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五百二十五章 梭哈(下)

    第五百二十五章 梭哈(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三号选手梭哈,八号选手弃牌,一号选手,请问你是跟,还是不跟?”

        当八号座的选手弃牌之后,第十四号桌上也就只剩下了秦风和沃什伯恩两个人了,荷官的关注对象自然也转到了他的身上。

        “我……我要考虑一下!”

        听到荷官的话后,沃什伯恩不由犹豫了起来,他和八号选手所面临的情况一样,跟下去如果输了的话,那么他就将被踢出此次赌王大赛。

        这对沃什伯恩而言,是一个无法承受的结果,因为他如果连决赛都无法进入的话,那么在赌场高层的眼中,他沃什伯恩就将成为一个废物。

        想到这里,沃什伯恩有了一丝退却的念头。

        不过看着桌面上已经投下去的六七十万,他心中又在犹豫,万一秦风这一把是偷鸡,而且还偷鸡成功的话,那么他沃什伯恩也是没有脸面再在赌坛混了。

        自己在赌坛成名已久,而对方只是个无名小子,要是就这么被对方硬生生的给吓退,沃什伯恩心里真的很不甘。

        此时沃什伯恩的心已经乱了,他犯了赌坛八忌中的第一忌,也就是心浮气躁了起来。

        最初沃什伯恩想以自己的牌面和重注,逼得同桌的人弃牌,从而赢得第一把的胜利,将自己的气势建立起来。

        但是让沃什伯恩没想到的是,不但秦风这个让他看不上眼的黄毛小子跟牌了,就连八号座的那人也跟上了。这使得沃什伯恩在第四张牌的时候,扔出了五十万的筹码。

        也正是这五十万的重注。让沃什伯恩此时是骑虎难下,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底牌并不是老k,而是一张9。

        换句话说,沃什伯恩并没有把握在这一局牌中拿到四条k,他最终的结果可能就是三条k或者是福尔豪斯,也就是三条带一对。

        但秦风的牌面是对a,底牌极有可能也是a。三条k对上三条a,他沃什伯恩还是输的面大,这也正是沃什伯恩举棋不定的原因所在。

        “厉害,秦风这么做,是置死地而后生,完全掌握了主动权??!”

        在场地外围的亨利卫,忽然一拍大腿。他也想通了其中的关节,眼中不由露出了异彩,他虽然不知道秦风的底牌是什么,但无疑此时秦风在场上完全占据了主动。

        “亨利,秦风的牌面比对方小,这……明显就是糊涂??!”听到亨利卫的话后。陈世豪有些不明所以,他对于赌的理解,比亨利卫还是要差上很多。

        “丹尼,你不懂,秦风这一招。已经把沃什伯恩逼到绝路上去了?!?br />
        亨利卫左右看了一眼,压低了声音用粤语说道:“沃什伯恩梭哈。极有可能赢,但如果弃牌,这一把他就输了六七十万,接下来想扳回来很难,他现在是进退维谷啊……”

        不得不说,赌术高手对人心的掌握,甚至要比心理医生更加细致,眼下亨利卫对沃什伯恩的分析,说的是分毫不差。

        “这么说,秦风有赢得希望?”

        陈世豪闻言脸上露出了喜色,他对赌之一道虽然称不上是门外汉,但论专业程度,却是远远比不上眼前的亨利卫。

        “百分之七十!”

        亨利卫在心中衡量了一下,说道:“秦风有百分之七十的希望赢下这一局,就看沃什伯恩如何取舍了……”

        “亨利,要是换成你,会如何选择?”陈世豪看向了亨利卫,他很想从对方口中得到确凿的答案。

        “我?”

        亨利卫想了想,说道:“我或许会选择弃牌,在心已经乱了的情况下,再跟下去是很不明智的,输的面非常的大……”

        亨利卫在认识叶汉的第一天,就听他提到了“舍得”这两个字,也是从那时起,亨利卫才明白,真正的赌术高手,要懂得舍弃。

        舍得二字,“舍”字在前“得”字在后,这就说明,凡事有舍才有得,不懂得取舍之道的人,在赌场中最后往往都是落得个倾家荡产妻离子散的下场。

        就像是叶汉,他当年和赌王携手争得赌牌,但最后却被赌王挤兑的离开澳岛。

        叶汉虽然愤慨不已,不过最终选择了舍弃,也正是这一次的退让,使得他日后东山再起,在公海上搞得赌王焦头烂额,差点就举了白旗求饶了。

        所以如果换成了亨利卫面对场内的这一局,他应该会选择放弃,为自己保留一丝元气。

        俗话说有赌不为输,沃什伯恩在这个赌场内,占据了天时地利任何,只要继续赌下去,那么就还会有翻盘机会的。

        “喂,你已经考虑了十多分钟了,到底跟不跟???”

