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四百四十九章 监控

    第四百四十九章 监控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虎爷,猴子说了,那老不死的这几天都没露面,咱们就直等下去?”

        另外一个长相普通,属于那种扔到人堆里就分不出来的中年人,开口说道:“虎爷,敲掉了于鸿鹄,咱们在京城也算是立威了,只要把名头放出去,我看可以开山立柜了呀……”

        来到京城差不多有一个星期的时间了,除了前几天晚上出去敲了于鸿鹄的闷棍,这几天都被虎爷按在了这个黑招待所里,几人可都是被憋坏了。

        “老鼠,现在出去,你想找死吗?”

        虎爷闻言冷哼了一声,说道:“别看苗六指那老不死的已经八十多了,就是虎爷我,也不敢说单对单的就能把他拿下来,那老东西门道多着呢…···”

        说话的虎爷,正是苗六指告知秦风的史庆虎,当年在监狱里被苗六指收拾了一顿,至今史庆虎的左手大拇指都不怎么灵活。

        不过虽然没能学得苗六指的绝技,但史庆虎在出狱之后,却是别有际遇。

        那是史庆虎出狱的第三天,往日和他称兄道弟的那些人,没有一个上门找他的,心情烦躁的史庆虎,于是找了个小饭店喝起了闷酒。

        就在史庆虎刚刚自己干了一瓶白酒,正准备再要酒的时候,却是被一路过的瘦巴老头踩了一下脚。

        饭店本来就不大,人来人往的被踩一脚原本是很寻常的事情,不过史庆虎本就是个暴躁性子,加上心情又不好,当下站起身就要打那老

        可是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两人这一动起手来,最后吃亏的反倒是年轻力壮的史庆虎,被那老头打的鼻青脸肿爬不起身子。

        围观的那些人或许以为是史庆虎喝多了,但史庆虎自个儿心里清楚,那老头出手狠辣·上来就打中了自己的肋骨,让史庆虎在第一时间就失去了还手的能力,绝对是个会家子。

        史庆虎住的那个小县城,只有巴掌大的地方·事后史庆虎一打听,就找到了那个老头,在老头家里磨蹭了好几天之后,终于拜成了师父。

        跟着老头学了五年的功夫,老头的大限也到了,在师父死后,二十多岁的史庆虎纠集了一帮地痞流氓·又干起了欺行霸市的事情。

        不过史庆虎当时的格局层次终究太低,还没风光两年,又因为故意伤害罪被抓进监狱判了几年·陈老七就是那会结识的。

        再次出狱之后,史庆虎变得低调了起来,他离开了出生长大的那个小县城,全国到处流窜起来,甚至有半年多的时间,谁都不知道他的踪迹。

        如此过了五六年,史庆虎又回到了家乡,这次身边却是跟了四个人,正是现在跟着史庆虎的四大金刚。

        装修了一下父母留下的老宅子·史庆虎每日里都是深居简出。

        不过每年史庆虎都要和这四个人外出一段时间,谁也不知道他们去干了什么,但是史庆虎做生意发了财的传闻·在小县城里却是慢慢流传了出来。

        但实际上史庆虎在做什么,就连他手下的四大金刚都不怎么清楚,只知道每年史庆虎带着他们去到别的城市行窃·偷得几万块钱就回去。

        但是史庆虎会在那些城市发展一些下线,像是这次被断了拇指的两个人,就是史庆虎外围组织的人,在出了事之后,史庆虎给了两人一笔钱,让他们离开了京城。

        “虎爷,我们听您的·您说怎么办,咱们就怎么办?!?br />
        见到史庆虎瞪起了眼睛·那个叫老鼠的顿时缩起了脖子,跟了史庆虎差不多快十年了,他们几个人自然知道史庆虎的秉性。

        原本史庆虎手下不止只有他们四个人,而是号称八大金刚,不过五年前的时候,他们在羊城干了一趟大活,从一家金店偷取了价值三百多万的黄金。

        按照史庆虎的规矩,这些黄金,他一个人是拿走一半的,剩下的才由其他八个人平分。

        往日窃得的钱少,众人尚且同意这种分配方式,毕竟他们的行窃之术,都是由史庆虎教出来的。

        可是那金灿灿的黄金,却是让这个小团体产生了分歧,因为另外几个人认为史庆虎只是动动嘴皮子就要拿走一半,未免有些太不公道了。

        八大金刚里,有四个人都要求多拿一点,并且用离开团队来威胁史庆虎。

        但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史庆虎当时就暴起发难了,在羊城市郊铁路边的一个废弃屋子里,用一把军刺,将四人接连捅死,出手狠辣之极。

        这个场景,被另外四人看得真真切切,直到那时候他们才知道,平时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史庆虎,真的是一只吃人的老虎。

        从那次之后,另外四人再也不敢违背史庆虎的意愿,甚至连逃离他的念头都不敢有,因为当淋淋的一幕,对几人的刺激实在是太大了。!

