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五百二十二章 外围赌(二合一大章)

    第五百二十二章 外围赌(二合一大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完了,别因为这个被取消比赛资格了?”!

        陈世豪火烧屁股一般的从座位上跳了起来,跑到秦风所在赌桌的正前方,拼命用扬起了右手,同时用左右指点着右手手腕。

        “佛祖保佑,终于看到了!”

        见到秦风从手腕上摘下了手表,陈世豪这才松了一口大气,为了这次的赌王大赛,他前后花费足有数百万美金,要是因为这么一点原因退出,那他真是要欲哭无泪。

        “谢谢,你不说我还真不知道?!?br />
        其实秦风之所以摘下了手表,还是因为沃什伯恩的提醒,当然,秦风的耳朵还是不怎么好用,自然也听不出沃什伯恩话中的嘲讽。

        “早知道就不告诉你了!”

        沃什伯恩嘴里嘟囔了一句,他现在算是看出来了,这个黄头发的东方小子,彻头彻尾就是个赌场上的菜鸟,连这些最基本的规矩都不知道。

        参加赌王大赛正赛的第一轮,对沃什伯恩来说没有任何的压力,他刚才注意了下同桌的那些人,除了新手就是菜鸟,完全威胁不到他的出线。

        此时场内还在响着有关于比赛规则的广播,不过各个桌发牌的荷官都已经到位了,再有五六分钟的时间,比赛就将开始。

        在餐厅和秦风等人分开的刘子墨,一直等在酒店外面,在秦风和陈世豪进去赌场大约十多分钟后,他等到了白振天。

        在米高梅的地盘上,白振天压根就没带保镖,让阿宝去停车之后,他带着刘子墨通过VIP通道,直接来到了酒店赌场的二楼。

        “白叔,这里是什么地方呀?”

        看着迎面那张偌大的落地玻璃窗·还有房间内金碧辉煌的装修,刘子墨不由愣住了,他没搞明白白振天带他到这种地方来干嘛,他原本还想着去现场给秦风加油助威呢。

        “这里是VIP贵宾室·这个房间,是专门为赌王大赛修建的?!?br />
        白振天指了指那扇落地窗,说道:“你不是想为秦风加油吗?从这上面看的更清楚,而且还有大屏幕的电视直播下面的情况······”

        “嘿,我还不知道赌场有这样地方呢?!绷踝幽叛匝劬σ涣?,径直跑到落地窗前,寻找起秦风的身影来。

        “白先生·欢迎光临,有些日子没见您来玩了啊?!?br />
        原本正陪着阿拉伯王子阿卜杜勒说话的泰勒见到白振天进来后,连忙告了声罪·起身迎了上去。

        “泰勒,我来你们赌场可是就没赢过钱??!”

        白振天和泰勒拥抱了一下,满腹牢骚的说道:“都说澳岛的葡京赌场是个老虎嘴,我看你们米高梅也差不多了,进来的人都输钱,就没有赢的!”

        白振天洪门里,是忠义堂的堂主,不过他的社会身份,却是数十家跨国公司的董事·其中不乏一些世界五百强的公司。

        每年仅是从这些公司里拿到的分红,就有数千万美元之多,白振天不好色·惟独喜欢赌几把,所以他也是拉斯维加斯很多赌场中的???。

        不过白振天赌钱的本事,和他手上的功夫却是不能同日而语了·他几乎每年都要往赌场扔上了几百万美元,真的是从来没有赢过一次。

        “老朋友,说不定您这次就要转运了呢?!?br />
        泰勒闻言哈哈大笑了起来,他最喜欢的就是像白振天和阿卜杜勒这样的赌客,除了逢赌必输之外,赌品还特别的好。

        不像他们赌场的一些贵宾,赌赢了什么都好说·要是赌输了,那是骂天骂地骂父母·听得人厌烦不已。

        “好,借你吉言,回头我要好好玩几把?!卑渍裉斓懔说阃?,他此次来拉斯维加斯是办正事的,这几天还没进过赌场,的确有些手痒痒。

        “昨儿才让人从古巴带来几支雪茄,老朋友,尝尝吧!”

        泰勒打了个响指,一个服务员举了个托盘走了过来,上面放着一支雪茄和雪茄剪,另外还有一个雪茄枪。

        这是泰勒私人对朋友的招待,阿卜杜勒此刻手里拿着的那根雪茄,也是他自己出钱购买的,谁说老外不会拉关系的?

