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四百四十二章 病历

    第四百四十二章 病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车子开到医院大门的时候,接到院长电话的值班章主任着两个护士已经等在了那里,当秦风将还处于晕迷中的于鸿鹄抱下车后,马上就被抬上了救护车。

        “章主任,真麻烦你们了……”秦风看了一眼值班医生胸前的号牌,知道面前的这位,是外科的值班主任。

        “医生,一定要救救他!”

        看着弟子那凄惨的模样,一生刚硬的苗六指,那双老眼中也是不由自主流出了泪水,死死的拉住了值班主任的衣服。

        “老人家,你放心吧,我们给最好的外科大夫大了电话,他马上就能赶到医院?!?br />
        值班主任非常的有耐心,当然,这也源自于何院长的一个电话,在电话中,何院长要求章主任,要整合全院最好的医生,对来人给予救助。

        “苗老,你别急,先让章主任给诊断一下吧?!鼻胤缋嗣缌?,看着那位值班主任和护士,将于鸿鹄推入到了手术室里。

        “秦风,你说鸿鹄这个样子,是不是遭了我的报应???”

        苗六指长叹了一口气,他早年吃喝嫖赌抽是五毒俱全,虽然说不上是草菅人命,但也总有那么几个罪不至死的人,如今却是感觉报应到了。

        “老苗,这事儿到底怎么回事,还说不清楚呢?!?br />
        秦风摆了摆手,说道:“是外来的人想在京城开山立柜拿于鸿鹄立威,还是纯粹的报复伤人,都要等于鸿鹄醒了才知道,你不用往自己身上揽责任······”

        秦风有种感觉,发生在于鸿鹄身上的事情,十有八九和今儿抓到的那两个小偷脱不了关系,报复伤人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秦风想了一下,开口问道:“老苗,在你印象里干你们这一行的,谁出手有这么狠辣?”

        “我们是偷,不是抢,吃的是技术饭······”

        苗六指想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除非是有杀父夺妻的仇恨,一般不会有人下这么重的手,就算有人踩过界,鸿鹄不也就是断了一根手指吗?”

        老辈的江湖中人,讲的是做人留一线,很少有人将事情做绝掉的。

        而今天做出这事情的人绝对称得上是心狠手辣,因为如果秦风再晚找到于鸿鹄的话,单是流血就能要了他的命。

        “老苗那你早年,又和谁结过仇吗?”秦风追问道,他总感觉对方不会无端端的下此重手,一定会有些因果关系。

        “结仇?仇家倒是有不少,不过那些人早就死绝了······”

        苗六指闻言叹了口气,他年轻时技艺高超,为人也盛气凌人,在江湖上的确得罪过不少人。

        但是在解放后,那些人不是逃出了国就是被政府镇压了,能活到现在的,怕是也十不存一而且苗六指和那些人也不是什么深仇大恨,不至于被人惦记一辈子的。

        “在监狱里呢?”秦风又问了一句。

        “监狱里?”

        苗六指忽然眼睛一亮,迟疑着说道:“你说在监狱里我倒是见过一个心性歹毒的年轻人,不过那已经是八十年代初的事情了,那人叫做史庆虎……”

        苗六指所蹲的那个监狱,是民国时期建造的,而到了八十年代初期,苗六指在监狱里也算是资格最老的人了,和他同时期进去的犯人不是被放出去,就是老死在了狱中。

        为了不让师父的传承断掉苗六指在监狱中的数十年,收了大概十多个徒弟,这十多个弟子,无一不是天赋极高。

        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再厉害的贼,终究也有落网的时候。

        眼瞅着自己培养的那么多个弟子,一个个不是死于帮会内讧就是栽在警察手上,苗六指也有些着急,所以这才培养了天资不怎么样的于鸿鹄。

        其实在授艺于鸿鹄盗门绝技的同时,苗六指还准备收一个弟子,那就是史庆虎,当时的史庆虎才十七岁,比于鸿鹄年轻的多,正是可堪造就的年龄。

        最初的时候,苗六指是同时教授于鸿鹄和史庆虎的,不过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苗六指打消了收史庆虎为徒的念头。

