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四百九十四章 搭手

    第四百九十四章 搭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怎么,小风子,不服气吗?”

        刘子墨得意洋洋的看着秦风,从小自己爷爷就说秦风练武的天赋要高于他,刘子墨虽然也为秦风高兴,但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不服气的。

        现在先于秦风进入到暗劲境界,刚好还能在秦风面前显摆一番,刘子墨那心情甭提有多爽了。

        “就你这样?上台也打不过阿利桑德罗,我看你还是别上去打了?!?br />
        看到刘子墨那志得意满的样子,秦风没好气的说道:“练武之人最忌的就是浮躁,你才刚刚进入到暗劲境界,门道都没摸清楚呢,就得意成这样子了?”

        秦风能看得出来,阿利桑德罗的动作,招招都是一击致命的杀招,几乎已经脱离了格斗的范畴,整个就是一杀人机器。

        和这种人对战,就算是境界功夫高于对方,也不一定就能赢下来,因为他们比的不仅是拳脚,还有气势和毅力。

        更重要的是,阿利桑德罗的经验,也远远高于刘子墨,如果不是刘子墨手上也有几条人命的话,那在秦风眼里,刘子墨压根连一点赢的机会都不会有。

        这就像是一个练了一辈子拳脚的拳师,和一个整天在街头打架的地痞较量,最后输掉的,肯定会是拳师。

        前不久秦风在国内的报纸上才看到过一条新闻,一个省武术协会的会长,练了二十多年功夫的“高手”,因为邻里之间的一些矛盾发生了冲突。

        最终的结果让很多人都没想到,那位“大高手”,居然被那个没练过一天的邻居拿菜刀砍成了重伤,他所缺少的,就是实战的经验和一种勇往直前的狠劲。

        “秦风。你是不知道进入暗劲后的状态,要不然就不会这么说了?!?br />
        刘子墨对秦风的话很是不以为然,左右看了一下,说道:“那边有个小树林,要不咱们过去搭搭手,让你见识下什么叫暗劲!”

        刘子墨原本也不是这么得瑟的人。不过在进入到暗劲境界之后,对身体的控制能力变得入微起来,让他自然而然的产生一种无敌的信念。

        当然,这种信念是好的,但要是转变成自大,那就是恰得其反了。

        “行,那我看看功夫到了暗劲,究竟能怎么样?”

        师父载昰的修为就是暗劲,秦风岂能没有见识过?不过秦风也没点破刘子墨。跟在他身后来到了公园边的一个小树林里。

        “咱哥俩搭搭手就行了?!痹谑髁种姓径ㄖ?,刘子墨气定神闲的伸出了右手。

        搭手是一种比试方式,就是双方各自先伸出一个胳膊,搭在一起,然后开打,一般长辈和晚辈过招,用的最多的就是搭手。

        “子墨,你到了暗劲。应该能收放自如了吧?”

        秦风站在原地摇了摇头,说道:“生死相搏和搭手较量可不一样。咱们还是认真一点吧……”

        “认真?秦风,你想真打?这可不行……”

        刘子墨闻言愣了一下,说实话,他初入暗劲,还真做不到收放自如,万一一个失手。那是要出大事的。

        “没事,劲力不吐,造不成伤害的,最多就是皮肉受点苦头罢了?!?br />
        秦风蹲下身体,双手在地上搓了一下。说道:“尽管往要害上招呼,谁身上的灰多,谁就输了,你说怎么样?”

        “这敢情好,我听爷爷说过,以前自己人较技的时候,都是用石灰……”

        听到秦风的话后,刘子墨眼睛一亮,以前老辈人在朋友之间比武切磋,往往都会用手抹上石灰,打完之后只要一数对方身上的手印子,胜负自然就分出来了。

        两人在手上蘸了灰尘之后,各自伸出右拳格挡在了一起,原本放松下来的身体,瞬间都绷紧了。

        “开始吧!”刘子墨口中发出一声轻喝,右拳往前一挤一压,一股大力顿时推得秦风身体往后一仰。

        在秦风身体后仰的一瞬间,刘子墨右臂上的力气忽然间全部消失了,整个右臂变得软若无骨一般,绕过秦风的手腕,径直向他肋下要害处击去。

        在比武格斗中,一般人都会将面部以及太阳穴等要害护得很紧,但其实在身体的很多部位,都有触之既死的地方,刘子墨攻击的肋下正是一处。

        “厉害!”

        在刘子墨手臂上的力气消失的时候,秦风后仰的身体由于在用力格挡,忍不住一个前倾,在外人看来,就像是自己把肋部凑上去了一般。

        不过秦风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有进入暗劲,就是因为其所学驳杂,虽然劲力的运用上比起刘子墨有所不逮,但反应却是要快出了很多。

        就在刘子墨的手掌要拍在秦风肋下的时候,秦风的身体忽然一个扭曲,整个身体平平的向左侧移动了差不多二十公分距离,堪堪躲开了刘子墨这一掌。

        “好功夫!”

        刘子墨口中赞了一声,却是得势不饶人,脚下一个错不,双掌变拳,疾风骤雨般的向秦风攻去。

        只是此时秦风已经稳下心来,虽然尽是守势,但却将周身要害守的滴水不漏,偶尔攻出一招,也都是刘子墨必救之处,短短的几分钟内,两人斗了个旗鼓相当。

        “子墨,小心了??!”

