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五百八十六章 内讧(上)

    第五百八十六章 内讧(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斌叔,要不要等一会,已经叫人过来了?!蔽宋韧灼鸺?,白振天开口说道,他能看得出来,今儿这件事,十有八九是冲着自个儿来的。

        “少爷,不是我说你,你是混的越久胆子越小啊?!?br />
        斌叔斜眼撇了一下白振天,说道:“当年的小老虎哪儿去了?就凭这些虾兵蟹将,还能挡得住咱们爷们?”

        或许是受到了索命阎罗那名号的刺激,此时的斌叔腰板挺得笔直,一脸的杀伐果断,对白振天说话也没那么客气了。

        “谁怕谁???斌叔,走,就咱们几个人去,看看那些老家伙能把我怎么样?”白振天本来就是个火爆性子,被斌叔这么一激,当下差点没跳起来。

        伸手将外面的大褂脱下扔给了打完电话的陈俊华,白振天说道:“华子,人来了都等在外面,我不招呼不用进去······”

        “白爷,他们可是有备而来的呀?!背驴』行┎辉尥渍裉斓木俣?,开口说道:“弟兄们马上就能赶到,白爷您再多等几分钟吧?!?br />
        “没事,都是洪门兄弟,我不信他们还敢自相残杀不成?”

        白振天摇了摇头,转脸看向秦风,说道:“老弟,对不住,今儿我要先处理下家务事,你在这边和华子聊聊天,等我一会功夫就行·……”

        “好,白大哥,多注意安全?!鼻胤缥叛缘懔说阃?,既然白振天讲明了是家务事他作为外人自然是不方便跟进去的。

        “白叔,让他一起去······”听到白振天的话,刘子墨在旁边嚷嚷道:“有我兄弟跟着比什么都强,那些家伙哪是他的对手啊?!?br />
        “嗯?你这小家伙是谁?”听到刘子墨自称是秦风的兄弟,斌叔开口问道。

        “斌叔,刚才不是说了嘛他是仓州老刘叔的孙子······”

        “仓州刘大哥?”斌叔闻言愣了一下,扳了手指头说道:“那这辈分不对啊他应该叫师叔,怎么能叫兄弟呢?”

        斌叔是老辈人,秉承着那些老派传统,就像是对白振天那样,虽然是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但还是口口声声叫着少爷。

        “斌叔,他是在后来才拜入到夏老前辈门下的?!?br />
        白振天解释道:“他和吴老弟从小一起长大的这辈分没法算只能各论各的,现在说话不方便,回头我细细的把这事儿说给您听……”

        眼下除了秦风等人之外,还有十多个洪门弟子在场,而秦风的身份又需要保密,所以白振天也不能给斌叔讲的过于详尽。

        “好,那咱们先把那群混账小子赶走再说?!?br />
        斌叔点了点头转脸看向秦风,说道:“当年夏老前辈在江湖上所向披靡,听闻是从未逢过对手,不知道他的弟子怎么样?敢不敢跟我进这屋里去?”

        索命阎罗的手段,斌叔当年是亲眼见识过的,他倒是真想看看,当年那位叱咤江湖的人留下的弟子,是不是也能和师父一样?

        听到斌叔的话后白振天心下一动,也是开口说道:“老弟从刘家算起来你也不是外人,要不……就一起进去看看?”

        白振天早就想让秦风加入洪门,无奈秦风是死活不肯,眼下洪门出了家务事,只要秦风参与进去,那这身份就说不清楚了。

        “哎,我说你们……”

        听到斌叔和白振天的话后,秦风有些哭笑不得,这俩人一个是语言相逼,一个确实软言相劝,可两人话中的意思却是一样,想要把自己拉入这趟浑水里。

        这段时间秦风帮了他那么多,白振天也有些不好意思,当下开口说道:“老弟,你别难做,进不进都行,这点小事我和斌叔就处理了

        “得了,白大哥,一起进去吧······”

        秦风摆了摆手,如果单是他自己倒无所谓,关键是斌叔刚才提及了师父,对载感情深厚的秦风自然不能弱了师父的名头。

        白老爷子的这个庄园占地面积颇大,在门房后面是个马房,再往后才是起居的地方,斌叔走在前面,带头往那个最大的宅子走了过去。

        “什么人?站住?!备崭兆叩酱笳趴?,一声断喝传了过来,两个人影从屋边的黑暗处挡在了几人面前。

        “放肆,在我家里,让我们站???”

        斌叔眼神一冷,没有抓着铁球的左手闪电般的扇了出去,“啪啪”两声从那两人的脸上传了出来。

        “你这个老不死的!”

