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五百一十章 轩然大波(中)

    第五百一十章 轩然大波(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秦风刚回酒店房间没多久,陈世豪就敲开了他的房门,!然秦风是听不到敲门声的,是守在外间的刘子墨开的门。

        “原来刘老弟也过来了???”

        陈世豪有些诧异的看了刘子墨一眼,转脸对秦风说道:“秦老弟,你这是去哪里了?这几天拉斯维加斯可不怎么太平,没事你尽量不要外出……”

        “嗯?豪哥,拉斯维加斯怎么了?”

        看到陈世豪的嘴型之后,秦风愣了一下,他刚刚从教堂处赶过来,这消息不至于传播的那么快吧?

        更何况陈世豪只是在澳岛混的风生水起而已,要是把他放到世界范围内,他这个大佬其实也不算什么,比山口组黑手党之类的要差远了。

        “黑手党和山口组的人去谈判了,说不定要打起来,你最近还是别出去了?!?br />
        陈世豪说话间看了刘子墨一眼,他也不知道洪门有没有参与到这件事情里去,如果洪门也插一脚的话,那事情就闹大发了。

        “哦,豪哥,我知道了?!鼻胤绲懔说阃?,说道:“豪哥,我还有点事要和子墨谈,您看……”

        “哦?好,我就是给你说一声的?!?br />
        陈世豪没想到秦风居然下了逐客令,连忙站起身来,说道:“你们谈,你们谈,老弟,后天亨利应该就可以进入到正赛,到时候还要多靠你啊?!?br />
        提醒秦风赌王大赛的事情,才是陈世豪此行的主要目地,眼下亨利卫在淘汰赛中形势大好,没有什么意外的话,参加正赛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豪哥,你放心吧,我答应过的事情一定会做到?!鼻胤绺率篮莱粤丝哦ㄐ耐?,将其送了出去。

        “秦风,跟着他混有什么前途?”

        等到陈世豪出了房间后·刘子墨不由撇了撇嘴,说道:“我看你还是加入我们洪门吧,现在洪门正缺少精通赌术的人才,你过来就能独当一面的……”

        陈世豪没来之前·刘子墨已经问清楚了方才所发生的事情。

        当他听到山口组的人死伤殆尽,阿利桑德罗也命丧黄泉之后,惊得差点没从椅子上跌下去,如果不是秦风从来不说慌,他真的认为秦风是在吹牛皮。

        当仔细问清楚了事情的经过后,刘子墨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复杂了。

        因为和秦风相比较,无论是出身·还是个人在成长中所得的资源,刘子墨都要远远强于秦风,但是秦风的这番作为·却是刘子墨拍马都赶不上的。

        当然,作为兄弟,刘子墨心中还是很为秦风高兴的,别的不说,他和秦风做下了这么大一件事,在洪门中的地位指定会水涨船高的。

        “我可不想给自己找个套子拴上······”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如果和洪门合作,我还可以考虑下,至于加入洪门·还是算了吧?!?br />
        俗话说家有家法门有门规,加入洪门虽然能得到很多便利,但同样·秦风处处也都要为洪门利益着想了,这并不符合他的性格。

        “和洪门合作?”

        刘子墨瞪大了眼睛看着秦风,说道:“秦风·我承认这件事你干的很漂亮,不过洪门是个什么组织你可能还不清楚,和洪门合作,你就不怕被洪门一口吞掉?”

        作为华人在海外的最大组织,洪门这百十年来,已经渗入到了欧美社会层层面面,在很多领域中·都有洪门的影子存在。

        甚至在世界五百强的企业里,洪门在其中也有许多股份·要是将这些股份折算成金钱,洪门的资产最少在千亿美金之上······

        面对着这么一个庞然大物,秦风居然想谈合作,在刘子墨看来,却是有些可笑。

        别说是秦风了,就是陈世豪在白振天面前都不够看,昨儿白振天对陈世豪所说的那些话,其实只是想将陈世豪纳入到洪门体系之中,而不是与他合作。

        “洪门的牙口是不错,不过想要吃掉我,还差了点儿?!?br />
        秦风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洪门想涉足赌业,不是有钱就能办到的,首先,洪门要有技术,要有精通赌术的人来支撑场面······

        再说了,洪门也需要赌坛的人脉,如果被各家赌场挤兑,恐怕洪门的赌场也开不起来,否则拉斯维加斯为何会没有洪门的一席之地?”

