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四百四十四章 拒绝

    第四百四十四章 拒绝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由于事先不知道病人的身份,何院长给于鸿鹄安排的是高师病房,后来虽然知道病人和孟瑶没什么关系,但这病房却是没有退。

        病房分为里外两间,电视空调设施一应俱全,外间还有沙发茶几,是用于领导接待下属的,房间十分的宽敞。

        “水……水……”

        在于鸿鹄进入病房半个多小时后,全身麻醉的效果终于退去了,坐在外间正和谢轩说着话的秦风,听到里面传来了微弱的声音。

        “老于,你怎么样?”秦风冲入到内间,顺手按下了召唤医生的电铃。

        “我······我这是在哪里???”于鸿鹄的眼神有些茫然,秦风的面孔在他眼中有些模糊,入眼之处,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渴,有水吗?”

        麻痹的效果还没完全消失,于鸿鹄此时并没有感觉到断手和耳朵的疼痛,只是嗓子眼有点干,十分的想喝水。

        “医生,他现在能喝水吗?”看到医生赶到病房,秦风回头问道。

        “不行,六个小时内,不能进食和喝水?!?br />
        医生摇了摇头,说道:“挂的吊针可以维持他的身体机能的,要是渴的厉害,可以用苹果或者橘子水擦擦嘴唇?!?br />
        “轩子,去医院门口买点水果去?!鼻胤绯遄磐饧浜傲艘簧?,转脸看向于鸿鹄,说道:“老于,你先忍一忍,一会就不感觉渴了?!?br />
        “师父??!”

        秦风站起身,将医生给送了出去,而正在厅里的四儿等人听到师父醒了,则是全都钻进了病房里,守着于鸿鹄直掉眼泪。

        “我……我这是怎么了?”

        随着麻药效果的逐渐消失,于鸿鹄也感觉到了手上的不对劲,很努力的抬起了右手,却发现上面包着厚厚的绷带,什么都无法看到。

        同时耳边一阵钻心的疼痛传来于鸿鹄忍不住呻吟了起来,他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哪里受得了这种伤害?

        “你们几个先出去?!鼻胤缈戳艘谎墼诖脖呖奁乃亩热?,摆了摆手说道:“守在外面谁都不要让进来·`····”

        “是,秦爷!”

        四儿和后面赶来的几个人,强忍住悲痛,转身出了病房,留下眼睛仍然十分茫然的于鸿鹄和秦风呆在了里面。

        “秦爷,怎······怎么是您?”于鸿鹄此时才看清楚了面前的人是谁,蠕动着嘴唇问道:“我师父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老于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听到于鸿鹄的话后,秦风心中一沉,他原本是想从于鸿鹄这边得到一些线索现在看却是不太可能了。

        “不知道,我······我头疼的厉害!”于鸿鹄刚想说话,脸上就露出了痛苦的神色,伸出没有受伤的左手想起摸自己的脑袋。

        “老于,你别急,先休息一下,咱们慢慢想?!鼻胤绨醋×擞诤桊赖淖笫?,说道:“你昨儿被人打了闷棍,不过现在不碍事了····…”

        “打闷棍?”

        于鸿鹄也是江湖中人听秦风这么一说,顿时明白了发生什么事,微微转动了下脑袋于鸿鹄说道:“秦爷,我这会什么都想不起来,您让我清静一下可好?”

        “行老于,咱们不急在这一会,你先休息?!?br />
        秦风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人声,不由皱了下眉头,给于鸿鹄塞好被子后,转身出了病房。

        “怎么回事?”秦风刚想质问的时候,就看到了拎着一些水果站在病房门口的孟瑶,她想进来却是被四儿等人给拦在了外面。

        “秦风,你朋友没事吧?”

        看到秦风出来,孟瑶眼中露出一丝喜色,对于过不过来,孟瑶纠结了一上午,最后还是决定过来看看。

        “没事,正在休息,孟瑶,这次的事情多谢你了?!?br />
        秦风对四儿等人摆了摆手,将孟瑶让了进去,说道:“四儿,拿个苹果削成片,给你师父嘴里含着去,不要让他吃?!?br />
        “秦风,你······你怎么那么久没上课了???”进到屋里,孟瑶才发现,她居然不知道要和秦风说什么。

        “我在跟着齐老师做项目,不用去学校了,而且我本科已经毕业了?!?br />
        秦风挠了挠头,他也有点不太习惯这种交流方式,而且心里要惦记着于鸿鹄受伤的事情,如果不是昨儿才求到孟瑶,怕是秦风此刻就要开口赶人了。

        “毕业?”孟瑶吃惊的瞪大了眼睛,说道:“你不是去年才入学的吗?怎么现在就毕业了?”

