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五百三十三章 牌局

    第五百三十三章 牌局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那“白大哥,您这洪门大佬张口要帮忙,这事儿一定不简!单?”

        秦风似笑非笑的看着白振天,开口说道:“我也没什么要求,只要白大哥您能帮我找到妹妹的下落,那么水里来火里去,但凭您的吩咐,我秦某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的……”

        秦风此次到美国来,固然是答应了陈世豪要参加赌王大赛,不过秦风此行的最重要目的,却还是想找到妹妹的影踪。

        距离白振天答应帮忙寻找秦葭也已经好几天的时间了,秦风说不着急是假的,毕竟杀手组织就像是一团阴影,始终笼罩在妹妹的身上。

        “老弟,这事儿没那么快的?!?br />
        听到秦风提及此事,白振天不由苦笑了起来,他何尝不想尽快帮秦风找到亲人,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不是那么一回事。

        美国虽然没有中国人多,但也有两亿多人,加上美国人对隐私的重视,想要从两亿多人中找出一个中国女孩,并非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早在两天前,白振天就已经将消息放了出去,让隶属于洪门旗下的华人团体和公司,打听年龄和秦葭相仿的女孩。

        不过根据不完全统计,在美国定居的华人就足有三百多万,还没有算上在美留学的人,所以这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得到反馈消息的事情。

        “那么杀手组织的事情呢?”

        秦风有些失望的看向白振天,问道:“和杀手组织的那个人接洽上了没有?我想在最短的时间内见到他…···”

        除了妹妹的事情之外,秦风来到美国,还想求证一件事,那就是杀手组织的头目里面,究竟有没有师父载当年所收的那个叛徒?

        按照载的说法,自己那位师兄天赋不在自己之下,不过为人阴狠,对外八门中的各项技艺最喜欢的却是杀手门中的杀人绝技。

        当年载栽的那个跟头,其实就是先中了弟子的暗算,这才被随后赶到的警察给抓住的,当然载所找的那个粉头,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虽然载很少在秦风面前提及他的那段往事,不过秦风能看出来,师父直到死的时候,对此事还是很耿耿于怀。

        师有事弟子劳,秦风是个很尊师重道的人,在他知道这件事之后就在心中暗下决心,如果有可能的话,一定要铲除这个师门败类。

        从澳岛的那四个越南籍杀手再到京城所遇到的史庆虎,秦风都能从其背后看到杀手门的影子,所以他一直怀疑,自己那位师兄,说不定就隐身于国外的杀手组织之中。

        “我说老弟,你可不能难为老哥我啊?!?br />
        听到秦风这话,白振天是一脸的苦笑,开口说道:“那些杀手组织的人,一个个都像是个地老鼠一般谁知道他们在什么地方?

        我也只能通过自己的渠道尝试着去联系,不过他们要是不主动露头的话,那我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白振天虽然是洪门中权柄赫赫的大人物但杀手组织和任何的帮派都不同,如果说黑帮还有些能见得人的产业,那么杀手组织中的那些人

        注定这辈子只能生存在黑暗之中。

        “白大哥,那些请杀手的人,都是如何与他们联系的呢?”秦风不解的问道。

        “以前是报纸,只要你在报纸上刊登寻求帮助的广告,他们自己会打电话和你联系的?!?br />
        白振天想了一下,说道:“现在用的是网络,他们建有一个网站

        任何人都可以在上面发布消息,如果他们对你发布的消息感兴趣同样会主动联系你……

        我对这玩意不怎么懂,秦风你要是想搞明白的话,等这次赌王大赛结束之后跟我回趟旧金山,我找人帮你登陆······”

        白振天是老派人,连手机都不怎么常用,所以对网络什么的更是知之甚少,更是不知道该如何登陆网站了。

        “好吧,只能如此了?!?br />
        秦风闻言叹了口气,他原本以为以洪门在欧美势力,会知道一些杀手组织的根底,但让他没想到的是,杀手组织隐匿的居然如此之深。

        “白大哥,你要我帮什么忙?!背こさ挠趿丝谄?,将满腹的失望排解出去之后,秦风看向了白振天。

        “我想让你帮我再赌一把!”

        白振天看了一眼刘子墨,说道:“可是你这好兄弟招惹出来的麻烦,我被阿卜杜勒那家伙给盯上了,他非要我参加他的赌局······”

        “哎,白叔,这事儿怎么又冤我了?”刘子墨不乐意的叫了起来,明明是白振天想结识瓦利德,这才答应的赌局。

        “废话,你不押沃什伯恩输,我会给阿卜杜勒有交集?”白振天横了刘子墨一眼,把他吃的死死的。

        “阿卜杜勒,这是什么人?”秦风听得有些莫名其!