        莫名其妙-的挨了一耳光,那两个年轻人顿时大怒,他们其实并不知道今儿来的是什么地方,只当面前这个看门的是个普通老头而已。

        “你再说一句试试?

        看到那两人想动手,白振天往前走了一步,语气阴森的说道:“斌叔当年在洪门坐的是刑堂第一把椅子,你们喊他老不死的,这算是以下犯上了吧?”

        在洪门之中严禁相残内斗,但同样,洪门也非常讲究等级制度,对于以下犯上的弟子,轻则断手断脚,重则三刀六洞逐出洪门。

        所以在听到白振天这话之后,那两人脸上顿时有些惊慌,而且此时他们也认出来,站在他们面前的,正是现在洪门的代理门主······白振天。

        “白······白堂主,你····…你不要吓唬我们······”

        其中一人大着胆子说道:“我在洪门也有十多年了,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这个人?就他也能做刑堂的堂主?”

        “你是在和我说话?”

        白振天冷笑了一声,身体忽然往前欺了上去,双手在两人肩膀上一拍,转而掐住了二人的脖子,说道:“想知道斌叔有没有做过刑堂堂主,跟我进去不就知道了?”

        白振天这几下出手快如闪电,眨眼功夫就将那两人的一条膀子关节给卸掉了,再被他掐住了脖子之后,两人额头冷汗直冒,却是动也不敢动一下。

        “子墨,开门!”白振天对着刘子墨吩咐了一声。

        “哎,看我的!”刘子墨闻声从后面窜了出去,“咣当”一脚就踹在了那门上,大门顿时被他踢开了。

        “浑小子,这里是我家,谁让你踹门了?”刘子墨的举动让白振天气不打一处来,那门原本就是虚掩着的,只要推开不就行了吗?

        “白叔,这样不是更有气势吗?”刘子墨闻言挠了挠头,他这会也反应过来了,不由闹了个大红脸。

        “大门坏了再修就是了?!?br />
        斌叔两眼放光的看着刘子墨,说道:“这小子对我脾气,回头在这里留几天,我考究下他八极拳的功夫……”

        “那······那个斌爷,我·……我……”看到斌叔的眼神,刘子墨不由有些发憷,他想说自己是喜欢女人的,不过终究没敢说出口。

        “小子,斌叔的功夫比祖师爷都差不了多少,他老人家愿意指点你,你就偷着乐吧?!笨吹搅踝幽潜忝匾话愕谋砬?,白振天忍不住抽出手在他脑袋上拍了一记。

        白振天知道,父亲是神枪李书文的嫡传弟子,就是刘家老爷子也要称他一声师兄,斌叔的这一身功夫,就是白老爷子亲传的。

        不过斌叔的天赋似乎比白老爷子还要强上许多,他在不到四十岁的时候就进入到了暗劲,一身八极内家功夫练得是炉火纯青。

        “什么人?不是让你们守在外面的吗?”

        就在这时候,屋里传出了呵斥声,其实屋里的那些人也有点纳闷,大门被人踹开有一会了,居然没人进来。

        “是我,白振天!”白振天双手一振,将那两个人扔进了屋里,摔得像是滚地糖葫芦一般。

        “白老虎?你……你怎么回来了?”

        “是白堂主,他······他不是还在拉斯维加斯吗?”

        听到白振天的声音,屋里的人有些慌乱,再看到被扔进来的那两个人,屋内顿时骚动了起来,原本站在那些有座位的人身后的年轻,都拥簇到了前面。

        “好大的阵势???”

        白振天哈哈一笑,走到了屋里,稍微一打量,开口说道:“八大堂口到了六个,再加上我算是七个,难道咱们洪门要开大会了吗?”

        众人所在的这个屋子,原本是白老爷子的练武场,里面很是宽敞,在正中间的主位上端坐着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看到白振天进来,微微点了点头。

        而在老人的右侧,放着一个轮椅,上面的那个老人有七十多岁的年纪了,他的腿脚似乎不方便,精神也有些萎靡不振。

        在老人的左侧则是放置了六张椅子,上面各自坐着一个人,年龄从五十到七八十岁不等,见到白振天闯进来,脸上都是有点惊慌的神色。

        “白振天,你太过分了?无缘无故为何打伤我堂口的人?”

        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从左侧的椅子上站了起来,呵斥了白振天一句之后,对着那位坐在轮椅上的老人躬了下身体,说道:“唐老大,你看他没坐上门主的位置,就如此嚣张跋扈,洪门岂能交在他的手上?”

        “原来他就是洪门现任的门主?”听到那个老人的话后,秦风的注意力转到了坐在轮椅的那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