        京大的本科生,是五年毕业制,而像孟瑶这样的医学类的专业,更是要七年之久,即使是孟瑶还要上好几年呢,没成想秦风这么快就毕业了。

        “是啊,我现在在连读齐老师的硕博!应该明年也能毕业吧?!?

        秦风点了点头,其实他倒是想像别的学生一样,好好的在课堂读书,但他所选择的人生,注定让他过不了那种平凡的生活。

        “这……秦风,你……你真厉害?!?br />
        孟瑶此时已经无语了,在秦风面前,家世相貌都属上等的孟瑶,居然找不到一丝的优越感,而且竟然还有那么一点点的自卑。

        “我是瞎忙,走后门找了齐老师办的?!?br />
        秦风嘿嘿一笑,这话说的是半真半假,他走了后门确实是真的,不过考试的成绩却是实打实的,否则就是齐功的面子再大,也不可能让秦风毕业的。

        “哦,秦风,你朋友没事就好了,我还有课,就先走了?!?br />
        孟瑶站起身来,走到门口忽然回过头,说道:“秦风,明天是星期六,能一起吃个饭吗?”

        “明天?”秦风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明天还真没空,要不,等我忙完这段给你打电话?”

        载迁坟的事情给办好,可秦风这次回京就遇到了于鸿鹄的事情,他连齐功那边都没顾得上去,哪里有空去陪孟瑶吃饭?

        “哦,那······那没事了?!北磺胤缇芫?,孟瑶的眼中露出一丝黯然,刚想往外走的时候,却是迎面看到了何院长站在了门口。

        “何叔叔,谢谢您帮我朋友?!泵涎那樾鞑皇呛芨?,不过礼貌使然,还是和何院长打了个招呼。

        “啊,是瑶瑶啊,小事而已,还要和你何叔叔客气吗,你这要回学校了?”

        何院长有些古怪的看了一眼屋里的秦风,他刚才可是听得真真切切,孟瑶对秦风发出的邀请,却是被对方直接给拒绝掉了。

        对于孟瑶的家世,何院长可是知之甚深,那绝对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家族。

        孟瑶的父辈都是省部级的领导,加上孟老爷子还没过世,在军方政坛没有任何人敢小看孟家,算得上是鼎盛之极。

        作为这个家里唯一的女孩,孟瑶自然也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在和周家解除了婚约之后,不知道有多少高门大阀上门提亲,也不知道有多少年龄相当的男孩,想要得到孟瑶的青睐。

        所以听到秦风拒绝了孟瑶吃饭的邀请,何院长心里那叫一个吃惊,敢情在外面从来对男孩子不假以颜色的孟瑶,居然有了自己喜欢的人了。

        “何叔叔,我要回去,麻烦您多关照下我朋友?!泵涎戳艘谎矍胤?,转头走出了房间,何院长摇了摇头,也跟在了后面。

        “好好的吃什么饭???”对女人一向都比较迟钝的秦风,转身进了病房。

        “四儿,你师父怎么样了?”进到病房后,秦风发现于鸿鹄闭着眼睛,而另外几人则是都站在了窗前。

        “秦爷,我没事了,好多了?!?br />
        听到秦风的声音,于鸿鹄睁开了眼,微微摆了摆没有受伤的左手,说道:“四儿,你们都先出去吧,我和秦爷说几句话?!?br />
        于鸿鹄也是个十分好强的人,面前的几个孤儿都是他从小带大的,他不想在他们面前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

        “老于,想起什么了?”

        四儿等人出去后,秦风看向了于鸿鹄,这件事的关键,还是要落在于鸿鹄身上,因为只有他自己才是当事人。

        “秦爷,我不是想起什么了,而是什么都不知道?!庇诤桊揽嘈ψ乓』瘟艘幌履源?,似乎碰到了耳朵上的伤口,疼得他一下子又咧开了嘴。

        “老于,你把昨儿夜里发生的事情说一遍吧?!鼻胤缭诖脖呱献讼吕?,他从昨儿到现在一会都没合眼,也早已是疲惫不堪了。

        “找我出去的是个女人,三十多岁,看上去像是个本分人···…”于鸿鹄闭上眼睛回忆了起来。

        那个女人说得一口的京城话,所以于鸿鹄也没怀疑什么,跟着就上了出租车,出租车在雍和宫路停了下来,那女人带着于鸿鹄钻进了巷子。

        虽然巷深夜黑,但于鸿鹄跟了苗六指那么多年,身上也是有点功夫的,加上走在前面的又是个女人,于鸿鹄根本就不怕什么。

        只是在来到一个巷子拐角处的时候,于鸿鹄跟在女人身后刚刚走过去,突然感觉到脑后响起一阵劲风,眼睛一黑就人事不省了,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躺在这病床上了。

        PS:继续去写第三章,求双倍月票支援,双倍期间一张月票算两张,兄弟们踊跃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