        在等了十多分钟之后,秦风用手指敲了敲桌子,对那荷官说道:“你这荷官是怎么当的?每个人都要想这么久的话,那这场比赛岂不是要比到明年去?”

        “这位先生,按照赌场的规矩,是可以考虑十分钟的?!?br />
        听到秦风的话后,荷官开口说道,他当然知道沃什伯恩是自家赌场的人,而且还听过沃什伯恩给他们所上的培训课呢。

        所以有这层关系在,荷官对沃什伯恩的思考,自然是视若未见,如果不是秦风催促,他甚至连解释都不会有。

        “十分钟,现在已经过了十二分钟好不好?”

        秦风指了指荷官背后墙上所挂的钟,说道:“如果你手上的表是个摆设的话,我不介意你回头去看一下时间的!”

        秦风原本就一副小混混的模样,此刻指手画脚的样子,更显得异常的嚣张,不过在他的眼神深处,却是透出了一丝紧张。

        “一号座的先生。请问您考虑好了吗?”

        在被秦风步步紧逼之后,荷官只能开口催促起沃什伯恩来了。毕竟这是世界性的赛事,无数眼光都盯在他的身上,荷官也不敢过于明显的偏袒沃什伯恩。

        “想要诈我?”

        荷官的话声刚落,沃什伯恩的脸上就露出了一丝笑容,在刚才秦风说话的时候,他可是一直死死盯着秦风的眼睛。

        作为曾经进过世界前十的高手,沃什伯恩对人心理的研究也是极深的,虽然秦风刚才那丝紧张的眼神只是一闪而过。但还是被沃什伯恩准确的把握到了。

        俗话说眼睛是心灵的窗口,沃什伯恩玩了几十年的牌,还不能完全将自己的情绪收放自如,他就不信面前的这个黄毛小子,竟然能做到这一步?

        “小子,你知不知道在梭哈的玩法中,有一句话叫做诈术妄用的?”

        沃什伯恩自觉发现了秦风心底的胆怯。大声笑道:“想在赌桌上诈牌的人,往往都会输的很惨,年轻人,我就教你这一招……”

        “喂,我说你有完没完?”

        秦风忽然开口打断了沃什伯恩的话,喊道:“要跟就跟。不跟赶紧弃牌,这么多人还等着开局呢,你哪来的那么多废话?”

        “嗯?年轻人,我今天就让你知道,经验都是用血淋淋的事实换来的!”

        在被秦风打断了话之后。沃什伯恩的脸上露出一丝恼怒,而且此刻他的毒瘾似乎上来了。紧接着打了个哈欠。

        “不就是梭哈吗?我跟你了!”

        在这个赌桌上,除了八号选手排名世界一百二十八位,还能让沃什伯恩稍稍忌讳,其余的人,压根就没放在沃什伯恩的眼里,他此刻就想先把秦风赢下来,然后尽快的结束赌局。

        “坏了,这个蠢货,怎么就跟了???”

        当沃什伯恩说出梭哈两个字后,坐在二楼贵宾厅观战的泰勒,脸色不由大变,因为自始至终,沃什伯恩都在被秦风牵着鼻子走。

        在这样的情况下,最好的选择就是像亨利卫所选择的那样壮士断腕,让出这一局再来和秦风分出胜负,而不是梭出全部的赌注,将自己置身于悬崖峭壁之上。

        “沃什伯恩,真是徒有虚名,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应该是输了?!?br />
        在观众席上,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老外摇了摇头,他正是赌王手下的头号技术总监,也是去年曾经获得过赌王称号的乔治。

        乔治话声未落,坐在他身边的一个鼻梁很高,眼神深邃,似乎有些德意志血统的年青人开口说道:“乔治,你的眼光有进步??!”

