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五百零一章 混战(上)

    第五百零一章 混战(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秦风也不知道自己打坐了多久,只是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在三四十米外的教堂前空地上,隐约可以看到人影晃动。

        秦风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仅仅打坐了几个小时,昨夜忙碌导致一身的疲惫已然尽去,此刻的秦风,只感觉浑身舒泰,状态从所未有的好。

        虽然还没能突破到暗劲境界,但是秦风知道,暗劲的门槛他已经跨了过去,只要时间到了,自然而然的就能进入。

        “我算是明白道家为何求长生了……”回想起昨夜打坐时的那种空灵状态,秦风差点都想继续修炼下去了。

        因为在进入那种状态之后,秦风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无逅无碍,仿佛天地都被自己掌握在手中,体内的每一个细胞似乎都在欢呼雀跃。

        “道家所追求的长生,应该就是生命层次的提高······”

        秦风心头有了一丝明悟,不过当他还想探究下去的时候,放在腰间口袋的手机,却是不断震动了起来。

        “难怪古时练气之人,都喜欢找些安静的深山大川,这世俗的确不适合修炼?!?br />
        秦风苦笑着拿出了手机,在此刻要是有选择的话,他宁愿也如那些古代的隐士一般,藏身于山川秀丽之处,再不问世间琐事。

        “阿利桑德罗已经过去了…···”

        刘子墨知道秦风不方便说话,只是在手机上给他留了个信息,这也是时间太紧促的原因,否则白振天怕是连美国特种部队的通讯装置,也能给他们搞一套过来。

        “嗯?来的这么快?”

        看到留言,秦风愣了一下,不过当他看见手机上的时间后,却是恍然大悟,自己那短短的入定已然过去了七八个小时,现在已经是上午快11点钟了。

        “收到……”

        秦风回了两个字,将手机收了起来,同时运用敛息之术将浑身的气机全给收到了体内,整个人和大树浑然一体,即使有人走到树下,也不见得就能发现秦风。

        刚刚藏好身形,四辆轿车鱼贯驶入到了教堂前面的空地上,守在空地上的黑手党和山口组的人,纷纷迎了上去。

        前面两辆车上下来的是山口组的人昨儿还很嚣张的山本,此刻却是跟在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年青人身后,说话时低眉顺眼显然对方的身份要高于他。

        后面两辆车坐着的则是黑手党的人,阿方索并没有跟过来,秦风只看到了阿利桑德罗的身影,身材魁梧的他穿了一身战术迷彩服,壮硕的像一只大狗熊一般。

        微微睁开眼睛,秦风尽量不看人的面部,因为目光同样会引起人的感应,尤其是像阿利桑德罗这样的人,稍微一点风吹草动都会惊扰到他。

        “山本,昨儿教训的你还不够吗?”

        刚一下车,阿利桑德罗就哈哈大笑了起来指着山本说道:“咱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谈的,要么出人和我打一场,要么滚出拉斯维加斯!”

        昨天夜里阿利桑德罗已经得到了消息山口组在纽约所有的堂口,都被他的人给清理掉了,几乎将整个纽约的毒品市场都给抢占了下来。

        “阿利桑德罗,你们黑手党的人,都只会干一些暗箭伤人的事情?!?br />
        山本的脸色十分难看,显然他也接到了纽约分部的消息,只是山口组的精锐都被派驻到了拉斯维加斯来应付此次的赌王大赛山本也无法马上实施反击。

        “你们日本人不是最崇尚强者吗?”

        阿利桑德罗一脸狞笑的说道:“谁打赢了地盘就是谁的,要单打独斗还是开战随你选择,拉斯维加斯的地盘,我要定了······”、

        阿利桑德罗崇尚的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在他十岁的时候,就明白想要征服这个世界,必须拥有相应的力量,事实上他一直也都是这么做的。

        “你……”

        听到阿利桑德罗的话后,山本顿时大怒起来,不过让他和阿利桑德罗单打独斗,他却还没那个胆子,毕竟阿利桑德罗是曾经获得过黑拳世界拳王称号的人。

        虽然和职业拳击有很大的不同,但黑拳组织也会做出世界排名,阿利桑德罗刚出道的时候,就曾经打过三年黑拳,并在那期间夺得过世界拳王的称号。

        等到阿利桑德罗过了二十岁之后,他就退出了黑拳界插手家族的生意,也就是从那时起,纽约的黑手党组织开始发展壮大了起来。

        “白痴,家族怎么会让你来掌管美国的生意?”

