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四百九十章 赌拳

    第四百九十章 赌拳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有白老虎在,咱们看热闹就行了?!?

        陈世豪脸上露出笑容,他虽然混的也是黑道,不过和白振天一比,那简直就像是和稀泥玩家家的小孩子了。

        “豪哥,他怎么有这么个外号?”秦风有些不解的问道。

        陈世豪闻言笑道:“白振天在洪门总堂的座椅上,铺了一张白虎皮,传说是他亲手猎来的,所以外面人都叫他白老虎······”

        “华夏儿女多豪杰啊……”

        秦风轻轻点了点头,江湖儿女本就应该像白振天那般杀伐果断,当然,时代不同了,这种情形也只能发生在国外。

        “姓白的,你想怎么样?我们黑手党和你们没什么交集吧?这次在纽约的清洗也没针对你们洪门……”

        刚才表现的像条疯狗一般的阿利桑德罗,在见到白振天之后,那嚣张气焰顿时被浇灭了下去,而且眼中还露出了忌惮的神色。

        阿利桑德罗十岁的时候,被他的黑手党教父父亲,亲手送到了西伯利亚拳王训练营,这个当时还是前苏联军方机构的训练营,可谓是天下最残酷的军事基地。

        和阿利桑德罗同期进训练营的少年,一共有三百多个,而当他们经历了八年地狱般的训练毕业之后,当年的三百多人,只剩下了区区十二个。

        将近三百个少年,不是死在残酷的训练中,就是死在相处八年的同伴手里,在训练营结业的时候,教官安排了一场别开生面的结业考试。

        那时训练营还剩下了五十多个人,按照考官的要求,他们将被放逐到一处山林里相互厮杀。

        只有拿到四枚同伴身上的铭牌,他们才可以从训练营中毕业,否则全部视为淘汰,在西伯利亚训练营,淘汰就意味着死亡。

        阿利桑德罗在最后的结业考试中·亲手杀掉了八年来相处的像是兄弟一般的同伴,从那时起,阿利桑德罗的心里就再也没有任何感情,他就是一部杀人机器。

        回到正常人的社会之后·阿利桑德罗很快就成为了黑手党的一把尖刀,拳王训练营里学到的东西,让他在这个社会中如鱼得水。

        但就在五年之前,阿利桑德罗却是栽了一个大跟头,而让他吃亏的人,就是面前的白振天。

        那时几乎将整个纽约地下社会收入囊中的阿利桑德罗,正处于人生的最巅峰·整个纽约的黑帮,都被他横扫了一遍。

        于是感觉到没有对手的阿利桑德罗,将目光放到了旧金山·他很想挑战一下那个传说中的华人城市,是否名副其实。

        旧金山是洪门总部所在的地方,当年有许多来自东南亚的华人武师加入洪门之后,在旧金山开了大大小小的不少武馆。

        白振天虽然出身大圈,不过他却是当年神枪李书文一脉最嫡系的传人,他的师父就是仓州刘老爷子的师兄。

        所以在旧金山安顿下来之后,白振天也开了一家武馆,好巧不巧的是,阿利桑德罗来到旧金山挑战的第一家华人武馆·就是白振天所开的。

        在阿利桑德罗接连将好几位华人武师打的吐血不起后,白振天终于出手了。

        虽然那时候他已经年过五旬,但白振天已然进入到暗劲境界里·将全身气血收敛的纹丝不漏,所爆发出来的力量,比之阿利桑德罗都丝毫不弱。

        一个是拳王训练营出来的杀人机器·一个是身经百战手上人命无数的宗师级高手,在经过一场争斗之后,白振天终究是技高一筹,生生打断了阿利桑德罗的三根肋骨。

        吃了大亏的阿利桑德罗至此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其后洪门进入纽约的时候,阿利桑德罗之所以选择退让,并不是害怕大圈军团·而是出于对白振天的深深忌惮。

        “阿利桑德罗,我的人在拉斯维加斯受到了伤害·难道我不该过来吗?”

        白振天抬头看了一眼阿利桑德罗,开口说道:“昨天有几个黑人想要袭击我的一个子侄,我这次来,是想要个公道的!”

        “昨天的事情是你们做的?”

        听到白振天之后,阿利桑德罗的眼睛顿时眯缝了起来,他似乎猜到了白振天的用意。

        其实死几个外围组织的人并没有放在阿利桑德罗的心上,他反而想藉此将山口组以及一些势力给清除出拉斯维加斯。

        不过让阿利桑德罗没想到的是,昨儿出手的竟然是红门中人,而且看白振天这副兴师问罪的架势,他很可能是想插手进拉斯维加斯的事务中去。

        “如果昨天死的那几个人黑鬼是你们的人,那就没错了?!?br />
        白振天淡定自若的看着阿利桑德罗,说道:“阿利桑德罗,你是知道的,我这个人最讲道理,我的人在拉斯维加斯受到袭击,你要给我个交代…···”

        “最……最讲道理?”

        听到白振天的话后,阿利桑德罗的面部忍不住抽搐了起来,他不知道面前的这个老家伙究竟要有多厚的脸皮,才能说出这句话来?

        要知道,昨天死的可全都是阿利桑德罗的人,他还没问白振天要个交代,对方居然兴师问罪找上门来,这简直就是本末倒置了。

        强忍着出手的冲动,阿利桑德罗咬牙切齿的说道:“白,昨天死的可都是我们的人,应该是你给我个交代才对······”

        “阿利桑德罗,你这么说就不对了。

        白振天摇了摇头,说道:“你们的人死了,只能怪自己不争气,但事情是你们挑起来的,所以,你还是要给交代······”!

