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四百三十九章 断指(中)

    第四百三十九章 断指(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四合院还是很热闹的,李天远也跟了过来,一群人坐在院子里聊着天。

        秦风也没有忌讳自己的过往,在和刘子墨聊天的时候,将儿时的事情说给了众人听,就连谢轩和李天远,也是第一次听到秦风提起这些往事。

        “秦风,我算服气了?!?br />
        冯永康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了一箱啤酒,扔给了秦风一罐,他原本内心对秦风还有点不服气,但此刻却是心服口服了。

        “那些事情都过去了,咱们的生活会越来越好的?!?br />
        秦风笑着摇了摇头,随手拉开了啤酒,看向刘子墨说道:“子墨,你以后怎么打算的?是回国来和兄弟们在一起,还是在那边扎根?”

        “六叔不想让我回,我要是回国,还要征求他的意见······”

        刘子墨这次回答秦风的话,却是没有那么爽快,他所说的六叔,是现在洪门的刑堂堂主,也是洪门门主之下的第一人。

        洪门在美国已经存在近百年了,由于现在执掌洪门的人,都是半个多世纪以前过去的,思维方式都停留在老辈人的观念中。

        所以现在的洪门,虽然能和黑手党等社团相抗衡,但却是和美国的主流社会格格不入,始终无法进入到一些高层领域内。

        在认识到这一点之后,洪门的那些老辈们,就开始有意识的培养起下一代来。

        像是刘子墨这种既接受过中式教育,又对美国社会很了解的人,自然是他们的重点培养对象,六叔就有意将刑堂交予他来执掌。

        “那这些事咱们就以后再说……”秦风转脸看向谢轩,说道:“轩子,最近店里怎么样?还有远子,拆迁那边的活还好吧?”

        秦风曾经听刘子墨说起过他在洪门的处境和地位,此时当着谢轩和冯永康等人,却是不方便细聊·当下将话题给带了过去。

        “风哥,店里没什么事,方雅志那老头死了之后,咱们的生意是顺风顺水?!?br />
        谢轩现在每日里都穿着西装上班·身材虽然有点稍胖,脸庞也略显稚嫩,但做久了管理,自然而然的也有了几分经理的气度。

        “风哥,拆迁那边的事情我不懂,都是龙哥在操作的?!?br />
        和谢轩每天都在《真玉坊》忙碌不同,李天远在拆迁公司那边却是混日子·整日里喝酒练拳,对于公司的事务一向都是不过问的。

        “控制好火候,千万不要伤人?!?br />
        秦风叮嘱了李天远几句·拆迁项目虽然来钱快,但社会影响太大,经?;岣愕锰炫嗽?,一个处理不好,就会闹出很大的风波来,

        秦风就想着暂时先干几年,等有了一定的基础积累,到时候还是往房地产项目发展,毕竟拆房子的不如盖房子的·一个房地产项目所赚到的钱,最少是拆迁的几十上百倍。

        “风哥,我知道的?!崩钐煸段叛圆挥尚α似鹄础に档溃骸傲缒前锶怂鹱拍?,根本不用打人,就能让那些人搬出去?!?br />
        事前有了秦风的叮嘱·何金龙的确没有学他的那些同行,使用暴力拆迁,不过他的招更损,效果也是更好。

        就像上月拆一个城中村的时候,有两家钉子户不愿意搬走,要出了个天价赔偿费,何金龙和工程方一协调·干脆就没搭理那两家,直接开始在别的地方施工起来。

        没三天的功夫·在那两户人家的外面,就搭上了高高的围墙,直接将那两个钉子户的大门都给封死了,而外面,更是挖开了深深的地基。

        两户人家都打了1NO报警电话,可是警察也管不了这事儿啊。

        因为在那两个钉子户之外的人家,都签了拆迁补偿协议搬走了,从法律上而言,工程方在属于自己的土地上施工搭建围墙,这并不违法,反而是合情合理的。

        那两户人家原本还想打持久战的,各自买了梯子准备每天翻墙回家,可是年轻人爬的动梯子,老年人不行了,每日里吃喝拉撒的东西往外倒都是件麻烦事。

        于是一个星期后,那两个钉子户乖乖的签署了拆迁补偿协议,从工地搬走,由始至终,何金龙都没说过一句狠话,动过别人一个手指

        “金龙这馊主意倒是不少???”

        听到李天远的话后,众人不由都笑了起来,想想自己家被包围起来,彻夜都是施工的声音,那家不搬也得搬了。

        “老苗,今儿抓的那俩小偷,处理的有点重了······”

        想到中午抓住的那两个小偷,秦风向苗六指说道:“你回头给下面说一声,既然身不在江湖,很多事情就走公家好了······”

        秦风下午让于鸿鹄带走那两人,原本是想吓唬一下就放人,没成想于鸿鹄较了真,按照江湖规矩处置了,这和秦风的本意有些不符。!

