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五百一十五章 刘子墨的选择

    第五百一十五章 刘子墨的选择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秦风,其实你完全可以只做正当生意的啊?!碧角鼗昂?,刘子墨沉默了好一会,才有些不甘的开口说道。

        在刘子墨看来,秦风现在只不过才二十出头的年龄,就手创了《真玉坊》,几乎垄断了京城高端玉器市场,并且还有望成为国家文物修复委员会的成员。

        只要秦风按此发展下去,名利双收是指日可待的,现在的成功人士,不都是以金钱来衡量的吗,到时候只要秦风有钱,相信孟家也不会说什么的。

        “子墨,你真以为江湖是那么简单吗?”

        秦风闻言苦笑了一声,摇头说道:“我杀过人入过狱,现在手上有不下于十条人命,就算我能将人命的事情洗干净,但入狱的经历,能抹去吗?”

        对于孟家那种家世的人,他们根本就不会在乎钱,或许他们允许家中的女孩,找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普通人做丈夫,但绝对不会同意秦风的。

        因为秦风的身上,有着洗刷不掉的污点,如果孟瑶和秦风结婚,那么整个孟家都会成为别人耻笑的对象,这就是所谓的现实。

        更何况秦风还身负破家之仇,到现在为止,他还没能找到当年家中事变的原因。

        不过秦风却是知道,对方能将当年发生在秦家所有的痕迹都抹去,让他追查不到一点蛛丝马迹,说明秦风以后将要面对的对手,一定是个庞然大物。

        所以秦风想要尽快的积累财富,他要在敌人浮出水面之前,至少能拥有自保的能力。

        在这种情况下,即使秦风也处在情窦初开的年龄,他还是在克制自己,没有和任何一个女孩发生感情上的纠葛。

        “唉,秦风,你也别妄自菲薄了……”刘子墨叹了口气说道:“当年杀那几个人,也怨不得你,换成我也会杀掉他们的?!?br />
        “没错,你我都是江湖中人讲的是个快意恩仇······”秦风点了点头,说道:“以咱们的身份,找孟家那样的女孩,真的不是很合适?!?br />
        “嗯?秦风,那······那我找华晓彤,也不合适了?”

        听到秦风这几句话,刘子墨不禁变得紧张了起来华晓彤这姑娘性格直爽,很对刘子墨的脾气,也是他长这么大真心喜欢的一个女孩。

        “那要看你愿意为她付出多少了?!?br />
        秦风闻言笑道:“你那洪门的身份倒是没什么,不过想要追华晓彤,最少要在洪门一个跨国企业里面担任高管,这样才能得到华家的认可……”

        随着商人地位的提高,现在的门第之见已经没有原先那么森严了,高门大阀和豪富巨贾之间的联姻也变得常见了起来。

        就像港岛很多巨富的子弟,都和内地的一些政界中人有联姻关系,这种关系能形成一种互补,让双方都从中得益。

        刘子墨的爷爷虽然早年习武并且在江湖中名声很响亮,但是刘家从清朝中期始,就是书香传家的门第就算是刘老爷子,那也是文武双全。

        再加上刘家在台岛的产业和影响力,只要刘子墨本人能有一个撑得起场面的身份相信华家并不会为难他们两个人。

        当然,如果刘子墨决定了要追求华晓彤,那么他一定不能再在像京城那般出手杀人,而且以后都要夹着尾巴老老实实做人。

        要知道,华家虽然比不上孟家,但在京城也是有头有脸的,他们一样容不下身上有污点尤其是涉黑的人。

        “那······那我以后岂不是不能行走江湖了?”

        当秦风将其中的利害关系讲解清楚之后,刘子墨顿时苦瓜起了脸姑娘虽然很可爱,但鲜衣怒马快意江湖,这也是刘子墨从小就有的梦想。

        “现在哪里还有什么江湖?”

