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五百六十八章 完胜(中)

    第五百六十八章 完胜(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在泰勒看来,这个叫做“吴哲”的中国人,只不过是白振请来代赌的人而已。

        这个东方小子的胆子,虽然比旁人要大一些,但上一把他起手一对A,牌面算是很大的,叫出梭哈倒是在情理之中。

        但是这一把牌,秦风拿到手的只是一张小八,这样不大不小靠在中间的牌,是梭哈中最为难受的,想起刚才那“吝啬”的小费,泰勒忍不住调侃了秦风一句。

        “这一把梭哈?”秦风似乎被泰勒的话给吓住了,口中嘀咕道:“一张单8就梭哈,会不会有些太冒险了???”

        “这小子的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他还真想着梭哈,赢钱赢傻了吧?”

        秦风的“嘀咕”声,是用英语说出来的,所有听到他这句话的人,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虽然碍于白振天的面子没有说出来,但均是腹诽不已。

        “MN吴,我知道你的运气很好,但是运气不会总眷顾一个人的?!?br />
        坐在秦风旁边的盖德豪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说实话,刚才秦风一把牌赢了三个多亿,对他的内心也有很大的冲击。

        要知道,盖德豪斯早期参加的赌局,总是赌场出钱他去赌,至于最后能赢得多少钱,那和他的关系并不大。

        直到成名之后,这种状况才有所改变,盖德豪斯不但拥有了赌场的一些干股,并且在每年的赌王大赛中·也能从赢到的钱里面提取分红。

        但即使如此,两年多下来,盖德豪斯也不过只有几千万美金的身家,毕竟在赌坛谁都认识他,想去别的赌场捞点外块对他而言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像今儿这种豪赌,盖德豪斯也是第一次参加·而且他和橡胶大王佩德罗签署了协议,在这场赌局中他能从赢到的钱里面·分得百分之六十。

        但就是这百分之六十的分成·也让盖德豪斯变得有些患得患失起来,正是应了中国的那句老话,身在局中不自知,再也保留以前的那种镇定了。

        “我的运气一向都很不错的?!?br />
        听到盖德豪斯的话后,秦风撇了撇嘴,说道:“要不这一把咱们再赌下运气,我梭哈你桌子上全部的筹码·你敢不敢赌?”

        “吴哲”原本就长着一副痞子样·那双有些上拉的眼角,使其看起来总像是在斜眼看人。

        而秦风的装扮,更是将吴哲那流里流气的一面发挥的淋漓尽致,尤其是他挑衅盖德豪斯的样子,像极了街头的那些扎着耳环纹着身的小混子。

        “这个东方人也太狂了,居然挑衅起盖德豪斯来了?”

        “就是,盖德豪斯可是三界赌王大赛的冠军·那小子算什么?”

        “你们没听到吗?他又要梭哈,看看盖德豪斯敢不敢跟了,今儿这赌局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秦风的话引得场内一片骚动,且不说他刚刚梭哈赢了一把,就凭秦风现在一张单Bk牌,竟然还敢叫嚣着梭哈,简直狂妄到没边了。

        “东方人,不要以为靠运气赢了一把牌·就天下无敌了?!?br />
        不知道为何,一向冷静的盖德豪斯见到秦风这副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在往日参加赌局的时候,他可是从来都不会为了别人的挑衅而动怒的。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不是吗?我说,你到底敢不敢梭哈吧……”秦风嘴角往上挑了挑,露出一副不屑的样子,看得盖德豪斯眉头不由自主的跳了起来。

        “现在是该你说话,而不是我,需不需要梭哈,我等下自然会做出判断……”

        盖德豪斯到底身经百战,并没有因为秦风的挑衅而失去理智·因为秦风现在手上一共有将近六亿的筹码,即使梭哈输掉,他还能剩两亿多,还有翻本的机会。

        但是盖德豪斯不同,佩德罗一共就给他提供了三亿筹码的赌资,如果输掉的话,他可没有阿卜杜勒的财力,继续出钱坐在赌桌上的。

        “MN吴,现在该你说话,五百万,你跟不跟?请尽快下决定吧……”

        主持牌局的泰勒也有些不耐烦了,自己只不过是无意中说出的一句话,居然被秦风打蛇随棍上,在那刺激起了盖德豪斯。

        赌桌上语言的较量,其实也是一种心理战术,就像是NBA球队里的一些球员,一到场上就垃圾话不断一样,只是为了扰乱对手的心。

        按理说泰勒对这种情况,应该是视而不见的,尤其是在这种顶级赌局中,富豪斗嘴压根就没他开口的余地。

        不过一来秦风本人并没有资格参加这种赌局,他只是帮白振天代赌的,二来刚才秦风给出的小费也让泰勒心中不满,所以这才出言催促起了秦

        “泰勒,注意你的态度!”

