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四百七十三章 准备工作

    第四百七十三章 准备工作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处理完师父迁坟的事情后,由于身上有伤,秦风也不愿意去故宫那边的项目组,一下子变得闲了起来,整日里就呆在四合院和苗六指下下棋,日子过得倒是很自在。

        秦风的枪伤并没有伤及骨头,虽然在给师父迁坟的时候伤口又裂开,但静养了二十多天,基本上已经完全愈合,再也不影响行动。

        而就在十天之前,孟瑶和华晓彤一起上了飞往美国纽约的航班,同行的还有重色轻友的刘子墨,他偷偷打听到二人离开的时间之后,也买了那一趟飞往美国的航班机票。

        有刘子墨跟着,秦风倒是放宽一些心,在临走之前,他给刘子墨说了史庆虎要刺杀孟瑶的事情,而根源就来自于外海杀手组织。

        洪门在美国社会也有着一定的影响力,而且按照刘子墨所言,门中的一些老人似乎能和杀手组织说上话,他去到美国后,会清楚门中前辈去和杀手组织进行交涉的。

        另外孟林也对美国相关部门发出了照会,要求对方要保证妹妹的人身安全,并且还聘请了黑水公司的保镖,在暗中对妹妹进行?;?。

        就在三天前的时候,秦风接到了刘子墨的电话。

        在电话中刘子墨告知秦风,杀手组织内部关于孟瑶的追杀悬赏已经取消,也就是说,后续不会再有人追杀孟瑶了。

        不过秦风让刘子墨打听的另外一个消息,刘子墨却是没有打听出来,那就是秦葭在杀手组织的事情。

        当时洪门那位宿老询问此事的时候,被那边的接口人一下子就给否决掉了,直言没有派人追杀过这个人,让事情也变得愈发扑朔迷离起来。

        另外杀手组织对洪门也有所求,他们知道洪门在国内也有很深的根基,希望国内的洪门中人,能帮助调查史庆虎等人的消息。

        史庆虎这些人的下落·刘子墨自然清楚的很,当选让人从国内发回一份传真,说是史庆虎的失踪似乎和苗疆中人有关。

        如此一来,洪门的回复刚好和史庆虎最后发出的信息相符·杀手组织那边虽然不甘,但他们在国内势力过于薄弱,也不敢去苗疆兴师问罪。

        这些事情有一半洪门和杀手组织交涉的时候得知的,而另外一半却是秦风与刘子墨猜度出来的,虽然中间还有出入,但与事实已经相差不大了。

        “秦风,当杀手的人·一向都是要摈除七情六欲,为人更是残忍好杀,你这次去美国·可要小心了?!?br />
        此时正值春末夏初之时,秦风和苗六指坐在四合院的大树下喝着茶,听他在对自己做着一些交代,再过三天,秦风也要离京前往澳岛了。

        此次秦风去美国,除了苗六指之外,他甚至连谢轩和李天远都没有告知,毕竟秦风不是用自己的证件过去的,关注他的人·还会以为他在国内的。

        在得知史庆虎是杀手门中人之后,苗六指也想起了当年的一些往事,在江湖上并非没有杀手门的存在。

        只是杀手门中人藏的很深·苗六指仔细回想三四十年代意外死去的一些名人,却是隐隐也能看到背后杀手门的影子。

        “在国内,我在明处·他们在暗处,不过到了国外,我和他们都在暗处,无心算有心,吃亏的人可就不是我了?!?br />
        秦风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在秦风心里,妹妹就是他的逆鳞·虽然杀手门和他也算是有些渊源,不过触犯了秦风的逆鳞·他早已将海外的杀手组织列到了仇人的名单上。

        只要那个海外杀手组织是出自国内的杀手门,秦风就有把握将其给挖出来,因为要说对杀手门的了解,除了现在的杀手门中人之外,当世无人能出秦风其右。

        “叮咚,叮咚!”

        秦风正和苗六指闲聊间,院子里的电子门铃忽然响了起来,紧接着前院于鸿鹄的声音也传来,“秦爷,有位姓窦的客人来访······”

        于鸿鹄住了差不多一个月的医院,出院后也没回锁店,而是在秦风的四合院静养着,不过他住在前院,临时也客串下门房。

        “窦健军,估摸着他也该到了?!鼻胤绲懔说阃?,扬声说道:“请窦老板进来吧,都是自己人……”

        说着话秦风也站起了身体迎了出去,和黎永乾那些人不同,秦风与窦健军只是合作,两者之间并没有上下隶属的关系。

        “秦爷,您的伤好点了没?”

