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五百零四章 崩溃的中川

    第五百零四章 崩溃的中川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这……这是怎么回事?”!

        看过头顶飘过的青烟,中川有点傻眼,此次带来的这些枪手,都是山本的手下,中川还真不知道,他们的火力竟然如此强大,连手榴弹都拿了出来。

        “炸……炸死他们!”

        原本以为必败无疑的中川,忽然变得兴奋了起来,山本死掉了,如果他能带人扭转战局,那么在竞争山口组在欧美的负责人一项上,肯定是有加分的。

        此时的中川,再没有了想掐死那人的冲动,而是恨不得冲过去狠狠的亲上他一口,这简直就是让他转败为胜的大功臣??!

        秦风的臂力何等之大,就在中川琢磨着自己小心思的时候,那枚地瓜手雷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弧线,准确的投到了阿利桑德罗的身前。

        秦风的这一投掷,弧线拉的比较高,正全神贯注用火力压制山口组的阿利桑德罗还真没看到,直到手榴弹下落的时候,他才看见了那股青烟。

        “fwek手榴弹?!”

        阿利桑德罗面色骤然大变,在手榴弹还没落地的瞬间,那庞大的身躯像是装上了弹簧一般,在止住了前冲的身体后,飞快的向后退去,同时用双手抱住了脑袋。

        阿利桑德罗的反应虽然很快,不过手榴弹落地的速度也不慢,几乎就在阿利桑德罗后退的同时,地瓜手雷重重的落在的地上。

        “砰!”随着一声闷响,教堂前面的空地上炸出了一片刺眼的火光,手榴弹的弹片呈三百六十度角度弹射,将周围十米的空间尽数笼罩在了爆炸范围内。

        原本那些跟着阿利桑德罗往前冲的四五个黑手党中人,反应可没有阿利桑德罗快,他们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身体就被弹片打成了筛子。

        就是阿利桑德罗,也没能全身而退,一枚弹片穿过了他护住脑袋的手臂·插入到了阿利桑德罗的面颊上,同时在腰间也有好几处都中了弹片。

        “fwek该死的,你们都要死!”

        站住了身形的阿利桑德罗·脸上满是血污,面目狰狞的就像是只野兽一般,这样的伤势,他已经有十多年没有过了,这让他心中的杀意无限膨胀。

        “要死的是你吧?”

        中川的声音冷冷的传了过来,身影也出现在了树林边缘,他已经看到阿利桑德罗手中的双枪掉落在了地上。

        “慢着·不要开枪,我要亲手斩下他的脑袋!”

        见到手下抬起枪口准备射击,中川连忙伸手阻止了·开口说道:“阿利桑德罗,我让你见识下什么叫做真正的剑道······”

        此时的阿利桑德罗身后就是丛林,只要往后一退,子弹将很难击中他。

        所以中川看似在呈个人英雄主义,其实是想逼得阿利桑德罗迎战,否则逃走这么一个敌人,恐怕就是他也会感到寝食难安的。

        “fwek我会扭断你的脖子,把你的脑袋带回去做成标本的。

        听到中川的话后·阿利桑德罗果然没有退回到树林里,反倒是往前走了几步。

        如果中川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阿利桑德罗虽然中了七八枚弹片·但是除了脸上的伤口在淌血之外,身上的弹片却全都被肌肉给夹紧了,并没能伤及骨头。

        “你给我出了个好主意·我的书房,还真是缺少一个人头标本?!?br />
        中川看了一下地面早已死去尸体都开始僵硬的山本,点了点头说道:“你勉强有这个资格了,我会把你的头发保留下来的······”

        “那就来吧!”

        阿利桑德罗像是个大猩猩一般锤了锤自己的胸口,样子狂暴无比,不过在他的眼中,却是没有丝毫的火气·而是异常的冷静。

        “别让他逃了!”中川一挥手,山口组这边仅剩下的三个人·马上分出了一人,往阿利桑德罗身后绕去。

        “都去死吧!”

        但是变故,就在那人经过阿利桑德罗身边的时候发生了,原本直往前走的阿利桑德罗,忽然一个箭步冲到了那人的身边。

        作为从西伯利亚训练营中活着出来的精英,阿利桑德罗浑身上下无不是武器。

        只见阿利桑德罗仲展开蒲扇般大小的双手,重重的在那人太阳穴两边一击,那个日本人顿时口鼻鲜血飞溅,一颗眼珠子竟然被活生生的打爆开来,眼见再无活的希望了。

        “小野君?”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另外两人看得眼角眦裂,谁都没想到,在被几人拿着枪包围住的情况下,阿利桑德罗仍然敢出手杀人。

        此时仅剩的那两个人,再也顾不上中川的命令了,抬起枪口就要射击。

        只不过他的动作还是慢了一点,刚刚瞄准了阿利桑德罗,就感觉咽喉一疼,紧接着脖子.血直喷,却是颈动脉被利刃给划断了。!

