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四百四十五章 芒刺在背

    第四百四十五章 芒刺在背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秦爷,我······我这手,是不是废了?”!

        虽然外面包扎了厚厚的绷带,但俗话说十指连心,手指头断了的疼痛,于鸿鹄可以清楚的感受得到,他这只手十有八九是废掉了。

        “如果恢复得好的话,生活上的问题不太大,不过想要再干精细的活儿,却是不行了……”

        秦风的话说得很明白,于鸿鹄练了一辈子的盗门绝活,算是没有了,不过这倒是不影响他继续经营开锁公司,开锁和掏包不一样,于鸿鹄用左手照样能开锁。

        “这······这样也好,我于鸿鹄也算是彻底和以前的生活分离开了?!?br />
        听到秦风的话后,于鸿鹄脸上并没有露出什么伤感的神情,反而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他一辈子都没离开过“偷”这个字,现在却是想偷也偷不了了。

        “老于,这是两回事,下手的人,我要找到!”

        秦风能理解的于鸿鹄的想法,不过找不出凶手,秦风寝食难安,因为对方知道他的住所,给秦风的感觉,就像是被一匹饿狼盯上了一般。

        “秦爷,我这差不多有十年了,都没得罪过什么人?!?br />
        于鸿鹄想了一下,开口说道:“要说有仇家,恐怕就是昨天的那两个人了,从金龙那边去酒店的时候,我隐约就感觉好像有人在跟着我……”

        秦风在潘家园抓住那两个小偷交给于鸿鹄之后,于鸿鹄将其带到何金龙的工地上,将两个人暴打了一顿。

        原本于鸿鹄想着盘清楚对方的道,然后就放人的,没想到那俩小子的嘴很硬,死活都不说自己是从哪里来的,而且还口出狂言,要扫平京城的佛爷。

        在江湖黑话中,小偷有老荣的说法·不过在京城,佛爷却是小偷的代名词,于鸿鹄一听就明白了,这伙人就算是外地的·应该也在京城混了不少时间了。

        于鸿鹄在京城盗门这行当里,算得上是祖宗级别的人物了,虽然现在退出江湖走了正道,但问不出两个小毛贼的话,当下有些着恼,于是切掉了二人的大拇指。

        那两个人倒是也硬气,被从工地放出来之后·踉踉跄跄的就离开了,当时于鸿鹄也没在意,像这种事情·在江湖上并不鲜见。

        当时何金龙那边还有点事要处理,于是于鸿鹄就在工地多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和何金龙一起去赴秦风的酒宴。

        小偷的感觉,自然是非常灵敏的,就在出门的时候,于鸿鹄感觉有人似乎在盯着他看。

        只是退出江湖那么久了,于鸿鹄的警觉大大下降,在坐上何金龙的车子后,那种感觉也就没有了。

        现在回想起来·于鸿鹄可以断定,对方应该就是那时候盯上的自己,而且对方一直等到了酒宴结束后·跟着自己回了开锁店。

        秦风沉吟了一下,开口说道:“老于,按你这么说·他们将你的断指送到四合院那边,也是跟踪而来的?”

        “秦爷,我不知道······”于鸿鹄犹豫了一下,欲言又止道:“不过我感觉,对方出手这么狠,应该是有旧怨······”

        在刚才的时候,四儿等人已经给于鸿鹄说了昨夜发生的事情·但于鸿鹄思来想去,单凭断人两指的恩怨·还不足以让对方下此狠手。

        “老于,你听过史庆虎这个名字没有?”秦风闻言一怔,如果真是有旧怨,那十有八九就是苗六指曾经提过的史庆虎了。

        “史庆虎?”

        于鸿鹄愣了一下,说道:“我当然知道这个人了,不过我有十多年没听过他的消息了,秦爷,不会是他干的吧?”

        于鸿鹄比史庆虎大了很多岁,当初那小子刚入狱的时候,由于苗六指很看重对付,于鸿鹄对他也是颇多照顾。

        但是谁都没想到,史庆虎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在苗六指停止传授他盗门绝技之后,史庆虎居然连于鸿鹄都恨上了,而且找了一次机会,打断了于鸿鹄的一根肋骨。

        这件事情出了之后不久,于鸿鹄就出狱了,根据后来苗六指说的,史庆虎居然还想对付他,但是被老而弥坚的苗六指给收拾了一顿。

        事情过去了十多年,于鸿鹄几乎都快忘了这个人,眼下乍然听秦风提起,那个一脸凶相的少年形象,在他脑海中又呈现了出来。

        “我不知道,但这件事,对付的确像是冲着你们师徒俩来的。

        秦风倒是也有些仇家,像是石市的聂天宝和京城的方家,恐怕都是恨他入骨,不过那两家即使报复也不会冲着于鸿鹄去的,所以这事的根源,还是出在苗六指和于鸿鹄的身上。

        “秦爷,那……那我师父没事吧?”

