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四百六十七章 杀人利器

    第四百六十七章 杀人利器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没错,是蛊毒?!?

        看着史庆虎那肿胀漆黑的恐怖面孔,秦风叹了口气,说道:“凡事都有因果,他想用蛊毒杀孟瑶,自己却是死在蛊毒之下,一啄一饮莫非前定……”

        见识了本命蛊虫的剧毒,就连秦风也感觉有些心惊肉跳。

        要知道,索命针可是反复用酒精擦拭,并且在里面浸泡了好几个小时,但毒性居然还是如此剧烈,前后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就让史庆虎毒发而亡。

        “秦风,你······你怎么用这根毒针对付他???”

        就在几人都震惊于蛊毒之中的时候,刘子墨却是一脸不爽的冲着秦风发起了脾气,因为按照他的想法,是要将史庆虎放走养伤,然后再堂堂正正一战的。

        “子墨,在荣誉和生存面前,你选择哪一个?”秦风回过头,看向刘子墨很认真的说道。

        “当然是生存了?!绷踝幽怂淙桓照?,但并不迂腐,为了面子不要性命的事情,他自然是不愿意干的。

        “那不就对了,他死,你活!”秦风指了指地上的尸体,说道:“你要是想要荣誉,就是你死,他活······”

        对自己的这位老友,秦风还真感觉有些头疼,刘子墨从小就是正义感过剩。

        和人打架的时候,刘子墨还要与人讲好用不用武器,这也导致有一次他被一个打急了眼的小伙伴,直接在地上摸起块砖头开了瓢。

        “秦风,我······我还没有输给他,好不好???”

        听到秦风这么说,刘子墨顿时急了,因为在刚才的打斗中,他已经是占了上风,即使这次的贴山靠击不中对方,也不至于有性命之虞吧?

        秦风摇了摇头·突然开口说道:“子墨,摸摸你的头发?!?br />
        “我的头发怎么了?”刘子墨莫名其妙-的伸出手在头上挠了一下,却发现头上一轻,手里已然抓了一大把的毛发。

        “这……这是怎么回事???”

        刘子墨愣了一下·他在学校的时候是个活跃分子,还参加过学校的一个摇滚乐队,所以头发留的比较长,这一把抓下来,估计都要露出头皮了。

        秦风看了刘子墨一眼,淡淡的说道:“我要是不出手,你掉的就不是头发·而是脑袋了?!?br />
        “这……这怎么可能???”

        刘子墨连连摇头,想了好一会之后,脸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指着史庆虎的右手腕,说道:“秦风,难…···难道你说我的头发,是这东西造成的?”

        史庆虎手上的那个护腕,是金属打制的,里面藏着的丝线似乎有自动缩回的功能,过了这好一会,那丝线已经完全锁进了护腕里。

        “对,你可别小看了这东西?!?br />
        秦风点了点头·蹲下身子将那护腕取了下来,顺手在史庆虎的兜里摸了一遍,将他的手机和一切能代表身份的东西全都转移到了自己的口袋里。

        干完这些事后·秦风并没有忙着给刘子墨解释,而是扭头看向了何金龙,说道:“金龙·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处理了,有问题吗?”

        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杀人可都是最严重的刑事案件,就算死的人该杀,那也不能由私人来执行。

        如果秦风等人现在被警察抓个现行的话,估计他们也就只能比史庆虎多活了一年半载·最终也是要被枪毙掉的。

        “秦爷,没问题·交给我处置就行了。

        何金龙大咧咧的点了点头,笑道:“跟着秦爷您干活就是痛快,老何我很久没做过这样的勾当了,还好没给秦爷您掉链子······”