        “阿拉伯的一个王子,石油家族的继承人,身家百亿!”白振天简单的给秦风介绍了一下阿卜杜勒的来头。

        “身家百亿?还是美金?”听到白振天的话后,秦风的眼睛瞬间瞪大了。

        “没错,他们的赌局,往往都是以亿美金来计算的,老哥我穷啊,要是自己上场的话,恐怕用不到几个小时就会输的连裤子都没了?!?br />
        白振天总算知道自己赌术不精了,如果换成几百万的小赌局,或许他还会亲身上阵,但是对上阿卜杜勒,他同样也有自己是穷人的感觉。

        “行,我帮你!”

        秦风爽快的点了点头,不过话风忽然一转,说道:“白大哥,我是可以去赌,不过我不用你的赌本,我拿自己的钱去赌,赢了我分你一成,输了都算我自己的!”

        秦风之所以帮陈世豪赌这一把,那是因为他欠豪哥的人情。

        但是之前秦风就帮过了白振天,从中挑唆了黑手党和山口组的火拼,这天大的人情白振天尚且还没还他。

        所以秦风不可能像个打工仔一样,再去帮白振天赌钱的,如果他上,那肯定就是为自己赌的,毕竟此次赌王大赛的收获有点少,正好借这个机会找补一下。

        “秦老弟,你心很大???”听到秦风的话后,白振天不由愣了一下,他没想到秦风居然会提出这么个条件。

        “我心一直都挺大?!鼻胤绲男Φ溃骸耙皇歉星?,我自己都有吃下一张澳岛赌牌的念头?!?br />
        “什么?你也打过澳岛赌牌的心思?”白振天的眼神变得犀利了起来,相比东方赌城的利益,几天之后的那场赌局又不算什么了。

        “没错!”秦风点了点头,说道:“我只是缺少资金,至于人脉的话,相信亨利卫那些人都会帮我的?!?br />
        “如果洪门能给你资金帮助,你有把握拿到赌牌?”白振天追问道。

        “有六成把握,白大哥,你要知道,澳岛发放赌牌的时候,应该已经回归了?!?br />
        在中国,法治总是大不过人治,不管什么事情,都有个人情可讲,秦风曾经想过整合一下自己在京城的能量,看看是否能给澳岛施加一点压力,从而争得一块赌牌。

        不过就目前而言,秦风还不具备这个能力。

        因为在京城的那个圈子,他现在只认识李然和韦华二人,李然资历不够,这种事他未必能说得上话,而韦华又不一定会帮他,所以秦风一直都将这个念头压在了心里。

        “哦,你要是能办成这件事,我们以后真是要好好谈谈?!?br />
        此时的白振天,终于意识到了,秦风不但能打而且有谋略,这身份背景怕是也不简单,否则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了。

        “好的,这事儿以后再说吧!”

        秦风知道赌牌的事情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决定下来的,当下岔开了话题,说道:“白大哥,我说的那条件,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你小子真黑,一张嘴就要走九成?”

        白振天撮了下牙花子,说道:“阿卜杜勒的牌局可不是什么人都有机会玩的,要不这样吧,我把自己那三千万给你,占最后盈利的两成份子,你看怎么样?”

        “白大哥你不做生意真是屈才了?!?br />
        秦风笑着调侃了白振天一句,点头应承了下来,“就按您说的办吧,不过那三千万我要是输光了,您也不能找我算后账??!”

        “当然不会了?!卑渍裉旖骋槐?,说道:“你也忒瞧不起你白大哥了吧?”

        “哎,我说······秦风,要不我也投三千万,你赢了也算我一份?”刘子墨插嘴道:“白叔,秦风都不用您的本钱了,那三千万是不是能还给我了呀?”

        在刘子墨看来,这钱放在秦风那里,要远比放在流氓气质十足的白振天那里安全的多。

        “行,也算你一份?!鼻胤绾土踝幽慕磺?,自然不是白振天能比的,就是没那三千万,秦风也会带刘子墨一起玩的。

        “钱给了你,你小子别乱花??!”白振天想了,开口说道:“回头我把钱汇总到一起,到开赌的时候直接都兑换成筹码······”

        “没问题,白叔您办事,我放心的很?!?br />
        秦风仲了个懒腰,说道:“这顿吃的太饱了,我回房间消化下食,子墨,你小子没事少跑来打扰我……”

        连续一天的赌局,让秦风也消耗了不少心神,这会已经是晚上八九点钟了,他却是想回去行功打坐,再用真气好好滋养一下受伤的双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