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五百零二章 混战(中)

    第五百零二章 混战(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原来是修习日本剑道的人,倒是能和我一战……”在退了足有七八米之后,阿利桑德罗站住了脚跟,脸上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当年在西伯利亚训练营的时候,专门有人负责教授他们使用兵器器械,而那个人,就是一位日本的剑道大师。

        所以阿利桑德罗很清楚,他空手实战的能力虽然很强,但是遇到精通兵器的人,还是会吃亏的,毕竟血肉之躯无法和锋利的利刃相抗衡。

        当然,阿利桑德罗也不惧怕使用兵器的人,这兵器也要看拿在谁手里,前几个月在纽约的时候,他就亲手撕裂了一个用刀的日本人。

        眼前的这个人,虽然要比那用刀之人强上一些,但是阿利桑德罗相信,等他将自己的巨斧拿在手中之后,他一定能将这人活活劈成两半的。

        作为西伯利亚训练营里出来的精英,阿利桑德罗自然对冷兵器的使用也很娴熟,他的武器就是一把巨大的斧头,这是当年参加无限制格斗大赛的时候,他所选择的兵器。

        当时使用巨斧的阿利桑德罗战无不胜,而且每一场格斗都十分暴虐血腥,让很多人都记忆犹新,甚至有一位富豪就曾经因为受不了那种刺激,心脏病发作死在了格斗场的看台上。

        “要战就上来,我用此剑斩你人头!”

        刺出一剑的中川并没有追击阿利桑德罗,而是傲然站在了原地,用手指擦过剑身,眼中露出了不屑的神色。

        虽然还没能达到师父的剑道境界,不过中川也足以自傲了。

        中川曾经在一次剑道表演中,用一把剑接连挡住了三发手枪射出的子弹,被誉为当今日本最杰出的剑道天才。

        而且作为日本剑道宗师菊次郎最得意的弟子,中川并非是没见过血腥的菜鸟,而是经历过数次生死厮杀的??蜕娇谧樵诙涎堑牡嘏?,几乎都是他带人打下来的。

        不过东南亚的格局终究太小,中川一直都想染指欧美,将山口组打造成世界上第一黑帮组织。

        此次中川趁着拉斯维加斯举办赌王大赛的机会来到美国名义上是来旅游的,其实却是在山口组高层的授意下,来考察美国市场的。

        这也是他能扇山本耳光而使其不敢有任何怨言的原因,此行的中川,带有一点钦差的味道,他甚至有权利罢免山本的职务。

        “斩我的人头?小子,我要扭断你的脖子······”

        阿利桑德罗眼中露出一丝疯狂的神色要不是怕被洪门坐山观虎斗,他几乎现在就要出手干掉这个口出狂言的小子了。

        “中川先生,我看······还是留待明天在擂台上干掉他好了?!?br />
        挨了几耳光山本上前走了小半步用日文小心翼翼的说道:“阿利桑德罗是现在纽约黑手党的领军人物,如果能在擂台赛上干掉他,那么纽约黑手党也就不战而溃了?!?br />
        昨天山本之所以敢说出约战的话,就是因为他知道中川人在拉斯维加斯,否则就是十个山本,也不是阿利桑德罗的对手。

        “嗯,你说的有道理····…”听到山本的话后,中川点了点头,说道:“山本君明天的事情,就由你来安排吧!”

        “中川先生,刚才他侮辱了您就这么放过他吗?”突然,一个有点带着北海道口音的声音,从山口组这一方人群后面响了起来。

        “八嘎是谁在说话?”听到那人的话后,山本的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起来。

        要知道,在他们的组织内,等级制度是非常森严的,自己和中川说话的时候,别人是没有资格插言进来的。

        现在有人肆无忌惮的插言,也就说明他山本对手下疏于管教这在平时倒是没什么,不过在中川面前对山本来说无疑是件很丢人的事。

        不过山本话声还没落,刚才那个声音又大声喊道:“意大利人侮辱了中川大人,你竟然还要让中川大人明天洗刷耻辱,这是对大人的不尊重!”

        “八嘎,是哪个混蛋,给我出来!”

        这一次不仅是山本暴怒,就是中川的脸色也变了,日本人对于荣誉看得极重,那人说的话要是流传出去,的确对他有不好的影响。

        “兄弟们,意大利人侮辱了中川大人,就等于是羞辱了菊次郎大人,咱们和他拼了??!”