        “白,我给你介绍一位阿拉伯的朋友?”

        泰勒看向了阿卜杜勒,说道:“那是阿拉伯的一个王子,叫阿卜杜勒,他正想找人开赌局呢,另外还有巴西的橡胶大王、南非的莫迪赛先生都要求开赌,要不······回头等赌王大赛结束,你们几个人凑一局?”

        在赌场中,像是阿卜杜勒这种世界顶级富豪,赌局都是单开的,在赌场里的VIP赌厅,就是专门为这些人建立的。

        不仅如此,他们开赌的规则,也和下面的赌场不同,而是临时制定的,那句“游戏规则都是有钱人制定的”话,就是由此而来的。

        “和阿拉伯的那些土豪赌钱?”

        白振天闻言看了一眼坐在那里老神在在抽着雪茄的阿卜杜勒,摇了摇头说道:“泰勒,我可没他们那么有钱,一玩就是好几亿美金,你老小子别害我啊?!?br />
        虽然白振天很喜欢赌钱,但却是不会沉迷进去,像他这种从尸山血海里厮杀过来的人,自制力远非常人可比的。

        “白,你又和我开玩笑了,真要是比起来,他们未必有你有钱呢?!?br />
        泰勒笑着给白振天剪好了雪茄,又用雪半点燃后,这才交给白振天,服务可谓是无微不至,从他的身上,已经完全看不到前几年那位赌王的风采了。

        作为赌场中的高级管理人员,泰勒是知道白振天真正身份的,不过白振天来赌场玩向来都很守规矩,从来都没有以势压人,所以泰勒偶尔也会和他开几句玩笑。

        “我的钱可不是自己的,这事儿不提也罢?!?br />
        白振天摆了摆手,说道:“今儿有什么好玩的赌法没有?我记得每次赌王大赛,你们都会根据各个选手做出一些赔率来的?!?br />
        “当然有了?!碧├盏懔说阃?,说道:“今年我们为场下参赌的世界排名前300的人都设置了赔率……”

        由于世界排名前一百的人,几乎都会参加最后的决赛,所以参加正赛淘汰赛的人,排名基本上都是在一百开外三百以内。

        当然像是沃什伯恩那样的异数是比较少见了,也只有掌控着赌王大赛的米高梅等少数几家赌场,才能一次性派出几位具备世界赌王实力的选手。

        “赔率已经出来了,白,您先看着,我招呼下别的朋友?!?br />
        泰勒抬起头的时候,发现赌场制定的各桌赔率已经显现了出来正好这时又有人进了贵宾厅,他连忙向白振天告了声罪迎了过去。

        当然,泰勒如此积极的为赌场招揽生意也是因为他在米高梅赌场占有一定的股份,虽然少的可怜,但好歹也总是个股东了,很是可以提升主人翁精神。

        “奶奶的,那么多人,怎么找秦风???”泰勒刚刚离开,刘子墨就嘴里骂骂咧咧的走了过来。

        这次参赛的选手就有五百人,再加上工作人员和和警卫,足有六七百人从二楼看下去,底下是人头耸动,刘子墨眼力再好也甭想从这些人里面把秦风给找出来。

        “没找到秦风是哪一桌的?”

        白振天闻言愣了一下,他此次过来,除了想回头自己玩几把之外更主要的目地也是为了看秦风赌牌的。

        “找不到,人实在太多了?!?br />
        刘子墨摇了摇头,看向了那个大屏幕,问道:“白叔,这是干什么的?怎么那些名字后面,还有数字???”

        “那是参赛选手的名单和他们的赔率······”

        白振天抬头看了一眼,面色忽然变得古怪了起来说道:“奇怪了,这次出现在淘汰赛上的竟然有个世界排名第十二位的这不明摆着欺负人的吗?”

