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四百五十一章 望气术

    第四百五十一章 望气术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秦风,我说咱们什么时候动手???这日子过的也太无聊了@吧?”

        坐在四合院的大树下的躺椅上,刘子墨百无聊赖的拿着一把弹弓,瞄着树上的麻雀,嘴上说道:“二伯可是打电话来了,再有三五天的功夫,海外的亲戚们就都要到了,我到时候可不能在京城陪你了···…”

        刘家从宋朝明朝的时候起,就是仓州的大户。

        这千百年发展下来,族中子弟足有十多万人,分布在世界各地,这次祭祖每个分支都会派出代表,最少也要有上千人齐聚仓州。

        作为族长这一脉的子弟,刘子墨自然也要承担起迎来送往的任务,这几日刘家成都在电话里催促刘子墨早点回去。

        “中!”

        刘子墨忽然发出一声断喝,一只麻雀应声从树上落了下来,趴在秦风脚边的大黄一下子蹿了出去,将麻雀咬在嘴里,吐到了秦风脚下。

        “哎,那可是我射中啊?!绷踝幽源蠡频奶群苁遣宦?。

        “你和大黄计较个什么劲???”秦风笑着将那死麻雀丢给了刘子墨,正想说话的时候,放在两张躺椅中间的手机却是响了起来。

        “孟瑶?听着像个女孩名字???”

        刘子墨眼尖,搭眼就看到了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伸手将电话抢到手中,说道:“秦风,好啊你,交了女朋友居然不给哥们我说,还当不当我是兄弟???”

        “什么女朋友?京大的同学而已?!鼻胤缙擦似沧?,说道:“不信你接电话好了,看我是不是骗你?”

        秦风虽然和孟瑶还要韦涵菲都接触过,但是他心里明白,像那样的女孩,注定就不是自己的菜,那种门阀之间的观念,并不是那么容易就消除掉的。

        所以尽管秦风能感觉得到·孟瑶和韦涵菲都有那么一点想和自己交往的心思,分别邀约了自己好几次,但秦风还是都找借口推脱掉了。

        “真的?你小子没骗我吧?”刘子墨半信半疑的看着秦风,有心想按下接听键·却是又有点不好意思。

        “我以后要是交了女朋友,第一个就带你给看好不好?”秦风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刘子墨,自顾自的拿起烧开了的茶壶,给自己面前的杯子里斟满了茶。

        “那还是给你吧?!奔热徊皇乔胤绲呐笥?,刘子墨的兴趣顿时淡了,将手机递给秦风,说道:“你接吧·或许同学找你有事呢……”

        “哎呦,那边挂了······”不过刘子墨话声还未落,那手机铃声却是戛然而止·这却是让刘子墨有些尴尬了。

        “没事,挂了就挂了?!鼻胤缥匏降陌诹税谑?,也没再打过去的意思,既然决定了不招惹对方,那还是避而远之的好。

        “嗯,现在我信了,要真是你女朋友,恐怕早就着急了吧?”

        见到秦风的举动,刘子墨笑了起来·说道:“秦风,要不你到美国来,我给你介绍几个洋妞吧?告诉你·洋妞可开放了,连哥哥我都有点吃不消……”

        “吹,可劲的吹吧?!?br />
        秦风的眼睛在刘子墨脸上打量了一番·忽然笑道:“你说洋妞开放,我相信,不过要说你和洋妞怎么样了,那我不信,你小子还是处男吧?”

        “哎,你说谁是处男???”

        听到秦风这话,刘子墨顿时急眼了·一把拉住秦风,说道:“哥们不是吹的·在美国这几年,哥们交的女朋友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还全部都是洋妞……”

        “得了吧你?!鼻胤缙擦肆踝幽谎?,说道:“你眉心精关还锁着呢,就你这处男,也敢和我来吹这个?”

        “你……你怎么知道这个的?”

        原本还想分辨的刘子墨,听到秦风这话,顿时就愣住了,因为还真让秦风说对了,现在的刘子墨,的确就是个处男。

        刘子墨所练的八极拳,是经过爷爷改良过的,为保一口先天元气不失,在功夫进入到暗劲门槛之前,必须紧锁精关。

        刘子墨每隔一段时间,为了保证精关不泄,甚至还要服用刘家秘制的金锁固精丸,长这么大,刘子墨连遗精的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次。

        而进入暗劲,那就是一代拳法宗师了,刘老爷子就是因为失去了那口先天元气,这才在五十岁之后,才进入到宗师境界的。

        不过数遍刘家众多子弟,也就只有刘子墨有这个天赋,有望在二十多岁冲击这个境界,所以老爷子才会将家传神枪传给刘子墨,使得刘子墨在家族中的地位很是超然。

        “子墨,江湖上有望气术,你知不知道?”秦风故作神秘的笑了笑。

        “望气术?那是阴阳学说里面的吧?”