        那个声音忽左忽右,别说山本找不到人,就连声音在身边响起了日本人,也没发现到底是谁喊的话。

        不过那人却是又把事件给升级了,并且连呆在日本总部的菊次郎都给牵扯了出来,这让中川的脸色不由有些发黑,瞪着一双眼睛来回搜寻着说话的人。

        作为山口组的总教头,菊次郎在这些日本帮派弟子的心目中,那就是和日本天皇一般的存在,是神一般的人物。

        当那人扯到菊次郎的时候,山本身后的那些日本人也开始有些蠢蠢欲动起来,原本放低了的枪口,又重新抬了起来。

        “放心,把枪都放下!”山本看到自己手下脸上呈现出的愤怒表情,不由着急了起来。

        能成为山口组在美国的总负责人,山本并不是全无是处的蠢货,相反,他极有经济头脑,以金钱攻势换取地盘的设想,最早就是由他提出来的。

        不过山本的个人武力,却是差了一些,在一些必须依靠武力争抢地盘的行动中,他屡次失败,这也是山口组高层对他不太满意的原因。

        眼下见到双方要打起来,山本却是又犯了老毛病,竭力制止着手下,并想找出那个暗中挑唆的人,狠狠的扇他几耳光。

        “干掉意大利人,干掉那个俄罗斯杂种!”

        只是还没等山本找出那个说着北海道口音的人,场内的形势就突然发生了变化,在那个口号响起的同时,一声枪响,也随之响了起来。

        随着枪声响起,站在对面正和山口组对峙着的一个意大利黑手党成员,眉心正中出现了一个血洞,巨大的冲击力,让他那庞大的身躯重重的往后倒去。

        这突兀的一枪,算是捅破了马蜂窝,两个帮派之间原本就谈不上信任,都在小心戒备着对方,眼下有人开了枪,场面顿时变得混乱了起来。

        “还击,还击,妈的,日本人都是疯子!”

        几个黑手党的小头目,也在大声喊叫着,纷纷从怀里拨出手枪和日本人对射了起来,不断有人中枪倒地发出凄厉的惨嚎声。

        “怎……怎么会这样?”

        原本站在队伍最前面的山本,幸亏被手下给拉到了后方,这才没有在第一轮对射中中枪,不过向来都喜欢挥舞着美元谈事情的山本,却是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住了。

        “混蛋,你就是这样约束手下的?”

        站在山本身侧的中川,重重的一耳光打在了山本的脸上,同时举起了手中的剑,大声喊道:“干掉他们,山口组的勇士们,干掉这帮意大利佬……”

        “起来,你应该指挥手下去作战,而不是趴在地上?!?br />
        正准备往前冲的中川,忽然发现山本躺倒在了地上,不由心中大怒,上前一把揪住了山本的脖子。

        “嗯?死了?”

        当中川抓住了山本脖子处的衣襟才发现,山本的右眼已经不见了,一颗子弹从这里射了进去,在其后脑处,还有一个血洞。

        山本脸上的枪伤,也让中川从狂热中清醒了过来,他剑术再高,恐怕也无法挡得住四面八方射来的子弹,念及此处,中川连忙将身体一矮,往身后的树林中躲去。

        现在可不是英普战争时的欧洲战场,两边排好队伍拿着枪对射,在现代人看来,那纯粹就是大脑缺氧的傻逼行为。

        所以不仅是中川,对射中的山口组和黑手党的成员,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纷纷四散开来,在身边找起了掩体。

        “fwekfwck怎么会这样,日本人,都疯了吗?”

        同样躲避着子弹射击的,还有阿利桑德罗,他一直到现在都没想明白,日本人为什么突然之间就开了枪。

        阿利桑德罗并不懂日语,所以在他看来,中川约束好手下之后,接下来将要进行的就是谈判,双方来共同约定擂台赛的事情。

        可是就在阿利桑德罗准备上前的时候,枪声就突兀的响了起来。

        而且随着乱枪就向他射去,要不是阿利桑德罗久经战阵,在枪声响起的那一瞬间矮下身形往后滚去,怕是此刻早已被打成筛子了。

        不过虽然自己逃过了一劫,但黑手党这方面的人损失却是要比山口组的大,原因就是山口组的人先开的枪,第一轮的射击,就打倒了五六个黑手党成员。

        这也让阿利桑德罗狂怒不已,在往后退却的同时,捡起了手下的一把枪,手腕连抬,对面来不及找掩体的几个日本人顿时眉心中枪栽倒在了地上。

        “杀光他们,杀光这些日本人!”

        连杀几人之后,阿利桑德罗狂性大发,身为意大利和俄罗斯混血的他,最恨别人叫他俄罗斯杂种,而刚才从山口组那边,却是有人喊出了这样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