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四百七十四章 房地产(二合一章)

    第四百七十四章 房地产(二合一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临走之前,秦风还是要把京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尤其是!、坊》,那个可是秦风几兄弟在京城赖以生存的根基。

        “风哥,生意比以前下降了三成,不过比较稳定,再没有大的起伏了?!弊凇墩嬗穹弧返陌旃依?,秦风在听谢轩讲着店里的情况。

        “这种情况是正常的,轩子,在品牌上,你还要下工夫?!?br />
        秦风想了一下,说道:“要把《真玉坊》打造成国内玉石行业里的第一品牌,如果能让那些外地游客来京城必须来一趟《真玉坊》,那就算是成功了……”

        现在已经不是十多年前计划经济的时代了,那时候人们手里即使有钱,也买不到一些紧俏的商品。

        但是现在物资丰富,不管哪一种商品都面临着各种竞争,品种之多能让人挑花了眼,所以在国人眼中,也开始逐渐的竖立起了品牌意识。

        虽然谢轩和秦风商量过几次,想扩大经营规模,进驻到沪上以及国内的几个大城市里去,但都被秦风否决了,对于《真玉坊》,他从来都没打算开分店。

        因为秦风知道,只要能把《真玉坊》的品牌打出来,坐拥潘家园的天时地利,单凭这一家店,他就能做到别的玉石店在全国开一百家分店的份额,这就是精品路线。

        “风哥,我打算在电视上做广告,您看行不行?”听到秦风的话后,谢轩迟疑了一下,开口说道。

        “电视广告?”

        秦风闻言一愣,《真玉坊》之前都是行业内口碑相传的,除了在店门口做了些喷绘之外,还真没有打过别的广告。

        “对,风哥,我也想过品牌的问题,现在的老百姓·都认为肯花钱做广告的东西,那就是好东西,他们的认同度就会提高······”

        从开始管理《真玉坊》之后,谢轩也认识到了自己身上的不足·他虽然天生是做生意的料,但那仅限于一些小聪明。

        所以谢轩最近一段时间,都在学习现代管理和市场营销。

        作为年轻人,谢轩接受起新事物还是比较快的,前段时间认识了一位电视台的人被其鼓动了一番之后,他就一直在琢磨给《真玉坊》打广告的事情。

        “能做!”

        秦风想了一下,说道:“要做就做大的·轩子,每年拿出百分之二十的利润来,投入到广告上面去······”

        “什么?百分之二十?”饶是谢轩想出来的这个主意·还是被秦风给吓了一大跳。

        要知道,虽然现在的生意比开业前差了一些,但《真玉坊》每天的营业额平均下来,还都在一百万左右,一年下来,差不多就有三四个亿的营业额。

        珠宝行业的利润是非常高的,即使除去成本以及各种开支,每年的纯利润,也要在两亿左右·秦风要拿出百分之二十做广告,那可就是整整四千万呢。

        “风哥,您要拿出这么多钱打广告·然哥那些股东们能同意吗?”

        掰着手指头算清楚了帐之后,谢轩苦起了脸,原本按照他的意思·就是拿出来几十万,在京城台打几个广告,增加一下《真玉坊》在京城的知名度。

        但就算如此,谢轩的想法都遭到了黄炳余的反对,理由也很充分,那就是珠宝行业在国内基本上就没有打广告的,这钱扔到电视台·那就是打水漂。

        谢轩只是想拿出几十万来试试水,都被《真玉坊》的副总如此反对·他根本就不敢想,秦风的意思如果透露出去,那些人还不要急了眼?

        “入股的时候就说明白的了,他们只是股东,对公司的经营没有话语权?!?br />
        秦风的魄力自然不是谢轩能比,而且说白了,《真玉坊》就是他一手创办出来的,只要秦风表露出自己的意思,李然那些人就算不满,也必须遵从。

        “风哥,百分之二十,会不会太多了???”

