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五百八十二章 水客

    第五百八十二章 水客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乍为孟家新一代的领军人物,孟家自然不会让孟林的政治前途受到影响,在出行之前,就已经将各种事情都安排好了。

        在孟林拨出那个电话后没过多长时间,贝蒂娜身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接通电话说了几句,贝蒂娜转身出了病房,这次她的任务已经算是完成了。

        “哥,对不起,让你担心了?!?br />
        当病房里只剩下孟林兄妹的时候,孟瑶的眼睛有些发红,在为秦风挡枪的那一瞬间,她却是没有想过自己家人的感受。

        “傻丫头,这不是没事吗?”

        听到妹妹的话后,孟林的心猛地一颤,伸手摸着孟瑶的秀发,开口说道:“瑶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能告诉哥哥了吗?”

        孟林可不是华晓彤那样的糊涂蛋,他是正儿八经公安大学毕业的高材生,虽然没有亲眼目睹事件的发生,但是听完整件事的经过之后,他还是感觉有点不对。

        按照华晓彤所说,在枪手开枪的时候,孟瑶是面对着那个人的,为何没有任何躲避的行为,而枪手如果是冲着孟瑶来的,又为何没有对孟瑶进行补枪呢?

        “哥,我也不知道,我都吓傻了?!?br />
        孟瑶摇了摇头,说道:“当时就看到有个人冲我开枪,中枪之后的事情,我……我就更不知道了……”

        孟瑶从小到大都没说过谎话,这还是她第一次对哥哥撒谎是以脸上的表情并不是很自然,微微垂下了眼睑。

        “瑶瑶,你说的都是真的?”孟林是什么人,一眼就看出了妹妹话里很多的漏洞。

        “当然是真的啊,我看到枪的时候都傻了?!泵涎咕⒌牡阕判∧源?,但脸庞却是愈发的红了。

        “你会见怕枪?”

        孟林闻言有些哭笑不得在孟瑶七八岁的时候,家里的老爷子就带他们兄妹俩去过靶场个子还没有老式步枪高的孟瑶那会就敢开枪了。

        “哥,打枪和被人用枪指着,可是两回事??!”孟瑶轻轻的抓住了哥哥的衣袖甩了一下,就如同小时候有事求哥哥时的动作一般。

        这会孟瑶真的有些后悔让刘子墨通知秦风来看自己了,她没想到哥哥的疑心居然那么大,说不定就会将秦风给认出来。

        “瑶瑶,听说当时还有个人那是谁???”被妹妹抓住了衣袖孟林心一软,不过为了搞清楚这件事,孟林还是硬起了心肠问了下去。

        “那是刘子墨的朋友……”

        孟瑶开口说道:“那人好像是来参加什么赌王大赛的,晓彤在赌场里输了钱,刘子墨请那人帮忙给赢回来的······”

        在这当口,闺蜜也要拿出来做挡箭牌了,不过孟瑶知道自己哥哥不是那种多嘴的人,回国之后肯定不会告诉华家长辈的。

        “刘子墨是秦风的朋友?”

        孟林终于将话题扯到了秦风的身上,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直都觉得这事情背后,隐隐藏着秦风的影子。

        而更为巧合的是,孟林在来美国的前一天,曾经去《真玉坊》,但是那个叫做谢轩的小胖子却是告诉孟林秦风去南方进货了。

        做警察这个行业久了,联想力总是特别的丰富孟林在飞机上的时候还在琢磨,这件事会不会和秦风有什么关系。

        “哥,你什么意思呀?”

        听到秦风的名字,孟瑶不高兴了,脸色一绷,说道:“刘子墨是晓彤的男朋友,和秦风有什么关系?话再说回来了,秦风他在国内,和这件事又有什么关系???”

        胸口中枪,难免会伤及肺部,孟瑶话说的急了一点,忍不住咳嗽了起来,那张小脸顿时变得煞白。

        “唉,我也没说什么啊,瑶瑶,你别生气,哥哥不问了还不行吗?”

