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五百二十四章 梭哈(中)

    第五百二十四章 梭哈(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三号这位先生,一号先生下十万,请问您跟不跟?”!

        沃什伯恩的话虽然是对八号座的人说的,但是按照规则,投注必须按照顺序走下去,而此刻二号已经弃牌,坐在沃什伯恩下首的人就是秦风了。

        “小子,你的底牌不是黑桃A吗?跟下去??!”

        沃什伯恩嗤笑了一声,从上身的西装口袋里掏出了一根雪茄,拿出火机点燃后,向着秦风喷出了一口浓烟。

        “你怎么就知道我的底牌不是黑桃A呢?”

        秦风被那口烟熏的连着咳嗽了好几声,脸上露出了怒意,拿出一枚十万的筹码扔了出去,说道:“我跟了,不就是十万块吗?”

        “唉,到底是年轻人,还是太冲动了!”

        “就是啊,一张A一张4的牌面跟十万,这也太不理智了?!?br />
        看到秦风竟然跟了注,场上弃牌的几人,脸上均是露出了惋惜的表情,而沃什伯恩则是笑了起来,笑得像是只占了便宜的老狐狸一般。

        作为曾经拿过世界前十赌王称号的沃什伯恩而言,他的表现,原本不应该这么肤浅的。

        而刚才刺激秦风的这种表现,其实只不过是他的一种策略,事实表明,他做的很成功,年轻的秦风的确没有抵挡得住他的激将法。

        “秦风这也太冲动了吧?”

        看到场内发生的那一幕,场外的陈世豪差点没从椅子上跳起来,对方如此拙劣的手段连他都看出来了,这明显就是在钓鱼嘛?

        “丹尼,别急,反正这一把不可能梭哈的,只要秦风不输五十万以上,我就有翻本的机会!”

        亨利卫在心里叹了口气,他原本以为秦风是真正的赌术高手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他在经验上还是稚嫩了一些。

        “请八号选手决定是否跟注?!痹谇胤缦伦⒅?,荷官的眼神盯在了另外一个人身上,这人拿到了一对Q的牌面也不算小了。

        “两张K是很大,不过我的两张Q也不小,十万,我跟了······”八号座的选手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推出了那枚价值十万美金的筹码。

        “一号先生三张K,三号先生两张A,八号先生两张Q还是一号说话!”

        在第四张牌发下来之后,场外围观的人顿时发出了一阵吸气声,因为沃什伯恩拿到了还是一张K这样即使不算底牌,他已经是三条在手了。

        “妈的,怎么能拿到这样的牌?是不是赌场作假了?”

        坐在贵宾厅里的白振天一掌重重的击在了沙发扶手上,要不是这扶手是软皮所制,恐怕这一张就能将沙发给打塌掉。

        “白,您也知道我们赌场的规矩,这是不可能的······”

        坐在不远处的泰勒耸了耸肩膀,说道:“所有的牌都是发牌机发出来的,荷官也不可能偷牌换牌如果你还放心的话,可以去看录像回放……”

        “看什么录像?这一把还没赌完呢?!卑渍裉烀缓闷幕恿嘶邮?,拿起桌子上的雪茄使劲的抽了几口这才发现雪茄早已被放的熄灭了。

        “白,你这性子,还真不怎么适合赌钱?!碧├瘴抻锏囊×艘⊥?br />
        亲自拿了雪茄枪给白振天点燃了雪茄。

        这赌钱讲的就要是不动形色,白振天看别人赌都如此激动,换了自己上场,手里抓了什么牌,别人怕是从他脸上的表情里就能看出来。

        “奶奶的,泰勒,你也来奚落我?”

        白振天冲着泰勒瞪起了眼睛其实他以往的赌品是不错的,不过这次玩的有点大白振天也有点撑不住劲了。

        “白叔,有赌不为输,谁输谁赢还早呢?!?br />
        看到白振天如此激动,刘子墨连忙拉了他一把,话说沃什伯恩不就是起了三张老K嘛,秦风还是两张A呢,加上底牌未必就会比他小。

        “奶奶的,要是沃什伯恩赢了,回头你小子要陪我练几招!”听到刘子墨的话后,白振天才意识到,敢情罪魁祸首就在自己身边啊。

        “没问题,白叔,我当沙袋给您打还不成吗?”

        刘子墨笑嘻嘻的说道,要是换在突破境界之前,他还真怕和白振天过招,因为那等于是在找虐,不过现在嘛,就算是打不过,也不会吃什么大亏的。

        “滚一边,我要是输了那三千万,你小子在刑堂的花红今后都是我领了?!卑渍裉斓闪肆踝幽谎?,蛮不讲理的说道,全然忘了自个儿之前的话了。

        “得,都给您还不成?”刘子墨指了指大屏幕,说道:“牌还没赌完呢,您老着什么急呀?!?br />
        或许是因为有人押了冷门的原因,大屏幕上此刻直播的,就是十四号赌桌上的情景,多方位的摄像机,将现在桌上三人妁表情,拍的是纤豪毕现。!

