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四百五十七章 下蛊

    第四百五十七章 下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没事,走吧.”

        秦风摇了摇头,并没有给两个女孩多做解释,因为这种感觉原本就是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他也说不清楚。

        “秦风,没什么事啊,是不是你感觉错了?”

        当来到八大处的第五处时,刘子墨回头看了一眼秦风,一路走过来,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这让刘子墨给秦风的感觉产生了怀疑。

        “子墨,走慢一点?!鼻胤缦蛎涎慈?,却是发现,孟瑶的印堂中的青色,却是有些发黑了,秦风心里不由又是一惊。

        “好吧,要不然,咱们坐这休息下吧?!绷踝幽懔说阃?,从背包里拿出了几瓶矿泉水,分别递给了秦风等人。

        在这时,就看出男女体力上的差别了,虽然在上山的时候,孟瑶和华晓彤一鼓作气没感觉到累,但是现在小腿肚子却是快要抽筋了。

        “我还是第一次玩完整个八大处呢,真是太大了?!被槐槿嘧判⊥?,一边说道:“不行了,回去我要睡两天,真是太累了……”

        “你就是平时缺少锻炼?!泵涎淙灰埠芾?,但却没有像华晓彤那样拉起裤管露出**的小腿,这种姿势对女孩子来说是很不雅的。

        “哎呀,瑶瑶,我不行了,你背我走吧?!被劬σ蛔?,往孟瑶身上就靠了过去,从小到大,两人都是打闹惯了的。

        “哎,别闹,下面还有人呢……”孟瑶推开了华晓彤。

        “哪儿有人???这都几点了?没人再往后面走了?!被晕涎谄?,不依不饶的挠着孟瑶的痒。

        “咦?还真是有人?!被豢醇降拦战谴Φ陌⑴?,站着的秦风却是看见了,眉头不由一皱。

        因为秦风发现自己好像上山的时候,就见到了这个又黑又瘦的人了,可是为何自己都下山了,这人还呆在这个地方呢?

        “子墨,你过去盘盘道,我觉得那人有点不对劲……”秦风原本想自己过去的,不过看了眼孟瑶那青中发黑的印堂,还是站住了脚。

        “好,咱们在四大处的时候,这人好像就在后面吧?”刘子墨也看出了不对,答应了一声就像是阿牛走了过去。

        秦风等人休息的地方,距离阿牛差不多有二十多米的距离,眼看一个年轻人走了过来,阿牛的眉头也是皱了起来,因为这个距离,他无法驱使蛊虫去噬咬那个女孩。

        “这位大哥,请问,几点了呀?”

        论起江湖经验,刘子墨也不差,走到阿牛身边后,开口问道,同时身体也绷紧了,因为面前的这个人,给他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

        “三点半了?!卑⑴?戳艘谎劬嗬胱约菏嗝淄獾氖非旎?,又用眼睛的余角往上看了一下。

        “哎,我好像上山的时候见过你吧?咱们还真有缘分呢?!?br />
        刘子墨忽然一拍脑袋,打了个哈哈,将自己的矿泉水往地方手中塞去,说道:“来,大哥,喝口水吧,相见就是缘分啊?!?br />
        “谢谢,我不渴……”

        阿牛推开了刘子墨的手,此时他心里也很烦躁,因为上面的女孩迟迟不下来,布置好的蛊虫,根本就无法伤害到对方。

        “怎么,不给面子吗?”

        刘子墨原本就是想找茬的,当下脸一沉,就抓住了阿牛的手腕,说道:“你小子跟了我们一路,是想干什么的?”

        “谁跟着你了?大路朝天各走半边,我走哪里关你什么事?”阿牛用力的挣了一下之后,脸色顿时变了,他发现自己的手劲居然还没这年轻人大。

        “怎么了?阿牛,这人是干什么的?”

        站在山道拐角背面的史庆虎走了过来,他知道阿牛在施展蛊术的时候,需要全神贯注,容不得丝毫的打扰。

        “还有帮手是吧?你们是干什么的?”

        刘子墨这几天早就憋坏了,见到身材魁梧面相凶恶的史庆虎走了过来,顿时松开了瘦小的阿牛,上前就推了史庆虎一把。

        现在即使不要秦风预测,刘子墨也看出不对来了,面前的两人在这山道处怕是最少坐了好几个小时了,恐怕目地就是要对自己等人不利。

        “你想干什么?”