        白振天几乎每年赌王大赛的时候都会来拉斯维加斯,所以对比赛的规则也是极为了解的。

        在每一局底注一千的牌局中,一百万美金的赌注,几乎是谁不可能凭借运气赢到最后的,想要从中脱颖而出,必须有过人的赌术和经验。

        如果说淘汰赛或许可以通过运气进入到正赛,但是最后从正赛到决赛中的人,基本上都是世界排名靠前的那些选手,极少会发生阴沟里翻船的情况。

        所以在看到这个世界排名第十二的人之后,贵宾厅里不由响起了一阵议论声。

        那个叫做沃什伯恩的名字后面的赔率,虽然是沃什伯恩被淘汰将会一赔三百,但似乎并没有人准备在他的下面投注,因为这几乎就是一个内定了要进决赛的选手。

        “子墨,最前面的数字是后面名字的世界排名,再往后的是他们在此次比赛中的赔率?!笨吹搅踝幽褂械忝院?,白振天给他解释了起来。

        不过一边说话,白振天的脸上也是露出了惊容,因为此次赌王大赛只是在正赛中,就出现了三位排名在世界前一百的选手,可见各个组织对这次大赛的重视程度。

        “这一赔三百的赔率,是看到摸不到啊。

        “就是啊,每一年这排在前面的人,哪一个没进决赛的啊?!?br />
        “泰勒,你们这是吊人胃口??!”

        此时贵宾厅的人也逐渐多了起来,只是在看到那高达一赔三百的赔率后,许多人都很不满,因为他们都有过压冷门的经验,但却无一不是都输掉了。

        “各位先生,女士们,请大家安静一下?!?br />
        看到自己的财神爷们发怒了,泰勒不得不站到了屏幕下方的台前,开口说道:“各个选手的参赛情况,不是由我们可以控制的,我们所能给出的,只是根据各人的世界排名,给予相应的赔率而已······

        的确,这一次出现的正赛选手,排名确实很高,但以往也不是没有出现过世界排名靠前的选手被淘汰的事情,所以我想······大家还是可以押下冷门的!”

        泰勒自己就是米高梅赌场的人,他自然不会告诉眼前的客人们,沃什伯恩的事情其实就是他像老板建议的。

        而且这个从所未有的一赔三百的赔率,也是他制定出来吸引人眼球的。

        至于沃什伯恩会输,泰勒则是从来没有想过的,因为他知道沃什伯恩除了赌术高明经验丰富之外,还有一手偷牌换牌的绝技。

        如果是在别人的赌场里,沃什伯恩偷牌换牌或许还要忌讳一点,但是在米高梅等于是主场作战,根本就不需要怕失手被抓。

        所以这一赔三百的赔率虽然很高,但却是水中月镜中花,对眼前的这些大佬们而言绝对是可望而不及的。

        “冷门哪有那么好押的?!?br />
        “是啊,年年押冷门,年年都不中!”

        泰勒的话有让场内的声音变小·不过众人也没有再针对泰勒,一个均是盯着屏幕看起了其他赌桌的赔率。

        毕竟赌场制定出了一赔三百的赔率,但也不是强迫你去押注的,你完全可以当没看见,那就不会有任何的风险了。

        大屏幕的画面在不断变幻着,为了让贵宾们直观的看到各个选手的情况,在每一个名字闪烁的同时,画面就会切换到下面的赌桌上,将那人的脸庞给显露出来。

        第一个切换的自然是沃什伯恩所在的十四号赌台·应该是沾了沃什伯恩的光,画面在沃什伯恩脸上停顿了几秒之后,又从他的竞争对手们的脸上扫过。

        “嗯?秦风·我看到秦风了!”

        虽然画面在秦风脸上连一秒钟都没停留,不过还是被眼尖的刘子墨给发现了,这让刚才遍寻秦风不到他兴奋的叫了起来。

        “子墨·小声点,秦老弟可不是用这个名字参赛的!”

        白振天没好气的瞪了刘子墨一眼,在他看来,刘子墨什么都挺好的,就是太年轻,有时候沉不住气,这性子要磨练上几年才可堪大用。

        “哦·我知道了……”

        刘子墨吐了下舌头,低声说道:“白叔·那些人竟然敢对秦风所在赌桌一赔三百,我看他们是找死??!”

        刘子墨可是和秦风从小一起长大的,他知道秦风不管是学什么,总是会学的很精,而且秦风从来都不会说大话,他既然来参加比赛,就一定有把握赢。

        “秦风在赌上面,有这么厉害吗?他要面对的对手可是世界排名第十二位??!”

        白振天有些疑虑的看向了刘子墨,他承认秦风是个人才,也非常欣赏对方,不过术业有专攻,这赌博一道可不是谁都能玩得转的。

        “白叔,秦风说行,那就一定行!”刘子墨可不管什么世界排名不排名的,他只是单纯的出于对兄弟的信任。

        “我还是觉得有点不靠谱!”