        看到妹妹痛苦的样子,孟林不由慌了手脚,连忙扶着孟瑶半坐了起来,又倒了杯温水递到了妹妹面前。

        “哥也是关系你,你不喜欢听就算了?!?br />
        孟林心疼的看着妹妹,他从小就对这个妹妹宠溺有加,见不得孟瑶受丝毫的委屈,眼下妹妹这副样子,真的让他心疼不已。

        “哥,你不要老是戴着有色眼镜看人啊······”

        孟瑶虽然知道这时候不该提起秦风,但忍不住还是帮秦风分辨道:“我觉得秦风很好啊,学识渊博不说,个人能力也很强,他才多大呀,就能做出《真玉坊》那样的产业…···”

        曾经有人说过,有经历的男人,最是吸引女人,这句话说的一点都不错,秦风虽然年轻,但是他所经历过的事情,很多人一辈子都未必能碰到。

        “你说的我都知道?!?br />
        孟林闻言叹了口气,说道:“哥哥了解的事情比你多,秦风的确是个很优秀的人,但他绝对不适合你,或者说不适合咱们孟家的……”

        虽然以孟家现在的权势,并不需要再以联姻来巩固其政治地位了。

        但是孟家也是要脸面的,他们宁可将家中的女儿嫁给一介白丁,也不会容许孟瑶嫁给一个曾经杀过人进过监狱的人。

        “哥,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br />
        孟瑶知道哥哥的脾气,提了一嘴之后马上打僮了话题,眼神转动了一下,说道:“哥,没别的事了吧?体把!晓彤叫进来,我……我要去洗手间了……”

        思来想去,孟瑶只能通过华晓彤传话给刘子墨,让他通知秦风不要来了,好在她的理由足够强大,孟林闻言也只能站起身来。

        “咚······咚咚······”正当孟林想出病房的时候,门口却是传来了敲门声。

        “请问我可以进来吗?”一个略带港岛口音的普通话响了起来。

        “谁???”

        孟林皱了下眉头,外面他安排了好几个特种部队的人在警卫·怎么还是有人能随便闯到病房门口?

        只是孟林没有看到,在那敲门声响起的时候,妹妹的脸色却是变了一下,因为孟瑶已经听出了那是秦风的声音。

        “晓彤,他是谁?”

        打开病房的门后,孟林发现在门口站了三个人·华晓彤和刘子墨他都认识的,不过站在中间的那个人的面孔·却是被一束鲜花给遮挡住了。

        “孟林哥·他叫吴哲,是港岛人?!?br />
        华晓彤有些怕孟林,忙不迭的解释道:“吴哲是······是我朋友的朋友,曾经帮过我们一些忙,他……他和瑶瑶也是认识的?!?br />
        “什么乱七八糟的?”

        孟林无语的摇了摇头,说道:“港岛的同胞是吧,谢谢你来看我妹妹·她正在休息·你就不要……”

        “孟生是孟瑶小姐的哥哥吧?您好,您好······”

        孟林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对方给打断掉了,紧接着从那束花的下面伸过来一只手,和很准确的抓住孟林的手摇晃了一下。

        还没等孟林反应过来,那人就将一大束鲜花塞进了孟林的怀里,而且他堵在门口的身体·也不知道何时被对方给挤到一边去了。

        “我靠,这……这他妈是什么人???”

        饶是孟林从小家教甚严,但是此刻也是忍不住在心里大爆粗口,万一对方要是有歹意的话,那岂不是直接将妹妹暴露在危险之下了?

        “哎,你给我站住······”想到这里,孟林不由出了一身冷汗,连忙拨开了怀中的那束花·回身往病房里追去。

        “怎么的啦?”

        听到孟林的喊声,那人站住了脚·一脸疑惑的说道:“孟生,美国的鲜花好贵的,你为什么给扔在了地上呢?”