        史庆虎也不是好脾气,在他眼中,刘子墨和秦风都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学生而已,当下一把抓住了刘子墨的手腕,想用一个折弯将他制服。

        在史庆虎想来,刘子墨要是出了事,上面的孟瑶几人肯定会下来的,到时候只要阿??刂乒瞥嬉Я四桥?,他们完全可以施施然离去的。

        “嗯?还是个会家子???”

        见到史庆虎的动作,刘子墨眼神一凝,他根本就没去管被史庆虎抓住了手腕,而是快速的往前跟进了一步,肩膀往前一耸,重重的撞在了史庆虎的胸口。

        “不好……”

        在刘子墨右脚刚一启动的时候,史庆虎也察觉到了不对,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并非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学生,这一贴一靠,居然是八极拳中的贴山靠。

        史庆虎从小就体格健壮,是个学武的好苗子,被那杀手门中人教导了几年后,功夫也非常人可比,反应更是极其迅速。

        在感觉到胸前一股大力传来的同时,史庆虎已经松开了刘子墨的手,脚下一用力,整个身体借势就往后飞了起来,重重的撞在了一颗松树上。

        “好小子,倒是小看你了?!?br />
        史庆虎这一撞虽然声势很大,但已经被他卸掉了力度,本身并没有受伤,不过却是激发了史庆虎的暴虐姓子,往前抢了几步,扬手一拳,冲着刘子墨的脸部打去。

        “来的好,爷这几天正好憋坏了?!绷踝幽成下冻隼湫?,伸出左手一档,右脚往史庆虎两腿间一插,却是又想使出贴山靠来。

        “雕虫小技!”

        史庆虎冷哼了一声,原本打向刘子墨脸部的那一拳,忽然往回一收,顶在前面的拳头变成了他的肘部,对着的正是史庆虎靠上来的前胸。

        “不好,子墨要吃亏!”

        下面发生的打斗,都被上面坐着的秦风看在了眼里,在史庆虎使出这招诡异小巧的功夫之后,秦风不由面色一变,猛地站起了身体。

        “哎,怎么打起来了呀?”

        刘子墨和史庆虎没几句话的功夫就交上了手,直到此刻,孟瑶和华晓彤才反应了过来,华晓彤更是起身往下走去,看那模样像是要去拉架。

        “砰!”

        就在秦风刚站起身子的时候,下面传来一声闷响,刘子墨的身体往后连退了五六步才站稳了身形,不过看那模样,倒不像是吃了大亏。

        “你是江湖上哪个门派的?这用的是什么功夫?”刘子墨使劲的抖了抖右手,感觉整个手掌都麻掉了。

        八极拳是实战姓很强的拳法,不管是大开大合还是贴身短打,都是极为实用的。

        就在刚才史庆虎的右肘要击中刘子墨檀中穴的时候,刘子墨及时的用右掌挡在了胸前,否则要真是被击中穴道,刘子墨恐怕现在早就趴在地上起不来了。

        “小子,你不是挺横的吗?知道人外有人了吧?”

        看到刘子墨全身而退,史庆虎禁不住也是心中凛然,他学的全是杀人的功夫,刚才那个肘击只要击中对方,这年轻人不死也要脱层皮。

        可是让史庆虎没想到的是,对方居然拿手垫在了胸前,而且接着手上的推劲往后退了几步,将自己的这致命一击的力道完全卸去了。

        这种近乎本能的反应说明,对方已经将功夫练到骨子里去了,而且也不乏实战经验,这让史庆虎也不敢再轻易上前了。

        “哎,你们打什么架???”此时华晓彤跑了下来,一把拉住了刘子墨,说道:“你们怎么回事,两句话没说完要动手干嘛?”

        “哎,姑奶奶,你别拉着我??!”

        华晓彤的这一拉,让刘子墨脸上变了色,对方的功夫比他只高不低,如果加上华晓彤这个帮倒忙的,那他绝对是有输无赢。

        “是你朋友先动手的,我可没想着要和他打架?!?br />
        出乎刘子墨意料的是,对面那人居然收了拳架子,而且还往后退了一步,原本对峙的局面,顿时缓和了下来。

        “你们是什么人,跟着我们干什么?”刘子墨把华晓彤拉到了身后,仍然是一脸戒备,同时扬起手对秦风打了个招呼,示意他可以下来了。

        看到刘子墨的举动,孟瑶拉了一把秦风,说道:“秦风,咱们下去吧,问问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干嘛打起来了?”

