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四百六十八章 处理妥当

    第四百六十八章 处理妥当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这玩意倒是个好东西,就是想出这招的人实在太缺德·”

        脸色难看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刘子墨一把将那护腕抢了过去,听秦风这么一说,也不知道这东西要了多少人的性命。

        “你喜欢拿着就好了,是个防身的利器?!?br />
        这护腕虽然很珍贵,但对于兄弟情谊来说,又不算什么了,刘子墨都能将家传神枪传给自己,秦风也不至于拿个护腕当成宝贝。

        秦风找了先前用的酒精,将他那根索命针又丢了进去,这针上的蛊毒没有消除,秦风带着也是提心吊胆,万一不小心扎到自个儿,这死的可就憋屈了。

        “我不要,用不了这玩意儿?!?br />
        刘子墨摇了摇头,将那护腕丢给了秦风,说道:“一想到这玩意差点摘了我脑袋,心里就别扭,还是你拿着吧······”

        东西虽然好,但也要分人来用,刘子墨自问玩不来这种诡异小巧的利器,但拿在秦风手上就不一样了,绝对是杀人越货的东西。

        “不要可别后悔啊······”秦风闻言笑了起来,说道:“回头我找人重新打个男式的镯子,到时候可是能带上飞机的?!?br />
        现在的这个护腕,式样有些粗鄙,而且上面有个拉环,很容易让人发现其中的蹊跷,秦风却是准备将那合金钢丝锯给取出来,然后换上一个外壳容器,使其隐秘性更强。

        “秦爷,刘兄弟,老苗多谢您二位了?!鼻胤绾土踝幽髻┳?,苗六指走了过来,对着秦风两人深深的鞠了一躬。

        和史庆虎结仇的是苗六指,但今儿这件事,反倒是秦风与刘子墨出力最大,如果没有他们的话,就算苗六指设下了埋伏·鹿死谁手还不得而知呢。

        “老苗,说这些客气话干什么?”

        秦风摆了摆手,笑道:“我经常往外跑,家里的事情都还需要你多照料·咱们之间就不说这些了……”

        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别看苗六指平时不管什么具体的事情,但无论是何金龙还是谢轩,真遇到什么事,第一时间还都会征求苗六指的意见,着实给秦风省了不少事。

        “好,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苗六指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老苗和鸿鹄的这条命,就是秦爷您的了?!?br />
        “我闲的没事要你这条命做什么?”秦风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说道:“行了·今儿都受累了,你们早点休息吧,我等下金龙的电话…

        对善后的事情,秦风还是很关心的,他就怕出了那种百密一疏的事情,所以坚持要等到何金龙的电话来,才肯睡觉。

        不仅如此,秦风还将那辆宝马车的牌照给更换了,车上放了一些食物和水·如果走漏了风声,秦风会在第一时间拉上苗六指等人跑路。

        在赶了苗六指和刘子墨去睡觉后,秦风拿出了从史庆虎身上搜出来的东西·摆在了自己屋中的书桌上。

        对于居无定所的人而言,只有将东西放在身上才是最保险的。

        所以除了一部手机之外,史庆虎的那个钱包里·还插满了各种的银行卡,另外还有三张是史庆虎的照片,但名字完全不同的身份证。

        秦风对那些银行卡和身份证没有什么兴趣,只是拿着手机把玩了一下,想从中找出一些杀手门联系的方式。

        但让秦风失望的是,史庆虎做事很谨慎,所有的短信记录都被删除掉了·甚至连通话记录都没有一条,完全无??裳?。

        “到底是谁要刺杀孟瑶?”

        秦风叹了口气·他没有想到,百年间杀手门都没有任何消息,但就在这段时间内,自己居然和杀手门交手了两次,将其在港澳和国内的根基都给拔除掉了。

        不过秦风也不怕国外的杀手组织追查到自己身上,毕竟两次出手,秦风都没有留下任何线索,杀手组织势力再大,也不可能知道是自己所为的。

        “嗯?不好……”

        把玩着手机琢磨着这两件事来龙去脉的秦风,眉头忽然皱了起来,因为他想到刺杀孟瑶的命令是从国外传出的,孟瑶如果出国的话,岂不是羊入狼群?

        “不行,孟瑶不能出去?!鼻胤缈戳讼卤?,想了想还是摸起了桌子上的电话。

        “喂,哪位?”

        孟林有些不耐烦的声音响了起来,好容易碰到个不用加班的周末,他刚搂着妻子进入梦乡,就被人给吵醒了。

        不过孟林也无奈的很,因为工作性质的原因,他那手机二十四小时都不能关机的,随时都会有突发事件需要他处理。

        “我,秦风!”