        秦风嗤笑了一声,说道:“洪门现在都从毒品生意里面退出来了,顶多也就是会在夜总会里面布置一些人手,难道你还想去夜总会当看场子的?”

        秦风前天和白振天闲聊的时候,从他嘴里听到,在最近十年里,洪门的产业做出了很大的调整。

        由于在十多年前,洪门势力扩张太快,面临着被美国政府的打压,但凡是涉黑的生意,都在美国的相关部门挂上了号,只待收集够了证据,就准备抓人。

        不过现任的洪门大佬十分有魄力,在意识到洪门所面临的?;?,他居然壮士断腕,将利益最高的毒品生意舍弃掉了,转而开始投资正当行业来。

        如此一来,美国政府也没了把柄,虽然没放弃对洪门的打压,不过洪门整体的组织架构,却是没有在这场风波里受到丝毫损伤。

        再加上洪门让出了毒品生意的市场,也使得黑手党和山口组争抢起了地盘,在各个城市均发生了火拼事件。

        就像是昨天的翻版一般,于是也将美国政府的关注吸引了过去。

        从那之后,洪门在美国就变得愈发低调了起来,五年前要不是阿利桑德罗打到了旧金山,美国黑帮甚至都快忘了白振天这个杀神了。

        不过洪门也没想到,在八九十年代经济快速增长的时期,洪门的对正当生意的投资,得到了意想不到的回报。

        在近几年来,洪门从正当生意里获取的财富,已经隐隐要超过洪门的灰色收入了,不得不说,现的洪门门主,是个极有战略眼光的人。!

        而且洪门是在美国闹腾的,闹出天大的事情,国内的人也只会看热闹。

        如果不是洪门中人对国内还有一些成见,国内的人甚至想和洪门加深一下关系,以便于统战工作的开展。

        所以对于刘子墨而言,只要他在洪门下属的正规公司里任职,华晓彤的家族十有八九是会接纳这个女婿的。

        作为朋友而言,秦风也是想让刘子墨转做正行,以前江湖上那些打打杀杀的事情,早就已经不适应这个社会了。

        “你说的倒也是,大伯也是想让我毕业之后,接手家族的生意……”

        听到秦风的话后刘子墨还是有些纠结,开口说道:“不过和你在一起快意恩仇,那种感觉真的很好啊?!?br />
        刘子墨到底还年轻,心中充满了一腔热血跟秦风在一起的那几天,他过的很是快活。

        如果不是得知华晓彤要来美国留学,他之前甚至想休学跑回国内跟着秦风去混,当然,这里面有没有想接近华晓彤的意思,就不得而知了。

        看到刘子墨那纠结的表情,秦风哈哈大笑了起来一摆手,说道:“得了吧,哥们我以后改吃素了连个蚂蚁都不杀,跟着我憋死你……”

        “就你还改吃素?昨儿还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你手上呢······”刘子墨闻言撇了撇嘴,不过心里却是在认真思考秦风所说的话。

        “子墨,我不会害你的,走我这条路,没什么好处?!?br />
        秦风收敛了笑容,很认真的拍了拍刘子墨的肩膀,说道:“你要是真喜欢华晓彤,就放手去追话说你不是准备把处男之身交给她的吗?”

        “靠,你才是处男呢?!?br />
        刘子墨闻言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我本来打算让你小子引开孟瑶的现在你不出面,我怎么创造机会???”

        刘子墨要带秦风去见华晓彤和孟瑶,其实也是存了私心的。

        因为有秦风陪伴孟瑶华晓彤才可能与他私下里越会,要不然两人形影不离,刘子墨根本就没机会下手,那憋了二十多年的激情,仍然还只能储存在精囊里面。

        “兄弟,这个……哥们我可真帮不了你?!?br />
        看着刘子墨那一副怨妇的表情,秦风忍住了笑说道:“反正你和她们还要回纽约,两年的时间你再搞不定那只能说明不真的不行了……”

        “放屁,只要给我两个月的时间,哥们我就能将她拿下,你信不信?”