        “买糕的,今天上帝都在帮我!”

        看到自己桌面上的三张K,沃什伯恩激动的吹了声口哨,开口说道:“三条的牌面,我押五十万!”

        在梭哈中,虽然三条上面还有更大的牌,不过十个人的赌桌上,能出现这种牌面的几率已经是非常低了,沃什伯恩的得意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三号先生,一号押注五十万,请问您跟,还是不跟?”在沃什伯恩将五十万的筹码推到了桌子中间之后,荷官看向了秦风。

        说实话,现在秦风的牌面不算很差,两张A带一张小4而且他本人到现在连底牌都没有看,如果底下能是一张A的话,那么秦风还是有赢牌希望的。

        “对不起,我要看下底牌……”

        秦风对荷官摆了摆手,拿起了第四张发到手中的草花A,将其放在了底牌的下面,用双手将两张牌合在了掌心里。

        秦风往后仰了一下身体,同时用脑袋挡住了身后的摄像头,极其隐蔽的搓开了底牌,看了一眼之后,脸上露出了不可抑制的狂喜之情。

        “我跟五十万!”

        秦风小心翼翼的将两张牌放回到了桌面,数出五十万推出去后,忽然做出了一个让全场震惊的举动。

        “我全压,梭哈了!”在推出去了那五十万,秦风用右手小臂,将自己面前的筹码,全部都推到了桌子中间。

        “梭哈?”

        “今天的第一把梭哈出来了!”

        “是第十四桌,十四桌有人梭哈了!”

        秦风声音之大,不仅迎来了场内众多选手的目光,就连场外观战的人,也都被轰动了。

        要知道,梭哈之所以会吸引那么多人玩,就是因为一把全押的魅力,这种不成功便成仁的赌法,往往会使人的热血完全沸腾起来。

        “怎么回事,第一把就梭哈了!”

        和别的观众不同,陈世豪可是一直都在关注秦风的,在见到秦风梭哈之后,他也是第一个从椅子上跳起来的。

        “不知道,这个牌面,说不定谁输谁赢!”

        在亨利卫的脸上,此时也露出了震惊的神色,他不知道秦风究竟是在偷鸡,还是底牌真的起到了一张A?

        “哈哈,沃什伯恩遇到对手???”

        在贵宾厅里,场面却是截然不同,看到秦风梭哈后,白振天一拍椅子站了起来,大声笑道:“好气势,就看沃什伯恩敢不敢赌了!”

        白振天虽然赌钱的时候手气奇臭无比,但最注重气势。

        和陌生人最初赌的时候,白振天往往会依靠摄人的气势吓跑几个人赢点小钱,不过等人摸清了他的套路,白老虎却是只有输的份了。

        不过即使如此,秦风的梭哈,也让白振天看得热血沸腾,恨不得在场下的人是他,一把推出筹码后,俯览群雄!

        “两张A对三张K,竟然敢梭哈,有魄力!”

        原本在一旁有些漫不经心的阿卜杜勒,脸色也变得凝重了起来,秦风在牌面不如对方的情况下梭哈,只有两种可能性。

        第一种可能是秦风的底牌是A,这样三条A对上三条K,他的赢面要比沃什伯恩大,自然可以梭哈了。

        而第二种可能性,就是秦风在偷鸡,他利用第五张牌还没发下来的机会,去诈桌上的另外两人,赌他们不敢和自己梭哈,从而吃下赌桌上所有的筹码。

        但究竟是真有大牌还是偷鸡,现在谁都无法确定,因为最好的赌徒,同样也是最好的演员,想从他们的脸上看出端倪,那实在是太难了。

        就像是此刻的秦风,他的脸上满是欣喜的神色,那种发自内心的笑容,让所有看到的人,都会以为他的底牌是张A的。

        “三号先生梭哈,八号先生,请说话!”

        不光是场外,就连赌桌上的荷官,也没想到秦风会梭出所有的筹码,不过他是经过严格培训的专业人员,在最初的惊愕后,还是履行起了自己的职责。

        “我不跟了!”

        八号选手无奈的看了眼自己的第四张牌,将面前的三张名牌反过来扣在了桌子上,他没能延续前面两把的好运气,第四张牌只是一张NO。

        如果赌注小一点的话,八号座位上的选手或者会博一把,赌最后一张出Q,那么他将会拿到四张Q,赢牌的面还是非常大的。

        但是此刻秦风梭哈,却是让他没有了跟牌的心思,因为如果输了的话,他就将要被踢出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