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四百四十七章 拿人的手软

    第四百四十七章 拿人的手软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老佛爷是什么?”听到鲁五的话后,二狗大着舌头问句,他刚来京城没多久,对那些京城腔调还不怎么听得懂。

        “佛爷就是小偷,老佛爷,那自然是小偷里面的祖宗了?!?br />
        一旁的三娃笑着答了一句,说道:“那些做贼的,活该被打,我队里有个娃去年过年回家的时候,一年辛辛苦苦赚的三千块钱,在车站就被人给掏了包,一分都没给剩下来?!?br />
        “原来是小偷啊,那和咱们有什么关系?”

        二狗撇了撇嘴,端起一碗酒,说道:“五哥,要是有人敢欺负到您,只要打个招呼,就是天王老子,咱们也灭了他!”

        二狗来京城不久,还需要建立自己的人脉,所以在酒桌上对鲁五也最是巴结,鲁五喝的酒,大多都是他敬的。

        “那没说的,以后有好事,我一定想着哥几个?!?br />
        鲁五表面上虽然一副喝大发了的模样,不过眼睛却是一直盯在陈老七身上。

        鲁五之所以今儿来找陈老七喝酒,那是听人说起过,鲁五有个京城的相好,而且这几天似乎经常有外地老乡来找他,所以陈老七何金龙被列为了重点怀疑对象。

        看到几人都有了六七分酒意,鲁五又端起了酒碗,说道:“来,大家一起喝一碗,我告诉你们,灭了那佛爷的人,十有八九就是我们东北人,在京城除了我们,谁敢干这种事儿?”

        作为一个国家的经济政治文化中心,京城的人口结构,无疑也是异常复杂的,几乎每个省份都有流动人口涌入到这里,按照地域的划分,的确形成一个个团体。

        像是温洲人,很早就进入京城做生意,时至如今·在京城的各个经济领域,几乎都能见到温洲人的身影,论财力,温洲帮当数得上是第

        鲁五所说的东北帮·在京城也能算得上是一霸,很多停车场或者是歌舞厅夜总会看场子的人,大多都是来自东北,另外在娱乐圈里,东北帮也是无人敢于招惹。

        不过不知道鲁五是有心还是无意,在说起一些由地域关系形成的团队时,他却是漏掉了豫省人·这让酒桌上已经喝大了的三个人,都是有些不爽起来。

        “五哥,您这话我就不爱听了?!?br />
        三娃把酒碗往桌子上一放·拍着胸脯说道:“要说团结,俺们豫省人也不差啊,别的不说,京城大大小小那么多工地,只要兄弟出去一吆喝,整出来个千儿八百人绝对没问题……”

        三娃说的是事实,从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期的时候,就有大批豫省人涌入到京城,从事建筑相关的工作。

        外出打工的人·往往一个人在外面站住脚之后,紧跟着都能将一个村子里的人都喊去,所以十多年下来·在京城建筑队这一块,几乎就是豫省人的天下。

        “你们豫省人多是多,不过都很本分?!?br />
        听到三娃的话后·鲁五嗤笑了一声,说道:“要说干架这种事,还要数我们东北人,换成你们,敢打佛爷的闷棍?”

        鲁五这话虽然说得有些冲,不过却是事实,豫省人出身中原·的确比较老实,有时候被建筑商拖欠了工钱都不知道该如何追讨。

        “五哥·您这话,可说大了啊。

        一直在旁边憋着没说话的陈老七,终于忍不住了,开口说道:“就说那佛爷被打的事儿,实话说,五哥,还真是我们豫省人干的?!?br />
        现在这社会,全民皆向“钱”看,人心也变得有些浮躁起来。

        在二十年前说人是雷锋,那一准是在夸人,可是现在,你要说谁是好人,那人肯定心里不爽,因为好人就代表着软弱可欺和吃亏。

        所以鲁五这一句本分的话,却是让陈老七不服气了,抬手将桌子上的一碗酒灌进了嘴里,梗着脖子说道:“那佛爷姓于,号称是京城的一代贼王,五哥,我说的对不对?”

        “姓于,还是个贼王?我这倒是不知道?!?br />
        没有人发现,鲁五的眼中闪过一丝惊喜的神色,嘴上却是说道:“老七,你不是在吹牛吧,你们的人连个工钱都不敢要,还敢去打佛爷的闷棍?”

        “谁要是吹······吹牛,谁……谁他妈的就是这个······”

        陈老七已经有了七八分酒意,被鲁五这么一激,顿时忍不住了,伸出右手在桌子上做出个王八的手势,说道:“要说这事,我······我老七也算是参与进去了……”

        陈老七原本谨守着心中的那个底线,不过一旦说出开头,他就再也忍不住了,指着三娃说道:“三娃,我在京城有个小蜜,你是知道的吧?”