        史庆虎此人,虽然相貌普通,身材不高,但为人却是极为暴虐。

        凡是进入他们号房的人,都被史庆虎毒打过,而且有一次,甚至把人活活打死,如果不是监狱的人为了消除影响隐瞒不报,恐怕史庆虎最少也要被改判成无期。

        苗六指也杀过人,但他杀人,总是有理由的,而不是像史庆虎那样根据自己的喜好,不拿别人的生命当回事,这种心性是苗六指看不上的。

        在感觉到苗六指的疏远和不在授艺之后,内心非常骄傲,感觉自己事事都高人一头的史庆虎,自觉受到了奇耻大辱。

        当时的史庆虎虽然不敢得罪在那个呆了几十年,和狱警关系特别好的苗六指,但却处处针于鸿鹄,给于鸿鹄找了不少的麻烦。

        苗六指知道,史庆虎这些都是对着他去的,不过江湖那么大,日后未必就有再见之时,苗六指并没怎么在意,出狱之后,更是再没听到过史庆虎的消息。

        刚才听秦风问起监狱的事情,苗六指顿时想了起来,史庆虎正是豫省人,今天抓到的两个蟊贼,也是豫省口音。

        更重要的是,那两个蟊贼被揭穿盗窃行为之后,居然还敢掏出刀子行凶伤人,这种做派倒是和史庆虎十分的相像。

        “这种心性的人,老苗你不收就对了?!?br />
        秦风冷哼了一声,拿出电话给何金龙打了过去,他让何金龙把手下的兄弟都派出去,打听一下京城豫省人的聚集之处,另外将史庆虎的名字也告诉了他。

        “苗老先生是吧?”

        秦风刚刚打完电话,那个外科的值班主任就走了过来,说道:“苗老先生,不知道你这位子侄失去的断指和耳朵,可还能找到?”

        这个手术,是院长亲自交代下来的章主任并不敢怠慢,不过他也只以为是那气度不凡的老年人和院长有什么交情,并没想到秦风的头

        “有,都还保存着马上就有人送过来?!?br />
        秦风代苗六指回答了这个问题,接着询问道:“章主任,不知道病人有没有生命危险?这断指和耳朵,是否还能接上去呢?”

        “病人虽然五十多岁了,不过体质还是不错的,他现在的问题只是流血过多,经过输血后病情已经稳定下来,不会有生命危险的?!?br />
        章主任想了一下,说道:“耳朵是被利刃直接割下来的只要保存完好,接上是没问题的……

        不过那五根手指,有两根是被钝物重击过的,最多只能接上三根,而且还要我们医院最好的外科大夫动刀才行…···”

        “风哥,东西我拿来了!”

        就在章主任和秦风说着于鸿鹄病情的时候,谢轩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将装着断指耳朵的盒子交给秦风后,又塞给了他一个黑色的手包。

        “章主任咱们借一步说话?!鼻胤绯遄琶缌傅热耸沽烁鲅凵?,拉着章主任到了楼梯口。

        “章主任,这是病人家属的一点心意您一定要拿着······”

        先将那装着断指的盒子交给了章主任,然后从黑色的手包里掏出了五叠崭新的钞票,放入到了章主任的的白大褂口袋里。

        “不行这……这个可不行!”

        章主任被秦风的举动给吓了一跳,倒不是说他没接过红包,但从医三十多年了,章主任还没见人给塞过这么大一个红包。

        更何况秦风送来的这个病人,是医院一把手亲自打电话要求关照的,为了自己的前途着想,章主任也不敢收下这五万块钱的。

        “章主任何院长是何院长的交情,这钱只是我和病人家属的一点心意?!?br />
        秦风按住了章主任往外掏钱的手,一脸真挚的说道:“章主任要是不接这钱,我们心里都会不安的,我的要求也不高,只要人能保住命,手指接上几根都行……”

        “小伙子,医者父母心,你……你就是不给钱,我们也一定会尽心的呀?!?br />
        章主任被秦风说的有些意动,医院收取红包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这红包数目虽然大了一点,不过也只能说明病人家属经济实力雄厚,否则也不会搭上何院长那条线了。

        而且秦风的话说得十分到味,他已经点出了这件事不会传到何院长耳朵里,如此一来,章主任就有些犹豫了,毕竟相比平时几百一千的红包,五万块钱的诱惑力还是很大的。

        “章主任,这大半夜的将主刀的医生给折腾到医院来,我们也要表达一些谢意不是?”

        秦风笑着松开了手,说道:“我们和那位医生也不怎么熟,就拜托章主任帮忙传达一下我们的谢意了……”

        “这个……怎么好意思呢?”

        见到秦风如此“通情达理”,章主任的手终于松了下来,开口说道:“你放心,我马上就打电话再催促一下医生,半个小时之内,保证能开始手术……”

        “那就谢谢章主任了?!?br />
        秦风漫不经心的说道:“章主任,您看这病历怎么写???外面那位老爷子最怕麻烦,他也不想报警。

        再说了,遇到这种没头没脑的事情,警察除了骚扰当事人,恐怕也干不了什么的……”

        “这样???倒是有些麻烦?!?br />
        章主任闻言皱起了眉头,按照规定,医院接到这种明显是意外伤害的病人之后,马上就要给警方打电话的,刚才只是忙于对病人的检查,章主任还没来得及打这个电话

        “章主任,老爷子是有身份的人,他不想这事儿闹得人尽皆知,您看?”