        几个回合之后,秦风就摸清了刘子墨的底细,他虽然进入到了暗劲境界,但打法和之前却是没有多大改变,只是在进攻时对气力的分配变得更加细微了一些而已。

        秦风暗自摇了摇头,拳法忽然一变,由最初大开大合的格挡,突然变得诡异了起来,再也不和刘子墨硬挡硬架了。

        秦风原本看似打向刘子墨胸部的手臂,猛然间就会一个上钩,径直对着刘子墨的下巴去了,这让刘子墨顿时感觉不习惯起来。

        不仅如此,秦风的步伐也发生了变化,双脚不断的变幻。速度骤然加快了好几分,之前还明明在刘子墨的正面,脚下一错,已然来到了刘子墨的身后。

        “哎,我说,比武就要光明正大。你老是在躲有什么意思?”

        这种突然的改变,让刘子墨很是不适应,过了大概三分钟后,刘子墨往后一跳,摆手说道:“不打了,不打了,我又不敢施重手,这样打下去,打一天都没有结果……”

        两人之间只是在切磋。刘子墨有好几招家传的不传之秘都无法使用出来,所以和秦风打的颇为憋屈,论小巧的功夫,他实在是不如对方。

        “谁说没结果的?”秦风摇了摇头,说道:“子墨,你把外套脱下来看看吧?!?br />
        “脱外套?你打中我了?”刘子墨闻言愣了一下,低头看了看胸前,并没有沾染到灰尘。不过他还是将外套给脱了下来。

        “嗯?我靠,你什么时候打在这个位置的?!?br />
        当外套脱下来之后。刘子墨的脸色骤然变得难看了起来,因为他发现,在自己那件白色外套的后心部位,赫然有好几个黑黝黝的掌印。

        “这……这不可能啊?!笨醋拍羌父稣朴?,刘子墨喃喃道:“我都已经进入到暗劲境界了,没理由被你打中了还不知道???”

        虽然进入到暗劲修为只有一天。但是刘子墨能感觉得到,自己的反应能力和对劲力的掌控,要远远高于以前,他实在无法相信这几个掌印是秦风打上去的。

        “子墨,修为高不代表着你能打!”

        秦风叹了口气。说道:“就算是正常的比武切磋,境界高的一方,也有可能会输的,更何况是生死相搏,不是说境界高的人就一定会赢……

        别的不说,子墨,就算是我,想要杀掉你,在刚才的比试里最少有三种以上的办法,而那阿利桑德罗更是个杀人机器,他的手段怕是比我还要多的……”

        外八门中杀手门的绝技,几乎都是一招致命的阴毒招数,秦风刚才要是使出来,恐怕刘子墨连一招都躲不过去,早就被他打趴在地上了。

        这也说明,有足够高的境界,也要配合丰富的搏杀经验,才能将修为转化成战斗力。

        像刘子墨现在这种状态,就像是五岁的小孩子虽然能举起大锤,但却是无法正确的去应用,最终的结果或许会伤了自己。

        相反,一个成年人即使再弱,他对事物的判断以及经验,都要远远超过五岁孩子,两人相斗,结果连想都不用去想的。

        “我明白了,是……是我有些操之过急了?!?br />
        听到秦风所讲的原理后,刘子墨顿时明白了过来,他知道境界的突破,让自己的心境变得有些浮躁,才会如此冲动答应了和阿利桑德罗的比试。

        “秦风,不管怎么样,既然答应了,这场拳我就一定要打!”

        刘子墨也是心志坚定之辈,咬了咬牙说道:“就算我被他打死在拳台上,也不能丢了华人和洪门的脸面……”

        练武之人,最不缺乏的就是血性,而刘子墨最崇拜的就是当年击败俄罗斯拳王的爷爷,所以此次对战,他就是死,也不会未战言败的。

        “子墨,你可还是处男??!”

        听到刘子墨的话后,秦风忽然笑了起来,说道:“这刚刚突破能找女人了,就要被人给打死,我说你这辈子活的冤不冤呀?”

        “那……那我怎么办???”

        刘子墨面孔拉了下来,哭丧着脸说道:“刚才大话都说出去了,到时候要是不上擂台,门里的兄弟们怎么看我?”

        秦风的话算是说中了刘子墨的软肋,任是谁摊上这大好年华,也不想去死啊,在见识了比试和生死厮杀的区别后,刘子墨恨不能时间倒流,把自个儿说出的大话再给咽回去。

        “要不……咱们打阿利桑德罗的黑枪?”眼珠子一转,刘子墨想出了个主意,黑手党组织里也就阿利桑德罗能打,除掉了他,刘子墨再也不怕别人了。

        “得了吧,那人估计是玩暗杀的祖宗,能被你打了黑枪?”

        秦风闻言撇了撇嘴,在陈世豪等人掏枪和阿利桑德罗对峙的时候,秦风就发现,阿利桑德罗的站位非常聪明。

        即使当时打起了枪战,阿利桑德罗也能在第一时间就躲到餐厅柱子的后面,他那会的举动,和秦风准备钻桌子的动作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这也就是一个顶级杀手所显示出来的本能反应,在长期的训练和生死边缘的游走,他们对危险的感应与躲避能力,要远远高出普通人。

        “那怎么办???我说秦风,你总不能看着哥哥去慷慨赴死吧?”

        刘子墨原本那张大义凛然的面孔早就不见了,当然,这也就是面对自己的发小兄弟,要是在洪门众人面前,那估计还得硬撑着。(未完待续……)

        ps:  临到年关了,事情忒多,还能保持两更,大家赏几张月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