        谢轩小心翼翼的说了一句,甭管怎么说,这公司他也有份,真金白银的扔出去,谢轩也会感到心肝疼的。

        “不多,轩子,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嘛?!?br />
        秦风闻言笑了起来,他之前事情太多,顾不上《真玉坊》这边,现在《真玉坊》营业额开始减少,正是树立品牌的好时机。

        只要形成了让国人都认可的品牌,再在质量上有保证,秦风相信,《真玉坊》日后将会一马平川,把国内所有的珠宝企业都给甩在后面的。

        “轩子,李然他们那边我去说,不过这广告不要做京城台的,要做就做在央视上面,这样才能让全国人都知道,京城有家《真玉坊》

        秦风也不是脑袋一热才决定打广告的,他粗略的计算了一下,来京城旅游的人,并不是都要到潘家园的,现在《真玉坊》的知名度,还是非常低的。

        但这个广告打出去之后,事情就会不一样了,如果有心想买块好玉石的游客,肯定会到《真玉坊》来。

        以中国的人口基数,就算是一万个游客里面只有一个人被广告所影响,《真玉坊》的营业额都会因此翻上几番的。

        “风哥,您要是真决定这么做,那还是先找下然哥吧,他在央视应该有些关系?!?br />
        见到秦风三言两语就拍了板,谢轩直后悔给秦风出了这么个主意,要知道,就是他自己心里也没底,几千万扔出去,是否真的能给《真玉坊》带来效益。

        “给李然打电话,叫他过来吧!”

        秦风点了点头,他后天就要去澳岛了,还真没时间去处理这些事情,眼下只能将方向定下来,具体的事务就需要谢轩去办理了。

        除了李然,秦风将莘南冯永康等人也都叫到了店里,另外黄炳余作为副总也参加了这个会议。

        对于秦风要打广告的提议,黄炳余的确是很反对,因为珠宝行当大多都是以口碑相传的,上电视打广告,在现如今还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李然也是被秦风的大手笔震惊的不轻,虽然没直言反对·但那脸色显然也不怎么看好广告宣传这个渠道。

        不过《真玉坊》终究是秦风说了算,在秦风拿定了主意之后,其他人就只能去干活了,联系央视和广告拍摄都由李然去办理。

        当然·广告拍慑-需要一段时间的,到时候还要等秦风回来之后,才能拍是否通过。

        处理这些事情用了秦风一整天的时间,到了第二天的时候,秦风分别又去锁店和拆迁公司转了一圈。

        于鸿鹄在家里养伤,锁店基本上就是四儿负责了起来,好在都是技术活·虽然赚钱不多,但总比以前提心吊胆的日子要好的多,于鸿鹄的几个徒弟倒是很用心。

        至于拆迁公司·规模却是越做越大了,何金龙也算是有魄力,将前期盈利的几千万都拿了出来,在亚运村附近买下了一处临街的商住楼。

        除了留下公司自用的办公室之外,何金龙将一二层的门面都租了出去,而上面的五层,则都作为员工福利,分配给了他从东北带来的老兄弟居住。

        “秦爷,这是我儿子何博辉·美国那……那叫啥大学毕业的?”在拆迁公司的办公室里,何金龙领进来了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年轻人。

        “爸,那叫宾夕法尼亚大学……”

        年轻人不满的看了一眼老爸·将学校的名字说了出来,不过目光却是在秦风身上上下打量着,显然对这个被老爸吹上天的秦爷很是好奇。

        “哦?宾夕法尼亚大学·那可是美国最好的商学院啊?!?br />
        前段时间知道孟瑶要去美国留学,秦风也留意了一下美国各个高校的排名,这个宾夕法尼亚大学,在商务类专业的排名甚至要高过哈佛麻省这些世界知名的大学。

        “秦总,你听过宾夕法尼亚大学?”

        何博辉对秦风知道自己的学校倒是吃了一惊,他回国差不多有两个多月了,也给人说过学校的名字·不过那些人嘴里的久仰显然都是客套话。

        “什么秦总?叫秦爷,没大没小的……”何博辉话声还未落·头上就被何金龙给敲了一记。

        “老何,各交各的······”看到何金龙的那副做派,秦风有些哭笑不得,摆了摆手说道:“你儿子又不是江湖中人,叫秦总就挺好?!?br />
        何博辉对老爸的这副江湖做派显然已经习以为常了,看着秦风说道:“秦总,听说您在京大,读的是文物方面的专业?不知道您怎么会让我爸进入到政府拆迁项目里呢?”