        “秦风?这么晚你找我干嘛?”孟林的语气愈发的不好了,他自认和秦风还没有这半夜打电话的交情。

        “林哥,没事我会给您打电话吗?”秦风苦笑了他何尝愿意做这种扰人清梦的事情?!

        “说,什么事?!?br />
        孟林翻身下了床,有些歉意的看了一眼被惊醒的妻子,转身去到了书房里,他虽然不怎么喜欢秦风,但知道秦风做事很有分寸,这么晚打电话,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

        “想要对付孟瑶的人,应该是来自国外?!鼻胤绲纳舸邮只锎顺隼?,“林哥,我看让孟瑶出国的事儿,还是缓缓吧?!?br />
        “什么?你说缓缓就缓缓?”

        听到秦风的话后,孟林顿时感觉一阵无名火气,他虽然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理,让人去暗中?;っ妹?,但说心里话,孟林还是不怎么相信会有人对付妹妹的。

        而现在秦风居然又说出什么是国外势力要对方妹妹的话,孟林终于忍不住了,他感觉这纯粹就是秦风不想让妹妹出国而玩出的小把戏。

        “秦风,我承认你很优秀,是我所见过最优秀的年轻人,但是我也要告诉你,瑶瑶不适合你,你们是不可能有什么结果的!”

        盛怒之下,孟林将憋在心里很久的话说了出来,要是秦风再不识相,他不介意也当一回纨绔子弟,用别的手段去找秦风的麻烦。

        “林哥,我想,你是误会了,我和孟瑶真的没什么,以后也不会有什么…···”

        孟林的话让秦风有些哭笑不得,如果不是看在孟瑶婉约善良而又帮过自己的份上,秦风都懒得去管这件事的。

        “你自己是什么心思,自己清楚,但是我作为孟瑶的哥哥警告你,不要对我妹妹打什么主意!”

        孟林哪里会相信秦风的话,这京城多少世家子弟不想和孟家结下姻缘?更别说是无权无势的秦风了,这对于秦风而言,就是一步登天的机会。

        “我再重申一遍,我对孟瑶没想法?!?br />
        电话一端的秦风也有些火了,冷声说道:“作为孟瑶的同学,我只是想提醒你有人对孟瑶不利,不信的话,你就当我没说过好了····…”

        好心被人当成了驴肝肺,秦风也是一肚子的怨气,说完这番话后就挂断了电话。

        别说现在的秦风,确实对孟瑶没有男女之情,就算是有,孟林也没资格说出这番话来,从小倔强的秦风,最反感的就是别人用威胁的语气来和他说话。

        “挂我电话?”

        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嘟嘟”声,孟林不由愣住了,在他记忆中,好像除了和长辈与领导通电话时是对方先挂,别的时候还真没有人敢这样挂他电话的。

        “难道是我误会秦风了?”孟林脑子里生出这么一个念头,他是学心理学出身的,知道一个人如果没底气,是不会做出这种行为的。

        “海外有人想对付妹妹?那会是谁?难道是周逸宸?”

        警察这个职业,原本就是要对一切都报以怀疑态度,在信了几分秦风的话后,孟林不由在脑子里思考了起来。

        “还真有可能,这小子向来都是个混蛋!”

        想到周逸宸,孟林心头一颤,那小子从吃奶的时候就被宠坏了,行事肆无忌惮胆大包天,还真能干出这种事情来。

        “老公,怎么了?又是工作上的事情?”一双手从背后环绕在了孟林的脖子上,却是他的妻子从床上起来了。

        “没事,睡觉吧?!?br />
        孟林揉了揉眉头,转身抱起妻子回到了床上,不过却是在心里下了个决定,不管周逸宸是否想要对孟瑶不利,他都会让人警告他一下的。

        “海外的人,除了那个周逸宸之外,恐怕想要对孟瑶不利的,那就是孟家的仇人了”

        无独有偶,此时的秦风也想到了周逸宸身上,对那个无法无天的纨绔子弟,秦风也没什么好感,要不是投鼠忌器,秦风早就将其给废掉了。

        “算了,这些世家子弟的事情,也不是我能插手的?!?br />
        挂断电话后,秦风苦笑着摇了摇头,一阵疲惫涌上了心头,这一个多星期来被于鸿鹄的事情困扰着,秦风也有种筋疲力尽的感觉。

        “秦爷,处置妥当了,一点纰漏都没有!”

        三个多小时后,已经是将近凌晨两点,正当秦风昏昏欲睡的时候,何金龙的电话终于打了过来,告诉秦风事情已经全部处理妥当,从今日起,世上再无史庆虎等人的任何痕迹了。

        直到这时,秦风才长长的舒了口气,盯着四合院的黑手终于被斩断了,这也让秦风心口放下了一块大石。

        PS:第二更,求几张免费的推荐票,大家顺手投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