        “这个世上能让我死的人,还没生出来呢······”

        看着几乎在同时倒下去的三人,阿利桑德罗的脸上露出了狞笑,伸出舌头舔了下脸上流出的鲜血,再加上那身被炸的破破烂烂的衣服,样子简直就像是从地狱中爬出来的魔鬼一般。

        “魔鬼,你……你是魔鬼?”

        饶是中川也算是身经百战之人,此刻也被阿利桑德罗给吓住了,他没有想到,阿利桑德罗居然拨出了身上的弹片,将山口组最后的两个人给击杀掉了。

        “没错,我就是魔鬼,这个外号,我有十年没用过了······”

        阿利桑德罗根本就没把身上的这些伤势放在心上,当年在西伯利亚训练营的时候,他每个月所受的伤,都要比现在严重十倍,曾经无数次在生死边缘挣扎。

        “八嘎,八歧大神保佑我,干掉这个魔鬼吧?”

        中川现在的信心已经没有那么强了,不过这还不足以让他崩溃,口中念念有词,用双手握住了长剑的剑柄,高高的举过了脑袋。

        “你……不行?!?br />
        阿利桑德罗狞笑着看着中川,说道:“你知不知道,我当年在西伯利亚训练营的时候,最后的科目,就是要干掉一个西伯利亚训练营的教官,你知道我干掉的是谁吗?”

        “是······是谁?”中川虽然不想跟着阿利桑德罗的节奏走,但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那个人叫原田太一,也是你们日本人,不知道你认不认识???”

        阿利桑德罗最后一个项目所挑战的,正是他在西伯利亚训练营中的日本剑道教官。

        在阿利桑德罗的肋部和腹部之间,有一道长达二十公分的伤疤,那就是被教官临死前所划伤的,当时差点把阿利桑德罗的整个腹部都给切开了。

        不过最终活下来的,还是阿利桑德罗,挨了这一剑的他狂性大发,撕断了教官持剑的右臂之后,又掰住了他的双脚,将他活生生的撕成了两半。

        由于阿利桑德罗的凶残,为了考官们的生命安全,西伯利亚训练营也因此改动了规矩,将最后一项教官考核给取消掉了。

        因为谁也不知道,在以后的训练营中,是否还有像阿利桑德罗这样变态的学员存在,训练营中的每一个教官都是无价之宝,可禁不起这种损失。

        “原田太一大师,他····…他竟然死在你的手下?”

        当中川听到阿利桑德罗的话后,整个人顿时呆滞住了,要知道,原田太一在二三十年前,可是在日本和他师父菊次郎齐名的一代宗师??!

        原田太一同样也是忍者出身,不过他更专精于体忍,一生只承认自己是下忍,剑法诡异多变,在刺杀一项上,还要超出菊次郎。

        不过原田太一为人倨傲,得罪了日本几大家族,被人终日追杀,最后也销声匿迹了。

        菊次郎曾经给中川说过,如果原田太一还没有死的话,他的实战技能,恐怕要超过自己了,对其十分的推崇。

        所以在听到原田太一是死在阿利桑德罗手上的时候,中川心中的战意顿时被消减的无影无踪了,他再狂妄,也不会认为自己已经达到剑道宗师的境界。

        “我会抓住你的双脚,从胯部撕开你的身体?!?br />
        阿利桑德罗缓步往前走着,口中说道:“你的肠胃都会流出体外,你会活生生的看着这一切,最后因为疼痛而死去的······”

        “咣当!”一声,中川手中的剑落到了地上。

        中川的神经,此刻已经完全被阿利桑德罗给摧毁掉了,他再也兴不起丝毫和面前这个魔鬼战斗的意志。

        听着阿利桑德罗的话,中川只感觉双股一热,一股骚臭味随之传入到了鼻子里,他的小便居然被吓失禁了。

        “对,就是这样,跪下·……跪在我的面前······”

        看着中川的反应,阿利桑德罗十分的满意,心理战也是他在西伯利亚所学的课程之一,用气势摧毁对方意志的事情,阿利桑德罗并不是第一次干了。

        “妈的,这北极熊怎么像是被杀手门调教出来的???”

        树林中的秦风看到这一幕,也是吃了一惊,阿利桑德罗不仅是杀人的手段和杀手门如出一辙,就连对气势的应用也掌握的恰到好处。

        “奶奶的,我还不信,就炸不死你了?”

        虽然山口组的人不争气,但秦风也不想出去和阿利桑德罗硬拼,手腕一翻,双手掌心里,多出了四枚地瓜手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