        何博辉从高中的时候,就被何金龙送到国外读书,而且为了怕孩子沾染纨绔习性,何金龙只负责他的学费和借宿费用,别的都需要何博辉自己去赚取。

        所以何博辉还真不是那种富二代的性子,每年放假回国,总喜欢自己一个人背着包在各个城市转悠,想从中发现一些商机。

        二十世纪末的中国,正处于经济发展最好的时代,尤其在国家结束了分房政策之后,明眼人都看到了房地产行业的蓬勃生机。

        何博辉前两年的时候就向老爸提出过要搞房地产公司的意思,不过却是被捞偏门赚钱习惯了的何金龙一口否决掉了,那会房子才卖两三百一平方,何金龙哪里看得上那点钱。

        正好在这个时候,何金龙在东北的根基又被人连根拔起,何博辉无奈之下,只能回了美国,在前几个月的时候,才被老爸又重新召了回来。

        像是现在拆迁公司的所在的这栋商住楼,就是何博辉力主买下来的,用他的话说,现在花两千万买下来,再过上几年,说不定就能卖到两个亿。

        对于秦风这个人,何博辉的耳朵早就听出了茧子来了,老爸几乎每天都要在他耳边念叨秦爷如何如何,是以何博辉对秦风实在好奇的很。

        “我叫你博辉吧?!?br />
        听到何博辉的问题,秦风想了一下,说道:“博辉,我和你不太一样,我从小就没读过书,一天都没有读过,社会就是我的学校,我看问题的视角·和你们是有区别的……

        就说拆迁项目吧,随着城市人口的增加,现在的城市规划,显然是不符合发展要求的·所以城市建设,必然是未来几年城市发展的重

        土地是有限的,想要建设就必须拆除旧的建筑,这其中掺杂着很多利益纠葛,但技术含量并不高,你父亲手下有人,从事这个行当是再适合不过了?!?br />
        “秦总·你的思路是对的……”

        听到秦风的话后,何博辉沉思了一下,说道:“不过您想过没有·如果建设完了,那拆迁公司又将何去何从呢?”

        何博辉承认秦风的思路很对,但面对年龄还没有他大,却是打造出了偌大家业的秦风,何博辉还是有点不服气,这番话有点鸡蛋里面挑骨头的意思。

        “建设完了?”

        秦风哑然失笑,摆了摆手说道:“博辉,你在美国留学,美国的科技最少领先国内二十年吧?他们的城市建设·都已经结束了吗?”

        “没有结束?!焙尾┗砸×艘⊥?,说道:“但是社会形态不一样,在欧美国家·是不会出现所谓强拆这种事情的······”

        人权问题讨论了几十年,欧美国家也经常藉此来攻击中国,不可否认在那些国家也存在很大问题·诸如种族歧视之类。

        但是国外的普通民众在面对政府的时候,却是非常的有底气。

        何博辉举了一个例子,当年英国的一个城市要扩建球场,需要征用一条街道,由于街道上的很多人都是那个球队的球迷,所以大部分人都同意了搬迁。

        但无独有偶,偏偏街道上生活的一户人家·并不喜欢那支球队,也不愿意搬离现在住的地方·最后政府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耗资好几个亿,将球场搬到了市郊。

        在何博辉看来,这种行为如果是放在国内,那根本就是无法想象的,别的不说,就面前他这个老爹,最少有几十种办法,能让那户人家乖乖的搬走。

        “博辉,难道你还想去改变一个国家?”听着何博辉的话,秦风有些想笑。

        早在秦风带着妹妹流浪的时候就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该如何的适应社会,而不是让社会来适应自己,如果秦风也有何博辉的这种想法,恐怕他早就饿死掉了。

        “我没这个想法,但是你不能否认,我爸现在做的事情,是有风险的?!焙尾┗远⒆徘胤绲难劬λ档?。

        “干什么没风险呢?老何当年做的事,风险不是更大

        何博辉的意思秦风听得明白,当政府和民众的对立面形成而导致某种爆发的时候,像何金龙他们这些具体办事的人,都将会成为消除民众愤怒的替罪羊。

        “秦爷,你别听这小兔崽子胡说,咱们老老实实做生意,哪有什么风险???”

        一旁的何金龙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一巴掌就扇在了儿子的后脑勺上,说道:“怎么跟秦爷说话的?没有秦爷,你老子现在估计早就进监狱了……”

        “老何,理越辩越明,别说不过就动拳头啊?!?br />
        看到何金龙的举动,秦风不由笑了起来,要是放在何博辉的理论中,老子打儿子那也是犯法的,至少国外是这样。

        制止了何金龙之后,秦风正色说道:“博辉,我知道你眼界高,恐怕是看不上你爸做的这些事吧?”

        秦风能看出来,拆迁公司的变化,和何博辉跟着有着必然的联系,不过何博辉所表现出来的态度,又说明他并不想从事这种行业。

        “倒不是说看不上?!?br />
        何博辉偷眼了下老爸,说道:“秦总,您也知道,在建筑房地产这个产业链里,拆迁只是利润最小的一个环节,而且永远也别想做大,因为各种限制太多了……”

        “那你的意思呢?”

