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五百八十三章 调查

    第五百八十三章 调查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到底是出身草莽,上不得台面?!?br />
        出于对秦风的重视,孟林对刘子墨的情况十分的清楚,知道刘家是仓州大户,原本为书香门第的世家,但是到了刘老爷子那一代,却是在江湖上打下了偌大的名声。

        不过这种名声放在孟林眼中,却是走了歪路,在中国的地界上,往日的江湖早就不存在了,现在所谓的世家,早已换成他们这些后起新贵了。

        孟林并不太看好刘子墨,因为华家和他们孟家不同。

        现在的孟家,已经不需要再用联姻来巩固其在国内的地位了,但是华家还不行,他们的根基没有孟家深厚,华家这几代的几个女人,几乎都成了政治的牺牲品。

        当然,这些话孟林自然不会和刘子墨多说了,他相信在华家知道华晓彤在和刘子墨谈恋爱之后,一定会去找刘子墨的。

        那家的老爷子,当年可是土匪出身,八十多岁的人了还是枪不离身,住院的时候都要把手枪放在枕头底下才能谁的安稳。

        现在华家的人也多是在军队发展,所以他们才需要用联姻来巩固自己在政府的话语权,否则真是成了一介武夫了。

        走到一个没人的角落里,孟林从口袋里掏出了个手机,相比市面上小巧玲珑的机器,他这个手机却是有点像十年前的大砖头块。

        不过这个手机却是国内军方最新开发出来的产品,可以有效的防止监听·这次来美国之前孟林特意找人要了一部。

        拿着手机拨出了个号码,孟林开门见山的说道:“王哥,帮我查个人?!?br />
        “呦呵,你小子跑美帝国主义去啦?”

        电话那端的人似乎能监控到身处的地方,笑道:“林子,听说你们家瑶瑶出事了?要不要哥几个帮你阄腾一下?”

        “得了吧·王哥,我这次来美国就是接瑶瑶回去的·别再节外生枝了?!?br />
        孟林闻言苦笑了起来·说话这人叫王思远,比他大几岁,身世背景与他差不多,两人从小一个大院里长大的,但是从十五岁的时候,孟林就再没见到过对方。

        直到孟林结婚的时候,王思远才突然出现在了婚礼上·孟林当时就追问他这些年都干嘛去了·不过王思远留给了他个电话,让他婚后和自己联系。

        结完婚孟林给王思远打了个电话才知道,对方是有个任务需要自己配合,在一个多月的接触中,孟林也逐渐了解到了王思远的工作性质。

        王思远所在的部门,是游离于军队和地方之间的一个极其特殊的部门,直接受总参领导·他们的工作性质,有些类似于国外的情报特工组织。

        由于部门的特殊性,所以要求也是极高,里面的人基本上都是根正苗红的三代子弟,当然,这些家伙凑在一起,也是做了不少出格的事情。

        其实在和平时期,各种暗战每天都在发生·只是距离老百姓的生活很遥远而已,孟林知道的比一般人要多得多·所以他也相信,这哥们真能折腾点事出来。

        “真不要哥们帮你出气?”

        王思远的话有些玩世不恭,但是孟林心里明白,这哥们是真正在生死之间游历过的,放到部队里绝对是兵王般的人物。

        “王哥,这事儿只是个意外,您帮我打听个人就行了?!泵狭挚刹桓叶猛跛荚?,要是被老爷子知道,少不得又要挨批。

        “说吧,叫什么名字?什么地方人?”王思远也没再废话,直接问道。

        “叫吴哲,口天吴,哲学的哲,港岛人,年龄在二十四五岁的样子……”孟林将他所了解的吴哲的资料报了过去。

        “知道了,等我几分钟?!碧矫狭值幕昂?,对面挂断了电话,三四分钟过后,又给孟林拨打了过来。

        “我说林子,你打听这小子干嘛?整个就是一小混子??!”

        王思远的声音有些不满,开口说道:“这个叫吴哲的十四岁因为打架被港岛警方处理过,当时被港英中学给开除掉了······

        吴哲出来之后就整天在街面上瞎混,后来跟了人从港岛往内地带货,有点钱都拿澳岛去赌了,整个就一败家玩意儿啊······”

        要说王思远的渠道真的很惊人,短短的几分钟里,他将吴哲的资料全都给摸清了,甚至连吴哲小时候上的那家学校都给列举了出来。

        “王哥,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孟林为人十分的谨慎,虽然王思远说出的资料和刚才那“吴哲”所说的差不多,但孟林还是要搞清楚才会心安。

        “他现在应该就在拉斯维加斯!”王思远问道:“你妹妹的事情和这个吴哲有关?”

        “没,我只是想看看有没有这个人?!泵狭忠×艘⊥?,说道:“王哥,多谢您了,等我回京城请您吃饭??!”