        刘子墨忽然口气一软,说道:“秦风,就算你对孟瑶没意思,不过为了兄弟我,你去见她们一下也无妨吧?别管怎么说,大家都还是朋友呢?!?br />
        虽然华晓彤和孟瑶来到美国还没几天,不过两个青春靓丽的女孩,是很能吸引人眼球的,刘子墨就曾经遇到过有几个老外男孩向华晓彤献殷勤。

        这让刘子墨心里有了点?;?,毕竟他和华晓彤不在一家学校,如果被人先得了手,那他真的是要欲哭无泪了。

        所以在修为突破到了暗劲之后,刘子墨就动了小心思,他想在拉斯维加斯这座浪漫的城市,先和华晓彤确定下来关系。

        当然,如果能突破那纯洁的关系,就更好了,按照中国人的思维,那以后华晓彤就是他刘子墨的女人了。

        “别介啊,子墨,不是我不帮你,实在是不适合见他们?!?br />
        秦风连连摇头,说道:“我来美国不是走的正当渠道,要是被孟瑶的哥哥知道了,恐怕以后他盯得我会更紧······”

        秦风虽然不怕孟林,但他本身对孟瑶也没什么想法,犯不着因为这件事给自个儿招惹麻烦,偷渡处境的事情,那也是可大可小的。

        “好吧,那哥们我自己想办法?!?br />
        刘子墨也清楚秦风现在的身份有些见不得光,当下一脸沮丧的说道:“你在房间好好养下身体吧,我就不陪你了,从前儿到现在,我还没见到晓彤他们两个呢……”

        出了那事之后的第二天,白振天就带人赶到了拉斯维加斯,作为事件的主角,刘子墨自然要全程陪着了。

        紧接着又出了秦风这么一档子事,刘子墨二十多个小时都没离开,好在他安排了两个比较机灵的洪门弟子跟着两个女孩,又随时保持电话联系,这才不怎么担心。

        “你去吧,我这边没什么事……”秦风摆了摆手,说道:“戴维也说了,耳朵只能等它自己慢慢修复,也不急在这一时?!?br />
        “那好,你有事打我电话?!?br />
        刘子墨点了点头,看到房间里有个阿宝拎来的果篮,顺手就拿了过去,说道:“晓彤最喜欢吃这种大提子,我拿走了啊?!?br />
        “靠有异性没人性,哥们我还是病人呢?!鼻胤缑缓闷脑诤竺嫘β盍艘痪?,看到刘子墨关上了房门,这才摇了摇头走进了房间里。

        “修炼出了真气按理说是能改善身体机能的······”

        在房间中盘膝坐下之后,秦风思考了起来,在心中想道:“看来自己之前强硬冲穴是导致耳朵伤势加重的主要原因,要不要试试这真气能否蕴养耳朵的伤势?”

        秦风原本以为耳朵是因为经脉堵塞才导致失聪的,不过在戴维检查过之后他才知道!膜的损伤和经脉没有关系,那属于是外伤。!

        练武之人·可以控制气血运行,就像是阿利桑德罗那样,中了十多枚弹片·依然是生龙活虎,原因就在于他能绷紧肌肉,让血液不至于流出体外。

        其实以秦风现在的修为,是可以用真气蕴养伤势的,如果不是他之前太过着急的话,现在耳朵早就能恢复听力了。

        没有了刘子墨的打扰,秦风也静下心来,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将丹田内的那股真气提了起来·行走了一个大周天。

        这次修炼,和第一次相比,秦风又察觉到了一丝不同。

        他发现在自己气随意动的同时·对身体的变化掌握的愈发细微了起来,就像是开了天目一般,居然连体内的一些早年留下的隐伤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当真气行了一个周天·秦风发现,体内受损的那些地方,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改善,使得自己的身体机能逐渐好转了起来。