        秦风明白何博辉话中的意思,做拆迁项目,拼的不是实力,而是关系,就像是秦风帮忙拉上两位城建的局长,才能接到这么多活干。

        但关系不是秦风独有的,就像是出了这两个区,那两位局长大人的话就不好使了,至于那边的拆迁项目,何金龙更是别想染指。

        这也正像何博辉所说的那样·就算何金龙靠着拆迁工程赚再多的钱,他的公司规模也甭想做大,只能局限在某一个区域之内。

        “未来城市发展的重心,必然是房地产?!?br />
        何博辉的眼睛亮了起来·说道:“京城作为一国之都,它的很多建筑都不合理,必须要进行重建,这里面的商机很大······”

        何博辉大学毕业的论文,就是和房地产业有关的,只是在欧美的房地产市场早已成熟,想要在这个领域施展拳脚的话·那就只有国内了。

        “小兔崽子,你······你这是要甩开老子单干???”听到儿子的话后,何金龙顿时着急了·因为现在的他,还真离不开何博辉了。

        在何博辉来之前,何金龙的拆迁公司,压根就谈不上管理,整天都是乱糟糟的一团,开会像是在吵架,做什么都没个章程。

        但是何博辉进入公司后,马上就制订了各项制度,购买了这栋商住楼作为办公地点·每个人分工明确,使得整个公司的面目焕然一新。

        所以何金龙还真怕儿子走了,公司又会回到以前的局面中去·那岂不显得他何老大太没本事了?

        “爸,您那公司就没什么可做的,有我没我都一样?!?br />
        何博辉知道老爸的意思·撇了撇嘴说道:“公司章程我都给您制订好了,只要按部就班的做就行了,那些叔叔伯伯的,我也管不了啊?!?br />
        何博辉不愿意呆在老爸这里,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何金龙的那些老兄弟,都是看着他长大的叔伯,就算何博辉拉得下来脸面·那也要问问老爸的拳头愿不愿意。

        “老何,博辉说的没错·拆迁这行当的局限性是很大?!?br />
        秦风沉吟了一下,说道:“博辉,如果让你管理一家房地产公司,你首先会怎么做?”

        “品牌!”

        何博辉毫不犹豫的说道:“我首先要在京城做一个样板小区,将公司的品牌给打出去,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公司的房子质量是最好的,各种配套设施是最完善的,只要京城的人想买房子,第一就会想到我们公司······

        第二要做的就是高端,在建立品牌和大众消费者的基础上,要做高端产品,做有钱人的生意,在美国比华利山庄卖出一套房子,其利润是普通住房的百倍以上……”

        何博辉讲诉起来滔滔不绝,而且他不是纸上谈兵,对于各种营销方案都精通的很,的确在房地产上下过很大的功夫。

        “博辉,我最近有些事情要忙,不过你的建议很好······”

        秦风看了下时间,再过半个小时,就是他和亨利卫约好的时间了,只能抬手打断了何博辉的话,说道:“这样吧,你去注册一个房地产公司,以后这家公司就由你来管理。

        至于注资和股份分配这些事情,你和谢轩去谈,等我回来之后,咱们再商量公司下一步的运作,你看怎么样?”

        进军房地产市场,是秦风打算了很久的事情,他本来是想让何金龙这帮人接触一下建筑行业之后,自然而然就转型过度过去的。

        但是秦风观察了一段时间,才发现何金龙这帮人,根本就不是那块料,充其量只能在拆迁行当里面混,加上秦风实在是太忙,自己分身乏术,所以就将这心思给放下来了。

        现在何博辉这海归人士忽然冒了出来,而且对房地产市场的分析判断以及理念都和秦风很相似,秦风自然不会放过这个人才了。

        “让……让我去注册一家房地产公司?”

        饶是何博辉胆子很大,也被秦风的话给吓到了,他原本的意思是想进入京城的一家房地产公司工作,等积累几年经验之后,再琢磨自己开公司的事情。

        但秦风的话却省去了那几年的中间环节,等于是让何博辉一步登天了,就算他这几年一直在研究房地产市场的动态,此时心中也禁不住有些忐忑。

        “怎么,刚才说的头头是道,现在来真格的了就不行了?”看到何博辉的样子,秦风不由笑了起来。

        说实话,秦风自己也并不是很懂管理,但是他从诸葛亮被累死的历史中吸取到了一个教训,那就是做一个领导者,最重要的品质就是要知人善用。

        当然,秦风现在所听到的全都是纸上谈兵,何博辉是否能堪大用,还要看他以后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