        听秦风提到苗六指,于鸿鹄顿时着急了,说“史庆虎那小子最恨的人就是师父,要是他出的手,!会放过师父的······”

        说着话,于鸿鹄用那只没受伤的手就要支撑起身体,不过他昨夜留了那么多的血,身上哪还有力气?起到一半的时候就徒劳的躺回到了床上。

        “老于,你师父没事的,我让远子陪着他过来了?!鼻胤绨醋×擞诤桊?,正想说话的时候,外面的房间就传来了苗六指的声音。

        “鸿鹄,你……你没事了吧?”

        仅仅是一夜没见,秦风就发现苗六指似乎苍老了很多,手上也罕见的多了根拐杖,显然发生在弟子身上的这件事情,对他打击很大。

        “师父,我没事?!庇诤桊懒成下冻隽饲崴傻男θ?,说道:“不就是手废了吗?反正现在也不靠这个吃饭了?!?br />
        嘴上说着没事,不过伤口那可是真疼,尤其是耳朵处的疼痛,像针扎一般的刺激着于鸿鹄的大脑,那眼中露出的神色,却是骗不了人的。

        “没事就好,这笔帐,秦爷会帮你讨回来的?!笨吹降茏尤绱四Q?,苗六指说道:“你先睡一会,睡着了就不疼了,我陪着秦爷去外面说说话……”

        “老苗,你那徒弟是被人打了闷棍,什么都不知道,哎,我说,这么多人守在这里也没有,你们该干嘛干嘛去······”

        关上里间的房门,秦风和苗六指坐在了客厅里,再加上后面跟来的李天远,整个厅里已经是挤满了人。

        “六儿,你带两个人去店里,你师父没事了,店里的活不能没人?!?br />
        苗六指抬头打量了一下,说道:“四儿,你去给鸿鹄搞点吃的去,买点老参炖鸡汤,那东西是补元气的······”

        “是,师爷!”

        苗六指说话自然好使,四儿等人答应了一声之后离开了病房,原本有些拥挤的房间里,顿时只剩下了苗六指秦风还有谢轩和李天远四个

        “老苗,过来的时候没人跟着吧?”四儿等人离开后,秦风看向了苗六指。

        “应该没人?!?br />
        苗六指摇头道:“我从后门坐车直接出来的,而且在三环路上绕了两圈,突然变道下的高架桥,就是有人想跟,也跟不上······”

        四合院既然被对方给盯上了,苗六指出来的时候自然留了个心眼,他让开车的李天远兜了很大一个圈子才来的医院。

        “老苗,你这是小心过了头!”听到苗六指的话后,秦风却是眉头一皱,言语间有点不怎么客气了。

        “小心过了头?秦爷,您这是什么意思?”苗六指闻言一愣,俗话说小心无大错,他不知道自己的行径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咱们不知道对方是谁,现在是他们在暗处,咱们在明处···…”秦风眼中闪过一道厉芒,说道:“不让他们跟着,怎么能把那些人给揪出来???”

        “是啊,我……我怎么忘了这茬了?”

        苗六指一拍大腿,终于想明白过来了,现在的情形是他们苦于不知道对手是谁,对方要是跟踪他的话,必然会露出破绽,到时候形势就能扭转过来了。

        “秦爷,我这就回去,听戏遛鸟逛茶楼一件都不落下!”

        想通了这个关节后,苗六指顿时坐不住了,他和秦风一样,在四合院暴露之后,始终都有种芒刺在背的感觉,彷佛有一条毒蛇在暗中盯着他们一般。

        “老苗,这样不妥?!?br />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咱们先拖几天,不能跟着对方的节奏走,我已经让金龙去打听消息了,对方做出这样的事情,肯定有其目地,说不定道上就已经传出什么来了……”

        进入到九十年代之后,现在的社会已经是全民向“钱”看。

        有句很流行的话说,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对方下这等狠手,恐怕除了仇怨之外,还有金钱利益的驱使。

        别的不说,于鸿鹄虽然已经洗心革面,但他在京城地界上,却是大家公认的一等一的佛爷,也不能排除这件事是有人想踩于鸿鹄上位的可能性。

        秦风想了一下,又对谢轩说道:“轩子,你回去马上找个按照银行监控的公司,在咱们四合院的围墙还有边角的地方,都给我装上监控器!

        记住了,这些监控器只能由院内安装,安装的地点隐蔽一点,尽量不要被外面的人发现,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在盯着咱们?”

        PS:第三更,求双倍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