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四百六十三章 暗夜杀机

    第四百六十三章 暗夜杀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你看谁眼熟?”!

        听到刘子墨的话,秦风将眼睛凑了过去,这一看,不由也是愣住了,两人收回目光后,顿时面面相觑起来,他们谁都没想到,事情居然会这么巧。

        借着医院后面处传来的昏暗灯光,二人发现,对方走在为首的一人,居然就是下午他们在八大处所遇到的那个人。

        “他就是史庆虎?”

        秦风和刘子墨心中同时冒出了这个念头,早知道如此,下午的时候无论如何,也不会将他给放走了。

        “这人功夫不弱,我来吧!”

        刘子墨给秦风打了个手势,压低了声音说道,脸上隐隐还现出了兴奋的神情,下午和对方交手过了几招,但并没有尽兴。

        “小心点,咱们这不是江湖比武……”

        秦风点了点头,话中的意思却是让刘子墨不要按照江湖规矩来,开打之前还要报门派姓名,直接上去打闷棍就好了。

        秦风所得的江湖外八门传承,之所以不被很多江湖门派待见,也正是出于这个原因,就像是杀手门,难不成在杀你之前还要打个招呼?

        秦风说出这话后,刘子墨没答应也没反驳,他从小受到的教育,江湖行事一定要堂堂正正,所以心里对秦风的话颇是不以为然。

        秦风哥俩躲在挖掘机里商量着对策,而史庆虎也做为螳螂的身份做着准备,带着三个手下走到一处挖掘机旁,指了指后面说道:“猴子,你守在这里,那老不死要是往后跑的话,你给截住······”

        “是,虎爷,放心吧?!焙镒邮纸帕榛畹姆送诰蚧穆┒?,藏到了车轮一边的轮胎后面。

        “老鼠你在这呆着?!?br />
        往前又走了五六米,史庆虎从地上捡起一根钢筋,递给了老鼠,说道:“回头看到走过去直接把他的腿给我敲断······”

        史庆虎给老鼠找的地方,是道路边一处凹陷的所在,身材瘦小的老鼠往里面一蹲,外面走过的人根本就不会发现里面还藏着个人。

        “虎哥,我躲在哪里?”

        跟在史庆虎身后的山鸡脸色有些复杂,以他对史庆虎的了解,今儿晚上那姓苗的肯定是难以幸免这也等于是他们手上有多了一笔血债。

        “你?跟着我就行了?!?br />
        史庆虎左右看了一下,往前走了几步,来到一处已经扒开了屋顶和三面墙壁的拆迁屋后找了个还算完整的板凳坐了下来。

        “虎爷,您真有大将风度?!笨吹绞非旎⒌淖雠?,山鸡紧张的心情稍微平复了一下,冲着史庆虎翘起了大拇指。

        “山鸡,你们是不是对我有怨言?”史庆虎点燃了一根香烟,面孔隐藏在了缭绕烟雾的后面,神态很是放松。

        说实话,要是放在十多年前对付苗六指,史庆虎还真不敢如此大意

        那老狐狸滑溜的就像是鳝鱼,根本就给他下不了套。

        不过现在苗六指已经年逾八十了,而他史庆虎正当壮年如果连这么个大半截身体都已经入土的老家伙都对付不了,史庆虎干脆买块豆腐一头撞死算了。

        “没啊,虎爷兄弟们跟着你吃香喝辣,怎么会有怨言呢?”

        听到史庆虎的话后,山鸡的身体一下子紧绷了起来,要知道,就在一个多小时之前,他还和猴子盘算着如何脱离史庆虎呢。

        “有怨言也不怪你们,是我以前管的太多了?!?br />
        史庆虎摇了摇头说道:“等这次事了,我会把这些年的钱都拿出来大家分一分,到时候你们如果愿意跟我,那就继续跟着,不愿意的话,就各奔东西好了……”

        阿牛虽然今儿刚死,但史庆虎就感觉到,自己的队伍似乎人心散了,史庆虎也有些心灰意冷,打算了解和苗六指的恩怨之后,就想办法出国。

        但史庆虎是那种宁可他负天下人,天下人不可负他的性子,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藏在烟雾后面的眼睛里,已然射出一道杀机。

        如果山鸡表示愿意跟着史庆虎,那么史庆虎将会饶过他这条性命,但要是山鸡表示要各奔东西,史庆虎一定会松他去和阿牛相聚的。

        “虎爷,我跟了您十几年,您可不能就不要我了啊?!?br />
        山鸡也是头脑灵活的人,在听到史庆虎的话后,马上就表达起了忠心,不过不管是山鸡还是史庆虎都不会想到,今天已经是他们在人生中多度过的最后一个夜晚。

        “开始吗?”