        看到老鼠一脸恭敬的样子,史庆虎摆了摆手,说道:“行了,老鼠,你晚上去接替猴子,小心点,不要被那边的人给盯上?!?br />
        虽然四大金刚的名头很响亮,不过这四个人的绰号却是不怎么样。

        那个面相忠厚的人叫做老牛,外出回来的叫山鸡,相貌普通的叫老鼠,还有个叫猴子的人,则是一直在监视着苗六指所住的四合院。

        “知道了,虎哥,您放心吧,肯定不会被他们发现的?!崩鲜笠笄诘哪贸鲆黄烤?,给史庆虎倒上后,又将鸭子身上最好的那部分肉摆在了史庆虎的面前。

        “六指神偷?哼,老子把你十根手指头都废掉,我看你还能不能偷?!?br />
        史庆虎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吃饱喝足后,躺在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张女孩的照片打量了起来,眼中露出淫邪的目光。

        “虎爷,这小妮是谁???长得很正点呀?”老鼠泡了一杯茶端给了史庆虎,刚好看到了那张照片。

        “怎么?想女人了?”

        史庆虎撇了一眼老鼠,说道:“老子警告你,晚上给我盯好那院子,你要是敢跑去发廊,老子让你做太监······”

        “不敢,不敢,虎爷,我哪儿有那胆子???”

        老鼠被史庆虎眼中冒出的凶光吓得一哆嗦,其实他原本正在心里想着,晚上趁着盯梢的时候,找个发廊妹去爽爽的呢。

        “虎哥,那姓苗的一直躲着不出来,也不是个事???”

        在史庆虎的这个团体中,唯有沉默寡言的老牛,才称呼史庆虎为虎哥,和史庆虎的亲近程度,要比那几个人更近一些。

        “急什么?躲得了初一,还能躲得了十五吗?”

        史庆虎嘿嘿怪笑道:“他苗六指自诩为天下第一神偷,应该知道不怕被贼偷,就怕被贼惦记这句话吧?他躲的时间越长,这心里也就越慌张,这样事情才好玩嘛……”

        史庆虎自问前段时间所做的事情,没有留下任何的首尾,苗六指就算是有天大的本事,也猜不到出手的人是谁,想必现在正惶惶不可终日吧?

        想到这里,史庆虎不由纵声大笑了起来,相比一棍子将人给打死,这种钝刀子割肉的感觉,却是更加让人难受的。

        “子墨,发现什么没有?”

        秦风走到刘子墨的身后,在刘子墨的前面,摆着四台监控器,每台监控器上则是四个分割开来的画面,一共从十六个角度,将整个四合院都给包裹了进去。

        这套监控器是昨儿才装好的,由于秦风怕谢轩等人留在四合院出事,于是将他也给赶了出去,现在偌大的院子里,就只有他和刘子墨两个人住着。

        “没有,我也不知道这些人,哪个是老住户,哪个是生面孔啊。

        刘子墨苦笑着摇了摇头,他自告奋勇来看监控,却没想到这工作枯燥无比,才看了几个小时,刘子墨就感觉眼睛已经花掉了。

        “子墨,真是对不住,本来叫你来京城玩的,没想到出了这种事?!?br />
        秦风有些歉意的说道:“你别看了,反正这监控能自动录像的,回头等夜深安静下来,我快进了看……”

        “秦风,咱们兄弟,还用得着说那些话吗?”刘子墨有些不高兴的说道:“你小子再给我说这些,我马上就回仓州去······”

        “得,你当我没说,走,我炒了两个菜,咱们喝点去?!鼻胤缥叛孕α似鹄?,拉着刘子墨就往外走。

        “别啊,还是在这里吃吧,你把酒菜拿过来就行?!绷踝幽×艘⊥?,看了大半天什么都没观察出来,他有点不甘心。

        “行,你等着,我去拿……”

        秦风点了点头,出去到厨房端了两盘菜,另外在腋下夹了一瓶从胡保国哪里拿来的茅台酒,进到了监控室里。

        “看什么呢?先吃饭?!鼻胤缙艨?,屋里顿时充斥着茅台的酒香味。

        “秦风,我怎么觉得这俩小子不对???”刘子墨指着一处画面说道:“这烤红薯又不是开出租车,还要分早晚班有人接替吗?”

        “嗯?我看看?”

        秦风闻言一愣,目光注视到了显示屏上,刚好看到被刘子墨放大了的画面,这个摄像头的位置,正好对着巷子口,在那里有个卖烤红薯的摊子。

        PS:今儿争取还是三更,求双倍月票,求双倍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