        白振天摇了摇头,他来赌王大赛的现场也有好几次了,没有见过一次世界排名在前一百的人失过手,但凡押冷门的人,全都把钱赔给作为庄家的赌场了。

        “哎,白叔,您还别不信啊?!?br />
        听到白振天的话,刘子墨着急了起来,开口说道:“白叔,我这还有三万美金,我全押哪个什么沃什伯恩输,您帮我押上吧!”

        “三万?三万可是无法在这里下注的?!?br />
        白振天闻言笑了起来,说道:“贵宾厅下注的金额最少是十万美金,你小子押三万,岂不是让你师叔我还要垫上七万美金???”

        七万美金对白振天来说,并不算什么大数目,不过他是怕回头赌输了面子上不好看,毕竟在场的都是些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对于秦风,刘子墨绝对是无条件的信任,当下说道:“白叔,您那七万美金算是我借的还不行???我给您打欠条还不行吗?我这要是赢了,那可就是三千万??!”

        “嘿,我还真没看出来,你小子的赌性那么重???”

        白振天有些诧异的看了刘子墨一眼,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吧,记住,你小子欠了我十万美金,半年内必须还给我啊,要不然我找你老子要去……”

        白振天虽然有钱,但并不想让刘子墨沾染上嗜赌的毛病,所以特别强调了个“借”字·说实话,他是真的不太看好对上了沃什伯恩的秦风。

        “哪里用半年啊,白叔,等赌局结束了我就能还您!”

        见到白振天答应了下来·刘子墨不由右手握拳在左手掌心顿了一下,他家里的长辈虽然有钱,但对他的管教还是比较严格的。

        那三万美金,还是因为华晓彤来了美国,刘子墨死缠硬磨的从大伯那里要来,准备买辆好一点的车子带华晓彤兜风用的。

        所以一想想马上就能赢得三千万,刘子墨的兴奋之情也是溢于言表·至于这十万美金会不会输,神经大条的刘子墨则是从来都没想过的。

        “过来一下……”

        既然答应了刘子墨,白振天自然不会失言·当下招手叫过了一个贵宾室的侍应,开口说道:“给我买十万美金一号沃什伯恩输!”

        “买沃什伯恩先生输?”

        那个侍应听到白振天的话后,整个人都愣住了,不过他也是受过培训的人,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开口说道:“先生,请问您确定,是要买沃什伯恩输吗?”

        有钱人的脾气往往都十分古怪,所以这个侍应虽然听清楚了白振天的要求·但还是需要对方重复一遍。

        而且他故意用很大声音说出来,让旁边的人也都听到,这样如果白振天最后赌输了的话·也就不会拿他们这种小侍应撒气了。

        果然,当侍应话声出口之后,旁边传来了几道诧异的目光。

        十万美元虽然不是很多·但在这里输赢不代表金钱,而是代表着眼光,众人都想看看这个没眼光想押冷门的人是谁?

        “当然确定,这是我的卡,你从里面扣除十万美金!”

        白振天自然也感受到了四周传来的目光,不爽的瞪了那个侍应一眼,从钱夹里掏出了一张黑色的卡片。

        这张黑色卡片·正是赌场的VIP贵宾卡,按照赌场的规定·想要成为长期会员,必须在卡中保持着最低三千万美金的定额款项,如果低于这个数字,就将被取消贵!宾贽格。!

        当然,赌场也会按照很高的收益率,来支付这三千万美金的利息,不过能存得起这么大一笔钱的人,自然也不会在乎那点利息的。

        “好的,先生,您稍等!”

        接过白振天的贵宾卡,侍应拿出了一个读卡器,刷过卡后在上面输入了十万美金的数字,然后又递给了白振天,让他输入密码。

        “你小子,真是给我丢人!”

        当交易结束之后,白振天没好气的瞪了刘子墨一眼,因为他现在还能感受到周围传来的异样眼光。

        “哈哈,真有意思,在咱们这里,还有人喜欢博冷门啊?!币桓錾粜α似鹄?,声音针对的人,显然就是白振天了。

        “怎么?阿卜杜勒先生对我的投注有意见?”