        秦风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人,听出了泰勒话中的不耐烦之后,秦风抬起头,冷冷的说道:“我有权利说话和思考吧?刚才阿卜杜勒先生不也是思考了很长时间吗?”

        “你能和阿卜杜勒王子比吗?”

        泰勒眼中露出了一丝不屑,正想开口说话的时候,耳边却是传来了白振天的声音,“泰勒,吴是我的代言人,我会把你的态度理解成是对我的不尊重……”

        白振天的话就像是一记重锤,重重的敲在了泰勒的心头,泰勒连忙出言解释道:“白,我不是这个意思,真的不是。

        没错,秦风本人是不算什么。

        但打狗也要看主人面,白振天那是什么人?是纵横欧美黑道数十年的狠人,手上人命无算,岂是他一个赌场高级管理能得罪得起的?

        想到有关于白振天的传闻,和近来黑手党与山口组火拼背后的影子,泰勒不禁后背冷汗淋漓,很努力的挤出了一丝笑容,说道:“MN吴,你当然有权利思考了,我为我的言行对你道歉······”

        在这个世界上,聪明人往往都能活得更久一些,泰勒显然很清楚,和自己的小命相比,面子实在是不值几个钱的。

        “五百万一把,赌到天亮我这些钱都输不完······”

        秦风看了一眼泰勒,伸了个懒腰说道:“没人跟牌,我还赌个什么劲???什么世界第一???我看也就是那么回事······”

        秦风说话的声音不大,但字字都传入到了盖德豪斯的耳朵里,看到盖德豪斯放在赌桌上的右手攥成了拳头后,秦风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泰勒,不用你催了,这把我不赌了!”看着老泰勒欲言又止的样子,秦风哈哈一笑,居然拿起了面前的那张小8直接扣在了赌桌上。

        “不跟了?”

        秦风的这个举动,显然让很多人都有些吃惊,刚才还一副灼灼逼人的样子,转眼之间就弃了牌,也不知道秦风唱的是哪一出。

        就连经验老道的泰勒都愣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MN吴弃牌,奥黛丽,继续发牌,由盖德豪斯开始……”

        “哎呦,这第三张牌可不怎么样啊,不过是个小8和老K放在一起,连个顺子都凑不起来?!?br />
        当奥黛丽将牌发在盖德豪斯面前后,秦风阴阳怪气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他的话听在别人耳朵里,有种让人心中抓狂的感觉。

        “吴,梭哈不是只有顺子才能赢牌的?!辈恢牢?,在赌场上被人称为冷面杀手的盖德豪斯,尤其忍受不了秦风的冷嘲热讽。

        “我当然知道,上一把我不就是一对A赢了三个亿吗?”

        要说秦风还真有拉仇恨的潜质,这句话一说出口,让坐在另外一头的阿卜杜勒额头青筋直跳,不带这么欺负人的???赢了钱居然还落井下石!

        不过想想秦风那犀利的语言,阿卜杜勒到了嘴边的话又生生咽了回去,以他的身份和秦风这样的人去争论,输赢都会掉价的。

        “莫迪赛先生是一对Q,这一把由莫迪赛先生说话!”泰勒也不想听秦风废话,看了一圈牌面后,出言打断了秦风的话。

        “一对Q?看来这把运气到我这边了?!?br />
        莫迪赛摸了摸嘴边的小胡子,拿起了五枚筹码,说道:“如果盖德豪斯先生底牌是K的话,那么我就认了,我加注五千万······”

        “不跟······”坐在莫迪赛下家的道格.汤姆森苦笑了一声,将刚刚拿到的那张黑桃十给扣在了桌子上。

        “喂,世界赌王,到你了,五千万敢不敢跟???”

        道格.汤姆森弃牌之后,桌上就只剩下了莫迪赛和盖德豪斯两个人,只是还没等泰勒说话,秦风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吴,这话应该不是你来说吧?”盖德豪斯在赌桌上也见过不少喜欢说垃圾话的人,但从来没有人像秦风这样,让他如此痛恨。

        “MN吴,这场牌局是由我来主持的,还请您不要抢我的饭碗??!”

        盖德豪斯话声刚落,泰勒也开口说话了,有秦风这么个另类在,他感觉这场赌局是他兼任荷官以来,遇到的最让人头疼的一场赌局。

        “好吧,我不过是帮你说句话而已,既然你们都不喜欢,我就闭嘴好了!”

        秦风很无辜的耸了耸肩膀,来到美国他别的没学会,将耸肩膀这个西方人惯用的动作,却是学了个十足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