        刘子墨倒还真听过这个名词,当下说道:“不过望气术观的是山川地貌、阴阳吉凶,和我是不是没关系吧?”!

        “那只是小道,望气也能相面的?!?br />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天地万物都属阴阳,人身也分阴阳二气,脸上气色光明则发兴,气色暗淡则败落,而男泄阳,女丢精,都是能从面相上看出来的……”

        秦风所学的相面之术,是从那玉佩传承中得来的,要比市面上的占卜问卦靠谱的多,只是他从来没有对人用过,刚才一番牛刀小试,却是将刘子墨给镇住了。

        “这么神奇?”

        刘子墨听得双眼放光,也顾不上自己处男之身被人看出来了,拉着秦风说道:“秦风,这个你得教教我,要不然以后给你找一嫂子如果是二手,那我亏不亏???”

        “噗嗤!”刘子墨话声未落,秦风刚喝进嘴里的茶就喷了出来,这哥们倒是爽直,连这种话居然都能说出来。

        “你小子笑什么啊,我说的是实话?!绷踝幽宦拇噶饲胤缫蝗?。

        “不笑,不笑,我说子墨,练这望气之术可不太容易?!鼻胤缜咳套⌒?,说道:“你体内练出真气了,这一步倒是能省去,不过这里的环境不行……”

        “需要什么环境?”刘子墨急忙问道,他从小被爷爷揍着练功,还是第一次如此主动的要求学功夫呢。

        “最好是视野开阔的水泽之地?!?br />
        秦风想了一下,说道:“练习望气术的时候,要瞄准目标的远处,半阖双目入静,似看而非看,目注而达心······

        如此久而久之,你自然就可以看到一种冉冉升腾,薄轻飘渺的岚雾,这是大自然的环境之气和阴阳宅内气相沟通的气,也称之为晕。

        能看到这种气之后,你的望气术就算是小成了,等你到那地步,再学习相面观人体内阴阳之法,就可以事半功倍了······”

        秦风一身所学繁博,他平时能用到的也不过就是十之一二,这望气术在主门传承里也算不上特别稀罕的,是以秦风很详细的讲解给了刘子墨。

        刘子墨听得连连点头,充满期待的问道:“秦风,那我要学成观人阴阳的程度,需要多长时间?”

        “你有内气打底子,学起来肯定要比别人快······”秦风摸了摸下巴,说道:“有十年的功夫应该差不多了吧?”

        “十年?”

        刘子墨的眼睛瞪了起来,没好气的说道:“哥们我再有三五年就能摸到暗劲的门槛,到时候还不要娶妻生子?我哪有功夫去等十年?”

        秦风闻言翻了白眼,说道:“十年就算快的了,要不是你从小就修习内家心法,二十年你都别想练成。

        “不对,我要练十年,你小子怎么现在就练成了???”听到秦风的话,刘子墨忽然反应了过来。

        “哥们······哥们我天赋异禀,两年功夫就练成了,怎么,不服气?”

        秦风被刘子墨说得一怔,他总不能说自己在得到了那些传承后,很多功夫都是不练自成吧?这事儿有些玄奥,秦风自己都不清不楚的,自然也无法解释了。

        “得,我也不问了······”刘子墨知道,江湖各门各派中的禁忌比较多,他不想让好兄弟为难。

        顿了一下,刘子墨有些不甘心的说道:“不过回头我找女朋友的时候,你小子可要帮我看一眼啊?!?br />
        “我说你人就是处男也就算了,怎么想法也那么落后???你真的在美国呆过?”

        听到刘子墨的话后,秦风不由哑然失笑道:“到时候是不是那啥,你小子不会自己去试啊,难道这个还让我帮忙?”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

        刘子墨眼睛一亮,不过继而反应了过来,一脚向秦风踹了过去,开口骂道:“奶奶的,以前小时候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流氓???”

        “是你自己笨!”秦风哈哈大笑着挡住了刘子墨的脚,两人正笑闹间,秦风扔在小方桌上的手机却是又响了起来。

        “打住,打住,我先接个电话?!鼻胤缧ψ拍闷鹆耸只?,不过看到来电显示的名字后,眉头却是情不自禁的皱了起来。

        “怎么了?还是那妞?”

        刘子墨仲头看了一眼,指着秦风说道:“你小子不会是玩完别人想甩掉吧?连着两个电话都不想接?”

        “扯什么呢?刚才电话不是被你拿着了吗?”

        秦风想了一下,还是按下了接听键,毕竟前几天才找孟瑶帮过忙,这么快就过河拆桥,未免太不讲究了。

        PS:这一章写了五六个小时,兄弟们,再来几张双倍月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