        白振天训刘子墨那是自家事,不过在外人面前,却是不肯弱了威风,当下说道:“中国有句古话叫做人手失手马有失蹄,既然是赌,谁输谁赢都有可能的!”

        “理论上是这样的,不过要是明知道那人会赢,却买他输,就是愚蠢了!”

        阿卜杜勒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他们也都知道一些赌场的内情,像这么高赔率的人,赌场基本上是不会让其输掉的,想博冷门只是徒增笑料的事情。

        “嗯?如果我赢了呢?”

        白振天的眼睛眯缝了起来,他刚才听泰勒介绍过,面前的这人是个阿拉伯王子,不过别说阿拉伯的王子了,就是阿拉伯国王,白振天也没放在眼里。

        阿卜杜勒对面前的这种赌法根本就不感兴趣,眼下见到有人和自己叫板,顿时兴奋了起来,开口说道:“你赢了,就会赢得三千万美金的赔率,那我再输给你三千万美金,反过来,你要是输了,那就再输我三千万美金,你看怎么样?”

        所谓的VIP就是要让这些人享受到最尊贵的服务,他们可以随意制定规则,所以只要白振天同意,阿卜杜勒刚才提出的赌法,就将被用书面形式给表达出来。

        “妈的,这些阿拉伯人都是疯子,全都是疯子!”

        听到阿卜杜勒张口就要赌三千万,白振天的眼角不由抽搐了几下,在心里暗骂了起来。

        他是喜欢赌不假,但平时输的最多的一次,也就是八百万美金,三千万一局的赌注,白振天还真的是没有玩过。

        “怎么?不敢玩?不过三千万而已,输赢用卡就能划账了?!?br />
        阿卜杜勒倒不是嚣张,是他有足够的底气,三千万美金对他而言,和大厅里那些人赌个三十三百块的没什么区别。

        这不花自己钱,不怕事大的人多的是,阿卜杜勒话刚出口,一个留着小胡子的老外就开口说道:“阿卜杜勒说的是啊,既然赌冷门,那就赌大一些喽……”

        不仅如此,那些原本在看赔率的人,也有很多都围了过来,对他们来说,会员之间的对赌,要远比和赌场对赌有意思多了。

        “三千万是吧,我和你赌了!”

        白振天是混江湖的人,最要的就是张脸面,被阿卜杜勒如此挤兑,别说输赢还不得而知,就是明知道会输,他也不能掉了这份架子。

        白振天对着泰勒招了招手,说道:“泰勒,让人起草一份对赌的协议,我和阿卜杜勒要进行一场外围赌…···”

        “白,没必要吧?”

        看着白振天咬牙切齿的样子,刚才在招呼客人的泰勒,不由一阵心惊,他还真怕白振天输了之后会把阿卜杜勒给干掉。

        “去搞协议吧!”白振天挥了挥手,俗话说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在这种场合下,他哪里肯弱了气势。

        “好吧,我让人制定协议……”

        泰勒耸了耸肩肩膀,说道:“不过二位,不管谁输谁赢,赌场都是需要抽水百分之十的!”

        赌场会为贵宾们提供最便利的条件,而且可以保证赢了的一方能收取到自己赢得的赌资,当然,那百分之十的抽水佣金,也是足足有三百万的。

        白振天撇了一眼阿卜杜勒,气势十足的说道:“快点去搞合同吧,要不然赌局结束,有些人是不是会在心里庆幸呢?!?br />
        “好,好!”

        泰勒答应了一声,转过身后却是一脸的苦笑,他总不能告诉白振天,这沃什伯恩会稳进决赛,换言之,就是他输定了的。

        “好,中国人,赌的很豪气,不管输赢,等比赛结束之后,我都会邀请你参加我的赌局的?!?br />
        看到白振天豪气冲天的样子,阿卜杜勒倒是对白振天翘起了大拇指。

        能进入这个房间的,没有一个是简单的人,自然也不会随便结仇的,阿卜杜勒在激得白振天和自己对赌之后,马上又表达出了自己的善意。

        “好,如果我赢了,自然会参加你的赌局······”

        白振天面不改色的点了点头,不过心里却是在滴血,三千万美金,这可是他一年的收入了,眼睁睁的就要输在这赌场里了。

        想到这里,白振天忍不住又瞪了刘子墨一眼。

        此时白振天的心里是万分的后悔,他为什么非要想着带刘子墨涨见识???这小子简直就是个超级散财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