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五百二十六章 成王败寇

    第五百二十六章 成王败寇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亨利,秦风会赢的,是吧?”!

        场外的陈世豪死死的拉住了亨利卫的衣服,他纵横濠江几十年,也经历过不少的大风大浪,但是此刻,却是感觉有些喘不过气来。

        这实在也怪不得陈世豪,为了此次赌王大赛,他已经花费了数百万美元,这还不算整合叶汉麾下人马所付出的努力。

        如果秦风在正赛第一轮就被淘汰的话,那他的整个团队为此所付出的代价,那真的是无法估量的。

        “秦风赢定了!”

        看着秦风淡然自若的样子,亨利卫忽然想到了他和秦风第一次京城的那个会所赌场见面时的情形,当时的秦风,似乎也是这么一副表情。

        “真的?亨利,你没骗我?”亨利的话,像是给陈世豪吃了一颗定心丸,让他的脸色变得平静了一些。

        “我有九分把握,秦风会赢!”

        亨利卫很肯定的点了点头,说道:“丹尼,其实这次报名,应该把我做为秦风助手的,那样的话,一个赌王称号绝对是唾手可得!”

        亨利卫算是看出来了,什么所谓的经验,在秦风这个异数面前都是浮云。

        或许等会秦风赢了,场内其他人都会以为是秦风运气好,但是亨利卫知道,秦风能赢下此局,绝对是靠着足以碾压众人的实力。

        “真的?”对于亨利卫的话,陈世豪还是半信半疑。

        “是真是假,等会不就知道了?”

        亨利卫叹了口气,在使用发牌机的情况下,就算是他,也只能凭借经验来判断,没成想秦风竟然还是如此犀利,第一把牌就将世界排名第十二位的沃什伯恩逼到了绝路上。

        “第一把牌就遇到了梭哈,这三千万就算是输,也很过瘾??!”阿卜杜勒手中的雪茄早已熄灭了·双眼紧盯着前方的屏幕。

        不仅是陈世豪在关注着这场赌局,在二楼的贵宾厅里,所有人的目光,也都被大屏幕吸引了过去。

        这些人固然不在乎那一两百万美金的赌注·但是这种冤家牌,在现实中却是极为少见了,四条K对上了三条A,而秦风还有一张底牌没有掀开。

        “豪气,秦老弟真是豪气!”

        白振天看得双眼放光,此时他也将外围赌的事情抛之脑后,只想看到秦风的底牌·究竟是不是黑桃A,从而反败为胜。

        至于坐在白振天身侧的泰勒,则是一脸的苦笑·根据他的判断,秦风这一把牌绝对不是偷鸡诈牌,恐怕最后一张真的能配成四条A的。

        “那是,不看看秦风是谁的兄弟!”刘子墨在一旁也是得意洋洋,好像此时秦风已经赢下了这一句似的。

        “臭小子,秦风还没开牌呢,你得意个什么劲?”

        白振天在刘子墨脑后拍了一记,嘴里念叨道:“怎么还不开牌???如果不是四条A,那我可就惨了……”

        “开牌吧·我就不信,你能起到四条A?”

        沃什伯恩的眼睛已经有些发红了,他玩了二十多年的梭哈·见识过无数惊险的场面,但第一局就碰上冤家牌的事情,还是第一次遇到。

        去掉大小王·就只剩下了五十二张牌,而这五十二张牌要发给十个人,可以说,一个人能拿到四条A的概率,怕是比在美国中彩票还难。

        别说四条A了,沃什伯恩的那四张K是如何来的,他比谁都要清楚·如果不出千的话,他这一局最终的牌面不过是三条K·连福尔豪斯都不是。

        所以沃什伯恩根本就不相信秦风能拿到四条A,在他想来,秦风的梭哈,只不过是想偷鸡吃下赌台上的筹码而已。

        “三号座的先生,请你开牌!”

        发牌的荷官此时的表情也有些紧张,他知道沃什伯恩是什么人,也知道如果沃什伯恩输了的话,怕是连他都要受到一些牵连。

        “说实话,我不太会玩梭哈,所以没有大牌,我一定不会跟的?!?br />
        秦风笑了笑,伸出了食指和中指,在桌面上盖着的那张牌上敲了敲,说道:“第四张牌的时候,如果我拿不到三条A,你以为我会梭哈吗?”

        秦风说着话,用两根手指将那张牌夹了起来,轻轻掀过来之后,摆在了自己的面前。

        “黑桃ApT,

        “是黑桃A,上帝?。。?!”

