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五百六十五章 小费

    第五百六十五章 小费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我选第四位……”

        哈林顿坐到了道格.汤姆森的旁边,这些人有钱,不代表他们就想输钱,参加这种世界顶级的赌局,其实在找刺激之余,他们也是想以此来证明自己的智慧的。

        所以看似简单的选位,每个人却都是很慎重,牌面第三大的哈林顿,选择了靠中间的地方。

        而南非的钻石大王莫迪赛,只能选择在了第三位,在这几个顶级富豪落座之后,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秦风和盖德豪斯。

        其实在梭哈的赌局中,排位座次,更多的只是一种心理暗示,因为最终押注的话语权,是桌上牌面最大的人所掌握的,坐在第一位,不代表就是第一个说话。

        不过在以往的这种赌局里,坐在第一位的人,往往出局最早,不得不说老外们也是很迷信的,最起码除了盖德豪斯和秦风之外,所有人都没有选择那个位置。

        “盖德豪斯先生,你先……”

        秦风笑着抬手示意了一下,因为他拿到的牌是一张小2在六个参加赌局的人当中是最小的,没有任何的选择权。

        “吴,我看过你的录像,你很厉害?!备堑潞浪股钌畹目戳艘谎矍胤?,他发现这个来自东方的小子,似乎比他想象中的还好难缠。

        因为刚才拿牌的时候,盖德豪斯本想去拿秦风手中的那张方片2的,只是他所站的距离要比秦风远一些,这才没抓到那张小2

        所有的单牌牌型里·方片2是最小的,所以没拿到方片-后,盖德豪斯也没刻意的去抓2只是随意的拿了一张小3

        可以说,在赌局没开始的时候,两人就悄无声息的来了一场暗战。

        和阿卜杜勒那些人不同·他们选择拿最小的牌,其实也是在彰显对自己的绝对信心·不管自己在什么位置‘都能赢得这场赌局。

        “我一向运气比较好而已?!鼻胤缥叛孕α诵?,说道:“您可以选择坐在第一位的,如果您梭哈了,我肯定会跟······”

        “哈哈,这个机会还是留给你吧!”听到秦风的话后,盖德豪斯哈哈一笑,径直走到了牌桌的第二个位置上坐了下来。

        “吴·看来你只能坐在首位了?!?br />
        泰勒对着秦风耸了耸肩膀·他也看出了刚才秦风与盖德豪斯的暗中较量,心里对秦风的评价,却是又高了不少。

        “泰勒,可以开始了,把筹码都拿上来,另外,开始今天的抽签之旅吧!”

        第一个选位的阿卜杜勒敲了下桌子·他早就等得迫不及待了,这样的赌局对于他们而言,也不是每天都可以进行的。

        “好!”

        泰勒点了点头,手中拿着一个??仄靼戳艘幌?,顿时,在赌桌的正前方,出现了一个大屏幕,屏幕上所显示的·却是一百多张女人的照片。

        “按照规定,阿卜杜勒先生·将由你来决定这场赌局的荷官?!碧├瞻诹税谑?,身边的一个侍应将一个电子仪器送到了阿卜杜勒的手

        “这些荷官都是赌场为了这场赌局专门培训出来的实习荷官,她们只掌握了最简单的发牌技巧,绝对不会出千的技术的?!?br />
        看到秦风脸上露出不解的神色,坐在他旁边的盖德豪斯出言为其解释了一下。

        “米高梅对这赌局还是很重视的吗?”秦风笑着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伟大的默罕默德,赐予我一个美女吧!”

        说实话,阿卜杜勒真的不太像阿拉伯人,真正的阿拉伯人,是绝对不敢拿伊斯兰教中的默罕默德来开玩笑的。

        说着话,阿卜杜勒的手指重重的按了下来。

        随着手指的按下,众人面前的屏幕上,顿时出现一个方框,在各张照片上跳跃了起来,当阿卜杜勒的手指再次按下之后,那个方框固定在了一张照片上。

        “啊哦,运气不错′是个美女??!”

        当那张照片在屏幕上放大之后,阿卜杜勒吹了声口哨,他对自己这次抽签十分满意,因为那是个金发碧眼的年轻女孩。

        “让奥黛丽上来!”看了一下那张照片下面的编号和名字,泰勒低声对身边的工作人员吩咐了一句。

        在等待发牌荷官到来之前,几个赌场的工作人员各自拿了一个密码箱来到了众人的桌前,打开密码箱之后,将里面的筹码分发到个人面前。

        泰勒拍了拍手,说道:“几位,这是赌场特别订制的筹码,面额最小为一百万美金,最大的是一千万美金,希望大家玩的愉快······”

        “果然是大手笔啊,在葡京赌场,面额最大的只不过是一百万港币的筹码…···”

        看着面前那一摞摞筹码,秦风不由眯缝起了眼睛,他知道,对于赌场而言,筹码就代表着金钱,这些看上去不怎么起眼的筹码,足足有三亿美金。

        “好了,我们美丽的奥黛丽小姐到了?!?br />
        五六分钟之后,一个身高足有一米七的女孩走进了贵宾厅,她之前应该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脸色和举止都显得有些局促?!鞍瞒炖?,你为这几位先生发牌,不要紧张!”

