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五百一十一章 轩然大波(下)

    第五百一十一章 轩然大波(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怎么回事?快点给我说说·……”从刘子墨的嘴型里分瓣他所说的话后,秦风也来了兴致。

        反正这是在万里之外的异国他乡,任凭自己怎么折腾都行,就算是死再多的人,秦风都没有什么心理压力的。

        而且话再说回来了,秦风入境用的是假证件,来到美国之后,也从来没有在人前露出过自己的真面容,美国政府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无法将此事和此刻正在“国内”的秦风关联上的。

        “嘿嘿,你知不知道,山口组在拉斯维加斯的人全军覆没之后,在纽约疯狂的报复起了黑手党的人,

        而黑手党中的阿利桑德罗死掉导致群龙无首,被山口组的人打的节节败退,从昨天下午开始,两边已经死掉上百人了······

        不仅是纽约州乱了,华盛顿、洛杉矶、芝加哥还有休斯顿,都已经乱套了,各个黑帮相互倾轧,打的是不可开交······”

        刘子墨笑的十分得意,他也没想到,黑手党和山口组一起局部地区的火拼,竟然会引起如此严重的后果,让整个美国的地下秩序都发生了混乱。

        “黑手党和山口组打起来,关那些城市屁事???”

        听到刘子墨的话后,秦风脸上也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国外的黑帮早已发展成熟,不至于为了这点事情,就将身家性命全都赔进去的吧?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反正他们就打起来了?!?br />
        刘子墨有些尴尬的挠了挠脑袋,他也是刚刚和白振天通电话的时候听到这些消息的,光顾着兴奋了,并没有往深了去想里面的原因。

        “老兄,混黑道也是要用脑子的?!鼻胤缬行┪抻锏目醋帕踝幽?,这哥们小时候的神经也不是如此粗大,怎么越长越回去了?

        “懒得想那么多,有那功夫我还不如陪着彤彤去逛街呢?!?br />
        刘子墨撇了撇嘴,随之一脸幽怨的看向秦风,说道:“秦风,我发现怎么一遇到你就没好事???在京城的时候就陪着你打打杀杀,在拉斯维加斯也是这样……”

        “滚一边去,老子遇到你才是真倒霉呢,哎,我说你去哪里???”

        秦风没好气的把刘子墨从沙发上踹了下来,却发现这小子爬起来之后,竟然连鞋也不穿赤着脚就往门外跑。

        “有人敲门?!?br />
        刘子墨头也没回的说了一句,不过话出口后才想起来秦风听不到,连忙又回过头把嘴型对着秦风说道:“有人敲门应该是白叔他们来了?!?br />
        在秦风入定的这二十多个小时里,刘子墨一直和白振天保持着联系。

        在知道秦风耳朵出了问题之后,白振天马上让旧金山的一位医生连夜赶了过来,算算时间也差不多该到了。

        果然,打开门后,外面站着的正是白振天和一个三十来岁的白人,跟在两人身后的还有白振天的司机阿宝,他的手上拎着一个大箱子。

        “白叔……”

        刘子墨和白振天打了个招呼后,却是与那个白人拥抱了一下口中说道:“戴维,你怎么过来了?”

        “刘,听说你干了件大事我当然要来了?!蹦歉霭兹诵ξ暮土踝幽Я艘幌?,张口说出来的却是地道普通话。

        “白叔,请进······”等刘子墨和那个叫戴维的白人拥抱完后秦风拍了拍刘子墨的肩膀,让他把门让了出来。

        “秦老弟,不请自来,还请见谅??!”

        见到秦风,白振天的脸色顿时变得肃穆起来,对着秦风一拱手,却是用上了平辈论交的礼节。

        之前白振天虽然也称呼秦风为老弟但话语中只是透着亲热,未必就真的将秦风看成了能和自己平起平坐的人。

        不过今儿见到秦风白振天的态度却是发生了改变,秦风心里明白,这种显而易见的改变,正是他自己所赢取到的。

        “白叔客气了,快点里面请……”秦风也笑着拱了拱手,伸出右掌倾斜四十五度角,往里虚让了一下。

        “秦老弟,看不起老哥哥我是吧?”

        白振天一边往屋里走着,一边不满的说道:“早就说了,咱们各论各的交情,你这声白叔,我可是当不起啊?!?br />
        江湖上最重辈分,秦风虽然跟随刘老爷子学过艺,但并没有拜师,从神枪李书文这一脉论下来,里面并没有秦风。

        但是从载那边谈辈份的话,两人的确是平辈论交,因为载当年和白振天的父亲,还有过那么一段交情。

        “好,白大哥,那我就不矫情了啊?!?br />
        秦风的唇语之术练得可谓是炉火纯青,再加上他进入到暗劲境界之后,整个人的六识除了耳识之外,都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基本上白振天说出来的话,都被他给解读了出来。

        “白大哥,请坐,上好的安溪铁观音,从国内带来的?!?br />
        走到屋里将白振天让到沙发上后,秦风面对面的坐了下来,拿起陈世豪送来的茶具,给几人倒了杯热茶。

        “你倒是活的精致,出门还带这些东西???”