        在秦风发出短信后,最先下手干掉猴子的人就是何金龙,虽然只是业余客串下杀手,但他的动作却是心狠手辣,没给猴子留下一丝挣扎的机会。

        尤其是杀过人后,何金龙与李天远都是一副淡然的模样,浑然没将其当成多大的事,倒是一旁的四儿这会被那具毒发身亡的尸体,吓得有些魂不守舍。

        “何老大,跟着风哥,刺激的事情多着呢?!?br />
        李天远闻言笑了起来,他这是想起了当年盗墓的事情,还好话到嘴边又给咽了回去,没泄秦风的老底。

        “金龙,一定要处理干净,你也知道,这种事是最麻烦的?!?br />
        看到何金龙满不在乎的样子,秦风微微皱了下眉头,四条人命,那可是能捅到公安部的大案,他可不想让胡保国亲自来抓自个儿。

        “秦爷,您就放宽心吧,保准一点后遗症都不会有?!?br />
        看了眼秦风的脸色,何金龙也变得严肃了起来,说道:“秦爷,我有个朋友是炼铁厂的,到时候把这几具尸体往里面一扔,就是神仙来了也甭想找到……”

        何金龙干的是拆迁,每日都会拆下来大量的废弃钢筋,如此一来,平时就免不了和一些私人的小钢铁厂打交道,他经常带着人会去市郊的一家钢铁厂送废材。

        所以何金龙对炼铁的程序也非常清楚,把这些尸体往那些能将钢铁都烧化掉的炉子里一扔,那真是连渣滓都不会留下一丝的。

        “金龙,那边是正经生意人,能让你干这事?”秦风想的很周到,知道这事儿的人群,只能局限在他们几个人之间,秦风信不过外面的

        “秦爷,那开炼铁厂的孙子是个酒晕子·`····”

        何金龙闻言笑了起来,说道:“我回头搞点下了药的酒过去,从上到下都给灌醉了,那厂子还不是咱们说的算?”

        那个私人的炼铁厂很小,和个家庭作坊差不多,从老板到工人,满打满算也就是七八个人,基本上都是自己家的亲戚。

        而且这些家伙还都好酒,有一次何金龙过去的时候,那看炉温的师傅都跑过来喝了有半斤,然后才屁颠屁颠回去继续上班的。

        “嗯,把活干妥当了,栽在这上面不值得?!?br />
        听到何金龙的方案后,秦风这才点了点头·说道:“抓紧时间!处醴吧,让远子跟你去,也能帮上点忙…···”!

        要说秦风最信任的人,自然还是刘子墨李天远这些老兄弟了·他让李天远跟着去,就是让其监视整个过程了,万一出了纰漏,那也有个通风报信让秦风跑路的人。

        “好嘞,秦爷您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br />
        何金龙点了点头,拿出手机就拨打了起来,也就是一两分钟的时间·从医院后门跑过来了五六个人,而道路的另外一边,则是开过来一辆没有拍照的白色面包车。

        何金龙的这帮子手下·当年在俄罗斯做生意的时候,和老毛子都拿冲锋枪对射过,哪一个拉出去都能称得上是悍匪。

        所以处理起这种事情来,自然是架空就熟,他们也不怕死人,三人一组,两个抬着一个撑开口袋,也就是两分钟的时间,四具死尸全都被搬上面包。

        如此还没算完·有个会开挖掘机的兄弟,直接启动了一辆挖掘机,从别的地方铲出来一斗土·将发生打斗的路面,整个都给重新铺垫了一遍,完全将之前遗留的痕迹都覆盖住了。

        当然·挖掘机的轰鸣声,也引来了远处人家的叫骂声,甚至医院里都出来人与其交涉了一番,不过这时候秦风等人早就已经离开了现场。

        半个多小时后,在四合院的中院里,放了一张板凳。

        而刘子墨坐在板凳上,从脖子处围了个床单·苗六指拿了把推子,正在个刘子墨推着头·至于理发的工具,则是以前房东留下的,那些老辈人家里基本上都有这东西。

        原本一头秀发的刘子墨,现在青色的头皮露在了外面,直接被推成了个秃瓢,坐在椅子上的刘子墨,甚至都不敢抬头去看秦风手中的镜子。

        “秦风,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低着头的刘子墨,一脸哭丧的问道。

        “别说话,把头再低点?!闭底呕暗牧踝幽幻缌概牧艘患?,刚低下头,一桶冷水就冲了上去。

        “好了,看来老头子我手艺还行啊?!?br />
        拿了条毛巾在刘子墨头上胡乱擦了一下,苗六指满脸笑容的说道:“还是剪光头精神啊,怎么样?要不要老苗再拿剃刀给你刮一下???一准让你亮的晚上能当灯泡用