        窦健军看到秦风迎到前院,连忙加快了几分脚步,说道:“前次听您说喜欢东南亚的血燕,我找人搞了三斤,正好给您滋补下身体……”

        秦风上次带回来一些血燕送给齐功,后来听老爷子的侄子说这东西效果不错,吃了之后脸色都红润了许多。

        所以秦风又分别给陈世豪和窦健军打了电话,想要再搞一些来,没成想窦健军就给带来了。

        “哎呦,这玩意可不便宜啊,你从哪搞来这么多?”

        只是秦风一听窦健军搞了三斤,不由愣了一下,要知道,以陈世豪的能力,上次在澳岛也不过就给他带了二两,那已经是天大的人情了。

        血燕属于洞燕的一种,是金丝燕筑巢于山洞的岩壁上,岩壁内部的矿物质透过燕窝与岩壁的接触面或经岩壁的滴水,慢慢地渗透到燕窝内。

        其中铁元素占多数的时候便会呈现出部分不规则的、晕染状的铁锈红色,于是人们才将此称之为血燕。

        血燕以颜色鲜红、营养丰富、产量稀少被追捧为燕窝中的珍品,其主要功效可以滋阴润肺、补虚、美容养颜、调节内脏经脉紊乱、缓解压力、补充体力等等。

        真血燕的形成需要各方面条件的契合,存在极大的偶然性,其铁质,矿物质等营养素较为丰富。

        在国内是没有血燕的,以泰国的罗兰岩山、康士山、宋卡山等地出产为多。

        不过这所谓的多,也是很有限的,一年也就是出产那么几斤,而且被摘取后,很快就会被各地富豪买走·存世非常少。

        俗话说物以稀为贵,真正的血燕,价格比黄金还要贵,陈世豪上次给秦风搞二两·就价值两三万,这次窦健军整整搞了三斤,岂不价值好几十万。

        “秦爷,还真是巧了?!?br />
        看到秦风吃惊的样子,窦健军不由笑了起来,说道:“最近印尼一处海边发现金丝燕的聚集处,被当地人采摘了不少燕窝出来。

        不过那地方以前不出燕窝·他们也不知道其价值,下刚好有个兄弟跑路躲在那地方,只花了三万块钱·就将最好想血燕全都买下来了。

        秦爷,您放心,我专门找人鉴定过了,全都是最上品的血燕,鉴定那人想出三十万买我都没卖的……”

        “还有这事儿?”秦风闻言笑了起来,说道:“老窦,你买的便宜那是你的运气,我可不能占你这便宜……”

        秦风想了一下,说道:“我上次给你的那幅画不是已经卖出去了吗?你从我那份里面扣下来三十万·剩下的钱再给我就行了?!?br />
        “别啊,秦爷,您这是看不起我老窦怎么着?”

        一听秦风这话·窦健军顿时绷起了脸,说道:“别的不说,就凭秦爷您给我指了条不担风险又能赚钱的明路·这燕窝就该当孝敬您的。

        最初认识秦风的时候,窦健军那会掌握着沿海地区的文物走私渠道,还是自我感觉良好,甚至和赵峰剑联合起来,还想坑秦风一把。

        但是窦健军没想到,最后非但没能坑到秦风,赵峰?;挂虼怂土诵悦ふ馊民冀【傻?,心中也起了结交秦风的念头。

        和秦风一相处·窦健军才发现,自己以前的格局实在是太小了,在京城都混的游刃有余的秦风,层次比他不知道高了多少倍。

        而且津天劫案那次,秦风也显示出了和他的年龄身份都不相符的狠辣,那一刀断头的情形,让也算是老江湖的窦健军回粤省后,接连做了好几天的噩梦。

        这些原本还不算什么,毕竟窦健军的根基是在港岛和粤省,秦风再厉害,与他也是风马牛不相及。

        但是上次和秦风的澳岛之行,却是真让窦健军摆正了自己的位置。

        面对名震濠江的陈世豪,秦风都能打完再谈,还让对方一点脾气都没有,窦健军才算是真正从心底对秦风服气了。

        所以听闻到秦风要搞些血燕,窦健军真正是当成大事来办的,要不然也不会连跑路的小弟都通知到了。

        “行,那就不谈钱了,进里面说话吧……”秦风心中一动,说道:“日后我可能在澳岛做点生意,到时候算你一份?!?br />
        “哦?那我可先谢谢秦爷了?!?br />
        窦健军闻言心中一喜,秦风如果在澳岛做生意的话,肯定脱不开陈世豪,而陈世豪所涉及的生意,即使手指缝里漏出来一点,也够他赚的了。