        就在山本一脸怒意却是无可奈何的时候,他身后的年轻人忽然向前走了一步,对着山本的面庞,“噼!里啪啦”的就是几耳光扇了上去。!

        “哈伊,我是白痴,请您教诲!”

        让人惊诧的是,挨了这几耳光的山本,居然没有丝毫反抗的意识,而且还双脚一并,低下头口中大声应承着那个人的话。

        在日本人的认知里,头部是一个人最为高贵的地方,头低的越低,越是能表达自己的歉意,让对方感觉到满意。

        至于打耳光,这在日本社会几乎成为了一个传统行为,最早是在军队中,级别高的长官,可以随意扇属下的耳光,而被打之人,配合着大声认错。

        到了战争结束,这种行为被带到了民间,在很多日本人的公司里,老板扇员工耳光,是极为常见的事情,而这种行为也逐渐被引入到了各大家族里。

        “妈的,日本人果然变态,打了左脸给右脸???”

        在远处看到这一幕的秦风,却是看得差点没惊掉下巴,山本怎么着也是四十多岁的人了,被人打完之后,居然还是一脸陶醉的模样。

        秦风不知道,在山口组这种组织里,打耳光其实只是一种很轻微的处罚。

        像是山本此次所犯的错误,就算是切腹都足够了,所以在被接连扇了七八个耳光之后,山本还显露出了高兴的神色。

        “告诉他,明天在拉斯维加斯的拳台上,我和他打生死战!”

        看到山本嘴角渗出鲜血之后,那年轻人才停住了手,似乎不屑于用英语和阿利桑德罗说话,回过头来用日语对山本说了一句。

        “哈伊!”

        山本大声回答了一句,挺起胸脯往前走了一步,说道:“阿利桑德罗,中川大人要和你进行生死决斗,时间定在明天,你敢······还是不敢?”

        “就他,要和我打生死拳?”

        听到山本的话后,阿利桑德罗不禁哑然失笑起来,在他看来,那个日本年轻人身上没有任何武者的特征,居然也敢来挑战自己?

        “八嘎,中川大人是我大日本剑道宗师菊次郎的弟子,你莫非不敢应战吗?”剑道阿利桑德罗一脸蔑视的样子,山本出言大声斥骂了起来。

        菊次郎是他们山口组剑道的总教头,不仅在组织内,就是在整个日本,地位都十分崇高,而中川是菊次郎的关门弟子,身份自然尊贵无比

        原本中川此次前来美国,只是想见识一下赌王大赛的,但山口组被黑手党打压,作为组织内的一员,他也不能坐视不管,这才随着山本来到此处的。

        “这么白嫩的一个人,要是被我一拳打死了,那岂不有点可惜了?”

        看着身材不高皮肤白皙的中川,阿利桑德罗笑得十分淫邪,他是个双性恋的人,不仅喜欢女人,也喜欢男人,眼下见了中川,忍不住开口调戏了起来。

        “八嘎!”

        原本站立在原地古井无波的中川,听到这话之后,眼中猛地闪过一丝杀机,他并非不会说英语,只是不屑于和对方交谈而已。

        身体一侧,中川右手一伸,已然将身后侍从双手捧着的那把剑从剑鞘里抽了出来,一抹寒光闪过,剑尖直指阿利桑德罗的咽喉位置。

        “fwek!”

        阿利桑德罗也没想到,对方出剑的速度居然如此之快,一时间喉咙处的鸡皮疙瘩都炸了起来。

        不过常年在生死边缘游走,阿利桑德罗的反应也是远超常人的,几乎就在身体炸起鸡皮疙瘩的同时,他那看似笨拙的身体,却灵如狸猫一般的往后窜去。

        阿利桑德罗所带的人,反应也都极快,看到中川动了武器,一个个均是掏出了怀中的枪对准了中川。

        山口组的人自然也是不甘示弱,甚至连折叠的冲锋枪都掏了出来,局面在骤然间变得紧张了起来,只要有一人开枪,混战就在所难免了。

        “不要开枪,不要开枪!”

        看到这种局面,后退中的阿利桑德罗连忙大声喊了起来,他心里清楚,如果今儿和山口组的人打了起来,那么得利的人一定是白振天那个老狐狸。

        而中川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在攻出一剑之后就收回了身体,冷冷的抬起了左手,他身后的日本人,顿时都放低了枪口。

        “妈的,你们不打起来,老子岂不是白布置了?”

        看到场内的情形,原本眯缝着眼睛正在养神的秦风,瞬间清醒了过来,身体一突溜,就悄无声息的从大树上滑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