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五百七十九章 反杀(下)

    第五百七十九章 反杀(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发生了什么事?”

        银狐长大了嘴巴,想要发出点儿什么声音,来证明自己依然活着,但是嘴唇蠕动了几下之后,他发现自己竟然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就在银狐身体一软即将倒下的时候,一双大手托在了他的腋下,同时一张脸孔,出现在了银狐的面前。

        “你很想问,我是谁吧?”

        那张脸贴近了银狐的耳朵,轻声说道:“我叫吴哲,记住了,下到地狱阎罗王问你仇人的名字,你不要说错了······”

        虽然面对的是一个将死之人,秦风还是没有说出自己真正的名字,因为他没有义务让银狐做个明白鬼。

        “咯······咯咯······”银狐的嘴唇蠕动着,使尽了全身的力气,吐出了几个单词,“你……你是怎么下的手?”

        作为一个杀手,银狐早就想到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此时他最想搞明白的是,对方究竟是用了什么手段,让他连丝毫反抗的力气都没有的。

        “你听说过索命针吗?”秦风托着银狐,浑然没在意周围奔跑的人群。

        那有关于炸弹的喊声,其实就是他自个儿用腹语搞出来的,就算警方调查事后的录像,都会发现当时秦风的嘴巴并没有张开。

        “索命针?”

        银狐眼睛一亮,在这一刻,他那被刺穿的心脏似乎恢复了活力,脸色瞬间涨的通红,死死的盯住了秦风。

        从银狐记事的时候·他就经常听爷爷念叨,在他师祖手上,有不少的好物件,其中有一个叫做索命针的东西,即使是用现代工艺,也无法打制出来。

        长大之后进入到杀手组织·银狐才知道,索命针是他们杀手组织的前身……杀手门的镇门之宝。

        传说索命针细如发丝·但硬时坚逾精钢无物不催·软时却是可做绕指柔,端得是刺杀暗袭夺人性命的无上宝贝。

        可惜的是,索命针一直都被那所谓的师祖随身带着,而银狐的爷爷不知道是心中有愧还是心有畏惧,从来都没提过寻找索命针的事情。

        所以这么多年来银狐一直是只闻其名未能得见,此刻在临死之时乍然听到索命针这三个字,那种执念·让他居然硬生生将心脏位置的经脉给贯通了。

        “死在这东西身上·我也算是死得其所了吧银狐惨然笑道:“终日里打雁,今儿却是被雁啄瞎了眼睛……”

        “你们杀手组织的负责人,复姓宇文吧?”

        感觉到银狐生命力的流逝,秦风开口问道:“能认得索命针,想必你和师父当年的弃徒不无关系,我也算是帮师父提前收取点利息了……”

        杀手门原本就行踪诡秘,而杀手门中的索命针·知道的人更是微乎其微,眼前的银狐能一口道出索命针的来历,肯定和杀手门有偌大的渊源。

        而就秦风所知,当年暗算载的那个大师兄,就是最擅长杀手门中的功夫,他出国之后十有八九就是加入到了杀手门中。

        “你……你是师祖的后人?”

        听到秦风的这几句话后,银狐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和不可置信的神色,他怎么都无法想明白·两者同出一脉,对方为何要对自己下

        银狐爷爷欺师灭祖的事情·自然不会对孙子言说了,在他的话里,他的师父是死在了内地监狱中的,每次谈及还都表现出一副伤感的样子来。

        所以银狐一直都以为,爷爷是个尊师重道的人,他根本就不知道正是自己亲爱的爷爷,将师祖一手送进的监狱。

        “为……为什么……”

        银狐挣扎着问出了这句话,但是还没等他听到答案,身体猛地一僵,思维瞬间陷入到了黑暗之中,再也听不到秦风的声音了。

        之前秦风的那灌输了真气的索命针,已然是刺穿了银狐的心脏,完全破坏了他的生机,银狐能支撑到现在,都已经算是奇迹了。

        “那些被你杀死的人,在死之前恐怕也都会问一句为什么吧?”

        看着银狐那死不瞑目的双眼,秦风想到了“天理循环”这个字,俗话说杀人者仁恒杀之,在银狐干上杀手的那一天,就应该有死亡的觉悟了。

        秦风和银狐的对话,也不过就是短短的十来秒钟,在外人看来,倒是有些像秦风在扶这位要摔倒的女士一般,任是谁都想不到,这里正上演着一出袭杀和反杀的戏码。

        周围的人群此刻已经快要疏散开来了,秦风两手一松,悄无声息的混在人群里往来路跑去,在推门进那间咖啡馆的时候,秦风顺手将那顶帽子挂在了原处。

        “老弟,你……你出手了?”