        “四条A,他真的拿到了四条A??!”

        “这······这怎么可能?他的底牌竟然真的是是A?”

        在秦风掀起了底牌之后,赌场内就像是被点燃了的火药桶一般,轰的一声炸响了,各种不敢置信的呼喊声,充斥在每个人的耳朵里。

        虽然众人都曾经猜测过,秦风或许有可能底牌是一张A。

        但猜测和现实总是不一样的,这张A所带来的冲击力,几乎让所有人都站起身来,就连旁边赌桌上的选手,也是忍不住伸过脑袋来看这一张发生的情况。

        不过要说场内最震惊的人,当然还是要数沃什伯恩莫属了,在秦风揭开底牌的那一刻,他的面孔瞬间变得惨白起来。

        沃什伯恩不可置信的看着那张黑桃A,口中喃喃自语道:“这……这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拿到四张A?”

        “你能拿到四张K,我当然能拿到四张A了······”

        秦风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如果我的底牌不是A,我怎么可能和你梭哈呢,那样我的脑筋不就有问题了?”

        秦风阐述的道理很简单,他是拿到大牌之后才和沃什伯恩梭哈的,但是听在沃什伯恩的耳朵里,这话却是无比的刺耳,因为当时的他怀疑秦风是在偷鸡。

        “这······这不应该???”沃什伯恩的大脑一片混乱,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在赌王大赛的第一轮就会被淘汰。

        沃什伯恩简直就不敢想象,在他输了这一局之后,赌场方面会如何对待他。

        要知道,自从他吸毒之后,在赌场里的待遇就是一落千丈,从技术副总监一直被贬到了培训师的岗位上·现在出了那么大的纰漏,恐怕他马上就要被扫地出门了吧?

        这让沃什伯恩感觉到了恐惧,没有了赌场发给他的金钱,沃什伯恩甚至连毒品都抽不起了·想到这里,他的身体不由瑟瑟发抖起来。

        成者为王败者寇,此时的秦风已经没有再将沃什伯恩放在心里了,他甚至连多看他一眼的兴致都没有,而是对着荷官说道:“我是不是可以收取筹码了?”

        赌场如战场,容不得一丝侥幸或者是自大,沃什伯恩输就输在了自己的世界排名上·他总以为自己世界排名高,想给同桌的人一个下马威。

        但是沃什伯恩没有想剿秦风从坐上桌的时候·就将注意力放在了他的身上。!

        在用刚刚产生的那丝神识探察了发牌机中扑克的顺序之后,秦风在荷官发第一张牌时,就完成了和二号选手换牌的举动。

        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完全都在秦风的预料之中,拿到了一对Q的八号选手在跟了两轮之后,最终也选择了放弃。

        不过让秦风稍微有些意外的是,沃什伯恩在最后起底牌的时候,竟然也敢使用了换牌的手法,只是相比秦风的预知·他此时换牌未免太晚了些。

        “还不宣布这一局的结果吗?”

        秦风有些不满的看着呆立在当场的荷官,开口说道:“我才赢了一百多万而已,是不是输不起???你眼睛瞪那么大在干什么?”

        这些国外的赌王们·对人的心理研究的很透彻,但秦风何尝又不是,千门绝技对人心的剖析·丝毫都不比国外这些人差。

        早在荷官发牌的时候,秦风就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一丝端倪,此时说出这话来,就是想让荷官将沃什伯恩赶出赌场,以免夜长梦多。

        “fwek蠢货,沃什伯恩这个蠢货!”

        在赌场的三楼监控室里·一个身材不高,有些败顶的中年白人男子·猛地抓起了手边的花瓶,重重的摔到了地上,力道之大,让那精美的花瓶瞬间粉身碎骨。

        “他脑袋进了屎了吗?怎么在第一局就会和人梭哈?!”

        中年男人的咆哮声响彻整个房间,“告诉沃什伯恩,他的顾问合同被取消了,我不养这种蠢货,让他去要饭去吧?。?!”

        “鲍斯菲尔德,不要那么冲动······”

        一个有些阴柔的声音从房间一角响了起来,“咱们又不是只有沃什伯恩一组人参加正赛?只要盖德豪斯最后能进决赛,他的世界排名,还是会在第一的!”