        泰勒轻轻拍了下奥黛丽的肩膀,在她耳边轻声说道:“你不感觉在这里很热吗?外套脱了吧,只留下内衣就好了,这是你的机会···…”

        “是,泰勒先生……”

        听到泰勒的话后,奥黛丽的眼睛在阿卜杜勒等人身上扫了一下,再回头看了一眼编号为1的这个从来都没开过的贵宾厅,心中顿时明白了过来。

        在此之前的培训中,奥黛丽也听闻过这种赌局·当下点了点头,把自己身上的外套给脱了下来,露出了曲线玲珑的身材。

        奥黛丽知道这是什么赌局之后,表现的很是大方,当然,最后里面那身红色胸罩和内裤她还是保留下来·不过整个身体也几乎都呈现出来了。

        “靠,还有这种福利???”

        当看到奥黛丽脱衣服的时候·秦风的眼睛不由睁大了·他倒是在莘南的电脑里看过西方女人的身体,但眼前的真人秀,无疑更加的刺激人的视觉。

        “赌局现在开始!”

        在奥黛丽站到了那个椭圆形赌桌中间的荷官位置之后,泰勒的声音响了起来,这场赌局虽然不是他发牌,但却是由他来主持的。

        “美女,你真是个幸运的女孩·这个…···是给你的!”

        当奥黛丽将一副牌拆开放入到洗牌机中之后·阿卜杜勒忽然手指一挑,将一枚筹码弹到了奥黛丽的面前。

        阿卜杜勒有个习惯,在每次参加这种顶级富豪的赌局时,他总是会给出高额的小费,不仅开局之前给,就是赢了牌之后,他还会给。

        “这个……泰勒先生?”

        看到阿卜杜勒的举动之后·奥黛丽的眼中闪过一丝喜色,不过她没有直接去拿筹码,而是将目光看向了泰勒。

        泰勒淡淡的说道:“按照规矩,你在这个赌桌上所拿到的所有小费,都是属于自己的?!?br />
        对于这种一掷千金的举动,泰勒见过太多次了。

        在前几年的一次豪赌中,那个发牌的荷官,居然拿到了一千万美金的筹码·在赌局结束之后,那个小妞直接就辞职不干了。

        “谢谢这位先生!”

        听到阿卜杜勒的话后·奥黛丽不由大喜,要知道,在这个牌桌上最小面额的筹码就是一百万美金,这些钱如果凭工作来赚取的话,恐怕最少需要十年的时间。

        “妈的,小费就给了一百万,真是不拿钱当钱???”见到阿卜杜勒的举动,秦风的嘴角不由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自从经营了《真玉坊》之后,秦风感觉自个儿也算是有钱了。

        但是此刻见到阿卜杜勒的做派,他才明白,和这些超级富豪比起来,自己的全副身家加起来,也不过就是别人扔出的几把牌的小费而已。

        不过还好,除了财大气粗不用自个儿赚钱的阿卜杜勒之外,没有人再向奥黛丽扔筹码了,否则这要是一个惯例,恐怕秦风能心疼死。

        “奥黛丽,发牌吧!”

        看到奥黛丽将那枚筹码塞到了自己胸前的那道深沟里之后,泰勒开口说道:“各位,规矩大家都明白的,每把牌的底注是一百万美金,请各位下注吧……”

        这种牌局,是没有上限的,换句话说,谁都可以在拿到两张牌之后喊出梭哈,当然,在梭哈的同时,也是要做好出局准备的。

        秦风等人点了点头,都拿了一枚一百万面额的筹码扔了出去,而奥黛丽用那双还有些颤抖的手,给六人面前各自发了一张底牌。

        当第二张牌发出来之后,需要比较牌面大小,来进行投注的,很巧的是,秦风拿到了一张黑桃A,在所有的牌面里,他是最大的。

        “这排位还真是邪乎???”

        秦风摸了摸鼻子,他坐在第一位,不代表就一定是第一个说话,但是眼前的牌,还真就按照坐次来决定话语权了。

        “MN吴,你的牌面最大,请问你是否投注?”

        泰勒的目光在桌面上审视了一圈之后,看向了秦风,按照规矩,应该由秦风来决定这一把最初的投注金额。

        “我这人不怎么会赌,但运气一向都很不错的?!?br />
        秦风用食指的关节在桌子上敲了敲,忽然抬起头,说道:“第一把就拿个黑桃A,不梭哈有点太说不过去了吧?”

        “我梭了······”在众人诧异之极的目光中,秦风忽然胳膊一个横扫,将面前所有的筹码,都推向了赌桌中间。

        “哦,上帝,这人疯了吗?”

        当秦风做出这个举动之后,场内几乎所有人的大脑都停止了转动,他们简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要知道,在场的人除了白振天和那个女荷官之外,几乎都不是第一次参加这种赌局,但刚开始第一把牌就梭哈的事情,他们绝对是第一次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