        秦风所说的这两点,都说到了点子上,洪门这些年虽然一直有心涉足赌场生意,无奈一没技术二没人,在拉斯维加斯根本就插不进去手。

        如果不是澳岛风云变幻,即将重新发放赌牌的话,恐怕洪门还是找不到进入赌业的契机,但即使如此,和欧美的赌业大亨们相比,洪门依然不占什么优势。

        洪门想要争得赌牌进入赌业,就必须先有一帮打理赌场的专业人士,否则即使赌场开了业,估计用不了几个月,就会被那些职业赌徒们给挤兑关门。

        对别的赌业大亨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技术人员,对洪门而言,却是至关重要的,这也是白振天一到拉斯维加斯就赶去给陈世豪撑场面的主要原因。

        所以秦风相信,只要他能展现出足够的实力,还是可以在此次赌牌之争中浑水摸鱼,占得一些好处的,毕竟现在是洪门有求于他。

        “我不懂这些,也许你说的有道理吧?”听到秦风的话后,刘子墨眼神迷惘的摇了摇头。

        说实话,洪门这几十年虽然很注重培养专业人才,但更多都是倾向于金融等行业。

        别说刘子墨不懂,整个洪门除了解放前曾经在沪上呆过的老人,还知道一点赌的门道,其余人差不多都和刘子墨一样两眼一抹黑。

        “行了,不和你废话了?!?br />
        看到刘子墨那样子,秦风摇了摇头,说道:“我先看看自己的耳朵是怎么回事,这样说话也忒费劲了……”

        虽然耳朵一直都听不到声音,不过秦风并不是很担心,他所进入到的暗劲境界,似乎和刘子墨的有所不同·秦风能感觉得到,他的身体并无大碍。

        “好,如果不行的话,咱们再去医院……”刘子墨点了点头·他知道秦风手段颇多,一般的疑难杂症是难不住他的。

        “有人进来先帮我挡住,等我出来再说?!?br />
        秦风交代了刘子墨一句,转身去了里屋,他不光要治疗下自己的耳朵,还想看看在进入暗劲瓣为之后,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酒店的床铺太软·秦风干脆盘膝坐在了地上。

        双手掌心朝天放在了两膝上,捏着道家练气法印,秦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口气足足吸了有三分多钟,而后双眼一闭,整个人似乎再无呼吸一般。

        一口真气游走在体内各处经脉之中,当真气行过,秦风只感觉浑身舒泰,好像回到了母胎一般,懒洋洋的直想睡上一觉。

        秦风整个人都沉迷在了这种无思无欲的状态之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睁开了眼睛,而从昨天到今日所产生的疲乏·尽数一扫而空。

        观心冥想,秦风放出了自己的神识,让他惊诧的是·他的这股神识似乎完全不受空间的阻碍,居然透墙而过,看到了一墙之隔的刘子墨。

        在客厅里的刘子墨正在打着电话·当秦风的神识窥探到他身上的时候,刘子墨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狐疑的神色。

        不过刘子墨应该更相信自己的眼睛,往四周扫视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之后,刘子墨又专心讲起了电话。

        你能看到别人,而别人看不到你,这种情形十分的怪异,就是秦风最初的时候也感觉很不习惯·那股神识在刘子墨身前身后转悠了好几圈才收了回去。

        “看来子墨并没有产生神识,难道是功法不同所导致的吗?”