        开锁店现在的生意不错,在年前的时候还被辖区分局列为重点共建单位,断手指那事要是张扬出去,于鸿鹄这故意伤人的罪名是跑不掉的。

        “我知道了,鸿鹄那性子是要改改了?!泵缌肝叛缘懔说阃?,对于自己的弟子,他比谁都要清楚。

        十多年前的时候,仗着苗六指的势,于鸿鹄在国内盗门这一脉,算得上是根正苗红,那会于鸿鹄就有些眼高手低目中无人,邀请了各地惯偷举办了贼王大会。

        在贼王大会结束之后,几乎隔三差五的就有人前来京城拜访于鸿鹄,那会可以说是他人生中最巅峰的时刻。

        只是没风光多久,于鸿鹄就被抓了进去,经过几年的牢狱之灾,他出来后也已经五十多岁了,雄心壮志早已不在。

        不过即使现在做了正行,于鸿鹄对当年的事情还是有些回味无穷,所以在见到有人破坏了当年自己所立下的规矩后,才会如此气愤。

        “秦风还是你过的舒坦啊,没事拉三五个人喝酒聊天,这日子可真爽。

        秦风所说的那些事都是刘子墨喜欢听的,在他看来,每日里能和兄弟们一起喝酒聊天还能有钱赚,这辈子莫过于此了。

        “你想来,这里就是一家!”秦风闻言笑了起来。

        此时还没到夏天,晚风虽然有些凉,但众人都经受得住,一直聊到深夜十一点多的时候,才有了点困意,准备各自回房睡觉。

        “叮咚······叮咚??!”就在秦风等人刚站起身的时候,中院的门铃忽然响了起来。

        深宅大院,在解放前那是要配备门房的,外面有人拜访,由门房来通知主人。

        可是现在那门房在就不用了,于是谢轩找人在外面的大门上安了个电子门铃,只要外面一按,三处院子同时都会响起门铃声。

        “这会有谁上门???”谢轩嘴里嘟囔了一句,转身就往前院走去。

        “呜……呜呜……”

        谢轩这刚一转身,原本趴在秦风脚边的大黄,忽然站立了起来,浑身汗毛炸起,眼睛直盯着宅门的方向,口中发出了阵阵“呜咽”声。

        “不对,来人恐怕不善?!奔酱蠡频木俣?,秦风心头不由一惊,喊道:“轩子,等等,我和你一起过去·`····”

        “风哥,不用,我去看看是谁就行了?!?br />
        谢轩却是没看到大黄的动作,浑不在意的摆了摆手,说道:“巷子里李大妈的那小孙子,没事就喜欢拿个竹竿按咱们的门铃,说不定就是那小家伙?!?br />
        谢轩是个见人就笑嘴巴又甜的性子,所以虽然才搬过来没住几个月,但和街坊四邻关系却是处的极好,没事的时候几个小孩子就喜欢跑到他们院子里来打闹。

        “咦,大黄,你怎么了?”谢轩话声未落,忽然感觉有道影子从自己身旁窜了过去,仔细看去,却是大黄钻入到了通往回廊的垂花门中。

        “有点不对,轩子,你跟在我后面?!?br />
        没等谢轩回过神来,秦风也从他身边跑了过去,此时就是苗六指和冯永康等人,也看出了点不对,纷纷跟了上去。

        “大黄,安静……”

        来到大门后时,大黄显得愈发暴躁了,眼睛盯着那扇大门,口中不断的发出“呜咽”声,身体微微往后蹲,似乎等大门打开之后,随时都准备扑上去。

        “嗯?外面似乎没人???”秦风制止了大黄,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一下,眼中不由露出了古怪的神情,随之拉开了大门。

        就在大门打开的瞬间,大黄的身体猛地窜了出去,趴在门前发出了“呜呜”的声音,不过除了大门里面的秦风等人之外,门外却是连个人影都没。

        “风哥,我就说是哪家的孩子在捣乱吧?”

        后面追上来的谢轩开口说道:“都是苗老太惯那些孩子了,明儿我找他们家大人说说,这么晚按门铃,还让不让人睡觉???”

        “轩子,闭嘴!”正说话的谢轩没发现秦风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话没说完就被秦风给打断掉了。

        “呜呜······”大黄口中叼着一包东西,送到了秦风的面前。

        “这……这是什么?”

        看着那个似乎是撕破了的衣服包成一团的物件,谢轩愣了一下,因为在他的鼻端,似乎闻到了一股子鲜血的腥味。

        PS:继续去写第三章,2013的最后一天,大家的月票都投出来吧!。