        真气运行在体内,就像是给四肢百骸伐毛洗髓一般,将身体内食用五谷杂粮所产生的杂质,逐渐的排出到了体外·一个周天下来,气血似乎都增强了几分。

        “怪不得进入暗劲之后·寿命也会相应的增加?!?br />
        秦风心头起了一丝明悟,早年的那些武学大师,如果不是因故暴死的话,往往寿命都在九十开外,这并非是没有缘故的。

        而且秦风还发现,在运行功法的时候,周围的环境也发生了变化,准确的说,是除了耳朵之外,秦风另外眼鼻对四周的感官,变得愈发灵敏了。

        秦风所住的这个房间,有七八个平方米大小,秦风的眼睛竟然看到在床头地毯的边缘处,爬着一个和地毯颜色几乎完全一样的蜘蛛。

        如果在平时,秦风是绝对观察不到这种景象的,但是现在,秦风有种感觉,在这个房间里,他能做到绝对的掌控。

        “真气能修复身体隐疾,想必对耳朵的伤势也会有帮助的?!?br />
        感受着体内真气游走那暖烘烘如同泡在温水里的感觉,秦风沉下心来,将那股真气游走到了耳尖穴的附近。

        这次秦风可没有运用真气去冲穴,而是小心翼翼的控制着真气,将耳尖穴尽数包裹了起来,丝丝真气顿时溢入到秦风的耳朵周围。

        “有效果,看来戴维说的没错!”

        当那股真气将秦风的耳朵包裹住之后,秦风已经有一天没有任何知觉的双耳,居然产生了一丝麻痒的感觉。

        这让秦风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喜色,有知觉说明就有效果,他最怕的就是耳朵对什么都没反应,那样治疗起来才会更加困难。

        在看到耳朵治愈的曙光之后,秦风心底的那一丝担心也没彻底抹去了,当下除了分出一缕真气蕴养耳伤,就在房中运行周天修炼了起来。

        “八嘎,蠢猪,一群蠢猪!”

        在地球的另外一端,日本东京郊外的一处占地颇广的庄园里,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正在大发着雷霆,将他面前的几个人骂的都抬不起头来。

        “社长,是我们处置不力,请您责?!ぁぁぁぃ唷ぁ?br />
        跪坐在那人面前的一个年逾六十的老人,几乎将脑袋垂到了胸前,那头白发凌乱的耷拉在了额头上。

        “丸山君,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

        被称为社长的中年人摇了摇头,说道:“咱们山口组在美国辛苦那么多年,才创下了这么一点基业,如今都被山本那个蠢货给葬送了!”

        “社长,都是我们的错!”

        听到中年人的话后,那几人愈发羞愧了,因为山本是在他们几个人的力荐之下,才能主政美国的山口组的。

        这个中年人,正是山口组现如今的社长山本之健,其实说起来,山本还是他的一个远亲晚辈,否则山本之健也不会将美国那么重要的地方交给他来搭理。

        “算了,山本那孩子已经死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br />
        山本之健叹了口气,他得到了美国方面传来的消息,美国的一些政客为了防止中国人的洪门坐大,这次会放他们和黑手党一马,不会赶尽杀绝的。

        当然,山口组为此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他们在美国的一些正当产业,因为此事也被那些贪婪的政客们分得了很大一杯羹。

        “山本的事情就算了,不过你们说说,中川的死亡,我要怎么对菊次郎去讲?”美国的事情可以暂时放下来,另外一件事,却是让山本之健更加的头疼。

        因为别人都以为中川是菊次郎的关门弟子,但只有极少数的人才知道,中川其实是菊次郎的私生子,并且还是老来得子。

        所以菊次郎才会对中川如此溺爱,甚至亲自为中川说项,让他很年轻的时候就担任了山口组在东南亚地区的负责人。

        眼下中川在美国出了事情,山本之健甚至不敢想象,当年那个杀人如麻的老匹夫,会震怒成什么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