        在史庆虎和山鸡身后八九米外的挖掘机上,刘子墨张开嘴用口型问了一句秦风,对方显然已经布置好了,摆出了一副等君入瓮的架势

        秦风点了点头,从兜里拿出了早已调到静音的手机,在上面编辑了“行动”两个字,然后调出何金龙与苗六指的手机号,同时发了出去。

        由于是拆迁工地,白天干完活晚上就走,并没有工程队入驻在里面,所以与白天的喧闹相比,夜晚的工地显得异常的安静,连蚊虫的鸣叫声都听不到。

        但就是在这夜色之中,却隐藏着无尽的杀机,风声吹过那些残瓦断壁,发出一阵阵“呜呜”的声音,听着让人有些揪心。

        “对付和死老头子,用得着那么大阵仗吗?”

        藏在挖掘机后门的猴子听着那“呜呜”的风声,忍不住缩了下脑袋,像这种事情他又不是第一回做了,上次于鸿鹄脑袋后门挨的那一棍子,就出自猴子的手笔。

        “今儿回去之后,一定要把那小骚娘们给办了?!蔽樟宋帐种械墓髯?,猴子忽然想到了招待所里的那个暗娼,心里不由痒痒了起来。

        那臭娘们在外面风骚无比,回到住的地方,却装出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模样,猴子上次拿了三百块钱想和她睡一觉,却是被踢了出来,这让猴子有些不甘心。

        “来一次京城,得睡个女人回去才值得啊?!焙镒拥哪宰釉诤悸蚁胱?,甚至都没听到在他头顶处响起的轻微摩擦声。

        “妈的,臭娘们要是不愿意,用强也要把她给干了?!焙镒右Я艘а?,只感觉下身有些肿胀起来,愈发恨不得现在就把苗六指干掉,马上回招待所里去。

        就在猴子的思绪完全都飞到女人身上的时候,他头顶处挖掘机的车窗玻璃不知道何时已经打开了,一双大手悄无声息的垂到了猴子的双耳之间。

        “嗯,怎么这么安静了?”

        夜色中的杀机,让工地的蚊虫鸣叫声,在这一刻也停歇了,整个工地寂静的有些诡异,就连正沉浸在幻想中的猴子,也是愣了一下。

        正当猴子感觉有些不对的时候,垂在他脑袋边的双手,忽然一手托在他的下巴上,另外一只手抵住了他的后脑,两手同时用力猛地一错。

        “咔嚓……”

        一声轻响传出,猴子的瞳孔瞬间放大了,而他的脑袋,却是诡异的转了一百八十度,垂下眼睑,刚好看到自己的背部。

        这也是猴子留下的最后一丝思维了,紧接着无边的黑暗就将他笼罩住了,脑袋往下一垂,整个人再无任何的声息。

        一个人的身体从挖掘机的窗口探了出来,舒展双臂轻轻的把猴子已经发软的身子放到了地上,月光照在了这个人的脸上,正是埋伏在挖掘机里的何金龙。

        与此同时,李天远却是从另外一边钻出了挖掘机,庞大的身躯落在地上没有发出丝毫的声响,犹如一只壁虎一般,四肢着地,悄无声息的爬向了另外一个方向。

        “妈的,怎么那么冷???”

        此时已经是四五月份的天气,但是躲在那凹陷下去的坑里的老鼠,却是浑身一抖,一股寒意涌上心头。

        放下手中的钢筋,老鼠直起了身体,准备将夹克衫的拉链给拉上,可是就在他直起身体的当口,一个手臂从后面环绕在了他的脖子上。

        老鼠的个子本身就很矮小,即使站起身子,头顶也露不出这个坑洞,那个手臂一加力,直接将使得老鼠的双脚脱离了地面。

        在将老鼠提离地面后,那只扼住了老鼠的手臂忽然往里一紧,也是“咔嚓”一声轻响,老鼠的喉骨已然是被硬生生的勒碎掉了,长长的舌头从口中耷拉了下来。

        在老鼠的头顶,使发了力的李天远,面孔有些狰狞,但那只右臂却是死死的勒住了对方的脖子,直到感觉到那紧绷的身体开始松弛下来,李天远这才松开了手。

        “噗通……”

        老鼠的身体落到坑里的时候,发出的声响有点大,李天远连忙往左侧一滚,躲到了一处砖瓦墙的后面。

        就在李天远刚刚躲开,一个脑袋从七八米外的断壁处深了出来,盯着外面看了好一会,这才缩了回去。

        “山鸡,有点不对啊,那老不死的进去多久了?”

        刚才工地上那死一般的寂静,也影响到了史庆虎,不知道为何,他这会心跳的很快,似乎总感觉有事情将要发生。

        “虎爷,进去一个多小时了,应该快出来了吧?”

        忽然一阵说话的人声远远传来,山鸡连忙探出了头,往外看了一眼之后,低声说道:“虎爷,点子过来了,一共是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