        “苗爷,您就别膈应我了,我……我这怎么出去见人???”

        刚刚抬头看了一眼镜子的刘子墨,听到苗六指的话后,顿时苦起了脸,从小到大都很在乎外表的刘公子,哪里理过这种难看的发型?

        “行了,剪成光头多省洗发水啊?!?br />
        “靠,老子我跟你拼了……”

        秦风笑着在刘子墨头上摸了一下,气得刘子墨站起身来要和秦风拼命,这一闹腾,刚才杀人后留在众人心里的阴影,倒是瞬间淡化了不少。

        “行了,别闹了,秦爷,给我们说说那个护腕吧?!?br />
        等秦风和刘子墨打闹了一会后,苗六指出言分开了两人,对于秦风之前的话,苗六指也是有些不明白。

        “对,秦风,你小子要是说不明白,也要陪我剪个光头!”刘子墨连连点头,只是那一头没毛的形象,看得秦风直想乐。

        “这玩意儿叫钢丝锯……”

        秦风拿出了那个护腕,左手小指在一处扣环上一拉,将里面的丝线拉出了一截后,丢给了刘子墨,说道:“子墨,你仔细看看,不要划破了手……”

        “钢丝锯,这么细的钢丝也能做出锯齿?”

        刘子墨闻言一愣,接过那护腕,仔细的在钢丝上看了起来,好半天过后,眼中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真的有锯齿,不过太细了吧?”

        “这东西很少见,是杀手们专用的物件?!?br />
        秦风仲手将护腕拿了过去,说道:“制作出这么一个玩意可不简单,需要加入多种合金使其坚韧锋利,还要保证在巨大的压力下不被拉断,除了杀手,基本上没人会制作这东西····`·”

        由于工艺和技术上的限制,在古代的时候,并没有钢丝锯的存在,但是到了二三十时年代现代炼钢技术的产生之后,就有人琢磨出了这玩意。

        秦风之前也没见过钢丝锯,他是从师父载嘴里听来的,说是国外的一些杀手经?;嵊玫秸馔嬉舛?,其实用性并不亚于索命针,甚至还要超出当年的血滴子。

        “子墨,来,给你看看这东西的威力?!?br />
        秦风拉开了护腕里的钢丝,蹲下了身体,用那合金钢丝在刘子墨刚才所坐的椅子上缠绕了一圈,两手忽然一用力,将那钢丝给拉了出来。

        “这……这也太……太锋利了吧?”

        刘子墨用手轻轻推了下那把也有百十年历史了的硬木板凳,却发现板凳的四条腿,已然全部被从中间切开了。

        “锋利?再让你看看!”

        秦风左右看了一眼,径直走到了院子里的那个已经废止的老压水机旁,这次却是将钢丝缠绕在了铁制的压水机出口处。

        只见秦风两手微微一错,做出了一个拉扯的动作,然后又是发力往上一拉,只听得“啪咔”一声,一个拇指长短的空心钢管,就掉落在了地上。

        “妈的,这······这玩意要···…要是套在我脖子上?”

        看到这惊人的一幕,刘子墨下意识的将手就放在了脖子上,眼睛死死盯着那掉落在地上的小半截钢管,脸上满是惊惧之色。

        刘子墨现在算是明白了,如果不是秦风的出手,他这大好的元阳魁首,怕是也将落得个尸首分离的下场。

        ps将近四千字,多的算送的,求一张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