        “咱们这也是打出来的交情,你办事,我很放心······”秦风点了点头,他带着窦健军认识了京城那么多人,也无不有敲打他一番为己所用的心思。

        “老苗,这里面的血燕你留着一斤补身体······”进到中院后,秦风将血燕丢给了苗六指。

        他要这些东西,原本是想着给齐功和胡保国补补身体的,不过苗六指的年龄也不小了,秦风不能厚此薄彼。

        “是窦老板来了啊?!?br />
        苗六指笑着和窦健军打了个招呼,说道:“又跟着秦爷您沾光了,你们聊,我到屋里眯会去,这年龄大了,就是容易犯困······”

        虽然和秦风几乎是无话不谈,但苗六指还是谨守着一个度的,除非秦风要他留下来,否则像这样的场合,他一定会回避。

        “秦爷,这是您交代我办的款子……”

        等苗六指颤颤巍巍的回了房间后,窦健军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了一个袋子,说道:“里面是瑞士银行的账号和密码,钱全部都已经换成了美金。

        秦爷您用电话核对一下金额,更改一下密码,以后通过电话就能进行转账,也可以开具瑞士银行签发的本票,在世界绝大部分国家都能通用……”

        “嗯,老窦,这事儿麻烦你了,亲自跑了趟瑞士吧?”

        秦风点了点头,将文件袋里的那张黑色银行卡取了出来,在卡的背面,有个电话号码和十二位数字与英文组合的密码。

        秦风之所以让窦健军跑这一趟,就是为了这张卡,因为现在这张卡里,存着秦风所有的身家,他甚至从《真玉坊》抽出了三千万的资金。

        原本秦风是想通过陈世豪转账的,但后来却是改变了主意,因为陈世豪想要在澳岛赌业分得一杯羹,牵扯到的势力太多,秦风并不想将自己的底牌都露给对方。

        所以最后秦风让窦健军通过沿海地区的地下钱庄,将真玉坊的三千万加上拆迁公司的三千万,总共六千万全部转到了港岛。

        这笔钱到了港岛之后,窦健军马上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了个空头的离岸公司。

        然后窦健军利用离岸公司的名义,为秦风在瑞士银行开办了账户,将去掉地下钱庄手续费之后的五千多万人民币,全部都转换成了美

        不过在这世纪末的时候,人民币对美金的汇率基本上保持着八比一,五千多万看着不少,但换成美金也就是七百万不到的样子。

        “秦爷,您又客气了不是7以后老窦还想跟着您混饭吃呢,这点事算什么?”

        面对秦风,窦健军还真是有些胆怯,因为澳岛那次越南杀手全军覆灭的事情,也传到了他的耳朵里,虽然港澳道上传的各种版本都有,但窦健军还是联想到了秦风的身上。

        “好,老窦,你有份心,秦某日后也不会亏待你的?!?br />
        秦风点了点头,说道:“吴哲的证件都带过来了吧?你要把他给安置好,最起码在我出国的时候,不要惹出什么乱子来······”

        秦风上次用吴哲的证件出境之后,就将证件还给了窦健军,所以这次他再借用吴哲的身份,还是需要再用到这些证件的。

        “秦爷,您放心吧,我让那小子去阳美了,还找了几个人看着他,不会出事的?!?br />
        窦健军拿出了吴哲的身份证回乡证以及护照,说道:“吴哲这小子没什么案底,去美国的旅游签证也都办好了,可以在那边呆三个月……”

        办理这些事情,对窦健军而言可谓是轻车熟路,这是秦风要走正规渠道去美国,如果他想偷渡的话,窦健军也能给他找条船过去的。

        “三个月的时间,那些该办的事情,应该都能办好了吧?”

        秦风轻轻说了一句,眼睛看向了院墙之外,他能感觉得到,这次美国之行,肯定不会一帆风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