        看到那套茶具,白振天不由笑道:“现在除了我们这些老头子还愿意喝茶,年轻人都喜欢喝咖啡,茶叶在美国可是不好卖······”

        “白大哥,这茶具是豪哥带来的?!?br />
        秦风笑着摇了摇头,陈世豪是澳岛人,而澳岛和港岛以及粤省,都有喝功夫茶的习惯,即使是出门在外,也带上了几套茶具。

        白振天是老江湖,虽然有心和秦风谈昨儿事,却不肯先开口,进屋之后逮着那套茶具品头论足了半天。

        秦风也不着急,笑眯眯的看着白振天,和他闲聊了起来,甚至都没问跟进来的那个老外是谁,只是不断给几人的杯子里倒着茶。

        “哎,对了,秦老弟,子墨不是说你······你的耳朵受伤了吗?”

        白振天发现面前的秦风虽然年纪不大,但真是很能沉得住气,对于昨儿发生的事情是只字不提。

        无奈之下,白振天只能通过秦风耳朵受伤的事情把昨儿的事给引申出来了,当然,和秦风说了这半天话,他以为秦风的耳伤已经好了的。

        “是受伤了,一点声音都听不到?!?br />
        秦风点了点头,说道:“昨儿我把地雷引爆的时候出现了点意外,耳朵被震聋了到现在还听不到任何声音?!?“什······什么?你······你听不到我说话?”!

        听到秦风的话后,白振天顿时愣住了,就连在和刘子墨低语着的那个老外戴维·也将目光看了过来,眼中满是惊奇的神色。

        “秦老弟,你是开玩笑的吧?”白振天摇头说道:“你听不到我说话,怎么知道我说什么呢?”

        “白大哥,您是老江湖了,不会不知道唇语吧?”

        秦风笑着指了指自己的嘴唇,说道:“只要您说的是普通话,我都能分辨出嘴型来,不过要是讲英语·我就辨别的不是那么准确了?!?br />
        “唇语我倒是知道,但没见过像你这样完全不受影响的?!卑渍裉炝成下冻隽瞬幌嘈诺纳袂槔?。

        当年在大圈帮里,白振天有个老友的耳朵因为受伤变聋了·也精通唇语,虽然也能和人交流,但大多都是连猜带比划·远没有秦风这般顺畅。

        “戴维,你来给秦老弟看看,看下他的耳朵到底是怎么回事?!?br />
        白振天对着那个白人招了招手,转脸又对秦风说道:“秦老弟,这是我的弟子,叫戴维,也是我义子·他现在是咱们旧金山华人医院的院长……”

        “弟子?义子?白大哥,这个……”

        看懂白振天的嘴型后·秦风顿时愣了一下,中国的拳师在国外收徒的有不少,但是收老外当干儿子的,秦风却是第一次见到。

        “秦师叔,我来给您说吧……”

        看到秦风脸上惊愕的表情,戴维笑嘻嘻的说道:“我六岁的时候认识的干爹,从那时起就跟在干爹身边,这些年的生活和上学都是干爹供我的,洪门就是我的家……”

        原来,戴维是加拿大魁北省人,他的父亲,是魁北省蒙特利尔市的一个出租车司机。

        当年大圈帮转战加拿大的时候,曾经长期租用过戴维父亲的出租车,一来二去,戴维的父亲也成为了大圈帮在魁北省外围组织的人员。

        不过在一次和加拿大当地毒贩的火拼中,戴维的父亲却是不幸中弹身亡,留下了六岁的戴维和他的母亲。

        不得不说,戴维遇到了一个没人性的母亲,在他父亲去世的第二天,戴维的母亲就将家中所有值钱的东西席卷而空之后,丢下戴维离开了家。

        在这种情况下,白振天只能将戴维带在了身边,戴维也很懂事,两人相处了一段时间后,没有子女的白振天,就把戴维当成了自己的孩子悉心培育了起来。

        虽然从小就跟着白振天居无定所的满世界到处跑,但是戴维的学习成绩很不错,高中毕业后,戴维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到了美国一家著名的医学院。

        不过在毕业之后,戴维却是放弃了进入大医院的机会,回到了旧金山,成为洪门中的御用医生,基本上每次火拼后受伤的兄弟,都是由戴维来医治的。

        刘子墨曾经跟着刑堂出过几次任务,有次肩膀被人砍了一刀,就是戴维给他包扎缝针的,所以两人的关系很是不错。

        “白大哥倒是一颗菩萨心肠?!?br />
        听到戴维的解说后,秦风点了点头,对戴维说道:“江湖上的辈份是个糊涂账,我和白大哥没有师门辈份,你也不用叫我师叔,叫我的名字就好了?!?br />
        虽然秦风没有什么门第之见,对于收取外国弟子也没什么排斥感,但是被一个蓝眼金发的老外叫师叔,那心里还是说不出的别扭。