        “盖德豪斯,你小心一点……”乔治看了一眼身边的同伴,淡淡的说道:“说不定我今年就会把你从第一的宝座上赶下来的?!?br />
        坐在乔治身边的,正是连续两年世界排名第一的世界赌王,他是另外一家赌场的技术总监,同时也是乔治的好朋友。

        “只要你有这个实力就行?!备堑潞浪刮匏降乃柿怂始绨?,在台下大家是朋友,不过到了赌桌上,他不会对任何人手下留情的。

        “一号先生梭哈,请两位坐好……”

        在场内众多同行对此次梭哈评头论足的时候,比赛也正常的进行了下去,荷官从发牌机中分别给秦风和沃什伯恩发出了第五张牌。

        “可惜了,是一张10,没有出牌面上的四条!”

        当沃什伯恩的牌发出之后,场内响起了一片叹息声,因为沃什伯恩拿到的是一张10,如此算来,他明面上的牌,就变成了三条k和一张10。

        这也让众人变得紧张了起来,眼睛都死死的盯住了荷官手中那张即将发给秦风的牌,如果秦风能再拿到一张a,那么在牌面上,他将完胜沃什伯恩。

        “哇,真的是一张a!”

        “上帝,竟然是三条a??”

        “太不可思议了,在最后的时候实现了翻盘?”

        当众人看到发在秦风面前的那张牌之后,外围观看比赛的人群顿时沸腾了,秦风在最后一张,居然拿到了一张a,由此牌面变成了三条a带一张小4。

        “这……这怎么可能?”

        沃什伯恩的眼睛一下子瞪圆了,秦风的最后一张牌,像是一个重锤一般,重重的敲击在了他的心脏上。

        “不好意思,我也是三条,而且好像比你还要大一点吧?”

        秦风做出了一个自认为很潇洒的甩头发动作,不过看到众人眼中,这十足就是个小混子才会做出的举动,而他说话的样子,更是让人感觉到十分的欠扁。

        “小子,高兴的不要太早,现在的牌面,还有四条和福尔豪斯,谁输谁赢,要等最后一张底牌揭晓了才知道的!”

        到底是经历过无数大场面,沃什伯恩在一阵心慌之后,马上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因为他还有一个杀手锏可以使用,那就是换牌。

        现在的沃什伯恩是三条,底牌是一张9,只要沃什伯恩将那张9换成老k,那么他的牌面就会变成四条,除非秦风真有四张a,否则最后的赢家还将会是他。

        秦风无所谓的摆了摆手,说道:“那好,请你开牌吧!”对于沃什伯恩的底牌,秦风早已是心知肚明了。

        其实这一局牌最开始的时候,秦风就出了老千。

        在荷官发出第一张牌的瞬间,秦风曾经有个用手捂牌的动作,幅度稍微有些大,

        谁都不知道,就是那个动作,秦风把他自己的底牌,和旁边二号选手的底牌给互换了过来。

        而秦风所用的手法,是千门中的偷天换日,即使在最高倍数的摄像头慢动作解析之下,也无法看得到秦风换牌的动作。

        在换了那张牌之后,这场赌局,就彻底落到了秦风的掌控中。

        只是原本秦风并没有想着要梭哈,但沃什伯恩摆出了一副灼灼逼人的姿态,秦风没有道理不把对方给踢出局去。

        “我是四条老k,我就不信,你能摸到四条a???!”

        在全场人的注视下,沃什伯恩反倒是冷静了下来,右手飞快的滑到了那张底牌上面,小指一弹,那张9快如闪电般的被弹到他的衣袖之中。

        与此同时,另外一张早已准备好的缺色老k,停留在了沃什伯恩的手掌下面。

        这一系列的动作,是在零点零零几秒之内发生的,用肉眼看去,刚好可以看到沃什伯恩伸手掀开了自己的底牌。

        “是老k,是四条k?。?!”

        “真的是四条k,上帝啊,第一场比赛就如此精彩?!”

        “四条k也不是稳赢的,要看那个年轻人是什么牌了!”

        在沃什伯恩揭开底牌的时候,场内顿时鼓噪了起来,倒吸冷气的声音传遍了全场,要知道,四条k可谓是同花顺之下第二大的牌面了。

        当然,在四条k上面还有四条a,而且秦风此时已经拿到了三张a,如果他能开出最后一张a的话,那这一局就是实打实的冤家牌了。

        众人也都想到了这一点,在一阵喧闹过后,几乎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将目光聚焦在了秦风面前的那张底牌上……——

        ps:四千多字,月底了,求几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