        小蜜这个词,是小秘的谐音叫起来的,是前几年京城富豪圈子最为流行的一个词,在那几年,谁出去身边要是不带个年轻漂亮的女那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做生意的。!

        “老七,就你那下岗女职工,也敢叫小秘?”

        陈老七这话一出口,三娃和二狗顿时齐声嗤笑了起来,在他们两个看来,陈老七的那个女人,充其量也就是个相好。

        “下岗工人那也是京城人,你有吗你?”

        见到三娃等人不给面子,陈老七顿时怒了,他一直以自己找了个京城女人为荣,这事儿在他们的这个小圈子里,几乎人人都知道。

        “咦,老七,还真没看出来,京城大妞你都能勾搭得上???”

        鲁五做出一副吃惊的样子,端起酒碗说道:“来,五哥我敬你一碗,这事儿你得给五哥说道说道,京城那些妮子平时看人眼睛都长在额头上,我还没能勾搭上一个呢?!?br />
        听到鲁五的话,三娃忍不住又笑了起来,道:“五哥,你别听他胡咧咧,不就是每个月给人家五六百块钱,顺带着帮人扛煤气瓶干点出力活吗?”

        “放屁,三娃,你和老子过不去是不是?”

        陈老七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说道:“有本事你也找你一个去,妈的,要是不服气,老子和你练练,少他娘的在这说怪话?!?br />
        “哎,这是干什么,都是自己兄弟,别伤感情啊?!?br />
        鲁五一把将陈老七拉回到了椅子上,冲着三娃一瞪眼,说道:“三娃兄弟,这就是你不对了,老七能找到那是他本事,这一点就比咱们强……”

        “我也没说什么啊……”

        看到陈老七发火,鲁五也帮着他说话,三娃顿时软了下来,他敢得罪陈老七却是不敢招惹鲁五,毕竟还想着从对方手上接工程呢。

        “老七,来,给哥几个说说你泡妞的经验,三娃,你小子别打岔……”

        鲁五做出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男人在一起喝酒,自然总是免不了要谈论女人的,他的举动并不显得怎么突兀。

        “五哥,我们可是真感情啊?!背吕掀咚淙怀さ帽冉闲?,不过说起这事儿来,居然有些扭捏了起来。

        “老七,你不想说就不说吧?!?br />
        鲁五话题一转,说道:“不过刚才说到敲那佛爷闷棍的事情,你说这女人干什么?难道还是她敲的闷棍吗?”

        “不是她,开始连我都不知道,昨儿可是把她给吓坏了?!?br />
        既然不愿意提自己女人让别人耻笑,陈老七对敲闷棍那事儿,倒是不怎么忌讳了,反正这酒桌上就四个人,他也不怕传出去。

        “嗯?怎么回事,快点说说······”

        没用鲁五催促,就连二狗和三娃也来了兴趣,如果这事儿真是他们豫省人干的,那在几人心里,可是给豫省人脸上大大增光了。

        “是这样的……”

        话匣子既然打开了,就很难再收回去,陈老七借着酒劲,将昨天发生的事情给说了出来,“我以前在豫省的时候,曾经跟过一位道上的大哥,前几天的时候,他来京城找我了……”

        原来,陈老七当年十六七岁的时候,在家不学好,跟着一帮子社会上的人瞎混,自以为很有面子。

        可是有一次那些人犯事,全都给抓了进去,陈老七因为年龄小罪行轻没有被判刑,但经此一事,他也老实了起来,结婚生子后,就来京城打工了。

        就在前几个月,陈老七回老家过年的时候,却是遇上了当年的那位大哥。

        当时那位大哥穿得很阔气,还拿着大哥大,一看就是发了大财的模样,鬼使神差之下,陈老七就把自己在京城的联系方式给了对方。

        但是让陈老七没想到的是,三天之前,当年的老大带着五六个人找到了他,说是要来京城打天下,想邀请陈老七入伙。

        陈老七虽然没什么文化,人也粗鄙,不过倒是能看得清事情,他知道和这些人混在一起,肯定没个好下场,当时就拒绝了对方的邀请。

        那位老大也没有强求,不过却是大方的甩给了陈老七二千块钱,说是回头有点事需要他帮忙,保证不拉陈老七下水。

        当时陈老七没推掉,原本想着第二天找个机会还给老大的,可是当天晚上在他的那个相好家里,两千块钱却是被相好的从口袋里给摸了出来,直接揣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俗话说拿了别人的手软,昨天下午老大手下的四大金刚找到了他,让他帮忙引个人出来的时候,陈老七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PS:继续去写第三章,不过咱们这月票,怎么越来越少啊,兄弟们,雄起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