        秦风说着话仲头看了一眼走廊上的苗六指,还别说,穿着一身中山装须发皆白的苗六指,那副派头还真像极了那些身居高位后离休的老干部。

        “好吧,小伙子,病人是因为操作机器不当的事故,导致手指被截断,你懂吗?”

        摸了摸白大褂里的五万块钱,章主任给出了一个合理的解释说道:“病历是由我来写,这一点你放心吧······”

        像这种事情,在医院里也不是没发生过,不过章主任原本想着只分给主刀医生一万块钱的如果这么写报告,恐怕就要再多给一万了。

        “多谢,多谢章主任,等事情完了,老爷子肯定还有重酬的?!?br />
        听到章主任的话后,秦风算是松了口气,他可不想让警方掺合到这件事情里来否则做什么事都会碍手碍脚的。

        “这点你们放心,我们会全力以赴的。

        和秦风达成了默契之后,章主任开口说道:“小伙子我先去把这些断指拿去消毒,你让老爷子耐心等待一下,我保证病人不会出问题的?!?br />
        在章主任的催促下,主刀医生在十多分钟终于赶到了医院,等他进入手术室没多大会,手术室门口的红灯就亮了起来。

        秦风看了一眼满脸憔悴的苗六指,开口说道:“轩子,你送老苗回去休息,我和四儿在这里等就行了让远子和你刘哥留心点,别让人给端了咱们老窝……”

        “风哥,就你和四哥在这行吗?”谢轩有些担心的问道。

        “没事,这医院比较隐蔽,那些人是追不到这里来的?!?br />
        秦风摆了摆手说道:“再说了,他们下手狠点就直接将老于干掉了,至于再跑到医院行凶杀人吗?等会金龙的人也会来,这里用不到你们的……”

        “轩子,秦爷说的对,咱们回去吧?!?br />
        苗六指叹了口气,折腾了这大半夜他这会只感觉两边的太阳穴突突直跳,如果再呆下去的话说不定连他也要躺倒在病床上。

        “秦爷,鸿鹄我就拜托给您了?!?br />
        苗六指走了一步,忽然回头对秦风鞠下躬去,抬起头说道:“我指望着鸿鹄这孩子给我养老送终呢,他受的委屈,您就当是我受的,该如何做,秦爷您拿章程就行!”

        “老苗,你放心吧,这件事很可能是因我而起,我一定会给你个交代的?!鼻胤缰?,对于于鸿鹄受伤这件事,苗六指是发了狠。

        而且让秦风拿章程,也是将了他一军,如果秦风对这件事处理的不妥的话,恐怕苗六指这一脉的人,从此就会和他离心离德了。

        把苗六指和谢轩送到了电梯口,秦风阴沉着脸压低了声音,说道:“下手的人,有一个死一个,这次去澳岛手上多了四条人命,我不介意在多几个的?!?br />
        这件事在秦风看来,不仅是报复,而且是在挑衅,对方将断指耳朵送到门前,摆明了就是知道他们的底细。

        对于这么一个隐藏在暗中的敌人,秦风如果不将其解决掉的话,那他也将会寝食不安的,所以于公于私,秦风都不会袖手旁观。

        “秦爷高义!”听到秦风的话后,苗六指如释重负,冲着秦风拱了拱手之后,转身和谢轩进了电梯。

        “秦爷,发生了什么事情?”过了大半个时辰,已经是深夜两点多钟的时候,何金龙带了七八个人,匆匆的赶到了医院。

        “老于被人砍断五根手指,一个耳朵,现在正在手术?!鼻胤缰噶酥噶磷藕斓频氖质跏?,说道:“这事儿很可能是河南人干的,你的人都派出去没有?”

        秦风知道,拆迁这一行当,用得最多的就是民工,何金龙在京城里也干了快一年了,方方面面的包工头都认识不少,让他去查这件事,估计比警察都给力。

        “什么?老于被人下黑手了?”

        何金龙的眼睛瞪了起来,他和于鸿鹄关系不错,没事的时候经常喝几杯,一听这话,声音顿时像炸雷般响了起来。

        “那么大声音干嘛?”

        秦风瞪了他一眼,说道:“让你们的人小心点,对方的手黑着呢,打听清楚后也别下手,这事儿我要亲自解决······”

        “秦爷,您放心,那帮孙子就是躲在老鼠洞里,老何也要把他们都揪出来······”

        何金龙重重的拍响了胸脯,相比拆迁公司做的事情,秦风交给他的任务,才是他这四十多年人生一直从事的本职工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