        白振天能察觉得到,刚刚坐下来的秦风,身上充斥着一股子血■的味道,只有杀过人之后,身上才会残留这种气味的。

        “嗯,这人不死,我心不安!”

        秦风点了点头,抬头往窗外看去,脸上露出一丝冷笑:“我很想知道,杀手组织中的一个S级杀手被人刺杀,他们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说起来秦风和这杀手组织,还真是有不解之缘,在澳岛秦风废掉了杀手组织在港岛的几个暗子,使得杀手组织在东南亚的布局受到了很大影响。

        而回到国内后,秦风又是将杀手门在内地唯一的传人干掉,到了美国更是升了一级,直接对上了S级杀手,并且反杀成功。

        以秦风对杀手门的了解,他自然清楚培养一个S级杀手所需要的巨大代价,所以秦风很期待,当等到银狐死亡的消息传到杀手门之后,将会引起什么样的轰动。

        “老弟,你……你不会认错人吧?”

        白振天有些担忧的问道,最近美国接连出现各种负面新闻,如果秦风所杀的那个人只是个普通女人的话,恐怕美国的几个相关部门,又要开始新一轮的严打了。

        还有一点就是,白振天不怎么相信秦风能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将世界杀手榜排名前三的银狐给干掉了,这未免也太轻松了点吧?

        “白大哥您在拉斯维加斯的警局应该也有人吧?”

        秦风看着倒在地上的银狐,淡淡的说道:“回头你打听一下就清楚了,这人就算不是银狐,也绝对不会是个女人的······”

        此时奔跑的人群也发现了所谓的炸弹,应该只是一些人的恶作剧,不过围在马路斑马线上的行人却是不减反增,因为有个人倒在了马路的正中间。

        “有人倒在了地上······”喊出这话的,都是不怕事儿闹大的人,看着倒在地上的“漂亮女人”这些人甚至还有点幸灾乐祸。

        “警察,快点来吧,应该有人突发心脏病了?!?br />
        “上帝,应该给医院打电话的,说不定还能有救······”

        拿出手机打医院和警察局电话的人,自然是前文所说的喜欢管闲事的,芝麻谷子大小的事都要给警察打电话,眼下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自然得尽尽好公民的义务了。

        “不行了,他已经断气了?!?br />
        一个自称医生的男人翻看了一下银狐的眼瞳,又将手放在了银狐的脖颈上,过了好一会之后,摇头给出了权威的诊断意见。

        由于前几天发生的枪击事件,让拉斯维加斯的警察感受到了很大的压力,所以这次他们来的很快,并且在第一时间封锁了这个街道,在马路中间拉起了警戒线。

        看到警察和救护车先后赶到,白振天看向了秦风,问道:“老弟,没留下什么首尾吧?”

        “没有,除了这个钱包之外……”

        秦风从兜里拿出了一个男士钱包,这玩意也是放在银狐那个手包里的,除了这个钱包之外,里面还有一把装了八发子弹的手枪。

        “但愿你没杀错人吧?”

        看着秦风在那翻弄钱包,白振天忍不住叹了口气,他也算是身经百战的人,但是见到秦风杀人之后的那种淡漠,白振天也是自问不

        “如果错了,我在那家新公司里的股份就全送给你了?!鼻胤缥叛云擦似沧?,除了银狐那种顶级杀手之王,谁还能在心脏机能损坏之后又多活好一会的。

        当然,事情也不是绝对的,在印度就有一些练习瑜伽的人,能埋在地下七天七夜,挖出来后依然生龙活虎。

        但银狐只是个杀手,相比杀人的技巧,他的防御力却是要差了很多,否则也不会如此轻易的就被秦风袭了胸。

        美国警察和医院的动作很快,在迅速将银狐抬上了救护车之后,拉斯维加斯大道又恢复了刚才的繁华,只是留下几个警察在寻找着目击证

        “今儿总算是能睡个好觉了?!鼻胤缡嬲沽艘桓隼裂?,说实话,被银狐这样的人盯着,秦风这几日来真是连觉都睡不安稳。

        “白大哥,去你哪儿吧,有什么事先帮我挡一下······”尸体已经被搬走了,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义了。

        当下秦风当下跟着白振天回到了洪门的据点,随便找了个房间就蒙头大睡,这几日的煎熬,让即使进入到暗劲的秦风都有些吃不消了。

        秦风睡的香甜,但是白振天却是忙碌了起来。

        动用了一些关系打听到发生在警察局的事后,得到的结果让白振天差点惊掉了下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