        扔起了鲜花,那个人走到孟瑶的床头,说道:“孟小姐,听说你就要回国了,我特意来看看你,希望你能早日康复······”

        “哦,谢谢吴先生?!泵涎咳套⌒?,开口说道:“我已经没事了,多谢吴先生的花,彤彤,帮我放在这边吧······”

        有哥哥在身边,孟瑶的言语中不敢表现出任何的情绪,不过却是冲着秦风眨巴了下眼睛,目光里全都是笑意,她还没见过一向成熟稳重的哥哥被人如此作弄过。

        “欢迎孟小姐以后来港岛游玩,到时候一定给我打电话??!”说实话,秦风进来之后也是有些紧张,不过在见到孟瑶之后,心情却是慢慢平复了下来。

        “喂,这位吴先生,从您进来,我还没见到您的相貌,这有点不礼貌吧?”

        秦风刚刚对孟瑶发出了邀请,身后就传来了孟林的声音,不过相比对秦风的敌意,这声音却是吻合了许多。

        这是因为孟林从身后看“吴哲”的背影,他的肩宽要比秦风宽上一些,而且身高也要更加高一点,看上去应该有一米八五左右。

        其实只要不是秦风,孟林是不排斥妹妹谈恋爱的,如果这位“吴哲”先生真的是什么青年才俊,他也不介意妹妹与其交往。

        “啊,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在孟林的话声过后,那位“吴哲”转过了身,很热情的又要去和孟林握手。

        “孟生你好,我叫吴哲,平时在港岛和澳岛两地跑,从事些和赌业相关的工作?!辈僮乓豢诟凼狡胀ɑ?,秦风和孟林的目光对视在了一起。

        “嗯?怎么有点熟悉的感觉???”

        孟林看着秦风的样貌微微皱了下眉头,说实话“吴哲”的长相真不怎么样,五官虽然还算方正,但那上挑的眉角,却是会给人一种很轻佻的感觉。

        “吴先生,咱们见过吗?”孟林一边打量着对方,一边看似随意的问道。

        “孟生去过澳岛吧?我说怎么看着那么眼熟呢,你一定在赌场里玩过?!?br />
        秦风使劲了摇晃了几下孟林的手,大声说道:“下次孟生去澳岛的赌场,一定要先给我打个电话,我包您能赢个百八十万的?!?br />
        “赢你妹???”

        听到对方的话后,孟林的嘴角一阵抽搐·他前段时间还处理了几个公款到澳岛赌博的官员,自己哪里会干这种事情啊。

        “孟林哥,吴哲很厉害的,他帮我们在这里的赌场赢了一百多万美金呢?!?br />
        华晓彤看到孟林的脸色有些不好看,连忙在旁边帮衬了一句,不管怎么说这个“吴哲”都是刘子墨的朋友·贬低了“吴哲”,刘子墨的脸面岂不是也会很难看。

        “呵呵·吴先生很厉害啊·不知道您的职业是?”孟林笑着摇了摇头,继续问道。就在赌场里讨口饭吃啦,偶尔也会做一些进出口的贸易…!

        秦风摆出一副很谦虚的样子,说道:“小本生意,混口饭吃而已,孟生您要是在港澳两地有什么货要带,到时候只要一个电话全都包在小弟身上了?!?br />
        “带……带货?”

        秦风的话听得孟林一阵呆滞他知道在港澳沿海地区所谓的带货是什么意思,没成想这小子居然是干这个的?