        “好,你走在我旁边?!?br />
        秦风看了一眼孟瑶,发现她眉宇间的青色仍然没有散去,当下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全身都绷紧了力道,准备应付随时可能发生的意外。

        “我们走累了,在这歇脚,怎么,这也碍着你们的事了?”

        看到上面的那一对男女往下走了,史庆虎眼中露出一丝喜色,他才管不住面前这年轻人是做什么的,只要能干掉那女孩,他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

        “十米,五米,三米,一米……”

        没有人发现,在争斗发生后,完全被众人无视了的阿牛,此时却是死死的盯着从山上往下走的孟瑶,同时口中还在念念有词着。

        一只五色斑斓,足有初生婴儿拳头大小,浑身毛茸茸的大蜘蛛,趴在了距离孟瑶身体还有一米多远的一个树枝上,八条腿在轻轻颤动着。

        “阿花,咬她……”

        当孟瑶终于走到那根树枝下面的时候,阿牛用自己的精神力,给他的蛊虫传达了命令,而发出这道指令后,阿牛整个人的精气神一下子萎顿了下去。

        随着阿牛的指令,那个大蜘蛛松开了抓住树枝的八只脚,身体轻飘飘的从树上滑落了下面,而在它身体正下方的地方,赫然是孟瑶那**的脖颈。

        “死吧,死吧,被我的花花咬上一口,你会死的很安静的……”

        为了能更精确的控制蛊虫,阿牛所站的位置,距离孟瑶只有**米远,他几乎能清楚的看到自己的蛊虫从树枝上飘落下来的情形。

        阿牛的祖辈,当年不仅是云省边界的一位土司,更是苗族的一位巫师和族老,掌握着苗族千百年来传下的蛊术。

        在他们家族,每个初生的婴儿,都要为其选上一只本命蛊虫,阿牛的这只蜘蛛蛊虫,是阿?;姑怀錾氖焙?,他爷爷为其豢养出来的。

        养蛊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养蛊以前,要把正厅打扫得干乾净净,全家老少都要洗过澡,诚心诚意在祖宗神位前焚香点烛,对天地鬼神默默地祷告。

        然后在正厅的中央,挖一个大坑,埋藏一个大缸下去,缸要选择口小腹大的,缸的口须理得和土一样平。

        等到夏历五月五曰(端阳),到田野里任意捉十二种爬虫回来,因为不是端阳那天捉回来的爬虫养不成蛊。

        这些爬虫,通常是毒蛇、鳝鱼、蜈蚣、青蛙、蝎、蚯蚓、大绿毛虫、螳螂……总之会飞的生物一律不要,四脚会跑的生物也不要,只要一些有毒的爬虫。

        这十二种爬虫放入缸内以后,阿牛的爷爷以及父母全家大小,于每夜入睡以后祷告一次,每曰人未起床以前祷告一次,连续祷告一年,不可一曰间断。

        一年之中那些爬虫在缸中互相吞噬,毒多的吃毒少的,强大的吃弱小的,最后只剩下一个,这个爬虫吃了其他十一只以后,自己也就改变了形态和颜色。

        一年之后,蛊已养成,阿牛的爷爷便把这个缸挖出来,另外放在一个不通空气、不透光线的秘密的屋子里去藏着。

        等到阿牛出生之后,阿牛的爷爷就采阿牛的精血来喂养蛊虫,这样连续喂养七七四十九天,蛊虫就能和阿牛心意相通,以后只需要吸食普通鲜血就行了。

        而阿牛之所以长得如此瘦弱,和出生时被采取精血也不无关系,这也是养蛊或许那种神秘力量,所要付出的代价。

        在阿??蠢?,孟瑶绝对是是必死无疑了,他已经在心中琢磨,如何才能在孟瑶倒地的时候,将蛊虫安全的收回来。

        要知道,蛊虫虽然剧毒无比而且也有一定的灵智,但防御力却是和普通的虫子区别不大,阿??沙械2黄鸸瞥姹慌员吣侨艘唤挪人赖暮蠊?br />
        ps:这个情节没写完,胖子再写一章,大家还有月票吗?给胖子鼓鼓劲加加油啊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