐门主一手提拔起来的,由于现在洪门很多基层的管理人员都出自他的门下,所以在洪门的威望也是极高,是门主人选的有力竞争者。

        至于其他几个人,能力就相对要平庸了许多。

        像是刚刚被白斌打断了一条腿的礼堂大佬鲁阳京,平日里只是负责洪门的一些会议安排,而这些事情也不需要他亲自去做,实在是个可有可无的角色。

        “原来斌叔是捡软柿子在捏啊?!?br />
        听到刘子墨的解说,秦风忍不住笑了起来,斌叔的出手,看来是存了杀鸡儆猴的心思,他是算准了没人帮鲁阳京出头的。

        “看热闹,看热闹就行了?!?br />
        刘子墨嘿嘿一笑,以他的现在在洪门的地位,要不是跟着白振天,还真没机会参与到这些高层们的会议中去。

        “行了,闹腾够了吧?”在白振天说完那番话后,一脸病色的唐门主终于开口说话了。

        在短短的二十年里,使得洪门从一个帮派组织,变成了海外最大的华人社团,唐门主的威望无疑是很高的,在他开口之后,众人终于安静了下来。

        唐门主咳嗽了一声,开口说道:““振天,你刚才的话有失偏激,我不是他们给绑来的,而是我自己要求过来的······”

        唐门主此话一出,除了强忍着痛楚的鲁堂主之外,其余的人脸上均是露出一丝喜色,听他话中的意思,似乎是要维护自己这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