        “好,那我就叫你秦风吧?!?br />
        戴维高兴的点了点头,他和刘子墨是好朋友,自然也不愿意称呼比自己小的秦风为叔叔,一边说着话,戴维一边打开了阿宝拎进来的那个大箱子。

        “你的设备倒是挺齐全的?!?br />
        看到箱子里排列整齐的各种医疗器械后,秦风说道:“戴维·我的耳朵是因为地雷爆炸而震伤的,你帮我检查一下吧?!?br />
        虽然没有表现在脸上,但秦风对于自己的听觉还是很在意的,如果耳朵无法治愈·秦风真的不能想象怎么度过没有声音的下半辈子?

        “秦风,我要先给你做个试验,看看是不是完全失聪?!?br />
        戴维想了一下,开口对刘子墨说道:“子墨,你到秦风后面去,在他耳朵边大声的喊一声,记住·把你肺里的空气都给呼出去,我要你最大的声音……”

        “好嘞,哥们这嗓子·比帕瓦罗蒂那男高音也差不了多少?!?br />
        刘子墨大言不惭的吹嘘了几句之后,绕到秦风身后,深深的吸了口气,猛地在秦风耳边发出了一声大吼。

        高音倒是高音,但与其说是男高音,倒不如说是女高音更合适。

        因为刘子墨那嗓子因为发力,变得尖锐无比,如果不是酒店隔音设施好,没准外面的人就会以为这里有个女孩子要被强暴了呢。

        “行了·行了,子墨,我的耳膜都快被你震破了?!?br />
        进入到暗劲之后·刘子墨的肺活量不是一般的大,这一声尖叫足足叫了一分多钟还没停歇,戴维连忙抬手示意他可以停住了。

        “咳咳·声音太大了,有点儿失真?!绷踝幽仓雷约耗巧ぷ拥牧炼韧耆撇簧夏懈咭?,悻悻的吸了口气,看那模样还想再表演一回。

        “挺好,挺好的,戴维,应该可以了吧?”听到刘子墨的话后·连白振天都坐不住了,听了刘子墨这一嗓子·无疑要折寿好几年。

        “行了,不用再喊了?!?br />
        戴维点了点头,看向秦风,说道:“秦风,你有没有听到一点声音?或者是感觉到自己的耳膜受到了震动?”

        “有一点震动,嗡嗡的声音?!?br />
        秦风开口说道,他的确感受到了从刘子墨口中传出的声浪,当然,还有那小子的喷到他脸上的口水。

        “好,你把头歪下来,我检查一下?!贝魑贸隽艘桓鍪值缤埠湍髯?,示意秦风把耳朵的部位给显露出来。

        之前在电话里知道秦风是耳朵受了伤,戴维带来的工具,也多是针对耳朵的,其中甚至有一个手携可以发射电脉冲击波的声波仪。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后,戴维才停止了对秦风的检测,将工具一一收回到了箱子里。

        “戴维,怎么样?我的耳朵能不能康复?”

        即使秦风再豁达,此时也不禁心中有些忐忑,一脸希冀的看向了戴维。

        “秦风,你的耳朵是因为强震波,导耳膜受损,不过耳膜并没有完全破裂……”!

        戴维想了一下,开口说道:“我有两个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第一就是用手术来修复受伤的耳膜,这种方法见效比较快,但会对听力造成一定的影响……”

        “第二种方法呢?”

        没等戴维说完,秦风就否决了这个建议,人体器官不比别的部位,如果受损就很难恢复,不到万不得已,秦风是不会在耳朵上开刀的。

        “第二种办法就是让耳膜慢慢复合?!?br />
        戴维指了指自己的耳朵,说道:“人体原本就有自我修复的能力,耳膜也是如此,在一段时间之后,它自己就会愈合的,这种方法没有任何的副作用……”

        “能自己愈合?”秦风眼睛一亮,暂时的失聪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

        “肯定可以的,我敢打包票?!?br />
        戴维点了点头,说道:“其实你的耳朵受伤并不是很重,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出现了二次出血,这才导致你需要很长一段愈合周期的?!?br />
        “二次出血?难道是我用真气冲脉的原因?”听到戴维的话后,秦风愣了一下,他也是明病理的人,细想之后顿时明白了过来。

        秦风原本耳膜就受伤出血了,按理只能静养恢复,但秦风却想用真气强行冲开,如此一来,却是伤上加伤了。

        “这里有些消炎的药,你每天按时服用·会好的快一些?!贝魑铀拇笠┫淅锬贸隽思负幸┑莞饲胤?。

        “不用了,西药伤身,还是少吃的好?!鼻胤缫×艘⊥?,既然知道了是怎么回事·他自然有手段去调理了。

        “没事就好,秦风,把昨儿事情的经过给我们说说吧?!?br />
        等到戴维诊断结束,白振天却是再也压不住心中的好奇了,虽然他通过电话从刘子墨那里得知了一些当时的情况,但哪里有秦风自己说来得详细?