        出于历史的原因,华人这百多年来,在美国的地位一直都不是很高,上流社会中极少能见到华人的身影。

        而在美国想要开赌场,不但要有雄厚的资金,更要有和上层良好的关系,就像是肯尼迪的竞选成功,背后就有黑手党的支持一般。

        而在几十年前的时候,这些上层社会的关系正是洪门所欠缺的。

        所以虽然最近十几年来·华人地位在美国有了很大的提高,但是洪门也失去了进军拉斯维加斯赌业的机会。

        赌业的利润是众所周知的,而洗钱的便利,更是让洪门大佬们也为之眼红·他们一直想找到一个进军赌业的契机,不过因为各种原因,这个机会一直都没能找到。

        所以在听到刘子墨出事的消息后,白振天立即带着人马来到了拉斯维加斯。

        这其中固然有给刘子墨撑腰的成分在,但洪门更多的却是想浑水摸鱼,看看是否能藉此进军拉斯维加斯,在未来的赌业洗牌中分得一杯羹。

        “白·你我都是文明人,做人……要讲道理······”

        白振天的话就是让一旁的阿方索都忍不住了,他原本以为自己这个杂种弟弟就是世界上最不讲理的人了·没成想白振天一出来,却是比阿利桑德罗更加的不讲理。

        “文明人?NO我从来都不是文明人?!?br />
        白振天站起身来,冷笑道:“今天你们黑手党要是不给我一个说法,那大家就开战吧!谁打赢了,道理就是谁的,当年你们意大利不就是这么去的中国吗?”

        白振天的祖父也是当年仓州武林的一代豪强,在八国联军侵华的时候,组织了一些武林人士与之对抗。

        不过肉身终究敌不过枪炮·白振天的祖父死在了洋枪之下,临终时将白振天的父亲托付给了好友神枪李书文。

        有这么一层渊源在,白振天在国外争抢地盘杀起外国人来·那是没有一点心理负担,虽然已经五十多岁了,杀性仍然不减当年。

        “你……真要和我们黑手党开战吗?”

        相比面对山本时的嚣张·阿利桑德罗明显的底气不足,因为他知道,不管是从个人武力还是帮派的战斗力,黑手党比之洪门都有所不如

        “要打就打,哪来的那么多废话?”白振天冷哼了一声,说道:“欺负了我的人,不给个说法的话·那大家就开战好了······”

        “你······你不讲道理?!闭獯瘟⒗5侣薅既滩蛔×?,他这次算是遇到比自己更不讲理的人了。

        “白·有什么条件,你就提出来吧!”

        可是阿利桑德罗也不敢轻启战端,现在各个黑帮之间发生矛盾,大多都是用谈判解决的,也只有阿利桑德罗才会如此的暴力。

        不过阿利桑德罗也看人下菜专门捡软柿子捏的,他敢和山口组开战,但是面对更加不讲理的白老虎,他也只能退让三分。

        “我要一个赌王名额!”白振天伸出了一个手指。

        “不可能!”

        阿利桑德罗还没说话,阿方索就连连摇头,说道:“白,这不可能,赌王大赛不是我们能操控的,这个条件我们无法答应······”

        阿方索说的是实话,虽然几家赌场都有黑帮的背景,不过既然是在赌坛,就要按照赌坛的规矩来,那些赌业大佬们,是不容许黑帮势力插手到赌场具体的运作中去的。

        “上次你们黑手党的赌场,得到了好几个赌王称号,到时候给我们一个人,不算什么吧?”

        在白振天眼里,只要是黑手党所属的赌场里的人获得赌王称号,那就是黑手党的人,他才不会去管黑手党有没有话语权。

        “白,你想插手拉斯维加斯的事务?”阿利桑德罗突然开口说道:“我知道你们洪门的人很能打,但你要知道,有些人并不是你能招惹起的?!?br />
        “这个不用你来提醒我·……”白振天摇了摇头,说道:“我只要一个赌王,你给……还是不给?”

        在国内呆了几十年,白振天清楚的知道,在美国社会,一向都是用金钱衡量成功与否和社会地位的,拉斯维加斯的几位赌业大佬,在美国有着非常深厚的背景和影响力。

        就连黑手党和山口组,也只能选择与这些大佬们注资合作,而不敢强迫他们做出任何违背自己意愿的事情来。

        如果白振天真是触动了那些人的利益,恐怕洪门虽然势大,无法抵挡得住来自美国上层人士的声音,到时候只会出现一个结果,那就是洪门被清理出美国社会。

        “靠,赌王在他们眼里,居然只是个筹码?”

        听到白振天和阿利桑德罗的对话,秦风有些无语,这也太不重视人才了吧?相比较下来,还是东方的黑社会靠谱点,最起码豪哥还能给自己开出股份。

        “给你们一个赌王也不是不行……”

        面对白振天的威胁,阿利桑德罗想了一下,说道:“不过你要安排个人和我打一场赌拳,打赢了,你们将会拥有一个赌王名额。

        要是你们打输了的话,对不起,败家是没有权利提要求的···…”

        “嗯?赌拳?”听到阿利桑德罗的话后,白振天倒是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对方居然会提出这么个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