        说话的这个人长着一个鹰钩鼻子,手里夹着一根大雪茄,按了下手边的电话,说道:“找人进来打扫一下,亲爱的鲍斯菲尔德先生又发脾气了……”

        “威利斯,这怪我生气吗?原本今年咱们是能拿到两个赌王称号的?!北狗贫虏宦淖叩侥歉鋈松肀?,从他手中抢过雪茄,使劲的抽了一口。

        这两个人,正是米高梅赌场占据股份最多的两个老板,也是闻名世界的拉斯维加斯赌王。

        当然,赌王用在他们身上的含义,和澳岛的何鸿深差不多,他们本身都不嗜赌,但却是经营着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赌场之一。

        鲍斯菲尔德近些年一直在东南亚布局,想将他的赌业帝国伸展到那些东方国家,马来西亚的和泰国的几个赌场,就都有他的股份。

        不过作为东方赌城的澳岛,却是被何鸿深经营的水泄不通,鲍斯菲尔德几次想进军澳岛赌业,都是铩羽而归,因为他无法取得合法的经营资格。

        眼下澳岛的政策将会发生改变,鲍斯菲尔德也是做了很多前期的准备工作。

        他准备在此次赌王大赛中多拿下一个赌王称号,到时候就能让世界排名第一的盖德豪斯抽出身来,前往澳岛去争夺赌牌。

        但是这些美好的想法,都被沃什伯恩这个混蛋给破坏掉了,原本最有把握进入前十的人,却是第一个出局,算是爆出了此次赌王大赛中的最大冷门。

        “混蛋,那个混蛋愣着干什么?”

        坐回到沙发上的鲍斯菲尔德刚好听到秦风对荷官的质问,顿时又恼怒了起来,大声骂道:“换人,换个荷官上去,让现在这个和沃什伯恩一起卷铺盖滚蛋吧!”

        “是,先生,我马上通知他!”

        鲍斯菲尔德在咆哮的时候,刚好有人进来收拾残破的花瓶,听到鲍斯菲尔德的话后,连忙用耳机通知起技术部门的人来。

        “???我······我宣布,这一局三号选手的四条A胜!”

        在听到耳麦里的声音之后,那个荷官才如梦方醒的宣布了这一局的比赛结果。

        其实这也是个在赌场工作了七八年的老荷官,并非是他不敬业。

        关键是经历了五六年的赌王大赛,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的本土选手第一轮第一局就被淘汰的事情,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这才让其一时间愣住了。

        “对不起,各位先生,由我来继续为大家主持下面的比赛!”

        在将筹码摞好推到秦风面前之后,一个头发有些花白的老荷官,走到桌前接替了之前的荷官,将桌上的牌收起后放入到了洗牌机之中。

        “这位先生,你输光了所有的筹码,按照规则,请你离桌吧!”在下一局开牌之前,老荷官看向了呆坐在座位上的沃什伯恩。

        按照正赛第一轮的规则,当手中的筹码,低于一千元,也就是每局最低的底注之后,就要自动离桌,代表着他已经被淘汰了。

        沃什伯恩或许还没从刚才的打击中清醒过来,此时却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老荷官不得不提醒他离桌。

        “我是世界第六,我曾经拿过世界前十,我······我不可能输的!”

        在听到老荷官的话后,梦游一般的沃什伯恩仿佛清醒了过来,他的眼中射出了狂热的光芒,忽然一下子跳到了赌台上。

        “你们都是我的手下败将,我是世界第一,我是世界赌王!

        沃什伯恩重重的用脚踩踏着赌桌,仿佛要将所有人都踩在脚下,谁都没看到,就在刚才的时候,沃什伯恩从虎口处悄悄吸食了毒品,此时却是药性在他体内发作了。

        “fwek把这个混蛋给我拉下去,拉下去?。?!”

        在监控室的鲍斯菲尔德看得是目瞪口呆,难道这混蛋以为自己屁股扭的很好看吗?竟然跑到赌台上去跳舞?

        鲍斯菲尔德的命令很快就得到了执行,原本在外围负责警戒的几个彪形大汉冲入到了场内,掐着沃什伯恩的脖子就把他拖下了赌桌。

        “太遗憾了,我想······这位先生是受不了出局的刺激,让我们祝福他好运吧!”

        后来的这位荷官非常有经验,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就把沃什伯恩失态的事情给抹了过去,并且招呼人把赌桌给清理了一遍。

        “好,世界排名前十二的人,这扭屁股舞跳的果然不错??!”

        和身处监控室的鲍斯菲尔德的暴怒不同,此时在赌场二楼的贵宾厅里,却是响起了白振天爽快之极的大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