        见到这一幕·秦风心中起了一丝明悟,他原本以为道家心法和内家拳法道理相通的,但是现在看来,两者之间还是有着很大的区别。

        “可惜师父也没修炼出神识,否则当年他一定会告诉我的?!?br />
        自从得到玉佩中的知识之后,秦风已经察知道,玉佩传承中所记载的功法和各门绝技,要远远超过师父所教的,想必师父也没能得到外八门主脉真正的传承。

        不过这也就给秦风带来一个问题,他现在所修习的功法,没有任何前人可鉴,想必当今之世也无人修炼,以后的道路,就要秦风自己去走了。

        “以后要多去道家的名山大川转转,看看能不能找到同道中人?!?br />
        想到这里,秦风忽然哑然失笑起来,他发现自己进入到新的境界之后,心胸也随之变得开阔了许多,居然连耳不能闻的事情都放在了一边,反倒琢磨起了那些虚无缥缈的事情来了。

        念及此处,秦风静下心来,心念一动,体内的那股真气顿时游走到了后脑耳朵处的位置,仔细探察了起来。

        俗话说痛则不通,通则不痛,对于修炼出了内家真气的人而言,他体内的真气,就是最好的探视手段,而且要比现代医疗器械探究的更加细微。

        “原来是耳尖穴被堵塞住了,这倒是有些麻烦?!?br />
        当那股真气游走到了耳后耳尖穴的时候,秦风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因为他察觉到,耳尖穴的经脉受到了损伤,真气行到这里,就再也无法通过了。

        “靠,这么疼???”

        秦风尝试着强行冲击了一下,却是只感觉脑袋嗡的一声炸响,震得他头晕目眩,只能连忙止住了冲穴的举动。

        “奶奶的,难不成我要当一辈子的聋子?”秦风苦起了脸,修为晋级固然重要,但要是以损失听力来换取,秦风还是不愿意的。

        “或许是震波所留下的后遗症,先慢慢调养一段时间再说吧!”在地上又坐了良久之后,秦风站起身来,他也只能这样来安慰自己了。

        “子墨,哎,我说你小子刚才还在打电话,怎么现在就睡上了?”

        推门出了房间之后,秦风看到刘子墨躺在沙发上,已经是发出了鼾声,不由是又好气又好笑,还是这种没心没肺的人活得幸福,不管什么事都能不放在心上。

        “哎,你出来了?”

        刘子墨睡的并不沉,被秦风一推就睁开了眼睛,没好气的说道:“你在里面呆了快二十个小时了,我不睡觉难不成还一直守着?”

        “什么?我在里面呆了二十个小时?”

        秦风闻言吓了一大跳,他只是觉得自己就入定了一小会,怎么就过去将近一天一夜的时间了?

        “奶奶的,难道山中无日月这话是真的?”

        秦风脑海中忽然想到了道家典籍里经常提到的一句话,那些修道之人,往往一睡百年,难不成他们所处的状态,就是和自己一样的?

        “你怕是在里面睡死过去了,连时间都不知道了?!绷踝幽炖镟洁炝艘痪?,忽然抬起头看向秦风,说道:“秦风,你听到我刚才打电话了?”

        没等秦风回话,刘子墨紧接着又说道:“刚才白叔还说他从旧金山叫来了个医生,准备给你看看耳疾呢……”

        “听不到,我看到的?!鼻胤缈嘈ψ乓×艘⊥?,说道:“我刚才打开了下门,见到你正通着电话,就把门又关上了······”

        倒不是秦风信不过刘子墨,不给他说神识的事情,只是这事儿太过玄妙,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解释清楚的。

        万一刘子墨缠着他要学习道家心法,秦风也没法教。

        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的神识产生异变,肯定是和当年的玉佩有着关系,可现在秦风也没法再给刘子墨变出一块来,干脆找个借口糊弄过去了。

        “你刚才推门了?”刘子墨挠了挠头,说道:“怪不得我通电话那会,一直感觉有人在看我呢,敢情是你呀?!?br />
        虽然没修炼出神识,但进入暗劲境界之后,刘子墨的“六识”也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在被人注视或者窥探的时候,也会有所感应。

        “不说这些了?!?br />
        秦风摆了摆手,说道:“白叔打电话给你有什么事?昨天黑手党和山口组火拼的消息应该传出去了吧?”

        死了那么多人,而且还动用了军用地雷和手榴弹。

        秦风相信,这已经不单纯的是山口组和黑手党的事情了,恐怕美国警方甚至军方都会介入进来。

        “嘿嘿,秦风,美国现在已经阄翻天了,这事儿,大发了?!碧角胤绲幕昂?,刘子墨嘿嘿笑了起来,脸上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