        由于港岛是世界上最大的两个免税港之一,在港岛说销售的各种外来品牌几乎都是免税的,如此一来,港岛的东西就要比大陆便宜将近一半。

        在港澳两地,有一种职业叫做“水客”,他们专门把一些关税很重的电子商品带入到关内诸如高档手表手机电脑一类的物件。

        而水客这职业,也不是谁都能做的。

        想要做水客,首先必须有港岛的身份,因为港岛人在通关的时候,可以通过自动闸机进关,不用像内地来的人要通过人工检查才能进出往

        说白了,水客其实就是走私,孟林之所以那么了解是因为他曾经针对这种现象进行过一番研究的。

        原来吴先生干的是这一行???孟林的嘴角有些抽搐,他倒是想挤出一点笑容来但面对这种人,他真的是笑不出来。

        “哈哈,都是混口饭吃而已?!?br />
        吴哲似乎很是为自己的职业而骄傲,开口说道:“我最近在研究赌术,已经很少带货啦,不过孟生如果您有需要的话,大到电视机,小到手机电脑,我都能帮您带出来的?!?br />
        “您还研究赌术???”

        孟林倒是对这人有些好奇了,说实话,他在公安系统所做的工作,研究多余实际办案,说白了就是高高在上,对下面的具体情况,并不是很了解的。

        “那当然,我的赌术可是很厉害的?!?br />
        看到孟林完全没有认出自己的样子,秦风也放松了下来,和孟林多吹嘘一会儿,也等于是多陪了一会孟瑶。

        “孟生,不瞒您说……”

        秦风的话中略带了一丝不满,手舞足蹈的说道:“这次在拉斯维加斯举办的赌王大赛,要不是我最后没参加决赛,那冠军一定是我的?!?br />
        “哦,吴先生真的很厉害啊?!?br />
        看到秦风的样子,孟林的戒备之心倒是去掉了不少,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妹妹不喜欢夸夸其谈的男人,就凭对方这样子,就不必担心妹妹会对他产生好感了。

        不过就此孟林也没了和秦风胡扯的心思,当下说道:“吴先生,非常感谢您来看望孟瑶,不过我们马上就要离开了,还有些准备工作要做,您看是不是?”

        “啊,好,那我就先告辞了!”

        秦风还没至于把吴哲装的那么白痴,听到孟林下了逐客令后,开口说道:“孟生,以后要带什么东西,可一定要找我啊,老刘那里有我的电话……”

        “一定,一定的!”

        孟林连送带推的将“吴哲”送出了门外,再回过头的时候,却是一脸的哭笑不得,以他的身份地位,什么时候和这种小人物打过交道?

        “彤彤,这都是什么人???”看到吴哲消失在走廊尽头之后,孟林回头没好气的冲着华晓彤说了一句。

        “孟林哥,他······他真的很厉害的?!被趿怂醪弊?,她虽然讨厌吴哲,但还是要维护刘子墨的面子啊。

        “你们这些小丫头,不要轻信轻言,上了别人的当!”孟林摇了摇头,开口说道:“瑶瑶喊你进去有事,你快点过去吧!”

        “哎,你站住,女孩子有事,你往里面钻干嘛?”看到刘子墨也要跟着孟瑶进去,孟林连忙喊住了他。

        “嘿嘿,林哥,您抽烟……”

        想到刚才秦风的表演,刘子墨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孟林看上去非常的精明,还不是被自己兄弟给瞒天过海的骗过去了?

        “我说你小子也不是什么好鸟,最好离华晓彤远一点?!?br />
        孟林没好气的看了一眼刘子墨,他早在来美国之前,就将刘子墨的档案看了好几遍,知道他是仓州刘家的人,而且还在美国加入到了洪门里。

        再加上孟林知道刘子墨和秦风相熟,是以这言语间也没什么好口气,

        “哎,孟大哥,我尊重归尊重您,但这事儿可不能听您的啊?!?br />
        刘子墨一梗脖子,说道:“我和彤彤是真心相爱的,您可不能干那棒打鸳鸯的事情,再说了,您又不是彤彤什么人,凭什么帮他做主?”

        “得,我的确犯不着,这事儿会有人和你说的?!?br />
        看到刘子墨那混不咎的样子,刘子墨被气乐了,他的确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华家也不是小门小户,这件事自然有人和这浑小子理论的。

        “哎,我说你可不能在中间使坏?。?!”身后传来了刘子墨的话,听得孟林一个踉跄,他是那种背后嚼舌头的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