        王思远闻言笑道:“成,把你们家老爷子的那几瓶60年的茅台酒酒给哥哥带来,这饭我就去吃了?!?br />
        “得,哥哥您说话了,我就是偷也去偷上几瓶!”

        孟林笑着点头答应了下来,不过邯眉头却是皱成了个川字,王思远所说的那酒,可不是容!易到的。

        稍微了解一点历史的人都知道,在本世纪50年代末到六十年代初的那三年里,由于大跃进运动以及牺牲农业发展工业的政策,导致了的全国性的粮食短缺和饥荒。

        在那三年里,全国饿死的人多不胜数,有些地方整个村子的人都死光掉了,仅是豫省饿死的人就高达上百万,后来的“逃荒者”这个名词,就始于那个时候。

        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当时的某位领导特批了一大笔粮食,用于茅台酒的生产,使其产量并没有因为饥荒而减少。

        所以这几年生产的茅台酒,被后人说是掺了鲜血的茅台。

        说来也奇怪,但凡是这三年产出的酒,都要比别的茅台酒更加的有劲当时很多军队中的领导都很喜欢,那位从寺庙里出来的和尚将军

        晚年的时候更是非此酒不喝。

        作为一个白酒消费的大国三年的酒产量再多,也架不住全国人民喝啊。

        时至今日过去了三十多年,那几年的酒在市面上根本就见不到了,也就是像孟家老爷子这种身份的人,在家中还有一些藏酒。

        “得,这次又要挨爷爷的骂了?!?br />
        挂断电话之后,孟林苦笑着摇了摇头他在上高中的时候曾经偷过爷爷的酒那次可是结结实实的挨了顿揍的。

        不过这个电话确定了吴哲的身份,孟林还是感到值得的,从王思远提供的资料上来看,吴哲的确和妹妹只是偶遇而已。

        “回去还是要搞清楚秦风那小子跑哪儿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孟林心里总是感觉哪里不对,但又说不出来,只是觉得这事儿隐约有秦风的影子在里面。

        好在回国之后那就是自己的地盘了有胡保国那尊大神在,孟林不至于去对付秦风,但打听一下秦风的行踪却是没什么问题。

        在医院里等待了一天之后,到了傍晚时分,几辆黑色的轿车护送着一辆救护车驶往机场,那架由国内飞来的专机,内部宛然被改造成了一个可以应急的小手术室。

        “瑶瑶,这次是哥哥不对以后咱们就留在国内,哪都不去了

        看到经过一番折腾面色变得苍白的妹妹,孟林一阵心疼,同时也是自责不已,要不是他坚持让孟瑶离开,也不会有这种事的发生。

        “哥,不怪你,我挺好的……”

        孟瑶笑着摇了摇头,虽然在生死线上走了一遭,但她却是收获了爱情,尤其是感受到了秦风的情意之后,孟瑶感觉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秦风,早点回来!”

        看了一眼机舱外的夜色,孟瑶心里居然有种甜蜜的感觉,因为她知道在自己牵挂秦风的时候,秦风也在挂念着自己。

        秦风确实是在想着孟瑶,此时的他刚刚走出旧金山的国际机场,回头看了看那满是飞机的?;?,秦风估算着孟瑶差不多应该上飞机了。

        “哎,我说你想什么呢?怎么老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刘子墨重重的拍了一记秦风的肩膀,他对秦风把自个儿从医院叫走从而不能去送华晓彤上飞机的事,已经念叨了一路了。

        “我知道了,你小子在想孟瑶是吧?”

        刘子墨笑得有些龌蹉,用胳膊肘捅了一下秦风,说道:“喂,你和孟瑶亲嘴了没有,我告诉你,我和华晓彤可是都已经那啥了····…”

        “吹······”秦风没好气的看了一眼刘子墨,说道:“接着吹,可劲的吹!”

        “哎,我说你别不信啊,给你说……”

        看到秦风不信,刘子墨顿时着急了起来,现在他也就是谈起女人,能在秦风面前找到一丁点儿的优越感了。

        “得了吧你,华晓彤的眉毛未开,分明还是个处女,你小子接着吹……”

        看到刘子墨那样子,秦风顿时笑了起来,和孟瑶离别的愁绪也减少了几分,还别说,刘子墨就有这本事。

        “奶奶的,我怎么忘了这茬了?”刘子墨一拍脑袋,他这才想起来,原本秦风通过相面能分辨出女人是否失身的。

        “喂,你两个小子说什么呢?快点走了,车子已经等在外面了?!?br />
        走在前面的白振天不满的看着秦风和刘子墨,这哥儿俩也不是第一天见面,哪里有那么多的话要说?

        “来了!”秦风答应了一声,拉着刘子墨快走了几步。

        “白大哥,这阵势······也忒大了点吧?”来到出口处,秦风顿时有点傻眼。

        因为在这国际机场出口的地方,整整齐齐的站了四五十个穿着黑西装戴着墨镜的年轻人,就差没在自己脸上写着“洪门中人”这几个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