        “白大哥,我不过就是捡了个便宜?!?br />
        秦风笑了起来·说道:“黑手党和山口组的人已经拼出了真火,我在后面扔了个手雷,给他们添了点柴火而已······”

        秦风也没隐瞒·把昨天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讲了一遍,甚至连自己坑自己的事情也都说了出来,白振天等人这才明白了秦风的耳朵是怎么受的伤。

        秦风说的轻描淡写,但房中的几人,都能听出当时的凶险,尤其是阿利桑德罗的临死反扑,恐怕就是白振天都未必能轻易接得下来。

        “阿利桑德罗的脑袋,是被你斩断的?”

        白振天知道黑手党等人,昨天连夜带着阿利桑德罗的尸首回了纽约·但是却不知道那竟然是被秦风给砍下来的。

        “用斩字来形容不合适,不过是我搞掉的他的脑袋?!鼻胤绮幌胨党龈炙烤獾氖虑?,只能含糊其辞的带了过去。

        “对了·白大哥,我听子墨说现在美国乱成一锅粥了,到底是怎么回事?您给说说······”秦风不想提及昨天的一些细节·当下将话题引转开来。

        “哈哈,还都是拜老弟所赐啊?!?br />
        白振天闻言大声笑了起来,说道:“昨天在现场的黑手党成员里,有一个人是美国联邦调查局的卧底,回去之后,他就把发现了大范围杀伤性武器的事情报告了上去……”

        在美国是不禁私人拥有枪支的,但是对于军用物资·美国政府却控制的极为严格。

        当听说出现了触发式地雷之后,美国联邦调查局和军方调查组在第一时间就赶到了教堂处·并且从里面找出了一枚没有被引爆的触发式地雷。

        根据现场的情况和美国联邦调查局所掌握的情报,他们很容易就推断出来,这是一起黑帮火拼的案件。

        如果放在以前,美国人或许还会和这些黑帮讲讲证据什么的。

        但是现场出现的武器触犯到了美国政府的底线,所以这一次,黑手党和山口组算是捅了个大马蜂窝。

        最为可笑的是,双方都吃了大亏的黑手党和山口组,在美国政府的调查还没有完成的时候,就在美国各个城市开战了。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几个黑帮,黑手党和山口组都是有些盟友的,诸如什么墨西哥黑帮,俄罗斯黑帮之类的,他们两个一开战,顿时将盟友们也都牵扯进去了。

        其实这些盟友们也是被赶鸭子上架,不打不行,因为在他们之间,都有着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

        就像是俄罗斯黑帮依靠着山口组控制着美国的地下色情产业,而墨西哥黑帮则是和黑手党们共同贩毒,为了自己的利益,他们也要赤膊上阵的。

        可以说,昨天从下午到深夜,美国的地下秩序,经历了一百多年来最严厉的一次考验,无数个大大小小的黑帮,打的是不亦乐乎。

        原本就震怒于黑帮械斗出现了军用物资的美国政府,见到那些黑帮居然将战火扩大化了,顿时露出了极其强硬的一面,直接出动了特种部队前往镇压。

        黑帮终究是黑帮,恐吓收?;し巡攀撬堑闹饕耙?,在号称是世界最好的特种部队面前,他们就是一帮乌合之众。

        所以昨天的上半夜,是全美的黑帮大乱斗。

        而到了下半夜,则是美国军人的舞台,无数黑帮分子被击毙击伤,尤其是作为战斗主力的黑手党和山口组,更是遭到了近乎毁灭性的打击。

        美国军警的联合行动,自然逃不过媒体的眼睛。

        在今儿一早,美国的各大报纸就报道了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并且代表了美国人民向政府要真相的强烈愿望,顿时在美国社会引起了轩然大波。

        为此美国政府还专门召开了一个紧急的记者会,重申了美国政府打击黑势力的信心和决心,才勉强将这场风波给压制了下去。

        “靠,闹的这么大???”

        听着白振天的讲诉,秦风的嘴巴就一直没合上,他怎么都想不到,自己昨儿的作为,居然在美国掀起如此大的风波。

        “对了,白大哥,洪门没参与进去吧?”

        想到自己昨儿还让阿宝传话,鼓动白振天去纽约抢地盘,秦风顿时惊出了一身的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